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49章 對她的敬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9章 對她的敬畏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柳智慧站在靠窗邊,也不招呼我們,就看著我們幾個,似乎是我們闖進了她的禁地。

康指導員給我使眼色,我上前一步問柳智慧:「您好,請問你找我什麼事。」

她卻伸出她的芊芊玉手,手指晶瑩白嫩透徹,如同精雕象牙:「別太靠近我。」

我只好退後一步:「那請問你找我有事嗎?」

柳智慧看著我身後的康指導員和另一個女同事說:「你們可以出去一下嗎,我找的是他。」

說完她指了指我。

康雪拿著手握著拳頭故意咳嗽了一下,然後說:「監獄里有規定,男女不能同在一個監室里。」

「可我就想讓你出去呢?」柳智慧毫不示弱,盯著康雪。

「你不要太放肆了。」康雪低頭低聲威脅柳智慧。

柳智慧輕輕笑了一下說:「指導員,別說我不把你放在眼裡,就是你們監獄長,我都不放在眼裡。」

康雪一聽這話,聯想到柳智慧深厚的背景,頭上冒出冷汗,一聲不吭的出去了。

那個女同事也跟著出去了。

我心想,既然你那麼厲害,連監獄長都不怕,那為什麼還被弄進這裡來。

「讓我猜一下,你是不是在想,我既然連監獄長都不怕,怎麼還被關進來,對嗎?」柳智慧在康指導員和女同事出去后,突然問我。

我訕笑一下說:「呵呵,你怎麼知道的?」

「抿嘴往左下角撇嘴,鼻頭微揚起,透露著不屑,眼神又看著我,不屑的原因,要麼是自信要麼是自卑,剛才說的話基本沒有讓你自卑的理由,那麼就應該是看不起我。」她分析著說道。

我額頭冒出汗,擦了擦,說:「好吧,可以說正事了嗎,你有什麼事找我。」

柳智慧走近我,觀察了我的樣子足足有兩分鐘,轉了兩圈,然後肯定的說:「你被幾個人打了后,剛剛和女性發生了關係。」

我大吃一驚,他媽的連這個也看得出來嗎。

我剛開始還想騙她,但是後來覺得,能騙得她嗎,於是我也不正面回答,就問:「你怎麼看的?」

「退潮一樣的眼神,沒有了火。而且,你身上的藥味中混有某個女人的香水味,特別是脖子和臉上特別明顯,至於是誰的,不要我明說了吧。」我更是大吃一驚,這個氣味自己的確不會聞到,但我記得,以前王達出去和女朋友約會後回來,身上也是帶著點香水味,但是要仔細聞才聞得出來。不過,那個康雪身上的香水味本來就很重。

我後退一步,感覺這個女人的可怕。

「你很害怕我。」她詭異的笑了一下說。

「是的,之前不害怕,現在有點。」

「對,之前見到的時候,你的目光如火,咽口水,手放進口袋手指觸碰大腿,這些動作都說明,你對我產生**,可現在,你看都不敢看我,甚至不太想看,是真的害怕了埃」她回去坐在床沿。

我老實的說:「說你的樣貌身材,不想和你有點什麼事那都不是正常男人,如果不是因為你總像個x光機器一樣輕易洞穿人心,我才不怕你不管你什麼背景。」

「挺老實埃」

「在你面前,我沒辦法不老實。好吧,你可以說什麼事,說完讓我走吧。你看我,緊握拳頭,手指摩擦,知道我的緊張了吧。」我自己發覺,自己的確是很緊張。

「你怕什麼,我這裡沒有刀,沒有棍,我也打不過你,怎麼,怕我變成鬼吃了你?」她問我。

「我也不知道我怕什麼。」我緊張的說。

「你是剛別業不久的,那,你在學校里,有沒有見過我這樣漂亮的女同學?」她湊近一步,問。

又來勾引人這招。

我又後退一步,只想逃之夭夭:「姐姐你就別玩我了。」

「我是在很認真的問你。」她逼近我。

我閉上眼睛:「唉,麻煩你直接說你要我幫你做什麼吧。」

「你在學校里,讀的心理學課本還有嗎?」她退後了,坐回去了。

「啊?什麼?」我不知道她什麼意思,她為什麼會問那些。

她卻不說話,看著我。

我說:「其實我剛看見你的時候,覺得你特別的漂亮,在學校里就是跟校花一樣的漂亮的女孩,然後,我,特別覺得像那種韓國的美女,我以前,在學校里見過校花,真的,好漂亮了。」我看著她,竟然開始語無倫次。

「你以前在校花面前感到很自卑是嗎?」她一眼就洞穿了我的內心。

我垂下頭:「唉。」

柳智慧看看窗外,然後看了我一眼,說道:「讀心理學的連這點自卑心都無法消除,你不感到自己很可笑嗎?」

我尷尬著。

她又說:「那還指望你在這監獄里幫到這些心理極端的女囚嗎?」

我的手不知道該往哪兒放,更不知道如何反駁她的話,聽著她這些嘲笑我的話,我只能聽著,接收著,接受著,愧疚著。

「你也沒那麼無恥,還懂得愧疚。」她看著我說。

我不再說話,讓她說。

「你回去吧,麻煩你給我帶幾本你在大學學過的心理學課本。」

我竟然有一種如釋重負,早就想逃了:「好好,什麼時候想要。」

「麻煩儘快,謝謝。幫我帶上門。想要傷好的快點,最好去大醫院檢查,那些跌打止痛治療作用不會很大的張管教。」她的語氣輕柔,飄忽。

「謝謝,我有空會去的。」我出門后給她帶上了門,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媽的,總算出來了。

康指導員和女同事就在樓下等我,康指導員還踱著步子,雙手背在身後,看起來很是緊張。

看到我,她的神情舒緩下來,我走下來,和她們兩打了招呼。

回去的路上,康指導員問我:「她和你說了什麼。」

「她讓我拿幾本我們大學時讀過的心理學課本給她看,她也是讀心理學的,只是在m國讀的,所以很好奇。」我說。

「就這事?」康指導員問。

我說:「就這事。」

她疑惑的看著我,貌似很不相信:「那她沒說別的了。」

「沒有了。」

「那你們,還做了什麼?我警告你張帆,這個女的碰不得。」

「我知道。」靠,我哪敢碰這個女的。

我的心裡,對她竟然有一絲的敬畏。大家都是學這個東西出來的,可人家學成了神,我卻學成了鬼。

她把學到的知識融會貫通並為己用,我早就把知識還給老師了。

「指導員,她到底是犯的什麼事進來的?還住隔開的那麼好的監室。」我問指導員。

「別說我不知道,連監獄長都不知道。別問那麼多,這些事不是你該問的,你最好也別問柳智慧,惹惱了她我們的好日子就到頭了。」康雪半威脅的說。

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到底是什麼背景?

「分錢的事情,想好了沒?」指導員問我。

我啊的一聲,知道了她說的是分犯人親屬給犯人送東西送錢的事情。

我說:「指導員,我不會要的。你不覺得這樣做,良心泯滅嗎?」

她冷笑兩聲說:「良心?你還懂得良心啊,真羨慕你埃」

我拉住她的手臂:「指導員,別這樣了,這樣不好,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拿。」

她推開我的手走了:「你不要當你是救世主。」

我覺得,我們應該用愛心去梳理這群曾經失去人性和理性的女人,顯然更加有效率。儘管有時候顯得『不正確』」,只要能夠軟化人心,又在相關的尺度之內,我們就應該去做。

《聖經》和《古蘭經》甚至佛經的王都有「博愛」的思想:不管是什麼信仰,愛是沒有錯的。

晚上,我送被子上去給徐男的宿舍,她宿舍燈都沒開,不知道去哪兒了。

洗澡擦完葯拖著傷殘病體躺在床,這幾天發生的一件件事情像是放電影一樣樣的一幕幕在腦海里播放。

先是和賀蘭婷簽訂了所謂的保姆合同協議,讓我連干八年的周末保姆。這事兒我不虧,還有得賺了。雖然這個漂亮的女人我是不敢再碰了,但她的身材真的好啊,唉,算了。

接著是李洋洋的錢,還她她不要,怎麼辦?無論如何,我是良心過意不去,在我心中,李洋洋給我更多的是感動和溫暖,我並不是太迷戀她的身體,也不能說對她有多愛,也許我對她的身體並沒有太多的依戀吧,男人總是把愛和愛情混為一談。對我這種單蠢的雄性動物來說,對象身材越好人越美,我的愛就越深,我發現我真的只是一個可笑的沒本事的單蠢雄性動物。

接下來的便是康雪對我說的話,擺明了她跟我亮開了分犯人錢這事,便是想要把我弄到她們的團隊中,我清楚的知道這個事意味著什麼,如果真如她們所說的那麼好,一個月一個人能分幾萬,然後幹了十年八年的都身家兩三百萬的金盆洗手,固然是好,但很顯然只是一個一廂情願自欺欺人的想法,萬一這事兒哪天被捅出來,關個無期徒刑都有可能,別說那兩三百萬,拿一千萬換你一輩子坐牢再讓罰你一家擔負巨額罰款,誰願意?這條路一旦走上去了,就是一條不歸路,弄不好就翻船。所以我一直很理智,就是康雪怎麼逼我,我都要守住自己。而且,拿了這個錢,我花不起這個良心錢。

接下來的一幕就是假扮謝丹陽男朋友,儘管在謝丹陽這邊我是有功的,但在謝丹陽爸媽那邊,我是有罪的。只是這個是道德範圍的違規,沒有觸犯法律,謝丹陽回報我的那點錢,我收了用了也不怕。不過,很多時候我都在想,謝丹陽身材那麼靚那麼正,前突后翹腿子長,為什麼喜歡女人?如果能上她一次,嘿嘿,只是邪惡一想,就撐起帳篷。

還有今天出去鎮上被打的這一幕,越想越覺得奇怪,為什麼我當時和謝丹陽開完玩笑后往前跑還看不見那幾個黑衣打手,而才跑出去沒多遠,那幾個突然從哪裡殺出來擋住我故意讓我撞到一樣,而且,我就那麼撞了一下也沒什麼傷到,直接就暴打我,連錢都不要?打手出來干打手,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錢?而謝丹陽拿出兩千,他們嫌少嗎?謝丹陽說再給他們加,他們看都不看,像他們這種為了錢干打手的人,居然看都不看錢一眼?難道說有人給他們錢讓他們暴打我?只是這理由說不過去,誰會給錢雇傭他們打我,沒必要吧。

最後的就是柳智慧,這個智商超級高的讀心大師大美女,找我只是為了嘲笑我,然後讓我幫她帶幾本我們大學的心理學課本,究竟幾個意思?她該不是想害我吧,這個女人比十個打手都讓人覺得可怕。只是她為什麼要害我,也沒必要啊,我也沒對她干過什麼。

一陣胡思亂想后我就睡著了。

然後做了一個超級奇怪的夢,我變成了孫悟空,拿著一根巨大的金箍棒追著貂蟬,是的,沒錯,在草原上追著貂蟬,貂蟬穿著很暴露,而我這個孫悟空追著她只是為了按倒她,好不容易追上了,按倒下,她咿咿呀呀的抵抗叫著,轉頭過來,竟然是柳智慧,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舉起金箍棒捅進她嘴裡,為什麼呢,我也莫名其妙,然後她竟然津津有味的,然後佛祖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一個五指山把我蓋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