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72章 冷酷氣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2章 冷酷氣質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繼續說:「當然不會這麼想,如果你是我家人,我就想著你早點出來陪著家人,無論你在哪裡,都是家人最幸福的牽挂。」

她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為了家人,你要振作,為了禍害外面的小鮮肉們,你更要努力表現,爭取早日出去,然後甩了我吧。」

她握緊我的手:「謝謝你。」

她咯咯笑著,清脆明朗。

這麼好的女孩,卻被關在這個地方,耗費光陰,可惜埃

做好人很難很難,要想過好一輩子,要努力一生,做壞人,要毀了自己,短短的幾秒鐘就已經夠多了。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她輕輕念著。

我說:「哦我記得起來了,是李清照。」

她推開我說:「你先回去吧。」

「怎麼了?還不到十五分鐘埃」我奇怪她怎麼了。

「你能不能,改天還來?我想一個人靜靜,想點事。」

我心裡咯一下,糟了,她是不是被我開導過度,想到家人,然後心裡沉重,想自殺啊!

媽的,心理輔導師都是救人的,尼瑪我這是要害死人埃

我緊張道:「你該不會,該不會想不開了?」

「沒有,我想靜靜。」

我看著這個幽閉的禁閉室,說:「你在這裡呆還不夠你靜靜的?你還想怎麼靜?」

「你是不是怕我自殺啊?」她問我。

我默認。

「沒事的,剛才你的話,讓我重新有了對外面生活的嚮往,我要出去,早點出去。」她神情堅決的說。

嚇死老子了。

「真的嗎?」

「嗯。我會好好改造,爭取早點出去。」她說。

我握著她的手:「會的,到時候別甩我1

她抱著我,手伸進我口袋裡,掏出套來:「我剛才就懷疑是不是,原來真的是!還說你不濫情,你說你準備這些是要幹什麼1

她質問我。

「不是的,薛明媚,我是有苦衷的。」

我用最快的速度添油加醋的說康雪指導員威逼我和她發生關係的事,然後一再表明我自己是無辜的,是怕自己染上什麼不想給自己添了煩惱。

說完后我問她:「你相信嗎?唉,我沒想到那麼黑暗埃」

她笑了笑說:「這裡想要男人的,又何止是她一個。你是個好人,你不應該來這裡。聽我的,你還是離開這裡吧,你接觸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為什麼要離開?」

「你會被人害的。」她擔心的看著我。

「好了好了,你還是擔心你自己了。」

外面響起了敲鎖頭的聲音,我有點不捨得離去,抱著她的頭輕輕吻了她一下:「我該走了。改天我再來。」

「嗯。」

我要離去時,她瘋勁又來了:「大爺下次來玩記得帶套來啊1

「我去你大爺了。」我把門鎖

上了。

徐男和我並排走出來:「十五分鐘是不是有點短?」

「是有點短,還不夠一次的。」我說。

「我去你大爺的我和你講正經的你扯到什麼地方去了!下次別想讓你幫你忙。」徐男踢了我一腳。

我也威脅她:「好啊,那我以後也不幫你忙。」

「不幫就不幫1

嘴上開罵,但該做的,她還是會去做,晚上,徐男幫我找來了朱麗花。

徐男敲開我的宿舍門,指著朱麗花說:「張賤人,人給你帶來了,我有事先走了。」

我把上次買的參茶還沒來得及給她的塞給了她:「謝啦,給你下火的,不要火氣那麼大啊1

她拿過去后,一邊罵一邊走了:「老娘不要下火,你就得瑟吧,死吧早點死。」

「花姐大駕光臨,令在下陋室蓬蓽生輝,荒淫荒淫,熱烈荒淫。」我把朱麗花請進來。

「小銀賊,說吧,找我什麼事?趕緊說。」朱麗花抱胸,傲視著我。

「哎喲你急什麼啊你。」

「天冷,趕緊說完,回去睡覺!再說了,和你這個小銀賊能有什麼話說?」她瞅著我。

「我們不說,我們可以做埃」我搖搖身子。

她的臉一紅:「流氓1

「嘿嘿。流氓罵誰?」

「流氓罵你1她中計了。

「流氓罵我啊?」我開心了。

「你,你!是流氓。什麼話你都說得出口,什麼事快說,不然我回去了1她作勢要走。

「別急嘛。」我給她倒了一杯水。

她不喝。

我說:「怕我下藥埃」

「快說什麼事,別廢話1

「當過兵的都很雷厲風行啊,性格火爆。坐吧。今天你那幾招怎麼學的?當兵的時候學的吧。」我想到我自己打不過她,打不過大個子女犯人,也打不過徐男,更打不過賀蘭婷,,悲哀,真是悲哀。

朱麗花坐了下來,「我說了,有空多去學學,監獄里定期有防暴擒拿術的培訓。」

「嘻嘻,你做教官啊?那我要去埃到時候,你通知我喔,你可要好好教人家喔,人家可是個雛兒,啥也不會呀。」我嘻嘻的挑著眉毛說。

「我為什麼要通知你,你自己不會留意?」

看她煞是冷冰的模樣,我說:「不通知就算了,我今晚找你呢,不是為了想和你那個。別別打,我也沒那個膽,更打不過你。找你是特地為了感謝你今天救我。」

「算你有點良心。」

「一點也不謙虛啊你。」我說。

「我為什麼要對流氓謙虛?」

「你口口聲聲說我流氓,我又沒怎麼過你。」

她不滿說道:「上次你那樣,你那,那不是嗎1

她自己說到了那次和她去巡視監室和她的那次親密接觸。

我說:「我又不是故意的!哎,話說回來,花姐,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我呸!誰及。閽趺茨敲醋粵蛋。渴遣皇薔醯眉嚶里就你一個男的,所有的女人都會及。俊彼問我。

「哈哈要不然你怎麼會跳出來捨身救我?我好感動,有一種

想要以身相許的衝動。」

她徑直踩一腳過來,我早有準備,躲開了,不過我坐的凳子被她踩翻了。

這裡的女人啊,一個一個的性格火爆。

「別那麼凶嘛,以後哪會有男人敢娶你。」

「你想娶還輪不到你1她站了起來,「沒事我走了,和你這流氓在這廢話,真是浪費我時間。」

「花姐,等下等下。」

「還有什麼事啊?」她看著我,很不耐煩的樣子。

我從桌櫃中拿出一盒清熱下火解毒茶送她:「送你的,給你下火,火氣別那麼大了埃」

「我呸,不要1她還真的不要。

「要不我把我自己送你?幫你下火?」我嘻嘻的說。

她轉身就走。

我拉住了她:「好了好了,我是真的很感謝你,今天救了我,我很感動埃」

她甩開了我的手:「換做是別的管教,我也會上去幫忙的。」

「別的管教也會謝謝你的是吧,那你接下我送你的一份心意,我們交個朋友好吧?」

她伸手拿走了我手上的下火茶,說:「你的心意我就收下了,想做朋友,沒門。」

「我靠你這人怎麼這樣子啊,我跟你交朋友還是給你面子了1

「走了再見1她直接出去了,門也不幫我關。

看著她挺拔的倩影,身材標緻得很埃不光強悍精幹,而且面對危險機智冷靜、矯健身手,冷酷之下,女性氣質甚是吸引人。

不錯不錯。

躺下睡覺的時候,我想到了今天發生的事情,想得較多的還是薛明媚。

不知道柳智慧教我的暗示法,會不會幫上薛明媚,媽的不會幫倒忙,搞得她上吊了我真的要內疚死埃

我們監區後面再也不開所謂的什麼會議了,因為近期監獄亂子常常發生,關於選拔群眾女演員的事情,直接就這麼讓她們女犯自己說下去。

這下子,b監區的全都知道,是我只要管選拔的事情了。

我坐在心理諮詢室辦公室里,心想指導員怎麼還不給我一個標準,一人多少錢的好埃

現在我有十三個名額,如果一人五萬,那就是六十五萬,拿來分了,我起碼也會分到一半,厲害啊,如果三十萬,就能在我們縣城買一套房子了。

外面有人敲門。

我讓進來了。

兩個女管教押著一個女犯進來了。

是丁靈。

丁靈對我點頭打招呼。

女管教說這個犯人說心理不舒服,想找你談談。

我對女管教們說:「辛苦了,你們出去吧。我和她談談。」

「有事叫我們。」女管教帶上門出去了。

丁靈進來后,有點手足無措,緊張的縷了縷秀髮。

我說:「坐啊丁靈,怎麼了,緊張得像來約會一樣的呀。」

看我開這樣玩笑,她更是緊張,我靠,我想,該不是上次和她在醫院那個后,她喜歡上我了吧。

我站起來給她倒茶:「坐啊怎麼了!好像很怕我一樣的,我又不能吃你,最多只能把你給上了,哈哈。」

她臉一紅:「討厭。」

「坐吧,別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