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45章 同床異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5章 同床異夢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你是哪的張帆。」

我說我是某縣的,是農村人。

「農村的埃」謝丹陽媽媽臉色更不好看。

「對,農村的。」我自顧自的喝了一口白酒,火辣辣的第一口。

「農村挺好,環境好,我以前在農村那裡教過書。經常下地,幫農民幹些活,耕田挑擔的。」謝丹陽爸爸說。

我說對,農村農民種田為生,耕田的是男的基本都會。

謝丹陽爸爸跟我聊了起來,還聊到了水產養殖什麼,他說他一直想在農村承包一塊山地,有水有地的,山上種樹水果,山下池塘養魚。

我說我家裡有一塊地,但是交通不是很方便。

叔叔端起酒杯和我碰在一起,兩人就農村的一些事情例如現在農民比以前好多了,有醫療保障啊他以前在的時候連拖拉機都難見之類的事。

謝丹陽媽媽很快吃完,然後拉著謝丹陽去房間聊了。

沒想到聊著聊著,兩人喝完了一瓶白酒。

我的腦袋熱熱的,不知不覺間喝了半瓶茅台。

因為沒吃什麼,我雖然還保持神志清醒,但有些昏昏沉沉,謝丹陽的父親對我說:「你這孩子挺實誠的,沒什麼心眼。」

我心裡在想,我這樣子還沒什麼心眼啊,叔叔你真是喝多了埃

謝丹陽擔心我假扮她男朋友的事泄露,過來洗碗后,坐在我身旁,也不知道她媽媽和她說了什麼,反正看起來心情十分不美麗。

「你們先交往吧,我沒什麼意見,至於你媽媽那邊,你可要嘴甜一點。」謝丹陽爸爸對謝丹陽說。

謝丹陽頂嘴說:「我才不甜,她就是什麼都要我聽她的。她叫我去相親,說人家開什麼車,自己有公司的,可是那個男的都離婚了兩次?還有,把我介紹給一個年紀跟你一樣大的,說是什麼機關單位一把手,這麼個年紀不結婚會不會有問題?還有一個,讀的是博士,看到照片第一眼那副厚厚的眼鏡,我就是喜歡不起來,我還怎麼出去相親。爸,你也勸勸媽媽,我也不是很大,你們年紀也不老,為什麼要那麼急。」

謝丹陽爸爸嘆氣了一聲說:「孩子啊,我們呢,說為了你好,也不全是真的為了你,你看你媽媽和我,都快從學校退休下來的年紀了,家裡就兩老,孤獨埃看著人家一家每天子孫團聚其樂融融,心裡痒痒埃我以前讓你在市中學做個老師你就不願意,非要去監獄,一周才能和你見一次面,我和你媽心裡能舒服嗎?」

聽起來,謝丹陽爸爸媽媽都是教育系統的人。

「爸,對不起。」

謝丹陽爸爸又說:「我也知道,婚姻不由人,姻緣天註定,既然你喜歡張帆,那就好好在一起吧你們,不論你做什麼選擇,我都支持。我只要求你一點,無論怎麼樣,都要經常回家埃」

說完她爸爸起身,然後離開廚房,又轉身回來問:「你們今晚是不是還打算回去監獄?」

謝丹陽點點頭。

「今晚別回去,都喝了酒的,不安全。就在這裡睡。」她爸爸說。

謝丹陽低頭想想,說:「我們打的回去也行的。」

她媽媽也怕是現在這時候喝了酒的不安全,勸著說:「你們喝了那麼多酒,還是不要回去。丹陽,你留下來,我和你還有話要說。「

謝丹陽看著我,我能怎麼樣,只好點頭。

謝丹陽帶著我去了她的房間,關上門后,她不好意思的走到我跟前輕啟朱唇:「張帆,這次謝謝你了,真的不好意思,讓你受委屈了。」

我看著她寬敞的閨房,說:「不委屈,舉手之勞,別客氣。嗯,今晚不會我們住在一起吧?」

「我們是『情侶』啊,只能這樣。」謝丹陽對我小聲說。

「我的意思是說,我覺得我還是去睡別的房間比較好。」我撓著頭,低下臉不敢直視她前面。

那對讓我看著我的心怦怦直跳,尤其是在這麼一個環境里。

「你怕啊?」她問我。

「我是怕玷污了你的名聲。」我呵呵一笑說。

謝丹陽急忙豎起食指封住嘴:「噓,你小聲點!你都是我處了一年多的『男朋友』,還有玷污嗎。我不這樣我媽總讓我去相親我都快煩死了。」

「其實我覺得你說的你媽讓你去相親的那些人,都挺好的。」

「好不好我自己知道。」她說。

「好吧。」

「我先出去給你找睡衣,你去洗個澡吧。」

「好的。」

她出去了。

我看著她的閨房,房間很大,嫩綠色的主題,舒適而簡單,牆上貼著花,簡潔明朗。

正對床頭牆上一副很大的她的藝術攝影照,潔白的婚紗低胸群美輪美奐,低胸呼之欲出,真是性感。

床頭有幾本書,有電腦桌有電腦,還有一張不大的沙發椅。

床很大,床鋪枕頭被套全是清一色白色。雖然是拉拉,可是看這閨房,和一般女孩子也差不了什麼啊,不過,對於謝丹陽,我並不是很了解。

我坐在沙發椅上,掏出手機。

手機上有李洋洋給我打的三個電話,還有賀蘭婷的一個,因為我剛才進來吃飯前怕不禮貌,就調了手機靜音,還有王達的一個信息,說下周找他,下周有急事,這周沒空理我。

我給李洋洋回了電話,沒想到她已經關機了,我看看現在已經十點多,估計她已經睡了。

現在這個時間給賀蘭婷打也不好,於是就不回電話了。

酒真不是什麼好東西,喝多了腦袋重得很,想事都不靈活起來,賀蘭婷找我到底要幹嘛呢。

多半是嫌棄我干衛生幹得不幹凈,我真想拉她黑名單,不過想想,賀蘭婷身材真的是沒話說,別的女人比如謝丹陽什麼的,我都只能臆想意淫,而賀蘭婷,我是真qiang實彈上過埃

手一放下沙發椅角落不知道摸到什麼,一拿起來,竟是個謝丹陽穿裡面的衣服。

謝丹陽突然推門進來,見到我拿著她那小衣服端詳的一幕,她愣了一下,我急忙放下來:「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隨手找手機就拿了起來。」

她倒是笑了一下說:「看就看唄,我又沒說不許你看。」

「啊?」輪到我愣了。

「拿來,我要拿去洗。」

我抓起來,遞給她。

「我聽說你在監獄里很風流,怎麼看到這個還像個處男一樣臉紅埃」

我支支吾吾的說:「誰說我風流啊,我是個好人。」

她瞪了我一眼笑著說:「我爸也說你是個好人。」

然後把一套睡衣給我:「這是我爸的,買的還沒穿過。以後如果需要你幫忙過來演戲,你就穿這個吧。還有內褲,毛巾,這些都是新的。」

「還要來埃」

「不情願了吧?我就知道。」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怕影響到工作。」我是真的不喜歡來這裡,看到她媽媽的眼神和聽到那些話,怎一個塞心了得。

「我們明早起來早一點就行了。你先去洗澡吧。」

她走到床尾的牆角,推開門,我這才發現,室里就有衛生間,只是根本看不出來這是門。

「裡面還有我一些內衣,你不介意吧?」她看著我說。

「沒關係。」我說。

「我去和我媽聊聊,你洗了先睡,今天真的是謝謝你了。」

「不要那麼客氣嘛。」我急忙說。

她出去后,我進去洗澡。

裡面真的是掛有她的內衣褲,估計可能有g埃

把思想轉向其他方向,我在想,謝丹陽父母估計是在學校教書做教育的,但是是做什麼老師呢,那麼有錢?應該是大學的,或者是某學校的管理高層。

可是謝丹陽為什麼不聽她父母,進去學校做老師,反而要進監獄?難道是為了徐男和徐男在一起。

而且這次,讓我冒充她男朋友,徐男那麼用心竭力,莫非她們兩個就想在一起一輩子埃

洗好澡后,我穿上睡衣,回來房間躺下。

酒真的喝多了了,躺了一會兒就眯上了眼睛,

我不知道謝丹陽什麼時候進來什麼時候去洗了澡什麼時候睡進被窩裡什麼時候關燈的。

總之我半夜口渴半迷糊醒來時,她是躺在我身邊的,迷迷糊糊中,想去喝水,但是沒力氣,就繼續睡,看著身旁的她,就像和以前的女友睡一樣的,習慣性的伸手腳過去就壓著她身上。

然後,再次醒來時,已經是早上,有人敲門。

我醒來后,清楚的確認是謝丹陽媽媽的聲音,叫我們起來吃早餐。

而我那時候的姿勢,是和謝丹陽側面對著,我抱著她她也抱著我。

她睜開了眼睛,看看我,然後我急忙轉身過來,咳了一聲,然後說:「不好意思,我,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她坐起來,穿上外套,說:「不用道歉,反正我們什麼也沒發生埃」

去衛生間洗臉刷牙穿衣服,這事兒要是她去和徐男說,真的是要丟死人。

可她會和徐男說嘛?徐男會不會吃醋?

謝丹陽媽媽五點就起來做早餐了,雖然說看不上我這個女兒的『男朋友』,但還是愛女心切,怕自己女兒吃得不好過得不好。

畢竟我們六點半鐘就要趕回到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