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44章 假扮男朋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4章 假扮男朋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點了煙,深深吸了一口,美人靚車,堵車時看著窗外路邊等公交車的人和過斑馬線的人群向謝丹陽投來的各樣目光,吊絲心理的我,得意洋洋的叼著煙,心面舒服極了,臉上卻裝著平淡。

虛榮,人性的弱點。

明知卻無法剋制,我想,像我這樣的沒本事男人,學不到泰山崩於前而不驚,做不到富貴賜予之而不喜,更是達不到美女誘其而不動的境界,這輩子是不是就這麼猥瑣的苟活於世了。

好吧,像我這種市井小人,過上一個旱澇保收的生活,已經是老天垂簾我的最大恩賜。

坐在性感得大美女身旁,聞著她的香味,側眼看看她高聳的前胸,我有些心猿意馬,唉,我還沒在車上整過呢。

我四處看看,往後看,看後座,然後看前座。這麼小,車震要怎麼整,人都掰彎了?

「你看什麼?」她撩了一下頭髮。

「沒沒什麼,看看你車子,好漂亮。很適合你。」

車子進了一個小區,丹華小區,好聽的名字的小區。

保安看了看她,也是吞了吞口水,然後給卡放行。

看來並不是我一個人這樣子,別的男人看到她也咽口水,好吧,總算有點心理平衡的安慰。

小區挺安靜,從小區的位置和裝修程度看,這裡平方一萬以上。

車停好后,臨上樓前,我提著謝丹陽給我的大包小包,心裡極為緊張。

我這還是第一次見『丈母娘』,沒經驗埃我老是想著,萬一穿幫怎麼辦。雖然話還是會說的,但是臨場表現萬一搞砸了怎麼辦。

「你怎麼了?」謝丹陽看到我站在車邊不挪動腳步,問我。

「我我有點緊張。」

「沒事,有我在,等下你說話少一點就行。」

上電梯,到了她家門口,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謝丹陽對我笑笑,徑直開了門。

一個中年女子迎過來,應該是她的媽媽,保養得很好,她走向謝丹陽:「女兒回來了。」

幫著謝丹陽拿東西。

直接就無視了我,當謝丹陽對我彆扭的看了一眼,挽過我的手臂,裝作很親密的樣子:「張帆,進來。」

「哦,哦。」我有點不自然,手肘就頂著她的碩大。

謝丹陽跟她媽媽說:「媽,這是張帆。張帆,這是我媽。」

這時,她媽媽才看了我一眼,貌似很不待見我,只是說了聲你好。

我也說了聲阿姨好。

進去后,她爸爸就坐在客廳沙發那裡,手上拿著報紙,一個看起來斯文而且不是很老的男人。

他看著我,我彎腰打招呼:「叔叔您好。」

他放下報紙,說:「張帆是嗎,丹陽和我說過。」他雖然和我打招呼,但是臉上並沒有笑容。

看來謝丹陽已經和他們提起過我。

令我尷尬的是,她的媽媽似乎真的是很不待見我,徑直坐在了沙發上,然後拿起了水果吃。

謝丹陽推推我的手,示意我把禮物呈上去。

我把手上的大

包小包提過去放在茶几上,謝丹陽也跟著我走上前對她父母說:「爸,媽,這是張帆買給你們的補品。」

她媽媽看了一眼,繼續吃水果,她父親看了看對我說:「破費了破費了。」

我急忙搭腔:「叔叔,一點意思,不成敬意。」

她父親說:「坐,坐啊,不要客氣。」

我坐下來后,她爸爸催著她媽媽去廚房看飯熟了沒,我聞到了廚房裡飄出的各種菜香味。

她媽媽不為情願的去了,她爸爸給我倒了一杯茶,我說謝謝,謝丹陽挽著我的手臂,緊緊靠著我,埋怨似的說:「爸,怎麼今天你們都冷冰冰的。」

她爸爸面笑心不笑的說了句:「你知道難道不知道嗎。」

「以後我周末不回家了。」謝丹陽嘟起嘴撒嬌。

「好好好,乖。好女兒,你每個星期才能回來一次,你要是不回來,你要我和你媽媽怎麼辦,就只有你這麼個寶貝,你要是不回來,我們只能去監獄看你。」她爸爸還是很寵她的。

她們說話的時候,我打量著這房子,四室兩廳,應該一百五十平方左右,看這裝修,傢具什麼的,估計沒個一百多兩百萬拿不下來。

都是有錢人埃

謝丹陽的媽媽從廚房出來,說飯煮好了但是湯沒煮好,然後坐回沙發上吃水果,也不問我吃不吃。

謝丹陽倒是貼心,給我剝了一個橘子。

謝丹陽的爸爸看著我說別客氣,吃些水果,我說謝謝。

拿著橘子吃了起來,謝丹陽彆扭的拉了拉我的手,我不懂她什麼意思。

然後她拿過我手上的橘子,一邊喂我一邊自己吃,我估計她是想說假裝親密一點。

「張,張帆對吧。」謝丹陽爸爸問我。

我點頭說是。

「你幾歲了?」

我原本就要出口說22,可是話準備出口,方才記得我現在是假裝謝丹陽的男朋友,怎麼能說是22呢。

謝丹陽急忙幫我回答:「28」

謝丹陽的爸爸沒說什麼,她媽媽一聽就皺眉頭:「才28,那麼年輕埃」

謝丹陽的爸爸笑笑說:「你看起來比你的年齡年輕嘛。」

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你們兩個這個年齡差結婚我看怕是不好。」謝丹陽的媽媽看著謝丹陽。

都扯到了結婚了都。

謝丹陽的媽媽看著我問:「女人老得快,等到你四十的時候,我們家丹陽都老得不成樣了,你還保證你能愛她嗎?」

這是什麼話,難道謝丹陽比28歲這個年紀還大?靠,這種問題讓我怎麼回答。

我想了一會兒,謝丹陽用腳踩我的腳,我只好硬著頭皮說愛。

當說出那個愛字的時候,我感覺都是虛偽的顫抖聲。

太心虛了。

謝丹陽的媽媽又問:「我們家丹陽漂亮,喜徊簧我們老了,也不圖什麼,就想把她託付給一個家裡好脾氣好,對她也好不會變心的男人。這點呢,為人父母,都是會這麼想,我和丹陽她爸,

就是怕一些心懷不軌的小年輕,流氓那些,騙了女人家的感情,騙完了就不理了。」

「媽!你說什麼呢1謝丹陽開口阻止了她媽媽往下說的話。

謝丹陽媽媽對謝丹陽說:「你別上火氣,我這都是為你好,你爸不也為你好,所以讓你帶來看看。還不許我說幾句了埃」

我呵呵一笑,反正老子是假裝的,隨便說什麼:「沒關係,阿姨您說,您直接說。我沒關係的。」

「聽說你也是監獄裡面的管教?」謝丹陽媽媽盯著我直接問。

「是的,和謝,和丹陽同事。」我謹慎的回答。

謝丹陽的爸爸看我很拘謹,就說:「沒什麼,就當是嘮嘮家常,平時一樣說話就好,孩子媽媽比較關心的,我也挺關心的,你們以後在一起也不能不說的,就是這個物質基矗那你們家是做什麼的張帆?」

謝丹陽看來在她家的地位很高,十足的公主氣,開口便說:「你們問那麼多做什麼,我不管他家做什麼,我都要和張帆在一起1

說完還緊緊挽著我的手臂。

謝丹陽媽媽輕聲斥責謝丹陽說:「你不要插嘴。」

轉頭又問我:「我們也想給丹陽找個家裡富足的好人家,到時候不能說一下子生孩子結婚的連個著落的地方也沒有埃」

我點頭說是是是。

「你爸爸媽媽做什麼的,在哪裡?」謝丹陽媽媽看著我。

我看看謝丹陽,謝丹陽幫我回答說:「做點農業的小生意。媽別問那麼多了我好餓1

謝丹陽說完就開始鬧著說餓,兩老沒轍,只得進去廚房吃飯。

我擦著額頭上的汗,這大冬天的讓我滿頭是汗,看來干這事真是比今天給賀蘭婷幹活還苦,整得我極為不舒服。

她的父母那兩雙眼睛像是x光一樣恨不得把我剖析,她們一定在想,我們家條件那麼好,怎麼就便宜了這個叫張帆的不知從哪裡來的什麼都沒有的野小子,靠,要是我跟他們說,你們家謝丹陽跟一個粗里粗氣的女人好上了,她是同性戀,他們不吐血才怪。要把我跟徐男比起來,那他們不趕緊的點頭願意。

坐在餐桌上,我還是十分的感到彆扭,看來她們一家人吃的極為清淡,一個骨頭湯,然後基本是素菜,炒豌豆,炒青瓜,炒蘿蔔絲,西紅柿炒蛋,只有一個炒雞肉。

也許她們本身就不待見我,所以,這些菜。

謝丹陽的父親客氣道:「家裡吃的比較簡單,張帆,不要客氣,吃吧。」

「謝謝叔叔。」

謝丹陽都打了飯,然後拿出一瓶紅酒開了,拿出杯子,給我們倒上。

她爸爸說不喝紅酒,拿了一瓶茅台上桌。

她媽媽又要開口問我什麼,謝丹陽說道:「媽,就不能好好吃個飯嗎?」

她媽媽閉嘴了,看看她爸爸,她爸爸說吃飯吃飯。

謝丹陽把我的紅酒撤了,給我添上了白酒說:「陪我爸喝點白的吧。」

看著我在餐桌上拘謹的樣子,謝丹陽不停的給我夾菜,謝丹陽爸爸也說著客氣的話,她的媽媽對我還是愛理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