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52章 挑選的資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2章 挑選的資格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賀蘭婷示意我們把手都放下來,然後看看我,指了指我對監區長說:「那個男的。」

康指導員馬上說:「副監獄長,他叫張帆,是我們這裡唯一的一個男的。」

賀蘭婷說:「我知道,他是我招進來的,還有那邊那個是叫黃曉麗,還有張愛紅,這幾個也是我招的。嗯我記得他原本應該是心理諮詢師。」

指導員馬上說:「因為監區上月剛調出去了幾個管教,這邊人手有點緊張,所以就讓他兼做著b監區的管教工作。」

賀蘭婷點頭說:「哦,原來這樣。那就張帆你吧,來操辦挑選大眾演員的事。辛苦了。」

我大聲道:「不辛苦!謝謝副監獄長,謝謝1

「好好乾。」

我們監區其他女同事頓時垂頭喪氣怨天尤人起來:「為什麼埃」

「對啊,不公平埃」

「有這麼選的嗎?」

「他可是她招進來的。」有人嫉妒的說。

徐男對我說:「恭喜啊哥們。」

「謝謝。」

馬玲隊長一個狠狠地眼光掃視過來,下面頓時安靜,賀蘭婷對大家說道:「我的時間比較緊,就先回去工作了。你們b監區表現的很優秀,希望大家再接再厲。謝謝。」

下面有人一邊鼓掌一邊說:「副監獄長比監獄長有人情味。」

「是啊,不裝。不冷漠。」

「我喜歡她。」

「我也是。」

「真的好漂亮好年輕,真想不到副監獄長竟然是個年輕的大美女。」

我心裡的很多問題疙瘩一下子解開,原來她是副監獄長,怪不得出面招聘的是她,怪不得她在監獄里可以像個隱士一樣,怪不得她那麼厲害那麼有錢。

只是,為什麼她那麼年輕就可以做副監獄長?而且,她以前都沒有在這個監獄里做過任何的工作。

難道是背景嗎?

指導員監區長副分監區長等人把副監獄長賀蘭婷送出去。

她們出去后,徐男對我恭喜道:「恭喜你埃哥們。這下,你要好好撈一把。」

我嘆氣,心想,這幫人真是什麼事都想到錢埃

我說:「這樣真的好嗎?」

徐男呸的說道:「你不會真的弘揚什麼精神吧什麼品德高尚吧,靠,你不如給我做。你要搞清楚,這錢你不要會有人要。而且,不用你去催著要,這事情只是去監室女犯人面前那裡一宣布,她們就找你這個負責人,會有人自動送錢上來。我就知道你到時候不敢拿錢,什麼良心啊什麼對不起誰誰誰。這麼著,這事兒如果擱著我們身上,一人撈八萬十萬不少。你呢少拿點,拿個六萬,對得起你自己也對得起她們。然後到時候,再拿出一點給指導員孝敬指導員,再拿出來分給同事們千兒八百的封口,萬事大吉。」

我驚愕,說:「你以前是不是經常干這事,套路好熟悉。」

徐男鄙夷的看著我:「說你沒見過世面嘛,又不是。說你腦子不開竅吧,也不對。你那腦子很聰明,真的。就是吧,

太一根筋了。真的。如果說我們分那些什麼錢,那是真的可能不好。可你這個錢,光明正大的要又怎麼的了。誰都知道的,這就是規則。懂不懂?而且,你已經撈到了這個負責人,你要是不拿錢出來孝敬大大小小的老大小嘍羅們,你就是死路一條,她們會整死你。」

我腦殼直冒汗,說:「好吧。」

心裡在想著,真要跟女犯人們拿錢?這錢,要不要。可我看著女同事們各種各樣的目光,心裡實在不安,我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如果我不從女犯人們身上弄錢出來分分,是不是真要把我整死?

監區長副分監區長還有指導員,隊長的,送走副監獄長賀蘭婷又都回來了。

監區長進來后就對吵吵嚷嚷的一大群人開罵:「吵什麼吵!平時不吵就挑領導下來視察的時候吵!你們看看你們,像什麼樣1

炸開了鍋一樣的辦公室安靜下來了。

監區長意猶未盡:「不是我想發火,可是你們也要懂事一點吧。平時我見大家就沒超過嚷過,偏偏今天領導來了,大家就吵。人家副監獄長說那麼多監區,我們監區的同事最活潑,這話怎麼理解?難道真的是誇我們嗎?以後不要再這樣。」

辦公室齊聲道:「是,監區長1

監區長說:「我們監區選女演員這件事,既然副監獄長指定了由張帆來辦,那就張帆負責好這個事,但是,不要引起鬨亂。各位管教們一定配合好張帆的工作,和監區的每個監室的監室長說明選拔的事。電視台劇組來我們監獄做節目做電視劇,這對我們監獄還是頭一次,特別是我們監區,選的人選一定是平時積極改造表現最好的那些人,好,下面讓張帆說一說他的要求和想法。張帆你上台來。」

我發現自副監獄長賀蘭婷說了一句:「他是我招進來的。」這句話后,他們看我的眼光霎時間都不同了,我感覺我的地位一下子就上去了一個台階。

就連監區長跟我說話,都明顯客氣了一些。

我上台後,想了一會兒,說:「我很榮幸進入b監區工作,b監區的領導,監區長,副監區長,康指導員,還有隊長,還有同事們,都很關心我愛護我,幫助我。這讓我感到很榮幸,也很感動,在這個氛圍中工作,我很舒服,謝謝你們。這一次監區的演員選拔的重任,是領導對我青睞有加,讓我接下了這份工作,很感激領導們。我對選拔有兩點要求,一個呢,就是公平公正公開,二呢就是剛才監區長說的,選的人選一定是平時積極改造表現最好的人,這還要勞煩各位同事們的推薦。謝謝大家配合我的工作,謝謝。」

下面的同事們一起鼓掌。

會議散了后,指導員叫我過去一下。

監區長和副監區長都在外面,康指導員把我帶到她們面前,監區長笑著對我說:「小張,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我點頭說:「好埃」

心裡琢磨著,這時間段帶著我去哪裡吃飯,外面嗎?她們可能覺得我和副監獄長賀蘭婷有什麼搭上了的關係,所以請我吃飯?和我搞關係?

一邊走,監區長一邊和我聊:「小張,你覺得我們監獄有哪些

不好的地方,你跟我說說?」

我看了看指導員,指導員冷冷看著我,我心想,這幾個傢伙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同一條船的,記得指導員和監區長還同一部車去那個鎮上玩,我要是說監區里監獄里什麼什麼不好,她們剋扣犯人錢,或許都有監區長她們的份,我要是說了,豈不是自討苦吃。

我便說道:「沒有什麼不好呀,監獄的伙食好,住宿好,領導很關心,同事們很和睦,在這裡我得到了關愛,幫助,得到了進步,懂得了很多做人的大道理,這都是領導們和同事們的功勞,我謝謝領導和謝謝同事。」

監區長微笑著點點頭然後說:「真是個上進懂事的孩子啊,指導員你聽見了吧。小張,也許有很多人覺得我們監獄里這裡不好,那裡不好,有的人幹壞事,不知道你有沒有聽到過?」

「沒有,我沒有聽到過這樣的言論。我們監獄哪裡不好啊?是犯人說的嗎?」我睜大眼睛說。

「這些人都亂講話的,好好乾吧小張。」

「是,監區長1

這個時間段,是給女犯人們準備飯食的點了,管教們食堂阿姨們從板車上一大桶一大桶的飯往監區裡面搬,就像是大街上收各家餐廳扔掉的大桶垃圾食物的餿水。

看著餿水一樣的大桶裡面的湯上漂浮著一塊塊白白的豬肉和煮黑的青菜葉,我有點反胃。

走到了食堂的餐廳后,監區長和指導員把我帶進了角落,然後繞過餐廳,到了餐廳的後邊,真是別有洞天,後面還有一個小餐廳,小餐廳里一個一個的包廂,餐廳里的包廂,有的有個別女犯人,有的還有監獄的管理高層。

監區長和她們打著招呼,有一個是a監區的監區長還是副監區長了,跟兩個女犯人坐在一起,桌上都是葷菜。

還有個包廂,裡面幾個別的監區的同事,有一個女的叼著煙,好拽的樣子。

我靠我來了這裡那麼久,居然不知道這裡還有這麼個飯店?

進了一個包間后,有個服務員拿著筆和菜單問我們吃點什麼。

我看著服務員,她也看著我,估計是在想,為什麼會有男的。

我也在想,她是外面請進來的服務員嗎?為什麼這裡會有飯店,為什麼會有服務員?

監區長看也不看菜單,就點了菜,短短不到十分鐘,點的七八個菜全部上齊。

我看著餐桌上的雞鴨魚肉齊全,怎麼會那麼快,難道已經煮好了,我們點了就直接上菜嗎。

監區長問我:「喝點酒吧。」

我趕緊說:「好啊好埃」

然後她讓指導員點了兩瓶啤酒,老青d。

當啤酒上來后,我興奮的用筷子撬開了啤酒蓋,然後高興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接著要喝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

急忙的把倒好了的酒杯端到監區長跟前說:「監區長,您請,您請。」

然後到副監區長,到指導員,依次的來倒酒。

最後,看著監區長舉杯,我才舉了杯,然後一下子就差點喝完了一杯,媽的好久沒得喝啤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