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63章 人才集中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3章 人才集中營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她可是那個著名的美女明星歌唱家啊,叫什麼來的我一下子想不起來,這個女的唱的民歌在這些年風靡全國,不但擁有天籟般的好嗓音,她的美麗和優雅從出道開始便引人注目,典型的東方美人的五官。

火了幾年後,在前年突然從大眾跟前消失,再也沒有消失,沒有演出,沒有在任何的電視上露過面。

坊間傳聞,她已經涉及逃稅腐bai賄賂,被帶走調查,總之從前年開始,她就再也沒有露面,但是跟她有關的消息曝光不斷,別墅豪宅,天價珠寶,名車鑽表,奢華糜爛的生活,與某落馬的高官有關係等等,還傳出已經被秘密的處決死了的消息。

她怎麼在這裡!

我一時間想不起來她叫什麼名字,撓著頭想著,使勁想著。

當台上的跳舞的女犯們轉身過來,都看見了台下的我這個大老爺們,她們一下子節奏就亂了,有的發出了輕輕的呼聲:「男人!有男人1

她們沒有那些長期被關在監室的那些醜女粗放女們那麼獸性畢露,只是在輕呼過後,都很好奇的看著我。

只是,就算她們沒有那些長期在監室的女犯那麼明顯,從她們的眼神和表情卻也還是看得出非常的渴望和興奮激動。

有兩三個不自主的往前走了幾步。

這兩三個往前走後,後面的也跟上來像看動物園猴子一樣看我:「有男人。」

康指導員感到了異樣,馬上對著管教們手一揮,管教們訓練有素的上去排成一列擋住她們:「幹什麼!退回去!老實點,不然以後別想出來1

一句以後別想出來,對她們起了莫大的震懾力,對於我這個不現實的可望而不可得的男人來說,她們對今後在監獄里的長期自由更加嚮往。

這下都老實的退了回去。

那個女明星的眼珠子好漂亮,素顏,沒有了電視上海報上那麼的精妝,但更加真實天然美麗一雙深邃的眼窩又帶有西式的神秘,修長的身材,白皙的肌膚。

她看著我,我也看著她。

只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沒能忘掉你的容顏,夢想著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見,從此我開始孤單思念,想你時你在天邊,想你時你在眼前,想你時你在腦海,想你時你在監獄裡面。

我無法用更好的形容詞來形容和她的這個對視,她是高傲的,高貴的,優雅的,獨有的,飄渺的,看我。

我是流著哈喇子的,癩蛤蟆的,色狼的,色迷迷的,心突突狂跳的,看她。

或許她只是好奇監獄里為什麼會有個男人,看了一小會兒后,她繼續領起了舞蹈。

「怎麼,看到漂亮女人流口水了?」康指導員突然問我。

我靠我口水真的真的溢出到嘴角,我急忙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台上的她一邊舞一邊看著我的囧樣,然後輕輕抿嘴到底是不是微笑的笑了一下,又迅速恢復平靜:「好,跟上節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好現在直起腰來。」

我不好

意思的轉頭過來,問康指導員:「我被震驚了,這個不就是那個女明星嗎,叫啥名字的?唉呀我一下子想不起來。」

「對,她就是明星,舞台上的這些人,明星的有,演員的有,模特的有,千金大小姐的有,高官二奶的也有。」康雪嗤之以鼻。

我問她:「她怎麼在這裡的?」

「走吧該回去了。」她似乎不想談及這個女的。

我急忙跟上她的步伐,出排練廳的時候我往後看了一小會兒,真是一群漂亮的美女啊,當然,最出眾的還是領舞的她。

「她到底叫什麼了?她為什麼在這裡?」我喋喋不休的問指導員。

指導員停住,看看我:「有些事,你知道得太多對你並不好。」

「唉,指導員我真的很好奇,你就跟我說說嘛,你不和我說,我遲早也是會知道的。」

她往前走,我跟上去和她並排,我使勁的想,想到了,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姍娜,我說:「康姐,我想到,她是李姍娜,你告訴我嘛她為什麼在這裡。」

康雪有些不耐煩:「不要問那麼多了,很多事情你知道了對你沒什麼好處。還有,這個女的你也別對她動什麼想法,到時候你怎麼死的你都不知道。」

我在心裡默默的草了一下,之前說的那個校花級別的柳智慧,說不能碰,碰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現在又說這個明星歌唱家李姍娜,碰了怎麼死的也不知道,但我心裡也明白,監獄里虎藏龍,很多有錢有背景的人在裡面,的確是碰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只不過老子就算有那個膽量想碰,也要有那個本事碰有那個吸引到她們的能力碰才行啊!

女子監獄藝術團團長李姍娜,呵呵,有意思,從全國聞名的著名歌唱家李姍娜成了女子監獄藝術團團長李姍娜。估計她的眾多粉絲們所不知道的是,就這麼個他們心中的偶像,竟然就在我們女子監獄裡面服刑。

我跟著康雪到了她辦公室,等她喝了一口茶,我問道:「康姐,我能不能辦理個外宿的手續。」

她說:「你市裡有親戚嗎?」

媽的就算沒親戚,我就是跑去王達的辦公室睡他床下我都不要住這裡。

「有吧。」我模糊兩可的說。

「那就是沒有了。」

媽的早知道直接說有不就行了,可是說有,到時候又要辦理個什麼證明,不知道怎麼辦理,還說需要擔保人什麼的。

「對了,你可以住副監獄長那裡啊,她和你不是挺熟悉嘛。」康雪說道。

她又在試探的打聽我和賀蘭婷之間到底什麼關係了。

我信口胡扯:「哦,我是她的初戀情人,然後她被我甩了,她那時候求我求的稀里嘩啦,沒想到現在在這裡重見,她說要整我。我如果這麼說,你相信嗎?」

康雪哈哈了一聲說:「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我說:「隨便你愛信不信。」

她頓了一下,然後問我:「你說的,是真的?你不會是騙我的吧。」

她們就是想知道我和賀蘭婷到底什麼關係,然後搞清楚賀蘭婷進來監獄是為什麼而來,是為了整頓監獄還是別的勢力安插來對付她們的。

賀蘭婷要我裝作恨透了賀蘭婷,她是間接殺死我外公的仇人表姐埃

我假裝面露憤怒之色,大聲說:「康姐,我不想提她行嗎1

康雪一看我好像動了真格的發火,她測試著問著說:「是不是她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你不是說你甩了她么,怎麼看起來像是她甩了你一樣呢。」

「我胡扯的,誰交了她這樣的女朋友真是倒了八輩子大霉,可以不提她好吧。」為了增加可信度,我先把話題壓下來。

她微微點點頭說:「行,那我不問了,是她甩了你提起她就想到你傷心事。」

康雪明著說不問,後面又試探著問。

我沒說話,想著該說什麼好。

她看我不說話,又說道:「那個,你外宿的手續啊,我和監區長商量一下,幫你辦下來,你知道的,手續比較麻煩,要你出具擔保人,嚴格的甚至需要自己的直系親屬名字的在這裡的房產證證明。」

「那麼麻煩。」我皺起眉毛。

「這裡是監獄,你以為是廠里打工的嗎?」她恢復了平時的樣子。

「麻煩康姐了,謝謝康姐。那我先回去了。」

她擺擺手,示意我離開。

去了自己辦公室一下后,我去了b監區,帶上那幾本柳智慧借我看得我們專業學的那幾本心理學課本。

監區辦公室里,徐男和幾個女管教在,和她打了招呼后,我跟她說我要拿幾本書去給柳智慧。

按照規定,必須要經過檢查,徐男象徵性的檢查了一下,說:「我送去吧。監獄里明文規定男的不能和女犯接觸,現在領導都不在場,領導不帶去的話,萬一出了什麼事,像你上次那次一樣,我們幾個可都要受到牽連。」

「好。」

柳智慧雖然漂亮的無以倫比,但我實在不喜歡這種能看穿人心的人,在她面前,總感覺自己鮮紅的血淋淋的心臟就放在她眼前,她能輕易的把我弄死。

想起來我就起一身雞皮疙瘩,媽的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人,監獄里,還是那句話,虎藏龍。

自古到今,人們對兩個地方最感到好奇,一個是皇宮大院,一個是牢獄,而這兩個地方,也是人才輩出相對集中的地方。

柳智慧是什麼罪名進來的呢?就連那個李姍娜康指導員都和我說,而且資料明明白白,而這個柳智慧,卻連指導員和監獄長高管們都不知道她怎麼進來的,厲害埃

徐男出來后,告訴我辦妥了,已經把書給了柳智慧,我問她:「她說什麼沒?」

「她讓我跟你轉告說謝。哥們,她跟你要那些書看,是不是對這個什麼心理學很好奇啊?」

我說:「應該是吧。」

柳智慧何止是好奇,在心理學方面的造詣,她已經突破到了一個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