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46章 危險小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6章 危險小鎮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吃完了早餐,我對謝丹陽父母表示感謝,她媽媽張張嘴,卻又不說什麼。

她父親昨晚雖然和我喝了不少酒,但是看起來還是挺精神,跟我說:「以後有空常來坐坐。」

「謝謝叔叔,有時間我會來看你的。」

走的時候,她的媽媽還送到了樓下,提著一大包裝的全是吃的給謝丹陽。

一個勁地叮囑謝丹陽好好照顧自己,下周一定要回來。

上車了之後,謝丹陽把車開出小區后,我降下車窗狠狠地吸了一口新鮮空氣:「你媽媽對你真的好。」

謝丹陽看看我,然後把車燈打開,冬天的早晨,這個點了還是全黑的。

謝丹陽說道:「如果真的對我好,就應該問我需要什麼,而不是硬要塞著她覺得喜歡合適我的東西給我。」

我說:「大人走過的路多,見過的人多,他們經歷的世面多,懂得哪個人好哪個人不好吧。」

「我不喜歡的話,人好有什麼用,我無法跟一個我不喜還一輩子。」謝丹陽幽幽的說。

我表示同意,但我又說道:「只是,萬一你喜歡的,並不適合和你過一輩子的呢。」

「我會努力,可如果真的栽了我也認了。」

她說的這話,暗指的是和徐男走下去嗎?那怎麼可能啊,兩個都是女的埃

到了監獄門口時,謝丹陽讓我先進去,我下車的時候,她從她坤包里掏出一個紅包給我:「謝謝你。」

「這是什麼?」我心裡有底,這應該是謝我的禮金,可我還是要問清楚。

「謝謝你張帆,我不能讓你白幫忙。」

「是錢,對吧?」我問道。

她默認。

我急忙推回去:「舉手之勞,真的,你不用那麼客氣,你那麼客氣我都不好意思了。」

她塞進了我的衣服上衣口袋:「你拿著,不然我都不好意思下次叫你幫我了。這不是第一次,還有下次埃」

推了幾番,實在推不掉,我收下了。

回到監獄自己宿舍換衣服,我把紅包拿出來,三千塊。

這話說要是說出去,我陪了一個女人睡覺賺了三千塊,我像個什麼?

鴨?

無語了。

我想到了賀蘭婷白眼看我的樣子和對我說話的口氣:「你很行嘛,周末兼職這行。」

「沒辦法,家裡經濟困難。」

好吧,把錢收好,還有很多債要還。

早上依舊是上班,她們照例是開早會分錢。

徐男來找我聊天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我說謝謝她的衣服。

她說謝謝我的幫忙。

我試探的小聲說:「我昨晚和謝丹陽睡在一張床。」

我看她會有什麼反應,會不會大發雷霆什麼的,如果她知道了會吃醋,寧可我自己說出來也要比什麼都強。

徐男坐下來在我身旁,問:「你,有沒有和她做什麼了?」

我想,難道我昨晚和謝丹陽睡一起,謝丹陽沒有和徐男說嗎。

只不過要是說的話,也是要今天才能說的,畢竟徐男昨晚在監獄用不到手機。

我笑了笑說:「她又不是我女朋友,只當是幫個朋友的忙,大家演一場戲,當然沒有做什麼。老子可是守得住的男人。」

她打了我一拳:「你是守得住的男人?看著不像啊!獄花啊,那麼個大美人躺在你身旁,那麼性感,你會不動心埃」

我假裝嘆氣,然後說:「做人要有底線,可以碰的我不會放過,但是有些不能動的,必須要遵守底線。」

徐男笑了起來,看起來眉目全展開,沒有生氣的樣子說:「說得很好。」

「對了,那身衣服你買給我的吧,我給錢你。」我說。

徐男又是重重的打了我一拳:「你再扯那些我和你絕交。對了我下午出去一趟,去買被子什麼的,太冷了,發的被子不行啊,要不要給你也弄一套。」

「不了,我覺得這樣就行。你如果路過書店,幫我買一些弗洛伊德的心理學類的。」我很認真的說道。

她說:「懶得理你。」

然後她就去請假。

沒過一會兒,徐男拉著臉回來了。

走過來還嘟囔了幾句,我急忙問了一句怎麼了,表示我的關心慰問。

「請不了假。」她說。

「為什麼。」

「你忘了,今天是接收新犯人的日子!早上沒按時間來,拖到下午了。」徐男說。

我這才恍然大悟:「今天確實是接收新犯人的日子,難怪今天這幫人臉上都笑開了花似的。原來,今天又有新人來,又有錢進貢你們了。」

徐男打了我一下噓道:「你想死!小聲點1

「恭喜你們埃」我鄙夷道。

「你別用這種奇怪的口氣跟我講話,說實話,要是為了那點工資,誰還願意在這裡呆下去。」

「我明白,我不說了,你走你們的陽光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花這錢起碼心安。」

徐男拍拍我肩膀:「我下午還要檢查犯人接收新犯人,你可以幫我個忙吧?」

「讓我幫你買被子?」我問。

「讓你幫我提被子。我和,我和謝丹陽說好了的,下午請假兩個小時和她出去買被子。她已經請了假。」

我心想,徐男想著和謝丹陽出去買被子順便享受這兩個小時的美好時光,誰想到謝丹陽請好了假而徐男卻沒請到假。

「我昨天剛休假,今天請假,我怕指導員不給埃」我攤攤手。

「你說你出去給家人打錢,急用,請兩個小時,她會給的埃」

「你的被子一定要今天買嗎?」我不是很想去。

「當然了。已經和謝丹陽說好的,我冷,她也冷,我買被子她也買被子,幫幫忙了,不然晚上睡不好。給你路費,五百,怎麼樣。」她利誘我。

「好了,我怎麼好意思和你拿路費,也不能要啊就憑咱兩的關係。不過,我去和指導員請假,至於請到不到假,我就不知道了。」

「我幫你寫請假條。」

五分鐘后,她寫好了請假條,寫我本來昨天答應給家人匯錢看病複查,結果忘了匯,今天請假下午出去兩個小時把這個事情辦好。

「你的腦子真是好用。」我誇徐男說。

「幫幫忙吧。快點吧,謝丹陽已經在等我了,請好假了我和你一起過去和她說一聲。」她還使勁的催促我。

「好啦好啦,不就是買個被子嘛,還那麼要緊。」

我去跟康指導員請假,她見到我后,看了我的假條,就問:「昨天忙什麼去?」

「昨天,昨天跟一個朋友去她家吃飯喝酒,結果喝高了。」我說。

「喝到連給家裡治病的錢都忘了打?」她盯著我問。

我有點不爽起來,心想,你要麼就批不批就算了,問東問西的查那麼多做什麼,再說我出去幹什麼干你鳥事啊昨天。我說:「是忘了,心情不好,喝了一點就醉了。」

「你不要經常請假,我看你要是老這麼經常請假,別人要請假我不批別的同事會說我偏心。」她按住我請假條。

看樣子是不給我請假了。

我無奈的說好吧。

沒想到她簽字遞給我:「一個月內先別找我請假1

「是。」

我下樓后找了徐男,騙徐男說我沒有請到假,她很失望的鬱悶了:「那我晚上豈不是又要冷得睡不好。」

我說:「要不讓謝丹陽一個人把你被子也買了吧,反正也是開車,放在車上拿回來就好。」

「好。」

這時候我才笑著和她說真話:「騙你的了!我已經請到假了1

徐男的臉黑下去:「好玩嗎?」

然後一腳就假裝踢過來。

「好玩。」

徐男帶著我饒謝丹陽匯合,今天天氣放晴,不是那麼冷,謝丹陽穿著制服,胸脯高突。

她兩在說話的時候,我假裝轉身過去找自己的請假條,讓她們說一會兒話。

徐男彷彿和謝丹陽解釋了一下,謝丹陽不高興了一下下,然後徐男又說了幾句什麼,謝丹陽不情願的走向我,然後我又和謝丹陽出去行動了。

謝丹陽卻不願意開車,說開車提車拿車煩,停在監獄停車庫是這樣的,要簽字,要批條,車庫保衛處還要和審批簽字的領導聯絡還要出示我們的請假條才能放行。

出了監獄外面,走到環城大道,剛好來了一步計程車,上了車后,謝丹陽說:「xx鎮。」

我急忙和謝丹陽說:「xx鎮我不能去。」

謝丹陽奇怪問:「為什麼你不能去。

我說我上次去了,被分監區長和指導員看到,她們說那裡的xx服務行業太出名,我身為監獄的工作人員去那裡被人看見影響不好。

謝丹陽看了看她自己身上的制服,又看看我身上的制服,說:「要是不穿這身衣服出來,也不會那麼顯眼了。只是,如果要去別的地方,那兩個小時不夠用。」

「那怎麼辦?」我說。

謝丹陽雙手放下,豁出去一樣的說:「放心吧就去買了就走,誰會看到你在這裡,我不信就那麼巧又被指導員和分監區長看到。」

「不怕一萬隻怕萬一啊1我還是不太願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在人家的圈子裡覓食生存,只能按人家的規矩來辦事。

雖然我也搞不通,為什麼我去個xx鎮那麼要緊,就算那裡xx服務業發達,我只是去干其他的又不是專程去享受特殊服務,要不要那麼要緊。

就算有民眾拍照傳上網,我當時如果是在買被子,或者是在逛街,而不是進去那種不良的店也不是幹壞事的時候被抓,這又有什麼要緊,指導員真是過分埃我看她是存心怕我去搞三搞四惹了一身病傳染給她,所以才這麼威脅我。

這麼一想,我對謝丹陽說:「那就去吧,反正去買了被子就走。」

我順便去書店買點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