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43章 生怕把持不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3章 生怕把持不住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件事,給洋洋打電話,還錢,心想先把她騙出來再說。

看了看手機的來電提醒心想,還是有洋洋的,就是上周我打她電話不通后她給我回打過來的,打了好幾個,還發了信息問我回去了嗎,說她剛才在幫忙切蛋糕幫林小玲招待客人。

林小玲,站在洋洋的角度來說,她確實是為著洋洋著想的,再說是李洋洋的父母讓林小玲幫忙勸李洋洋的,林小玲說的都是大實話,確實沒什麼錯,我不應該怪她什麼。

又是打不通,真是夠鬱悶的,打了幾個都沒打通。

給王達打電話他不接,靠,你忙,忙死你。

按照計劃,今天還要去給賀蘭婷家裡搞衛生,唉。

我打通了她的電話,賀蘭婷開口就問:「出來了?」

「請問你在家嗎?」我小心翼翼的。

「不在。」

我心裡一陣狂喜,這說明這個星期我不用去給她家裡搞衛生了。

「我在市工商局對面的銀行,你過來拿鑰匙。二十分鐘之內1她嘟嘟的掛了電話。

靠。

上了公交車,到了那裡后,找到銀行給她打電話,沒想到她劈頭蓋臉就開罵:「我說的二十分鐘!你現在才到,你自己看看遲到了多久?」

我看了一眼手機:「才五六分鐘埃」

「才五六分鐘?你遲到還有理了!五六分鐘就不是時間了!我現在已經在葯監局,給你半個小時!你如果再不過來,以後也不用過來了1她又掛了電話。

媽的吃了炸藥了!

氣歸氣,畢竟自己遲到有錯在先,也不能說她什麼,只不過她也夠火爆,我遲到了她也不給我打電話,徑直就走人,然後開罵。

手機搜索了一下藥監局,也不是很遠,手機顯示步行估計二十五分鐘,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攔了個電動摩的。

被人罵的感覺真是不爽啊,而不爽的根源,還是因為自己得罪不起她。

到了葯監局,我小心翼翼給她撥打電話,向她報告了位置,她給我說叫我等著。

幾分鐘后,一部白色奧迪飛馳到我腳邊急剎車,然後她把車窗降下,漂亮性感酷得就跟報刊上那些豪車上的模特一樣,伸個手指搖搖叫我過去,然後把鑰匙給我:「我有事,你自己過去把衛生搞乾淨,上次還沒搞乾淨,你也太不合格了,連保姆公司的大媽都比你強。」

我心想,我怎麼可能和專業的保姆公司的大媽比呢。

「你別想著應付我,你要是搞得不幹凈,做得跟上次一樣,你那份勞動合同我覺得有必要延長一下。」

我受不了了:「上次那還不叫乾淨,那你給我個標準1

她想了想說:「要乾淨到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用舌頭舔的標準,最好馬桶的水直接可以喝。當然,是你喝。」

我當即氣不打一處來:「你是不是有病!我來搞衛生,你來喝1

她冷冷地看著我半晌,然後說:「行啊,敢凶我?」

我連忙賠笑:「嘿嘿不敢,我哪敢呢姐姐。」

「誰是你姐姐?我有事要忙,你記住了,搞乾淨!還有,狗也要洗乾淨,不能帶有任何氣味

「哦,上次我給狗洗澡,它有氣味了嗎?」

「這倒沒有。」

她給我說了一串開門的密碼然後也不管我記得住不住,踩油門就走。

看著她車子的車尾一下子就不見了,靠,忙啥呢有那麼忙嗎。

去了她家,進門后,我就驚呆了。

我靠!

屋裡全是不知道哪天聚餐剩下的殘渣,開的生日宴會嗎?居然還有蛋糕,牆上都飛了很多蛋糕。

紅酒撒的地板上還有,吃的用的碗筷,還有滿身污漬撲上來的小狗,洗碗池裡一大堆的沒洗的碗筷,還有切好了沒有煮的肉,鍋里沒吃完的湯。

我顫抖著掏出手機,給她打過去:「你這是一個星期都沒做過衛生?」

「我一朋友分手,昨晚幾個來我家鬧了一下,沒問題吧?」

我絕望的看著地板地毯上被小狗拖著垃圾搞得到處都是的噁心東西,說:「沒問題吧。」

她掛了電話。

我把外套一脫,袖子一卷,干起了活。

從早上,一直沒吃中飯,到了快傍晚,終於給小狗洗了澡做完了衛生的最後一道流程。

我氣喘吁吁的倒在了沙發上。

不知過了多久,賀蘭婷的電話又來了我迷迷糊糊接了:「還有什麼吩咐。」

「我的房間,不許進去1

「我沒想過要進去。」最好不要我進去,干這個已經快要整死我了,還要給她手洗那些名牌衣服的話,那我真的要了命。

「你可以走了」她下了逐客令。

「哦。鑰匙呢?」

「你拿著,下周同一時間,過來做衛生。」她每次都這樣,不等我說完,就掛了電話。

好吧。

下樓后依舊是去吃了一碗牛肉麵,看看手機,心想李洋洋和王達怎麼還沒給我打回電話來。

一個陌生電話的來電,我接了,謝丹陽。

我告訴了她我的位置,她讓我去找她。嗯對,今晚要假扮她男朋友去和她父母吃飯。

當我來到謝丹陽給我的位置后,她說她已經在那裡了,卻沒有看到她人的蹤影。

我舉起手機,一輛白色大眾cc轎車停在我身旁。

謝丹陽嗨的一聲,叫我上車。

我上車后,在車裡燈光的照耀下,看著她我愣住了,謝丹陽的容貌並非絕美,但是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卻是超級完美的女人了。特別是那對胸脯,此刻,謝丹陽身上的衣服換了,並非是工作正裝,一件黑色的緊身連衣裙,立刻將她飽滿的胸部襯托的呼之欲出,而那下身落樓出來的小腿和半截大腿都是白嫩如玉,說不出的吸引眼球。

「你穿這個,不冷埃」我吞吞口水,看著她的美腿說。

「沒事啊,我不下車,我車上還有衣服。」她說。

「呵呵。」

我發現我就是個挨窮的貨,上了轎車,身旁有了美人,進了別墅,都是渾身不自在。

總覺得自己卑微,臉上火辣辣的。

我試圖沒話找話,卻不知道說什麼好,謝丹陽開口道:「謝謝你幫忙。」

「哦哦,不客氣,能幫到獄花,是我的榮幸。」

她輕輕笑了一下:「誰和你說的我是獄花。」

看得出來她很是受用,有點開心的得意。

「監獄里好多同事都這麼說的。」我心裡想,就這麼個性感得大美人,居然喜歡女人,被徐男那貨給糟蹋了,唉,好白菜都被母豬拱了。

「你的那身衣服,在後座那裡。」她說。

我往後一看,後座那裡有一套男士的高檔西裝,還有她的一些東西。

「找個地方換衣服吧。」她說。

我說好。

在一家小商場前停車,進了商場衛生間換上衣服,看了看鏡子前自己,還真他媽的人靠衣裝馬靠鞍,這麼一套上去,我自己也人模狗樣起來。

等我一出來,沒想到謝丹陽就站在洗手間門口等著我。

她的高跟鞋好高,這樣子看起來比我高出不少。

「走吧。」她說。

我跟她身後,她手上多了幾盒腦白金之類的禮品,想是剛才在商場里買的。

那臀部,那身高,那性感,我真的是有點把持不住,謝丹陽的誘惑力比起李洋洋小朱康雪這些,都是多出實在太多了,尤其是前面那對,每次看到都讓我的心怦怦的跳。

「去的什麼飯店吃飯?」我從後視鏡看看自己,穿上這套衣裳還真挺帥埃

「我家。」

「你家啊?」我愣了一下。

「怎麼了?」她問我。

去女方家裡吃飯意味著什麼,想必誰都明白。

我說:「你爸想讓你結婚了吧。」

「可能吧,等下你要記住,你要說你家做點小生意,農業的就行,我爸喜歡老實人。」

我聽著就糊塗了:「你爸喜歡老實人,那你還要我騙他,我家父母都務農。」

「這沒什麼,你說話少點就行,你說跟我是同事,和我在一起一年多了。」

我撓著頭:「唉,要去這麼騙人,我可真沒幹過。總覺得對不住人埃」

「就算他們以後發現了,也沒關係,也不會拿你怎麼樣的。」

「為什麼要找的是我?」我好奇了,像是謝丹陽這種女人,還擔心找不到扮演者嗎。

「因為你是監獄里唯一一個男的。」

「那你可以在外面隨便找一個埃」

「那不如找你更方便?」

「好吧。對了這套衣服多少錢。是徐男還是你給的錢?我發了工資還錢你。」我指著自己套上的這身衣服。

「不用給,你幫了我,就當是謝禮。」

看著這部車子,我心想,這車子是謝丹陽工作賺錢來買的嗎,聽說她以前在文g團,還做過平面模特什麼,或者說她在監獄里也收一些不幹凈的錢?或者是她家人買的?

我開口想問,但是又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問了這個東西,對自己沒什麼好處。

「可,可以抽煙嗎?」

她說:「我爸也抽煙。可以。」

我拿煙出來說:「我說的是現在可以抽嗎?」

「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