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75章 遮掩不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5章 遮掩不住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和徐男吃完了午飯,我們回到辦公室,這個時間點,睡覺的睡覺,出去吃飯的吃飯。

我嘻嘻的對著徐男笑,她冷冷的說:「笑個屁。」

「走吧男哥。趁現在沒人。」我說。

「要是被人知道,你自己解釋埃」她說。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就憑我這三寸不爛之舌,一定沒人找你麻煩。」

「認識你真是倒霉,最怕惹禍上身。」

「沒那麼嚴重。走吧1我推搡著她。

徐男拿了鑰匙,一道一道門的開進去。

監室里看起來已經夠上不是人呆的地方了,但到了禁閉室,那才知道什麼叫不是人呆的地方。

禁閉室很小,空間很狹窄,怎麼看都像是立起來小小的衣櫃,材料是厚鐵皮,在上邊有一些小小的透氣孔,還有一個小口子,專門讓管教給裡面關禁閉的女犯遞飯用的小口子。

我走著走著,聽到一些吱吱的頭皮發麻的刮著什麼的聲音,我看著徐男小聲問:「這他媽的什麼聲音,這麼難受。」

「哦,女犯在裡邊呆著要發狂,會用指甲抓這些禁閉室的鐵皮。」

我聽著這些聲音,實在不舒服埃

讓我想到了金墉小說連城決中凌雙華被人面獸心的父親凌推死弄進棺材里活活悶死,棺材里全是撓痕,還有那些古時候的埃及被弄進棺材的活人,那個棺材壁全是撓痕。

日,受不了,越聽越難受。

之前來的時候沒有聽到這樣的聲音,自然不覺得有什麼太難受,就如同看恐怖片,如果沒有恐怖的音樂,根本就不會覺得那麼恐怖,而一旦有那個音樂,就是讓你在黑暗中,不放映任何的恐怖電影,你也覺得很可怕。

人類啊,為什麼要製造出這麼多非人折磨人的玩意。

到了后,徐男開了鐵門,我看著裡面的薛明媚,鑽進去了,徐男把門關上,我深呼吸,看著黑暗的裡面,一下子還不能適應過來。

鎖著她的那根鏈子已經被取走,薛明媚蜷縮在角落。

我叫她:「哎,我來了。」

她回過頭來,好不容易擠出一個笑容:「你還真的來了。」

「鎖著的鏈子拿走了啊?」我問。

「今早開了鎖。」薛明媚說。

我坐在她身旁,她卻輕輕推開我:「很臟。」

我靠過去,說:「你看起來很平靜埃」

她笑了笑說:「不然要怎麼樣,要撲向你呀?」

「哈哈是啊,我記得那時候你在監室里。」

我還沒說完她掐我:「不要再提這個事,不要再提這個事1

「哈哈你還有不好意思的時候埃」

有些汗味,但還是遮掩不住她身上特有的體香。

她看起來平靜,很平靜,這就好,我試著問她一些問題,看是不是柳智慧教我的暗示法真的有用:「哎,怎麼了,想到以後早出去有其他男人,就不稀罕我了?」

「是啊,我那麼漂亮,如果在外面,你這樣貨色,跪著求我我都不看你一眼。」她還真不客氣了。

看來她情緒果然好了許多,多麼厲害的柳智慧。

我說:「

喲喲喲,恬不知恥啊你,都不懂得害臊,一點也不謙虛。要我說啊,換做是我以前沒見過什麼女人的那時候,可能真的會跪你啊,你那麼漂亮,但現在,鬼才跪你,你就是脫得光了追我,我回頭看你都算我流氓。」

她吱吱的笑起來,然後突然正經起來說:「我說呢,在這裡你還真的有很多女人。」

「不是不是。」我急忙解釋說,「我只是隨口說說的。」

她抓住我的手,說:「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作勢就要咬我,我說:「咬唄。」

她還真的張口就咬我手臂,我啊的抽回手:「你謀殺姦夫啊!不是,你謀殺親夫啊1

「咬一下死不了你。」

我問她:「丁靈是不是和你感情很要好,把你認作姐姐了是吧。」

提到丁靈,薛明媚緊張了起來,抓住我手臂問:「她怎麼了?是不是被駱春芳的人欺負1

「沒有這事,就是看你和丁靈關係挺好,隨口問問。你和駱春芳到底要怎麼樣?一定要死一個才行是吧?」我問。

「那個該死的女人,就會欺負弱校那個大個,是她的打手,想把我整死。」

我感到不可思議:「難道就是為了平日一些小打小鬧,就要弄死對方?」

她沒回答我。

頓時,我覺得事情可能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哪有就為了幾句話平時一些爭吵,要至於對方於死地的。

「她為什麼想殺了你?」我又問。

「你別問了。」她制止我。

「說啊,看我有什麼能幫到你的1

「你幫不到,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情,就像電影上那些爭奪地盤的,香港電影那個陳浩南。」

「只是那樣?就要殺死對方?」我半信半疑。

「我還沒問你,為什麼無緣無故提起丁靈?」

我說:「丁靈找我了,騙管教們說有心理問題要諮詢,監獄里不是有個選拔群眾女演員的,她想讓你去。」

「這傻女孩,你讓她自己去,她表現好,分高,我不行。」薛明媚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我說:「她很想你去,說你這段時間悶悶不樂的,讓你開心開心,我覺得她對你挺好,你要抓住這個機會。」

「抓機會,要花錢的,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何必讓她白花那麼多錢,讓她留著買好吃的買好東西用。」薛明媚拒絕了。

「你擔心的也不無道理,你的表現一向不是很理想,在管教們和領導眼中,都不太好,我也怕你過不了領導這一關。」

「就說你不要白費這個勁,你讓丁靈自己去參加,我這個敗類,就算了。」她不無凄愴的說。

「別這麼說自己,我覺得你很好,你看你在監區里,好多同志都把你當成她們心中的神一樣的看。」

薛明媚笑了,說:「神,神經病的神。因為她們被人欺負,逆來順受,我帶著她們反抗。」

「你做這個事就很有價值埃」我誇她。

「回去你告訴丁靈,別在我身上費勁。」她靠近了我。

然後輕輕抱住了我,她說:「以後別忘了我。」

我臉色一變,「什麼意思?你要死嗎。

「誰要死啊,你死了我還沒死!我大半的人生還沒去享受,還沒出去勾百八十個男的,我怎麼會死。」

「那你又這樣說?」

「我要你就算有了別的姑娘,也不能忘了我。」

我抱住她:「不會忘你的。」

外面傳來敲打著鐵鎖的聲音,徐男叫我了。

我對薛明媚說:「妖女人,我該走了。」

「謝謝你。」她真誠的說。

「謝什麼?是我謝謝你才是。」

「昨天我聽了你一些話,覺得你說得很對,我以後會好好的。」

我說:「我相信你做得到,那我走了,我走了以後,你要好好做人。」

她從身後過來抱住了我,呢喃說:「我捨不得你。」

我握住她的手,說:「好了,你以後要好好的,不要再進來這裡了,那我,我就先走了。」

她推開我:「傻子,你以為我真捨不得你?以後別再找我。」

我不可思議的看著她,表情甚是冷漠:「你這還玩百變神情埃」

「我是說真的,以後不要再找我了,傳出去對你影響不好。」

外面的門鎖又響起來,然後聽到徐男走進來了,拍打著禁閉室的門:「走了1

我對薛明媚說:「你不要講這些廢話。再見。」

我看也不看她,就出去了。

徐男說:「你他媽的還捨不得了是吧1

「就捨不得,就像你捨不得你的謝丹陽一樣1

她拿起鑰匙戳我:「說了不要再說你還說你還說1

「好好好不說不說了,別戳了好痛。」

又聽到那個吱吱吱的刮著禁閉室牆壁的聲音,我說:「那關著的誰啊,這麼能折騰1

「駱春芳。」

「駱春芳!是駱春芳是吧?」我問。

「對。」

「他媽的,她指使她手下的那個大個子要捅死我,太狠了1我想到那天那個大個子對我下狠手,氣道。

徐男看了看手上的鑰匙,說:「你可以去給她做一做心理輔導。」

「做心理輔導?我給她做什麼心理輔導,她死了才好。心理輔導?」我突然明白了徐男的意思。

徐男晃了晃警棍。

我拿了警棍,讓徐男幫忙開門。

對這種人,我沒必要仁慈。

徐男提示道:「別弄死人別弄太重,d監區已經鬧得監獄里夠亂的,如果我們這裡出事,我兩會很麻煩。」

「知道。」

我進去后,看見駱春芳正對著牆壁,舉著手,像鬼一樣的舉著手對著牆壁。

我心中湧起一絲寒意,麻痹的怎麼像鬼屋一樣這裡。

她側頭過來看到我:「你,你進來幹什麼1

「臭婆娘,想讓大個子弄死我1我舉起棍子就打。

她熟練的抱住頭蹲下去,我徑直往她身上招呼,她蜷縮在地上,我用棍子打用腳踢:「弄死我是吧1

打了沒幾下,我又怕真會搞出人命,停了下來,她蜷縮著,見我停手不打了,抬眼用怨恨的目光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