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60章 朋友的公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0章 朋友的公司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放心,大家都那麼忙,人啊,永遠只會用最寶貴的時間去關注最大的自身利益。沒人去查你那麼多,再說我上次和你那麼大鬧一場,反正她們只看見我和你吵架,不知道我和你吵什麼。這場戲演得已經夠好,她們不相信又怎麼樣,我也沒對外表現出來我要整她們。甚至,我還會和她們一起同流合污。你要做的,就是加入她們,然後按照我的指示,幫我找一些證人。」

「什麼證人?」

「別著急,一步一步的來,到時候我會和你說的。」

「這樣子是不是會很危險?」我擔心的問。

賀蘭婷直言不諱的說:「監獄里一直就存在的這股頑固勢力,是一個很龐大的利益集團。這個集團,已經滲透,伸手進了組織裡面,成了一個不能不清楚的毒瘤。誤入歧途的,還有被迫加入的,還有為了利益趨之若鶩參與其中的,在監獄里,很多人。我剛到的時候,就有人提著現金來找我。」

我問:「你收下了嗎?」

「沒收。接著後來,我收到了很多威脅信,威脅我的人身安全,信裡面很直接,說既然來了,就明事理一點,別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還有的寫,不論是你什麼背景,什麼人在你的後台,警告你早點離開,不離開最好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然吃虧的是你自己。」賀蘭婷平靜的說。

我問她:「你不害怕嗎?」

她反問我:「那你呢,不害怕嗎?」

我說:「笑話,我只不過是被威脅加入她們,她們也不要我死,你是要剷除她們,我哪有那麼大的能量讓她們來對付我。」

「我說的是你加入我,她們如果知道的話,會對付你。你害怕嗎?」她問我。

我臉色為之一變,是哦,如果讓她們知道我和賀蘭婷對付她們,她們一定要除掉我,靠,媽的賀蘭婷可是有後台有背景,我什麼鳥都沒有,別到時候口號都沒喊完就被人整死了。

「害怕了?」賀蘭婷盯著我。

我咽了咽口水說:「有什麼好怕的。」

想到了屈大姐,我又說:「你都不怕,我一個大男人,怕什麼呢?大不了一死1

「你怕了就承認,別不承認,你怕的不是死,而是未知數。如果給你一個億,把你送到月亮上一年,送到火星上一年,你都願意,但是如果把你送到太陽系之外,給你十個億,你願意嗎?」

「這個,這個,我不願意。」媽的太陽系之外是什麼地方了。

「人對一切的未知的事物都會感到恐懼感。別怕張表弟,最多就是死嘛。」

我說:「是啊,最多就是死嘛1

「放心吧,不會死的,沒那麼嚴重。」她安慰我說。

「可是我還是有點怕。」我還是承認了我對她們的恐懼。

「一個軍隊,安穩的世道領著人民所納稅的薪水,到了危亂的時刻卻不能安境保民,一個人如果苟活於世,拿著公司給的俸祿,看到公司出現了問題,在公司需要你的時候,你卻不能幫忙解決問題,對得起自己良心嗎?」她問我。

我解釋說:「那是你的事吧,反正我不是什麼紀檢的,我只是個小管教,做好我的本份內就行了。

可現在不一樣了!既然你給了我的錢,那我就要為你幹活,這是必須的1

「你不怕?」

「你都不怕,我更需要不怕!這幫人為非作歹,是該要處理了!可我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做啊?」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對我說:「到時我會和你說的,你先走吧。」

「哦。那我可以不去你家打掃衛生了嗎?」

「可以。那我可以跟你申請拿點錢請保姆嗎?」她問我。

「嘿嘿,表姐,你開那麼大的廠,那麼有本事,就不要和我開這樣的玩笑了嘛。這點錢就放給我這種沒本事的人零花就行了嘛。」我馬上笑嘻嘻的討好她。

「喲,嘴還挺甜嘛。你可以滾了。」

我馬上走人,怕她反悔。

走下樓梯的時候,我摸著口袋裡的錢。

我的財運來了?

應該不會是陷阱吧。

「哎,你和那個靚女到底什麼關係啊?」到了車上,王達問我。

「就那樣。」

「真的搞在一起了啊你們?」王達羨慕嫉妒恨的看著我。

我不說話。

「他媽的這麼漂亮的女人都給你搞到了,你怎麼搞的,走的狗屎運了你1王達氣氣的說。

「怎麼,看到你兄弟我泡到妞,心裡不爽快是吧?」我問他。

「沒有沒有,我沒有不爽快,就是羨慕。」

「那上次我們做鴨chu台的時候,她還帶來了幾個女的,你自己不好好把握,關我什麼事?」我說。

「你真是深藏不露張大哥,把你的泡妞絕學教教我吧。」

「好好開車1

拿著貨單去大倉庫要了啤酒。

載著出了廠區。

賀蘭婷,這個女人,那麼漂亮,那麼神秘,那麼有本事,這個廠,是她的。

監獄,也是她的。

這個美麗絕倫的女人的背後,是我看不到的深不可測的強大背景。

麵包車裝貨后,開往鎮區,王達負責的鎮區。

王達和我說著他如何如何的開公司如何如何的一個一個店面進去談的事,我一言不發,想著賀蘭婷和我說的那些話。

「生意挺好做,就是沒那麼多的本錢,要是有個十萬八萬的進貨,我馬上又走多幾家店!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王達說。

「聽著。那你平時把貨拉到人家那裡,人家不給你錢嗎?」

「都是要墊的,少的一個月,多的可能三個月,我沒有那麼多本錢,所以才不敢做大,我現在一直在借錢,到處借錢啊,兄弟啊,做事業開頭是最難埃現在有好的商品了,好的項目了,有人可以用,公司也做起來了,只要走店面談下來然後拿錢進貨鋪貨等著收錢就行,明知道做著能掙錢,可是沒有本錢,也真是好無奈啊1王達嘆氣著說。

到了鎮區,把一車的啤酒箱送到了一個銷售點那裡,然後就回來了。

回到了王達的公司,洋洋給我打了電話,非要過來找我不可。

王達的那個同學,終於起來了,我笑

著打趣說:「看來在你們公司上班也挺好,老闆人好埃」

那個同學洗刷后,去大樓下面的銀行取了五千塊錢上來給王達,說這是他好不容易存下來的工資錢,都拿來給王達進貨了。

王達對我真的是沒話說,父親做手術的時候和他說一聲,他跑上跑下借錢給我。甚至我說沒有那麼快還錢他,他半句怨言都沒有過。

我從口袋裡把賀蘭婷給我的一沓一沓錢,拿出來,王達吃驚的看著我從各個口袋中掏出來的錢,問:「兄弟你這是哪來的這麼多錢?」

「十二萬。我跟朋友借的,先還給借你的那些。」我說。

「不行不行,你為了還給我,還不是要借別人的錢,我不能要,這還當我是兄弟嗎!趕緊的先還人家1他急忙說。

我說:「靠,你才不把我當兄弟,這錢是我一個非常有錢的朋友借給我的!這點錢對她來說就是九牛一毛。」

王達抽著煙,問我:「別跟我說是剛才那個女的給你的。她包養你了?」

我急忙否認:「當然不是。」

我不怕王達知道是她給我錢的,但是我害怕這事情一時半會兒也解釋不清,而且我現在擔負著這麼重大的任務,萬一透露出去,可麻煩的很。

「唉,她是我的,表姐。」我說。

「鋇真的還是假的1王達震驚道。

「是的,是我表姐。」

我開始扯謊,按照賀蘭婷教我的,說外公是我最愛的親人,我外公是她爺爺,外公從小帶表姐,一次和外公吵架買東西,外公不給買就跑出去外面,外公跟著出去,一輛車要撞到表姐的時候外公跑來從身後推開了她,表姐得救,外公卻車禍去世,崩了我外公,所以我很恨她。

王達聽后,半晌說道:「這事,也不能怪她吧。」

我假裝惱火的說:「他媽的如果換成是你呢!如果她沒事幹和我外公吵架,我外公會這樣嗎1

「唉,也是,如果是我最愛的親人,就這麼被別人這麼樣死了,嗯,也是有你表姐的原因。那她有過內疚吧?」

「內疚有個屁用。」我假裝氣呼呼的。

「彆氣彆氣,對不起啊,是我多嘴,我以後不再提了。那這個錢,是你跟誰拿的?」

「李洋洋等等女孩子。」

「真的啊!靠,看來你在監獄工作,也是有好處的,既能有個正當的工作,有身份名分,又有途徑認識很多女孩子,還能交到對你有幫助的很多好朋友,靠!我把你叫出來,可能是個錯誤。」

我又假裝問王達:「可是這樣子跟女孩子要錢,不好吧。」

「你看你這話,人嘛,都要實用主義一點。你看過晉文公傳奇吧?他媽的晉文公為了復國,還娶過秦穆公已經嫁過成了晉太子圉妻子的女兒。當時晉文公不打算接受太子圉的妻子,他的下屬勸他說:『我們都要去攻打圉的國家了,何況他的妻子呢!而且接受此女是為與秦國結成姻親以便返回晉國,您竟拘泥於小禮節,忘了大羞恥/然後接受了,最終在秦穆公的幫助下回到晉國奪回王位。」王達說。

「我靠想不到你這傢伙還懂得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