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64章 有錢就是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4章 有錢就是好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走吧,和我去帶女犯去親情室。」徐男拉我走。

「去哪?什麼親情室?」我問。

「監獄有為改造積極分子設置親情室,表現好的女犯可以申請,和家屬親密接觸見面。」徐男說著,然後有點尷尬的繼續說,「就是和老公或者和男朋友見面獨處。」

「靠,我看m劇越獄見犯人可以和女朋友或者老婆在監獄私密房間約會,我以為這些事情,只有m國有,沒想到我們這裡也這麼先進埃」我確實是沒想到。

「都是要申請的。」徐男說。

「怎麼申請?表現好的就可以嗎?還是跟勞動的分有關?」我忙問。

「等會兒結束了告訴你。」

徐男拿著獄政科批准通過的上面的名單,帶著我到了勞改車間,然後拿著名單給馬玲馬隊長,馬隊長把名單上的兩個女犯叫來,兩個女犯知道是什麼事,屁顛顛的急忙過來,昂首挺胸立正,很多女犯們都羨慕的看著她們兩個。

馬玲讓馬爽和徐男對兩個女犯搜身檢查,檢查后對馬爽和徐男說:「帶走吧。記住,一個小時1

「是,隊長。」

徐男和馬爽,還有我,三個人帶著兩個女犯經過n道鐵門,出了b監區,然後去a監區禮堂排練廳旁邊的一棟小樓,小樓樓道口鎖著鐵門,鐵門邊有個小辦公室,裡面有獄政科的兩個管教等著我們。

一看,有個挺眼熟的,走近看,原來是徐男的老相好長得很像李s丹妮的波霸姐謝丹陽,她是獄政科的嗎?

打過招呼后,獄政科的人檢查核對了一下手續和犯人,然後讓我們把兩個女犯人帶上了小樓上,小樓上有像是大學宿舍一樣的一間一間的小房間。

各自帶到了小房間門前,兩個女犯掩飾不住激動興奮,緊張的屢屢撥弄額前頭髮,整理衣服。

馬爽和徐男各自對自己押送的女犯再次搜身檢查,確定什麼也沒帶。

「進去吧。」馬爽和徐男各自守住一個房間門,讓兩個女犯各自進各自房間,她們的男朋友還是老公已經在裡面等著了。

接著,裡面傳出來那種聲音。

我不好意思的走遠了一些,徐男也過來了。

「這是女犯們在監獄里最開心的日子之一。」徐男說。

「呵呵,監獄還挺人性化。」

我說這話時,徐男輕蔑的笑笑說:「對這些窮凶極惡的女犯,人性管什麼用?」

「呵呵。」我報之一笑。

我和她的觀念向來不同。

「哎哎,你說,裡面的這兩個,是她們男朋友還是老公啊?」我問。

「這我怎麼知道,你那麼有興趣,你問她們去啊1徐男著臉說。

「好吧。對了我今早回來,給你買了一些什麼參茶啊什麼的。」

「不用那麼客氣。」

「我看你火氣那麼大,讓你下下火。」我開玩笑道。

「滾1

一個小時時間到了,馬爽看守的房間早已偃旗息鼓,而徐男看守的房間,還在哼哼哈兮的不停。

徐男可不管什麼風情浪漫三七二十八,看看手錶,走過去直接拍門:「時間到了!喂!時間到了1

「等會1裡面房間吭哧吭哧之間冒出一個聲音。

「加鍾1裡面傳出女犯人的聲音。

徐男把門虛開了,一隻白藕般的手臂從虛掩的門伸出一沓錢!

徐男接過了錢,門關上了,裡面繼續傳出打樁和呼叫的聲音。

徐男走過來,數著錢。

馬爽那邊的沒加鍾,馬爽把那女犯先帶走了。

男的留在裡面,馬爽從外面反鎖上了門,等下會有獄政科的人過來帶走然後簽字帶出監獄大門送出去。

徐男數了一下,說:「半個鐘。」

我忙問:「這也可以加鍾?隊長不是說一個小時嗎1

「我們的暗規則,可以加時間,一分鐘一百。」

我驚愕:「一分鐘一百!半個鐘,三千?」

徐男數了一下,給我塞了幾張,我急忙拒絕:「不要不要我不要1

「這是規矩,拿著1她塞進了我口袋裡。

「這個,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埃這誰整的規矩?」我急忙把錢拿出來給她。

徐男把我的手推回來:「你就拿著吧,放心吧沒事1

我握著這個錢,心很不安:「這不是什麼好事。」

「放心吧沒事,我們沒有勒索,沒有詐騙,沒有搶劫他們,是他們樂意給,沒人逼他們要1徐男說。

「不是勒索搶劫?可也不算光明正大吧。」這算不算受賄罪啊?

徐男跟我說起了申請和丈夫或者男朋友獨處親情室的條件:「首先,是監獄里表現好的,分高的,可以和丈夫或者男朋友向監獄提出獨處,但我們不會每個人都會報到獄政科那裡,分高的甚至滿分的女犯有很多很多,我們不能每個都要滿足她們的要求,她們呢,每個季度都可以和自己的丈夫有一次獨處的機會,如果監區里那麼多高分的女犯們都要和丈夫見面,那我們這些管教要忙死。所以呢,一般來說,她們要上交錢,一次三千。如果加時間,一分鐘一百。」

我長大了嘴,靠,真是無孔不入啊,連這個都可以拿來敲詐要錢。

想想這些如水一般的女人們,在外面想談男朋友就談男朋友,不想談就分手,想和男朋友見面就見面,想搞就搞,到了這裡,見個面都是奢侈。

坐牢有風險,幹壞事要謹慎啊!

「那這些錢,是怎麼分的?」

「隊長拿錢,分錢。像我們帶過來的,也可以分到錢,如果加鍾,比如三千,我們分到一千,兩千上交隊長,她怎麼安排我就不知道了。」

我靠在牆上,黑暗埃

我想了一會,覺得我不該拿這個錢,媽的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啊,那些進來坐牢的犯人,最常說的一句所謂的懺悔的話就是:我沒想到會是這樣結果。

是的,她們很多人在犯罪的時候都帶著僥倖心理。尤其是倒在金錢上的犯罪者們。

可是賀蘭婷又要我拿這個錢,讓我打入敵人內部,我是底?做姦細?

拿吧,然後拿給賀蘭婷。

「怎麼了,還沒想通啊?拿著吧,沒事的,我不會害你1徐男像個男人一樣拍著自己的胸。

我嘆氣,說:「好吧。」

她對我笑了笑,笑容極其詭異複雜,我的心裡很不安。

等了一小會兒,聽著那間房子傳來的叫聲,有些尷尬,我說:「我到下面去。」

到了樓下,謝丹陽剛好從小辦公室出來,看到我,就問:「怎麼那麼久。」

「加鍾。」我說。

「最近不常見你,很忙嗎?」謝丹陽問我。

「忙啊,忙得不得了,忙著吃飯睡覺等死。」

「少貧!周末有時間嗎?我想你陪我回家一趟。」她直勾勾看著我。

看來謝丹陽現在和我熟悉了后,都不經過徐男這一關,直接開口叫我幹事了。

謝丹陽的身材真讓人

噴鼻血啊,我說:「陪我睡是吧?」

「想被打是不是1她舉起手。

「別別別,到時候和我說。提醒我,不然我很容易忘記。」

「好。先謝過你了。」

「咱都是一條床的螞蚱,有好事一起享,有壞事一起擔。不要那麼客氣。」

她又舉起手:「我真的抽你1

沒想到上面的聲音居然能傳到這裡來,我問謝丹陽:「陽姐,平時你們老是這樣來守著外面,那豈不是很不好意思?」

她說:「習慣就好。」

「呵呵,這種事還能有習慣的。」我打趣著說。

她突然問:「你對同性戀做這些事怎麼看?」

我沒想到她突然這麼問,撓著頭說:「我能怎麼看,偷偷在門口趴著看唄。」

「你想死了1她當即飛起一腳。

一腳把我踢得差點沒跪下。

謝丹陽看自己下腳有些重,不好意思的扶著我:「沒事吧沒事吧,對不起啊,我沒想到踢得那麼重。」

「靠,開個玩笑嘛,你至於吧1我譴責她說。

她撤回了手:「至於1

女人就是女人,再怎麼搞女人終歸還是個女人。

周末又要去她家裝男朋友,裝男朋友這個活兒不要太大的技術含量,而且又有報酬可以拿,爽埃

只是她媽媽那副臉色擺著,實在讓我看著不舒服,吃飯難以下咽。

不管她了,她噁心她的,我吃我的,還能和謝丹陽大美女同床共枕,多麼美妙的事情埃

那對男女總算完事了,女的被徐男帶下樓來,滿臉紅潤疲憊的幸福滿足,走路腳都軟了。

她的男人可真厲害啊,是不是也要經常喝點藥酒什麼的。

徐男檢查了一下女犯,看是不是攜帶了什麼東西。

檢查完畢,簽字。

和謝丹陽嘮叨幾句后我兩就押送女犯回去。

路上我小聲的問徐男:「男哥,女犯的錢,是她男人帶來的吧。」

「是。」

「厲害,好有錢埃」我說。

「很多女犯並不缺錢,不過在哪裡都好,有錢就能過上好生活,這是事實,哪怕是監獄裡邊,待遇都和別的不一樣。」

是啊,有錢真好埃

我望向排練廳,排練廳里好像沒什麼人,李姍娜帶領的藝術團也沒有排練,只有幾個女犯在裡面寫著什麼。

我問徐男她們在幹嘛。

徐男說監獄有一張小報和犯人自己的電視節目,由幾個女犯自己采寫、自己組版、自己拍攝、錄像。女犯們自由投稿,寫散文,寫詩歌。

我問:「那這些選出來的女犯,是不是也要交錢?」

她點頭說:「當然了你以為有才有藝就可以隨便出來?」

「哦。」

「你知道你選拔女演員的事該怎麼做了吧?」

我說:「指導員也和我說起這個事,只不過我不知道該拿多少錢好。」

「平時她們有得選出來跳舞什麼的,一次沒有三萬都不行,你那樣的,沒有五萬以上怎麼行。我幫你打聽一下別人監區的什麼價格。」

「好啊好埃」我說。

指導員雖然和我說幫我問,但麻煩她不如麻煩徐男那麼方便。

「在這裡,只要你懂得轉,就有錢拿,有了錢,要拿來分享,上下打點,你好我好大家好。」徐男總結說道。

「呵呵,男哥教育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