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61章 拆散我們的愛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1章 拆散我們的愛情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你開什麼玩笑,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老子是要干大事業的,歷史這些東西不看怎麼行。」

漢光武帝劉秀,窮苦出身,在落魄時娶了真定王劉楊外甥女郭聖通,通過這樁政治婚姻獲得了真定王劉楊的支持,一鼓作氣拔邯鄲,誅王郎,誘殺謝躬,北州彌定,奠定王基開創東漢王朝;吊絲中的航空母艦當過和尚做過乞丐的朱元璋,進了元末反元紅巾軍領袖郭子興的隊伍,因為表現出眾得到郭子興信任,娶了郭子興養女馬氏成了軍中駙馬朱公子,郭子興死後其勢力全為朱元璋所有,朱元璋也就是靠著這些人成立大明王朝。

王達說得對,男子漢大丈夫,要做大事,不經得起羞辱,何來大事業。

「那麼,這些錢,當是你入股的好吧?」王達問我。

「不好,這是我要還錢的,還給你的。」我說。

「草,就當是你入股的,公司你佔了股份,股份比例就按照我們兩個投的多少的比例來分!比如我現在投了二十四萬,你投了十二萬,那你佔了三分之一股。可如果我繼續投下來二十四萬,那你就只佔了五分之一股份,但是如果你再投錢,就增加了你的比例。到時候年底分紅,怎麼樣?然後到時候分紅的錢,再還給我好了。」他說。

「謝謝。」

「你大爺的,別唧唧歪歪那麼客氣好吧。說吧晚上想吃什麼,你好不容易來一趟,今晚吃好點的,吃完我帶你去樓下三樓去按摩,哇靠那裡的姑娘好手法。別想歪啊,都是正規的按摩洗澡!不過呢,要是多加點錢,嘿嘿,也不那麼正規了。」

「那是個屁正規按摩埃但是你這麼算我投資了你的公司,會不會攪亂啊?」我擔心著問。

「攪亂什麼?公司的財務,人事,股份,我都握在手裡!怎麼能出亂?」

「那我不客氣了啊1他把錢塞進了辦公桌的抽屜里,然後鎖上。

「想吃什麼說1

「龍肉。」

「你怎麼不去死?」

我突然想到那個能輕易洞穿人心的柳智慧托我幫她帶我們大學時學的課程的課本,我問王達:「大學時候學的那些心理課的課本,還有嗎?」

「有,一直帶著。」他指了指雙層床的床下。

我笑著問:「你帶著這個幹什麼?」

「不是我想帶,是我從宿舍搬出來的時候,塞進了裝衣服的箱子里,一直忘了這事,就一直搞在箱子里,你不提起來我還不記得。你問這個幹什麼。」他說。

「哦,我想拿這些,你知道的,我現在在監獄里做這個心理輔導,壓力大啊,有些東西真是俗話說得好,書到用時方恨少。」

「,叫你不好好讀書。你自己的呢?」

「在出租屋,那個暗無天日的出租屋,好些天沒去了,估計房子已經被房東收了吧,反正裡面也沒什麼東西,無所謂了。」

「你那個被你女人戴綠帽甩了的出租屋。」他刻意的揭我瘡疤。

我也不甘示弱:「你的綠帽是你好兄弟戴的,那更爽1

他一拍桌子,怒目瞪著我:「我靠你他媽的嘴裡吐不出狗牙!以後不要在我面前提兄弟二字1

「是你先開始的1

「媽的,你等著瞧,老子一定要讓那個女人後悔1王達每次提到甩了他的女人,可要比我氣憤得多,畢竟是被自己所謂的好兄弟給盤走了。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比。

「老子一定把公司做起來,把他家的事業給吞了1他握緊拳頭說。

「對,然後把你親愛的女人給搶回來。」

他頹然坐

下來,估計是想起了傷心過往。

我把話題岔開:「幫我找課本埃」

「哦,好。」

他從雙層床的下面一個爛爛的大箱子里,找出了幾本我們大學時候學的課本,給了我。

半個小時后,洋洋來了。

看得出來,她還精心的化了一個妝。

問她想吃什麼,王達問她想吃什麼,她說隨便。

王達說我要請你們吃個好的。

洋洋笑了笑說:「我請你吧,你中午請了我和我們張帆哥哥了。」

王達一聽這話,妒意大發,白眼看著我:「你們張帆哥哥。我靠,還成了你們的了。」

洋洋吃吃笑了一下。

她從包里拿出幾包零食給我:「你在裡面沒什麼吃的,我買這些給你,餓的時候記得吃呀。」

王達一看,是幾包進口的零食,他馬上跟著說:「啊呀呀,真是曬幸福無節操啊1

「這給你的。」洋洋給了王達兩包。

「還好,看在你有點良心的份上,我今晚必須要請客。」

晚上我們實在不知道去哪裡吃飯,就在中午的那家店解決了問題。

當洋洋去上洗手間的時候,王達問我:「兄弟,這女的對你可真的好,呸呸呸,不叫兄弟。這女的對你是真好,難道真的不考慮考慮嗎?」

「考慮什麼?唉,你說我能怎麼考慮。她爸爸媽媽不同意埃」我端起酒杯子說。

「都什麼年代了,別他媽的管她爸爸媽媽,只要你們兩個願意不就行了。」王達舉起杯子敬我。

我和他碰杯:「大炮,我覺得良心過不去埃」

「去他的良心,我對我女朋友怎麼樣你是知道的,我對我那兄弟怎麼樣你也是知道的,好到天上去了!他媽的換來什麼結果!他們一起背叛老子!良心是世界上最不值錢的玩意!今天我們還在說那個晉文公復國的事情,你要想想啊,要是你們兩打死都不散,就這麼纏著了,她爸爸媽媽難道能打死你們兩不成?如果你真的和她在一起,憑著她爸爸媽媽的權利,你要找其他的工作輕鬆的,往上爬的,還不是簡單得很。靠山,你懂不?我們這些畢業出來的人,在社會上獲得成功的,最先就是有背景的人,其次是有能力的人,至於沒背景沒能力的,就像我們這樣的,只能在黑暗裡摸索著往前爬了!你要是有了這層背景,你的人生至少少奮鬥多少年你懂不懂?」王達尊尊教誨。

我想了一小會兒,說:「也許你的想法是正確的。」

「反正你現在要分她肯定不肯,她愛你愛得要死,我都看得出來。你就先這麼走下去,走一步算一步,她爸爸媽媽不也還沒找你說什麼呢。萬一真的要攤牌,靠,搞她爸爸媽媽個二三十萬的1

「不行!這樣沒良心。」我立馬反駁。

「不行個毛!還良心!他媽的,他們拆散你們的愛情,他們難道有良心!人家沒良心在線,你個傻x還跟人家講良心。」

我沉默了。

「良心不能當飯吃,有錢才是硬道理。算了不想聽就算了,來喝酒吧。」

我兩把酒喝完,王達說:「你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你帶女朋友去開心開心,我呢回去辦點事,明早還要忙啊,開票送貨的。服務員買單1

服務員過來,按了按那個什麼手上像個遙控器一樣的有屏幕的玩意,說:「先生已經買了。」

「買了?誰買的?」王達愣了,隨即想到去洗手間的李洋洋,「靠你女人去買單了1

「我不知道埃」

洋洋回來后,王達問:「你去買單了呀?」

「嗯。」洋洋點頭,然後把錢包放回包里。

「說好我請客的。」

「不能每次讓你請。」洋洋說。

我打圓場:「下星期,下星期。」

「好好,下星期啊,我找個貴一點的地方請你們吃,不見不散啊1

跟著王達回了他公司拿了那些書,告別後我和洋洋下來漫步在街頭,我問她想去哪裡。

她抿抿嘴唇,反問我說想去哪裡。

我說我們隨便走走吧。

洋洋挽著我的手臂說:「去逛街吧1

一陣幸福感襲來,吊絲也能有春天。

感慨埃

走到了步行街,洋洋指著nk的一件外套:「張帆哥哥,你試試這件衣服好不好呀。」

「不好,nk的一定很貴。」我搖著頭。

她卻把我拉了進去,說試一下又不要錢。

我試了一下,看著鏡子說:「五百強就是五百強,名牌就是名牌,合身,料子舒服,暖和,高端,大氣,上檔次,穿上去整個人都先帥了許多。」

當我回到試衣間穿回我的外套時,洋洋已經買好了同樣的一件打包好了給我。

「不要,不行,我不要1我急忙拿過來要拿回去退。

「已經買了哥哥1洋洋拉著我出來。

「三千多塊錢的外套,洋洋你要瘋了嗎!我穿不了1我強行拉她去退。

她委屈的站住了:「我只想對你好一點。」

我看著她這樣,也站住了:「太貴了。」

她不說話,委屈的頷首低頭。

「好了好了,走吧,下次不能這樣了1這女孩對我真的是好。

「你給我買了這個,我也送你點東西吧。」我說。

「好啊1她開心的去拿了一條圍巾,問我這個可以嗎。

我問她就這個嗎?

她拿著圍巾,牽著我的手去買了單,兩百多塊錢。

出了外面后,洋洋拉著我的手開心的蹦躂著。

我問:「是該,該回去了吧。」

「不要你回去。」洋洋不高興了。

「走吧,困了,開房去。」

「嘻嘻。」她開心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就在步行街,在一家叫8天還是9天的連鎖酒店開了房。

開了房后,我們進了房間,洋洋把手機包包都放了去了衛生間。

然後她的手機響了。

屏幕上顯示的是:開雲哥。

「洋洋你手機有來電1我喊她。

她出來后,看了一眼這個來電,面上顯出一絲不太高興的神色,掛斷了電話。

那邊的那個人又打,她又掛斷了。

我問她怎麼不接。

她看看我,然後看看手機,坐在床沿我的旁邊,說:「張帆哥哥,說了你不要生氣埃」

我心裡湧起一絲不好的感覺:「怎麼了。」

「他是我媽媽介紹的,我媽媽好朋友的兒子。比我大兩歲,是在國稅工作的。我不喜歡他,可是媽媽每幾天就讓他來我家。」洋洋說完低著頭。

我心裡一陣拔涼拔涼的。

「你是不是生氣了呀?」她眼睛眨眨看我。

我強裝笑笑,摟過她:「我的女朋友有人追,說明她漂亮啊!好了不提這個,我們洗澡然後干點壞事怎麼樣?」

「嗯不要1她撒嬌的說道。

她去洗澡的時候,她的手機又響了,這次,是她媽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