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66章 暗流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6章 暗流涌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跟你將這些,是不是對你來說,有些過分。」他問我。

「不過分,洋洋是你的女兒,就像我家有兩個姐姐一樣,我也希望她們嫁的好一點。叔叔你在我們家危難的時候幫助過我,你想要我怎麼做,你就直接吩咐吧。」我把話說開了,看在我父親生病他送來十萬塊錢的恩德上,我想,這個事無論如何,欠了的恩還是要還的。

王達要我拿這個事情來要挾拿他父親十萬二十萬,我下不了手,對不起良心,而且,這是出賣了自己的愛情,以後如果回想起來,會想到我曾經被洋洋父母所逼而出賣了自己的愛情,我和李洋洋的這份感情,值多少錢多少錢。

叔叔笑眯眯的說:「小夥子很懂事啊,你自己說說看,你有什麼想法,沒事,你說。」

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把一切罪責歸攬到自己身上說:「我也有想過,她跟了別人,會更好的,而且你們也能介紹更好的男孩子給她,我只是個平凡的沒本事的男人,不能給她很好的物質生活。我們既不門當戶對,可能連生活精神方面都無法滿足了洋洋。叔叔,麻煩你勸勸她吧。」

他可能沒想到那麼容易搞定我,無語了一小會兒,但我明白的看出,他的臉上露出喜色。

「謝謝你為我們家洋洋著想啊小夥子,洋洋呢我們以後會好好勸勸她,畢竟我們嘛也只想讓她過個好點的安穩點的日子嘛。」他說完,盯著我看,似乎要我表示說些什麼。

媽的你們勸她還少啊,真是虛偽埃

我無奈的說道:「我以後換手機號碼,不再找她。」

我低著頭,心裡湧起一陣酸苦,被拆散愛情是一回事,而被人看不起又是一方面。

算了,想開點吧,我本來就是個農村的窮孩子,配不起金枝玉葉。

「你真是個懂事的孩子,那我就不多說了,我今天也就是為了這個事而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不用送,記得我們的約定埃」他站了起來。

我也站了起來:「叔叔慢走。」

我也沒打算送他。

他看到我這副失魂落魄傷心的樣子,也許懂了惻隱之心,安慰我說:「小夥子,別難過,是我們家對洋洋的要求太急了,你以後會有作為的,會有更好的女孩陪你過日子。叔叔感到很抱歉,桌上禮物你一定要收下,禮物雖然彌補不了什麼,但也是一點心意。抱歉1

這樣的身份,能對我一個普通的小民道歉,對他來說,已經是很難很難了。

「叔叔再見。」

他走了,我無奈的回到自己的辦公椅上坐下來。

我的第一份感情,是被戴綠帽,以一種撕心裂肺的悲劇收場,而我承認的這第二份感情,竟然以這種所謂門當戶對的悲劇結局收尾,這他媽的發生在電視上的東西,真真切切發生在我的身上。

我抽了三根煙,一想起來心裡就湧起酸苦。

家裡窮就活該被人看不起嗎?

而李洋洋,她願意和我分手嗎?平時里雖然覺得沒什麼,可這真的說要和她分手,我心裡還是感到了好難過,這麼個聽話可愛的溫柔小姑娘,以後要成為別人的女人了,到時候就要小鳥依人的依偎在那個叫開雲哥的男人的懷抱里,躺在開雲哥的床讓開雲哥搞,靠,我一想到我就難受。

不去想了。

我把禮盒拆出來看,外表是各種餅乾的禮盒,紙盒裡面卻不是裝有餅乾的盒子,而是一個小鐵盒子。

那麼大的提著的紙袋,裡面卻裝了這麼小的一個小盒子,裡面是什麼?

我好奇的打開。

有一張紙。

是那種票一樣類型的,我仔細看看,上面寫著:x國xx銀行現金支票。

支票!是支票,我還是頭一次見。

收款人:張帆。

是我的名字。

付款方名稱沒有寫。

數額是:貳拾萬元整。

二十萬!

靠,是二十萬!

是我和王達想太多了,還想去要挾洋洋父母要錢,這沒去要挾,沒想到他們主動給了錢。

估計是做洋洋太多的工作做不通,乾脆出此絕招,他們知道我缺錢。為了拆散我和李洋洋,他們可謂用心良苦啊,不僅發動群眾,發動李洋洋的朋友親戚,還要收買我讓我消失,高手埃

他們這種做法雖然不好,但這個手段確實是非常的好,姜還是老的辣埃

我把東西放好。

這支票,不知道真的是不是拿著身份證就可以去提現金出來。

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一接,還是康指導員。

去了她辦公室。

進了她辦公室后,我覺得有些口渴,就問她我能不能倒杯水喝。

康雪做了個隨意的手勢。

我倒了一杯水,喝了一杯,又倒了一杯,連喝了三杯。

和李洋洋父親扯了那麼多,扯得我都口乾舌燥了。

我的愛情沒了,換來了二十萬,是對我的一點彌補。

這麼想,是覺得沒什麼心疼的,至少有二十萬。

但如果這麼想,李洋洋沒了,換來了二十萬。

二十萬,能換李洋洋嗎?

麻辣隔壁的,我不覺的感到對李洋洋父母痛恨起來,誠如王達所說,媽的他們可是要拆散你們的感情,把李洋洋從身邊奪走,拿這點錢還是委屈我了。

李洋洋沒了,我的心的確不好受埃

指導員看我愣愣的傻在飲水機旁邊,說道:「剛才那個找你的,是什麼人?」

「哦,是一個朋友親戚,找我有點事。」看來李洋洋父親沒有把自己的身份透露給康指導員,只不過我不知道他是靠什麼關係進來的。

「親戚?你家的親戚很了不起啊,獄政科科長的朋友?」

我明白了,李洋洋父親和獄政科的科長是朋友,難怪那麼容易安排李洋洋進來這裡工作。

只是小羊羔李洋洋實在不合適這險惡的人間地獄,就算不為了我調查屈大姐死因的事被整出去,也難保有一天她被人弄出去。李洋洋父親雖然知道監獄里很危險,但估計連他都想不到的是,監獄是那麼的危險。

我自己身在其中,都不知道哪天被某個人某件事某危險吞噬了。

「我不知道,他是我朋友的爸爸,我朋友出了點麻煩事,找我談談我朋友的事。」我繼續撒謊說。

「那你和獄政科科長也很熟?」指導員馬上接著問。

我沒說話。

「看不出來啊你,我發現你真是很有能耐啊

。」不知道她是誇我還是損我。

但看得出,自從她知道賀蘭婷和我認識后,不論賀蘭婷和我什麼關係,指導員已經不像以前一樣對我吆喝呼喚。

「這樣,找你呢,是要告訴你兩件事,第一件呢,就是你那個外宿手續已經辦好了,以後你可以下班後晚上回家。」

「太好了!謝謝指導員1我高興了起來。

是啊我的確吃不了苦啊,媽的整天守在監獄里,守的我想死埃

「這第二件事嘛,就是。」

她還沒說完,辦公樓的警鈴突然刺耳的響了起來。

指導員臉色為之一變:「出去看看1

刺耳的鈴聲鬧著。

這說明監獄里出事了。

我兩出了辦公樓,在欄杆上往監區里看,指導員說:「希望不是我們監區的!走,去監區1

我急忙跟著指導員往下面走。

辦公樓里的喇叭里這時傳來了聲音:「d監區的犯人暴動,武警獄警已經過去增援鎮壓,請各個崗位各個監區的人不要擅離崗位,守好自己的職責工作1

重複說了三遍。

指導員舒了一口氣,回到了辦公室:「好在不是我們監區。」

「d監區?是那個重刑犯最多的監區的嗎?」我問指導員。

「是的,那個監區,都是重刑犯,今天是她們放風的日子,她們那些人聚在一起就不行。」

過了一會兒,馬隊長來了,告訴指導員說,d監區兩伙人打架,大家是蓄謀已久了,本地人和外地人打了起來。

最棘手的是,她們平時在工作車間等地方,藏起了不少的鋒利鐵片,尖刺鋼筋,尖玻璃,剪刀頭等利器,叫了增援,武警已經鎮壓了大亂,但是不少女囚都傷了,送去了醫院,有兩個有生命危險的,其中一個被捅得腸子都流出來了,d監區望風場一大片血。

我聽得毛骨悚然:「外地人本地人打架?這在監獄里還分這個的?這也太狠了,一定要對方死埃」

指導員說:「當然,就我們監區,還分老的,少的,有錢的沒錢的,漂亮的不漂亮的,全都是拉幫結派。不鬧事還好,鬧事就麻煩。但我們監區鬧事也沒d監區重刑犯那麼鬧,d監區重刑犯們都是唯恐天下不亂,而且很多重刑犯是無期徒刑,見刑期遙遙無期,自暴自棄,在她們看來,活著跟死了差不多。有的甚至還想,不如死了算了,死之前把那些看不順眼的一起殺了墊背。」

「太惡毒了,那為什麼不把她們分開來,比如外地的自己可以放風,本地的就另外放風,也不要關押在一塊。」我出主意說。

「你真是單純啊張管教。」指導員不無諷刺的說。

「我,我怎麼單純啊,難道這樣違反規矩了嗎?」

「呵呵,違反規矩倒是沒有,但是你以為把她們本地的外地的分開就有用了嗎?到時候本地的在一塊,她們又會拉幫結派,像剛才一樣的,在本地里又要分年輕的和老的一幫,或者是有錢的沒錢的一幫,而外地的,可能又要分為本市的和外市的,總之,她們都會拉幫結派。」

對啊,就是連薛明媚那個小小的監室,才那麼一點人,都分成了三個幫派,何況是那麼大的監區。

無論是女犯還是監獄方,都是暗流涌動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