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77章 她的表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7章 她的表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看什麼?」

「有車真方便。」我呵呵的說。

「穿得那麼帥,要去約會嗎?」

「哪呀,就是好不容易出去,也要打扮得像點人樣。」看著康指導員這身吸引人的漂亮熟女打扮,我竟然,我竟然吞了口水。

還被她看到了。

我給王達發信息,問他在哪裡,我說我出來了,要去找他,他回複信息說去了鄰市出差,今晚不回來,明天才回來。

我靠那我能去哪?我是不能去找李洋洋的了。

手機里來了幾個信息,除了客服的催交話費的垃圾簡訊外,還有的是李洋洋找我的。

李洋洋爸爸已經不讓我再找李洋洋了,錢我已經收下了,要我還了手機號碼,不再聯繫。

媽的,有點捨不得埃

今晚去哪裡睡?王達不在。

唉,真他娘的麻煩,不管他,我出來時候揣了那張二十萬的李洋洋爸爸給的支票,等會兒我先去銀行看看能不能提錢。

不過銀行這個點下班了,支票好像不能在自動取款機換錢吧?

過了一段顛簸的路,我看向指導員,我靠她的胸隨著這段爛路一動一動,好不迷人埃

她知道我看著,輕輕笑了一下,說:「你住哪裡。」

「朋友那裡。」

「朋友?不住親戚家嗎?」

「我沒有親戚在這裡。」

「喔,想辦外宿手續,只是不想在監獄裡面住宿對吧。」她問。

我傻笑說:「呵呵,指導員您喜歡住在裡面嗎?」

「習慣就好,你們這些小年輕啊,很多都吃不得苦,這些年來來去去的小姑娘太多了。像李洋洋那一批,來了二十三個,走了十五個。」

我心想,靠,還不是你們在監獄裡面專門干一些讓人呆不下去的事,就算再壓抑,很多人還是受得了,讓你們這麼一逼,不走的留下的要麼是為錢,要麼是有把柄在你手裡,反正都是她們的人。

就連我,好像都在一步一步的踏進這個陷阱里。

我也附和著說:「是啊,我們的確是受不了什麼苦埃不像指導員,那麼辛苦都能呆了那麼久,還把監區管的那麼好。」

「最近嘴很甜埃」她問。

「這都是指導員教育的結果。」我說。

「喲喲喲,不錯嘛。你要在哪裡下車?」

「隨便吧,指導員你方便讓我靠近市中心哪裡下我就在哪裡下,好坐公交車就行。」

「看來你朋友住的還是市中心啊,離監獄挺遠。」

「是啊,要不我去住你家算了1我開玩笑著說。

「就怕你不敢去埃」她也開玩笑。

「我有什麼不敢的。」

「好啊,那走啊1她踩著油門。

「走埃」我本是開玩笑,看她是不是敢真的帶我去她家。

她好像還真的敢,難道說,她家裡真沒男人?沒其他人?

開著開著,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紅燈停下來,她說:「哎呦,今天不行,今天我表妹來。」

「就說你不敢埃」我說。

「不方便今天,改天你來做客。」

「怕什麼,就說我是你在監獄認的乾弟弟,我出來辦事沒地方睡,客宿一夜。」反正我沒地方睡,去就去住宿一夜。

她想了一下,說:「你可別亂說話。」

放心了指導員。哦,放心了康姐。」

越看她越是迷人,沒想到不穿制服的她,還有這麼一番滋味。

看來,我想去她家借宿不單單是因為沒地方去,而是我想那個她。

想到這個我嚇了一跳,娘的在監獄里,都是她想辦法找我引誘折騰我,而她只是換了一套衣裳,我就跟狗一樣的纏上去了?

人靠衣裳馬靠鞍,三分天生七分打扮,此話果然不假。

到了康雪家樓下,我去樓下便利店買了一些水果之類的,她把車停好后,看見我手上拿著幾大袋水果和吃的,說:「不用那麼客氣,家裡沒其他人。」

「是嗎?只有你和你表妹嗎?」我說。

「表妹也只是偶爾來,周末的時候。」

「哦,那也是要買點東西的,一點意思,不成敬意,還望康姐笑納,我今晚就打擾了。」我跟著她走上去。

到了她家,我看著她家,面積估計和賀蘭婷住的那裡一樣大,裝修雖然沒賀蘭婷那裡那麼精緻豪華,但那麼大的房子在這個地段,加上裝修傢具,一定花了不少錢。

我左右望,牆壁上傢具上沒有任何關於她的婚紗照之類的,沒有其他男人的照片之類的,也沒有男人用的東西,就是拖鞋,也沒有男用的拖鞋。

她歲數不小,莫不是還是個老光棍?難怪那麼饑渴埃

可是她這個年紀,沒結婚,這他媽的很是奇怪埃

我到處看著,走到一間房間前,她攔住了我:「這是我的房間,你不能進去。」

「哦哦,不好意思指導員,你家很漂亮,我不自覺的就這樣看著看著走了過來,呵呵。」我走向陽台。

我沒進她房間呢,她幹嘛那麼緊張哦,莫不是裡面有什麼東西見不得人,也可能是太亂,東西亂丟,不好意思讓我進去吧。

從陽台往外面看風景,這個城市很漂亮,今天的天氣雖然不好,而且挺冷,有點零星小雨,但看著這華燈初上,遠遠的大樓閃爍著漂亮的七彩的光芒,心裡挺舒服。

「小張,過來幫我做飯可以吧?」她問我。

「哦哦,指導員你去看電視吧,我會做飯做菜的,我做給你吃。」我急忙回去屋裡。

「我做吧,你幫忙打下手,表妹快回來了。」

「好的。」

她從冰箱拿出西紅柿青菜,魚類,肉類,我拿來洗,切。

洗好切完后,康雪讓我出去看電視,我看也沒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就出了外面客廳開電視機。

聽著廚房傳出炒菜和抽油煙機鍋碗瓢盆的沙沙聲,我想到了家裡每到傍晚媽媽做菜的聲音,這才是回家的感覺吧。

電視機是大屏的那種電視機,我怎麼找都找不到開關,然後就轉到電視機後面找,實在找不到,就趴在地上,撅著屁股找。

尼瑪的這玩意怎麼開埃

「表姐,電視機壞了嗎1身後傳來一個清脆好聽的女孩子的聲音。

「沒有。你來了啊1康雪的聲音。

「那怎麼有個修電視機的在這裡?」

我?修電視機的?

我蹲起來回頭過來,一雙超長的筆直的漂亮美腿,大冷天還穿著絲襪,短裙,然後雪白色的羽絨服,長發惹人的小妞。

我靠這是康雪表妹!

表妹咋那麼漂亮啊!

「他不是修電視機的,是我在監獄的同事。」康雪端著一盤西紅柿雞蛋湯出來了。

我對錶妹禮貌的笑笑:「您好,我是康姐的同事,康姐認的乾弟弟,我叫張帆。」

「哦,我叫夏拉。」

「夏拉?還有叫這名的埃哪個夏,哪個拉?」

「夏天的夏,拉,拉麵的拉。」

拉稀的拉,我自己想我自己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她不滿的問。

「沒有沒有。」

「肯定有!是不是覺得我名字很難聽1她逼問。

「沒有了,就是覺得,那個拉,想到了拉東西的拉,覺得有意思。」

「有意思你個頭。」她進了廚房幫忙去了。

說是幫忙,也沒啥幫的,就是端菜什麼的。

我看著這身高級的西裝,媽的這還是當時徐男謝丹陽為了讓我收拾帥氣點去『岳父岳母』家買的。怎麼成了修電視機的?

康雪的表妹,竟然那麼漂亮,兩條腿那麼長,想不到埃

夏拉端著一盤炒肉上來,看著我還蹲坐在地板,就問:「你在幹嘛啊?」

我問她:「你能不能幫我開一下電視機。」

她拿著沙發上遙控器按了一下,電視機屏幕影像就出來了。

「白痴。」她說。

「啊?什麼?」

「我說你真是個白痴。」她說。

「哦。」

她繼續去幫忙,我拿著遙控器亂按。

夏拉來時也是買了一些水果,還提著一個行李箱和一大袋衣服。

「好了,可以吃飯了。」康雪進來。

沒想到這個在監獄里很厲害的女人,還做得一手好飯菜。

三個人坐下后,我關了電視機。

「康姐,沒想到你還有這麼一手。」我誇道。

「家常菜,很容易做,不用客氣。」

「表姐,我沒聽說過你有這麼個乾弟弟呀?」夏拉吃著飯問。

「剛來沒多久,表現挺好的,前途無量。」康雪說。

「這土豹子還前途無量呀?」夏拉看著我說。

康雪道:「不許無禮1

然後回頭跟我說:「小張,我這表妹從小被爸媽溺慣了,不要放在心上。」

我呵呵笑了一下,說:「沒關係。」

然後我問夏拉:「請問夏表妹,我怎麼成了土豹子。」

「你這穿得就很土豹子埃」她夾著一塊排骨塞進嘴裡說。

我看著自己:「土嗎?不土啊,那些電視上,那些什麼有錢的管理公司的精英都那樣穿呀。」

「你知道張節嗎?就是跟那個謝那在一起的,你穿西裝就差不多那樣,土死了。」她一邊說一邊撲哧的笑了。

「夏拉!不許再說了1康雪又說她。

「呵呵,沒關係,這樣埃我還以為挺帥的。」我也搞不懂我怎麼就土了。

康雪對我說:「小張你別理我這個表妹,她在那個什麼網兼職了一段時間的模特,遇到人就說人家穿的土。」

「噢是模特啊,厲害厲害。」我說,「為什麼是兼職的?」

「因為我還在讀書。」她說。

「那你很有本事啊,讀書還能自己賺錢,一定賺很多錢吧?」我說。

「關你什麼事呀。」她說。

對我很有意見啊這小妞,我也沒得罪她什麼吧。

行了,那我就不講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