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62章 順其自然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2章 順其自然吧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看著她手機屏幕上顯示著她媽媽的來電,我叫了她:「洋洋,電話1

「誰啊?」她在浴室裡面問。

「你的媽媽。」

一會兒后,她披著大浴巾清水芙蓉出來。

看著手機上她媽媽的三個未接,打了過去,她和她媽媽用的好像是她們外婆那邊的方言,總之我聽不太懂。

好像是問她你在哪什麼什麼的。

洋洋站著,背對著我,粉白的雪頸和俏白的小腿讓我看著突然有點心生搖曳。

於是,她在打電話,我上去抱住了她,從後面進攻。

她急忙和她媽媽說了幾句然後掛了電話。

轉身過來說道:「你好壞1

「哈哈,羊入虎口了小洋洋1我一下子就把她的浴巾扒下扔掉。

她啊呀叫了一聲:「你在這樣我不和你睡了今晚1

我看著她的身軀,管不了許多,直接撲上去了。

美女當前,男人經不起的誘惑。

辦完事後,我抱著洋洋躺著,我點了一支煙,然後問她:「你媽媽叫你回家,是吧?」

她點了點頭。

「洋洋,你和我說實話,是不是家裡逼著你和那個什麼哥的在一起?」

「我們不說這些好么?」洋洋不太想談了。

我嘆氣說:「好吧。」

順其自然吧,也許,她比我更加明白,我們兩並沒有未來吧。

無所謂了,有得玩先玩,如果真的要像王達說的那樣,她父母逼我們分手也行,只是要拿錢來埃

這樣做是不是真的好無恥。

這次想著李洋洋有一天離我而去,我的心沒像以前的女朋友和我分手給我戴綠帽那樣的痛心裂肺的感覺,或許是因為我在監獄裡面的美女太多,我沒有把心全部放在李洋洋的身上,所以想到她就算有一天離我而去,我也不會那麼痛,是吧。

睡了一覺后,第二天該去上班的還是要去上班,爬起來后,我和洋洋洗漱完去吃了早餐。

看著外面的世界,想到了監獄裡面的凄慘,媽的要是天天晚上能在外面住就好了,裡面那裡大晚上找個溜達的地方也沒有,找個逛的地方也沒有,更不用說夜宵喝點酒吃點烤串的,靠,這種生活對於我這種人來說,實在是太折磨了。

洋洋還是如往常一樣的給我買了一些東西,我自己也買了一些,人蔘茶什麼的幾盒。

洋洋問我這些拿去自己吃嗎,我說送人。

要送徐男,送我的上司康雪,雖然我不喜歡康雪,總感覺自己被她誘去奸了的樣子,但該世俗還是要世俗,她畢竟是我的上司,我在裡面的雙份工資什麼的,畢竟都是靠著她才有的。

和洋洋依依不捨別過後,我回到了監獄。

去辦公室的時候,就帶上了參茶去了康雪那裡,她看著我手中的參茶,笑眯眯的說:「小張啊,挺懂事的呀,謝謝你了埃」

「不客氣康姐,一點意思不成敬意。」其實我來找她就是有事。

「放那就行了小張。」康雪示意我把禮物放下。

我放下禮物后,她問我說:「小張,關於選擇女演員的事,你有沒有什麼想法?」

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後看著我。

媽的,每次她這樣子,用茶杯半掩著她的嘴,我總感覺她微笑的表面下隱藏著什麼陰謀。

「呵呵,暫時還沒有什麼想法。康雪能不能教我怎麼選拔?」我試探著說。

「不如這樣,今早舞蹈隊排練,我帶你去走走,去看看我們監獄裡面女犯組成的舞蹈隊和樂隊排練。」她說。

「好啊1我早知道監獄里有排練廳,有舞台,但我還沒見過舞蹈隊和樂隊跳過舞。

「那我們現在去看看。」

康雪帶著我出去,走下樓梯后,我趁著她心情好,問她說:「康姐,上次你和監區說的外宿

的事情,我想辦理一個外宿的手續,請問要怎麼做?」

「哦,這個問題啊,等下我們回來談好吧。」她似乎並沒有明顯拒絕,也不答應,不知道她在心裡盤算什麼。

走向排練廳,穿過了大操場,到了a監區後邊的一個挺大的禮堂一樣的建築里。

在裡面,台上台下果然有近百個女犯,有的在練歌,有的在台上練舞,有的在排練表演。

有二三十個女管教在監管著她們。

「快元旦和過年了,元旦和過年,監獄里一般要開完會,舞蹈隊和樂隊要參加演出。演出前就要排練。」康雪對我說。

「哦,是這樣子埃」我隨她走進去。

排練廳的角落,口琴領奏的《在那遙遠的地方》清越地傳出很遠,門口,兩個女犯在練習古箏;幾個女犯人在做著排練廳的清潔;排練廳外一片草地上,被監獄專門辟成一個曬被子的場地,一些女管教站在崗亭里,維護著監獄里的秩序。

舞台上,不少漂亮的女犯姑娘們在排練古代舞,有個看起來身段甚是出眾柔軟的女子在領舞。

「是要選拔這樣的有才有藝的年輕女犯嗎?」我隨著康雪走向排練廳舞台,問她。

「小張啊,你來了也有一段時間了,我就當你是自己人了,我都和你明白著說吧,首先呢,女演員選擇,必須是要年輕,長相好的,否則到了拍電視的導演那邊,導演也不給過,但這個只是一個標準,另外一個標準呢。」她故意停頓。

我急忙問:「另外一個標準?還有另外一個標準啊?是什麼?」

她指著幾個做著清潔的女犯人說:「監獄裡面有勤雜工,就是這些。而且人數不少。你知道怎麼挑的她們的嗎?」

我說:「不知道。」

「那我問你,是不是會掃地,會拖地,會用抹布,就能來清潔?」她問我說。

「掃地拖地誰都會埃」我說。

「對啊,是誰都會,但不能隨便點她們出來清潔吧?」

「難道說,她們表現較好,犯罪情節沒那麼惡劣,所以挑選她們。」

「這是首先的挑選標準,她們不能是殺人或者是嚴重傷害的,情節沒那麼嚴重的,其次呢,也是像你說的,表現要好,但如果按照這個標準來選,監獄里很多很多人都可以出來做勤雜工了。勤雜工對她們來說,是個肥缺,不僅可以頻繁的出來放風,還可以吃到比在裡面好一點的飯菜。」

我頓悟了:「難道說,她們用錢才能做勤雜工?」

康指導員笑了笑,既不否認也不確認,只是說:「小張,你很聰明,選拔女演員怎麼選拔,你應該懂了吧。」

看來指導員是確認了出來做勤雜工的必須要交錢才能出來乾的,而我選拔大眾女演員,正如徐男她們所說,一人多少錢,然後收來,然後分。

指導員拍了拍我的胸膛,說:「小張啊,監獄里的管教們,很辛苦啊,你說是不是,很多年輕的女管教,用了那麼多的時間浪費在這個監獄里,也認識不到什麼好男人更不能隨意的出去逛街買東西談戀愛,你說她們為什麼要留在這裡?拋頭顱灑熱血耗青春?當然不是,為了這個呀。」

指導員用手指做數錢的動作。

我說:「我懂了,指導員,謝謝指導員。只是我不知道以什麼個價格為標準。」

難不成真的如徐男她們說的一樣,十萬八萬的,這也太狠心了,別說十萬八萬六萬,就是一萬的我都覺得狠心,而且,她們願意嗎?

指導員指了指台上的舞蹈隊說:「你說她們要多少錢進的這個舞蹈隊?」

我搖頭說:「不知道,對了指導員,假如是有後台的女犯,或者是和某些領導關係好的,可不可以就能進舞蹈隊?」

指導員輕輕笑了一下說:「有後台?有後台又怎麼樣,關係好的又怎麼樣,錢才是最實際的,關係好能產出錢才是最關鍵埃」

我聽明白了,只要想做勤雜工也好,舞蹈隊,表演隊也好,都是需要拿錢來砸。

「那,她們舞蹈隊的,一人多少錢?」我輕輕問道。

「三十萬。」

我當場就震驚了:「三十萬1

我愣了半晌,三十萬啊!三十萬可以在我們縣城縣裡靠車站的地方買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了!

「那麼多她們怎麼可能願意1

「哼哼,沒什麼願意不願意,對於她們來說,自由比錢重要。舞蹈隊沒什麼不好,經常出來排練,玩,走動,想去那個小飯店吃點好的也自由些,更不用等一個星期甚至兩三個星期一次的放風。這個價位我還覺得少了呢1指導員冷哼一聲說。

「那勤雜工呢?」我又問。

「勤雜工也是要錢,但她們要多少錢我不知道,這事有專門的人管。告訴你了也不怕。」

我嘀咕道:「什麼叫告訴了我也不怕,我又沒要怎麼著。」

「哦是嗎?」她又是那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指導員,我雖然不和你們一起分那個錢,但是我也沒必要自毀前程啊,我在這裡,我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裡,虧得指導員對我好,好得一塌糊塗,所以我才有了拿兩份工資的機會,而且指導員還幫了我不少忙,指導員您就是我的大恩人!遇到你真是我修來的福分1我急忙扯淡表忠誠。

她微微笑說:「你懂事就好。你選拔大眾女演員的事,我先看看別的監區她們都怎麼安排,我到時候再和你說。」

「好的指導員。」

走到了台下,看著台上的舞蹈隊,跳得還真是好看,奏的一首古風的樂曲,我不懂什麼歌曲,很好聽。

指導員指著其中的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的說:「你別擔心她們沒錢,她們比你比我有的是錢,這個女的,進來之前,是一家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老總女秘書,她和她的老總炮製子虛烏有的信託產品,並且綁架銀行幾十家營業網點,利用銀行部分工作人員進行櫃檯交易,以高收益率吸引將近千人投資者投資了三個億,然後捲款消失,東窗事發后,她的老總逃出國外,她在登機外逃前被抓獲歸案,判無期徒刑。雖然表現好得以減刑,但要是幾十年都呆在監室里,你說她願不願意用三十萬出來參加舞蹈隊?」

我等指導員說完后,問:「難道說,判刑不沒收她的財產嗎?」

指導員哈哈了一聲說:「小孩子啊,你還是真幼稚埃沒收財產?你以為沒收財產就能全部沒收?她就那麼傻把錢都存她自己名字的銀行卡里讓你去沒收?」

「還可以這樣。」江湖險惡,人心果然複雜埃

指導員又指著她身後的一個正在專心致志跳舞的女犯人說:「那個女的,她爸是xx連鎖超市的董事長。」

我大吃一驚:「xx連鎖超市的老闆,的女兒!我暈,真的假的,那她那麼厲害,她爸爸那麼有錢,還坐牢埃」

「你爸爸就算世界首富,你殺了人被抓現行,這件事被媒體到處宣揚,你能逃得掉懲罰嗎?」指導員問我。

我說:「她殺人啊?」

「和她的已婚富二代男友設計謀殺他的妻子。」指導員一臉平淡,對她來說,她對這些窮凶極惡的女犯,已經看慣了。

我問道:「那她犯罪情節既然那麼惡劣,為什麼要選她出來。」

「男友讓她想把法買來了毒藥,她是從犯不是主犯。而且,她爸爸有錢,在這些人中,她給的錢最多,我們沒理由不給她進入。」康指導員滿意的笑笑。

媽的監獄里真是虎藏龍,真是什麼人才都有啊!就是讓我去搞金融犯罪詐騙,像那個女的捲款三個億一樣,我就算有膽量也都沒那個頭腦去搞埃

更讓我感到好奇的是,指導員到底是什麼身份,說來她只不過是b監區一個指導員,為什麼監獄里的這些事情,好像都是她主管帶頭干一樣的呢?

領舞的聲音好清脆:「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好了轉身1

她一轉身過來,我當即傻住:我靠這個不是著名美女明星歌唱家xx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