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47章 遭到圍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7章 遭到圍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順便去書店買點書。

到了鎮上,我拿出手機給李洋洋打電話,倘若打通了說還錢她給我賬號,在鎮上順便就把錢打給了她。

電話通了,洋洋有些驚訝,「張哥哥,你請假了?」

「今天出來有點事。」我說。

「可是,我今天也要上班,晚上呢,晚上回去了嗎?」她有些無奈的說。

「我就請兩個小時,出來買被子。對了洋洋,你的銀行卡賬號是多少啊?」我問道。

「我的銀行卡賬號,張哥哥你要我銀行卡賬號做什麼呀?」

我編謊言說:「之前你爸爸不是在我爸爸病了做手術的時候送去給我十萬嗎,前幾天我大姐和大姐夫拿到了以前賣也賣不出去的後來有開發商來投資成了寶的一塊地的錢,有八十萬呢,以前的錢啊,我們都能還了。」

洋洋一下子就相信了我的鬼話,開心道:「真的呀,張哥哥那你們家欠的錢就有辦法還上了,真替你高興。」

「呵呵,所以呀,把你賬號給我吧洋洋,我把錢那十萬打給你。」

「不要了,張哥哥,那錢就是要幫你的,我不能要回來。」她倒是拒絕。

我說:「洋洋,這錢你要是不拿回去還給你爸爸,我們心裡不好過啊,本來吧,應該是我們一家人呢請你爸爸你媽媽請你家人一起吃個飯,然後再把錢還給你爸爸才是,可是我爸爸身體也還沒全部恢復,也只能由我自己代勞了,我先把錢還給你,等我有了時間,親自請你爸爸吃飯再道謝埃」

「張哥哥,這錢原本就是幫你們的,我不要。」她很是倔強。

我說:「我爸會罵死我啊洋洋。」

我的聲音有點顫抖,因為我心裡想著,如果她給了我賬號,我給她打了錢,以後我就不可能再去找她了。

她突然小聲道:「我領導來了等下給你打。」

馬上就掛了電話。

「哎,這裡!張帆1遠遠的,謝丹陽在一家豪華的家紡店門口對我招手。

「哦,來了1我走過去。

這是一家看起來挺豪華的家紡店,我翻看了一張四件套的價格牌,三千九,四件套要三千九,日。

那麼貴。

謝丹陽挑著被子,我也是隨手翻看著。

最便宜的就是一個床單,也要五百多。

正看著,見一輛轎車從店門前過去,很眼熟,像是上次分監區長和康指導員開的車,而且,坐在裡面開車的人,很像分監區長。

於是我就出門口看那個車,那個車已經開遠了,但是看外表,還是很相似,不過,分監區長她們來這裡買東西啊什麼的也都很正常,就連謝丹陽都經常來不是嗎。

「你在看什麼張帆?」謝丹陽問我。

我說:「我過去那邊看看,你挑著,我等會兒回來找你。」

「去吧。」

我朝那輛車轉彎的方向走過去,那輛車還是在上次那個地方停下了,然後一個人下了車遠遠的,看輪廓,似乎就是分監區長。

我繞了幾部車走過去,不能讓她看到我正面,看看指導員來不來。

我想我也是挺無聊的。

當我走到那輛車身邊,分監區長已經不見人了,而這部車,跟上次分監區長康雪指

導員開的一個樣,我沒有記下車牌,很可能就是她們。

回到了家紡店,謝丹陽已經付賬了。

她買了兩床被子,還有一些用品,她讓收銀員把這些都拿好,等下過來拿。

「還不回去嗎?」我問謝丹陽。

「等下,我還有東西要買,我帶你去一家好吃的甜品店吃甜品。」

一聽有吃的,我開心了:「好埃」

去甜品店要路過那條紅燈街街口,謝丹陽指著紅燈街笑著問我:「你知道這條是什麼街嗎?」

我說我知道,上次來了誤闖進去一家,還以為是平時剪頭髮的,結果是那個打扮得很暴露的女人出來接待我,我急忙就逃了。

謝丹陽笑著說:「你們男人不都對這些感興趣嗎,幹嘛要逃埃」

我看著謝丹陽走路時一翹一翹的胸,這女的會不會對男人感興趣呢?

我開她玩笑:「我當然要逃啊那麼丑,我要是去嫖,也要嫖你這樣的。」

她一聽,愣了,然後馬上要打我:「你敢拿我開玩笑1

我哈哈的笑著跑向前面。

當我一邊和她玩一邊跑時,沒看前面,撞到了一個人。

這個人很高大,我撞到他時自己反彈回來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定睛一看,前面一個有一米九這樣的男人,很壯很實,短寸,一身黑衣,黑靴子,看樣子就是打手的打扮。

我急忙道歉說對不起。

那傢伙拍了拍自己的胸:「敢撞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搖著頭,然後說對不起。

他生氣的抓住我衣領:「老子他媽的是你寸爺!這個鎮上的人全都認識我1

「哦,哦,寸爺,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還是道歉。

他的身後又走出來五六個一身黑打手打扮的男子。

看他們的架勢,是非要打老子不可了?好漢不吃眼前虧,偉大的m爺爺教我們,打得過才打,打不過就跑。

可是看這身邊被嚇到的謝丹陽,我靠我怎麼跑埃

謝丹陽一看情況不對,也幫著我道歉,她知道這個小鎮的紅燈街,紅燈街就有人罩,那一定會有三教九流,也會養著各種各樣的打手看門保安什麼德。

謝丹陽掏出錢包,拿出一千塊錢:「一點小錢,希望哥哥們放過我們。」

我害怕謝丹陽這麼個大美女在他們面前,吃了虧,萬一他們對謝丹陽動手動腳,我可是保不住她啊:「丹陽你走吧,走啊1

我對她使眼色,靠,你走了我就能逃了,就算被打,也不想在她面前被打,我那點可憐的尊嚴埃

謝丹陽又掏出一千塊,對寸頭說:「可以嗎?如果不行,我再加。」

這群傢伙可能真的是在紅燈街做打手的,對大美女謝丹陽卻是看也不看,而且也不要錢,徑直就推開了謝丹陽的手:「打發誰啊你!誰是你哥哥!老子今天就要找這小子晦氣1

他說完一拳就打在我小腹,我啊的一聲疼得我蹲了下來。

我對謝丹陽抬頭說:「你走啊不關你事1

謝丹陽搖頭,臉上並沒有怕的表情,掏出手機,寸頭搶過手機,抓住謝丹陽的後面頭髮,把謝丹陽拉住,然後指揮他紹:「打

這群傢伙上來圍住我就毆打。

頓時,拳腳像下雨一樣里啪啦砸在我身上,直到把我打得踢得蜷縮著躺在在了路上。

「你們不要再打了1我聽到謝丹陽的喊聲。

「走1「走了1

寸頭把手機扔給謝丹陽:「你報警又有什麼用?」

這幫人停止了毆打,我把今早吃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寸頭說:「小子,不要再進來這裡,不要讓我在這裡看到你,下一次,就不止是拳腳了。」

「張帆,張帆,起來。疼嗎?我們去醫院。」謝丹陽蹲下來扶著我。

然後掏出紙巾,給我擦臉,擦口水,擦疼得掉出來的眼淚。

「哦對了,這裡的醫院,也不能去,趕緊給我從這裡滾蛋1寸頭甩了最後一句話走了。

因為這裡基本是這條街的中心點,好多人都圍著看著。

當這幾個打手走了之後,圍著的人也就散了,也沒人上來幫我。

我艱難的站了起來,扶著膝蓋,乾嘔了兩下,謝丹陽拍打著我的背,然後又用紙巾拍打我身上的泥,我說:「沒事,我沒事,走吧。」

「我們去買瓶水。我們去醫院。」

「別去了,我估計他們真的會找到醫院再,打我們。」我說。

我們走到了旁邊一家便利店買了幾瓶純凈水,謝丹陽倒給我洗臉,漱口,擦拭身上的泥污。

我動了動身體,到處都疼。

「去醫院吧。」謝丹陽勸我。

便利店的老闆娘問我們:「你們怎麼得罪了那些人喲。」

我問老闆娘那些是什麼人。

「都是那條街的,那條街請來的,小夥子我看你還是趕緊走吧,這些人在這裡的警察都不管的。」老闆娘好心的說。

「謝謝你老闆娘。」

我的腦子嗡嗡嗡的響,慢慢的恢復了一些,我說:「我們走吧。」

「不去醫院嗎?」

我說不去了。

謝丹陽和我道歉,說如果不是她和徐男讓我出來幫忙,就不會被人這樣打了我。

我說這不關你和徐男的事,是我不小心撞到他們的。

可是我轉念想,我就是撞到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也不可能受了傷什麼,也就是一點小事,可他們既不願意聽我道歉,也不願拿錢,上來就打,下手還那麼重,至於嗎。

我咽不下這口氣,可是我又真的是拿他們沒辦法。

看著謝丹陽愧疚的樣子,我說:「你別亂想了,是我自己撞到了別人。我不應該嘴賤和你開那種玩笑。」

她看看我。

我指著路邊的一家包子店說:「你別內疚了,我又沒什麼事,要不你請我吃點東西吧。」

我走過去,買了十個包子,她幫我給了錢,我說謝謝。

其實謝丹陽挺好的,也夠義氣,剛才那種時刻,她沒有被嚇到,而且還幫著我道歉,掏出錢幫我解決問題,雖然最後我被打,可是她還是衝上來幫我,也沒想過要一個人逃了。

我說該說謝謝的人是我。

謝丹陽問為什麼。

我說你在那種時候都陪著我,我心裡挺感動的,你很講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