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73章 找不到突破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3章 找不到突破口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丁靈坐了下來,我走到她旁邊:「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我喝了一口茶,然後突然才想起這是給她倒的,我急忙給她遞過去:「不好意思哈。」

她看看,然後接過去,在手上轉著,「我找你,是,是想。」

「求我什麼事?」我問。

是選拔女演員的事?還是她想我?難道是真的心理有困惑有疾病?

「是不是有什麼想不開的?有什麼不開心的,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你怎麼這樣子呀。」她有點不高興了。

「好了好了和你開玩笑的了,快點說啊什麼事,你要急死我1

「是薛姐姐的事。」

「薛姐姐?薛明媚?」我問。

她點點頭。

「你找我談薛明媚,談她什麼事?」我問她。

「她被關禁閉了。」

「我知道啊,她在操場上打群架。」

「可她不是故意踩到駱春芳的腳的,她不是故意的,駱春芳就是沒事喜歡找她麻煩。」

「監區領導們都在,她們可不管那麼多,就只看到薛明媚和駱春芳帶頭打了起來,話說回來,你這個薛姐姐還真有幾把刷子啊,現在是監區里的扛把子了埃」我點了一根煙。

「什麼是扛把子呀?」丁靈天真的問我。

「就是老大的意思,她現在是不是b監區女犯中的老大了。」

「她不是老大,她是大姐大,幫助我們,我們都是被駱春芳欺負,駱春芳她們不幹活,老是搶我們做好的活計。她們喜歡欺負人,每一次監區里有什麼好事她們都搶了,薛姐姐看不下去,才幫我們出頭的。你能不能幫幫她。」

「幫什麼?」

她說:「她被關了好久的禁閉,你救她出來好不好,關那個不好受。」

我說道:「不行,這真的不行,我救不了,我也不希望她被關,但這個是監區的領導們親自下令關的,我沒那麼大的能力把她放出來。」

我還以為丁靈找我是什麼事,居然是為了薛明媚。

「好吧。」丁靈弱弱說道。

「就這個事啊你找我?」

「那你能不能經常去看看她,我擔心她在裡面,會,會不好。」

「怕她自殺?怕她受折磨?怕她死掉?」

她點點頭嗯。

「放心吧,就算你不和我說,我也會去看她的。薛明媚是個好人,我能幫到的盡量好嗎?」我安慰丁靈說。

丁靈點著頭說:「嗯,薛姐姐是好人,你也是。」

「我靠我是好人,好人渣。」

「那,我還可不可以有個請求?」她又問我。

「你請求還真多啊你。說吧1

「電視台找女演員,能不能讓薛姐姐去呀?」她央求的看著我。

我盯著丁靈好幾秒,然後說:「我的確是負責這一塊,可是上面規定說要表現好的,你看薛明媚,表現不好,然後分數又很低,我要讓她去,難以服眾啊,而且上面的領導也不樂意啊丁靈。」

她說:「我知道很難,我也知道要錢,我來出這個錢。」

我傻愣了一下,問她:「你幹嘛對她那麼好?」

「薛姐姐對我們真的是很好很好。」丁靈說。

「你從哪裡知道的要給錢的?」我問她。

「每次監獄里有要選犯人出去做什麼好事的,都是要交錢的呀。」

看來丁靈也已經熟知這裡邊的眾多暗規則明規則。

「就算你給錢,我也是很難辦啊丁靈,像你吧,分數高,表現好,說選你的話,還有可能,可是薛明媚就很難埃」我嘆氣說。

「我比她們出多點錢。」她還是喋喋不休。

我問丁靈:「你從哪裡來的那麼多錢。問你那個媽媽的相好要嗎?」

「我要就要了,以後我也是要還的。薛姐姐那麼好,你看她在這裡,都對生活失去了信心,我不想她這樣子,我想她好好的,以後還要出去,好好的過生活。」丁靈真是個善良的好女孩埃

「我只能這麼說,丁靈,我儘力,好嗎?」

「謝謝你1她高興的說。

「你先別謝,我真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選,是不是還要申請領導,所以先別謝,過不過那關還不一定呢。」

「我知道,錢我怎麼給你埃」

「唉,先別說這個,八字還沒一半。到時候有什麼情況,我通知你啊,還有啊,你的刑期那麼短,表現那麼好,多半減刑很快就出去,你可不要對生活失去信心啊,努力改造,早日出去。你弟弟你家人都等著你一家團聚。」我對她說。

提到家人,她的兩行淚就流了下來:「我會的。」

「好好好不說這個,還有十幾分鐘,我們聊點其他的好吧。」

她點著頭。

我開始嘻嘻的不老實靠著她,用臉蛋在她臉蛋上蹭了蹭,她急忙閃開,臉紅撲撲的,我問她:「有沒有想過我。」

她臉更紅了。

我又問了一次,然後臉蛋蹭著她的臉。

她吞吞吐吐的說:「她們說,她們說。她們說你和薛姐姐是一起。」

「我這誰傳出去的?」我問。

「駱春芳她們經常這樣子罵,說薛姐姐勾引了你,然後你每次都幫著薛姐姐。」

我氣道:「媽的駱春芳那個女人真欠揍,她自己橫行霸道,做什麼都巧取豪奪,欺負弱小,我下次應該把她往死里打1

「駱春芳是很壞的。」

我繼續貼著她的臉蛋:「別管什麼駱春芳了,薛姐姐了,那你有沒有想我。」

「我,我,我走了。」她急忙站了起來。

「哦不送。」我坐了回去。

她一見我這樣,又回過身來,眼巴巴看著我:「你生氣了呀。」

「怎麼可能生氣。」我又點了一支煙。

她走過來到辦公桌前,問我說:「那你怎麼變了這個表情。」

「好,那我就用這個表情。你坐下。」

丁靈坐下來。

我走到她跟前,捏了捏她的臉,然後把手指進她秀髮里,輕輕的撫摸了她的頭髮。

看起來很舒服埃

然後我輕輕的親了親她的白皙脖子,她兩隻手的手指纏在一起,很是糾結啊看起來。

然後我喝了一口水,又繼續親了她脖子。

她貌似糾結,又是期待。

有人突然敲門,嚇得我兩一大跳。

我心裡十分不爽:「進來進來1

進來的是那兩個女管教,「時間到了。我們要把犯人帶走了。」

「哦,帶走吧。」媽的多給我十分鐘不行!

丁靈站了起來,表情還是有些緊張,看看我,然後有些不舍的說:「那我先走了。」

「拜拜。」

在兩個女管教的

監押下,她回去了。

讓薛明媚進這個大眾女演員,不容易埃

就算是給我錢,讓我全權負責選拔,但是我選她進來,難以服眾啊,女犯們會有意見,尤其是平時表現好的。最難的就是領導這一關,薛明媚平時就和監獄管理對抗,領導管教們都不喜歡她,而且還剛剛打過架,影響極其惡劣,那些領導會願意嗎?

肯定不會願意。

不過,如果我和指導員說,薛明媚願意出比別人多的錢,可能指導員還是能過的,只要指導員同意,應該就可以了埃

外面又有人敲門。

我讓進來了。

又是兩個女管教押著一個女犯人。

兩個女管教我沒見過,進來后,她們說:「我們是d監區的,領導說,給監區里那些心理問題很嚴重的做心棱個女犯,聽別的女犯說,已經兩個多月沒說過一句話,不吃不喝,都是要我們和其他女犯逼著吃喝,可能有想自殺的念頭。」

兩個女管教也不在女犯面前避諱,直接就這麼說了。

我說:「哦,我和她聊聊。」

我看著這個女犯,d監區的,重刑犯,不知道是犯了什麼進來的,重刑犯的刑期基本都是遙遙無期,很多犯人在d監區終老,她們監區的很多犯人,早就對活著這個詞沒有了概念,更不用說想著要出去什麼的。

我說:「讓她坐這裡吧,你們出去等。」

兩個女管教把女犯押過來,坐在了辦公桌前椅子上,然後出去了。

女犯像一句行屍走肉,我觀察她,表情如同死人,瘦削乾枯。

我想到了金墉小說里那個詞:活死人。

我看著她,她空靈無神的如同沒有焦點,沒有目光,只是一具乾屍。

我問她:「同志你好,我是監獄里的心理輔導師,請問你有什麼問題需要諮詢的?」

她不說話,歪著頭,像極了雕塑。

「你叫什麼名字?」

「是家裡的事?監獄的事?還是別人欺負你了?」我試著打開話題。

她還是那樣。

我給她倒水遞給她,她也不接,就只是這麼定定的。

或許,她是真的心已死,覺得活著已然沒有意義,想要自殺了。

她想死,我總不能就讓她這麼死吧,我是心理輔導醫生,救人是醫生的天職。

如果萬一她回去了,就這麼自殺了,完了,我他媽的還是會內疚埃

「你家裡都有什麼人?」我又問。

她還那樣。

「這樣,換個話題,你們監區挺熱鬧的呵呵,是不是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我就不信你不講話了!

她真的不說話。

「你家人來看過你嗎?」我問。

「你在這裡多久了?」

好吧,我有些氣餒了,無論我說什麼問什麼,都是我一個人自問自答,自言自語,她就是一個活死人。

靠,要是柳智慧在就好了。

問得我自己都渴了,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不行,根本找不到突破口。

我開了門,看見兩個女管教在門外邊等著。

我過去輕聲問她們兩:「我想問你們關於裡面那個女犯的一些情況。」

其中一個女管教對著另一個說:「小凌對她比較了解,你問小凌,我進去看著她。」

然後她進去裡面看那個女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