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78章 今晚睡哪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8章 今晚睡哪裡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不一會兒吃完后,康雪收拾,我說我來,她說不能讓我來因為我是客人,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夏拉說:「吃完飯了你怎麼還不走啊?」

「你這是在趕我走嗎?」

「是呀,要不然你還要在這裡睡覺嗎?」她瞥著我。

「是啊,我今晚是在這裡睡埃」

「啊?我表姐怎麼這樣啊,帶了你這個傻男人回家來讓男人回來睡。」她嘟囔說。

然後她去找康雪理論去,她很不待見我。

「土豹子!你睡客廳,我不要和表姐睡1她出來說。

「哦。」

「客房只有一個,你想睡客房嗎?」她坐下沙發上,問我說。

「無所謂,我有個地方睡就行了,我是借宿的。希望不要打擾你。」

「打擾!你已經很打擾了!不如我給你錢,你自己開房去吧,我表姐要我和她睡,你要睡了客房的床,我還要洗被子被套1

想來,是她經常來她表姐這裡睡覺,而且,她把客房當成她房間,不讓我進去睡。

她還真從錢包里拿出一百塊錢給我,我愣著看她,她以為我嫌少,又拿出來一百:「兩百塊,門口那家速九連鎖,一百五就夠了。」

我還是沒接。

「土豹子,你不會連押金的錢都沒有吧。」她又拿出來一百。

剛好在廚房收拾得康雪看到了,出來問:「夏拉你幹嘛?」

「表姐我不要和你睡!我不要他睡房間,我還要洗被子洗枕頭洗被套1夏拉對康雪說。

我急忙說:「康姐,那我出去外面睡也行。」

「夏拉不要鬧。」康雪說。

我又說:「要不我睡沙發也行,沒事的。」

「好,你睡沙發,就這麼定了1夏拉用錢指著我,然後把錢塞回錢包里。

「小張,你不要跟她一般見識。」康雪回去廚房。

「表姐我還是不是你表妹啦1

媽的這小妞,無禮得很,漂亮是漂亮,就是沒禮貌,但話說回來,我也不是她什麼人,她沒必要對我有禮貌。

「你是網上的模特啊?腿那麼長,是腿模嗎?」我問她。

「你怎麼知道?」她問。

「真是腿模埃」

「我不告訴你。」她削一個蘋果。

「我有一個關於模特的笑話,你要不要聽聽,很有意思。」

「不聽,不,想,聽。」她一字一字說。

「哦,那真是可惜啊,我這個笑話,我這輩子就指望它活著了。」

「你以為你是趙本刪埃」

「真的,不聽真可惜,算了。」

「那說來聽聽?」她好奇了。

「不說了,累。」

「說嘛1

人真是犯賤埃

「好了,不管好不好笑,你可不許罵我埃」

「不好笑我為什麼要罵你呀?」

「不罵是吧?」

「不,好,你說。」她很好奇的洗耳恭聽。

我清清嗓子,說:「有一個工地老闆遇到一個三流女模特,被這個女魔頭的身材所打動,直接說要泡她。經過討價還價,以3000塊錢談妥一夜。老闆到女模特室做了以後,覺得與其她女人一樣,沒什麼特別,3000塊錢有所不值。給了2500塊就走人。女模特以為是3000塊,沒數就放在床頭櫃里。老闆走後,女模特睡不著,把錢拿來數一遍。一數,少了500塊。不行,趕緊出門追。老闆沒走多遠,還在大街上遛躂。她一把抓住他:『嗨,你咋少給500就跑了呢?』老闆先是吃了一驚,后想耍一下無賴。便當著幾個圍觀看熱鬧的人說:『你當著大夥的面,說清楚我為啥差你500塊錢?』他以為女模特不好意思說不出口。哪知,女模特靈機一動說:『你租我房子,還差我500的房租錢』。老闆又好氣,又好笑。我泡你,你居然說成是租房。便說:『我少給500塊錢,是你的房子不好,有問題。』她說:『什麼問題?你只要說得在理,我就可以免,如果不在理,你就必須給。』老闆說:『你的房子有三個問題,一是房子太大,二是房間里臟,三是裡面沒有水,沒有電。』女模特說:『一,我還沒有聽說過租房有嫌房子大的,不是我的房子大,空曠,寬敞,而是因為你的傢具小了。二,房間臟,是因為屋子的衛生應該由你自己打掃。三,沒水電,是因為你自己沒去找水龍頭,與電開關。你說的問題不成立啊,大夥評評理,看是不是這位先生沒理啊/旁觀者說:『美女說得對啊,哪有這樣租房的啊,快把欠的錢給了吧。』老闆一看這情形,沒法說理,只好,給了500塊錢,走人。他覺得高消費一夜,太不值,還丟人。怎麼樣有意思吧?」

她聽完后,吃了兩口蘋果,然後扔了,說:「粗俗1

「你剛才怎麼保證的!你說不罵我的1我問她。

康雪洗好了碗筷,回到客廳,她對康雪說:「表姐,這個土豹子講很粗俗的下流笑話1

「那你不要聽就好了。」

「表姐你向著外人1

康雪讓我去洗澡,她去拿了枕頭被子出來放沙發上。

我去沖洗了后,還是穿著這身衣服,只是脫了外套,回到沙發躺在了沙發上。

夏拉回了她那個客房,康雪也回了她房間。

我躺了一會兒后,就迷迷糊糊的要睡過去。

聽到客廳有聲音,我一抬頭,是夏拉,她洗完澡,披著浴袍出洗浴室出來。

因為客廳關了燈,她沒注意我看她。

從這輪廓看,那雙腿真的好長好直啊,身材真好,這個女的在大學里一定也是個校花級別的。

我這麼看著她,她其實也不知道,不過也沒啥可看的,因為浴袍已經遮完了她的幾乎全身。

她很快的回到了房中,已經是一點鐘,我好像聽到康雪房中的聲音,是她好像在打電話。

這個點還在打電話。

扭頭過來,我睡著了。

次日一大早就起來了,心中想的更多的是二十萬的支票。

只是這個點,銀行也不開門。

起來后我簡單洗漱一下,然後收拾好了,疊好了被子放好了枕頭。

八點整,她們還沒起來,我乾脆出去了。

用筆和紙寫了留言,說我有事先去辦,謝謝康姐。

出了外面,一大早的霧霾,零星小雨還在下,冷得要死。

媽的我還穿著這身被夏拉叫土豹子的西裝,冷得直哆嗦。

鑽進了一家早餐店,點了一碗牛肉麵。

拿出手機玩著,玩著玩著,八點半就來了一條信息,是李洋洋的:今天你出來是嗎?出來找我呀,我們去遊樂園玩。

去遊樂園玩,我真他媽的想去玩埃

可我玩不起了啊,不能再和你玩了。

收到這個信息我的心變得很亂,就這麼把李洋洋放棄了,確實不捨得,畢竟也是有過感情的,雖然開始沒有那麼深,可隨著時間的深入,漸漸的我發現李洋洋這個女孩的確很適合做伴侶,不哭不鬧不折不騰,給我很大的舒適的空間,不會懷疑我,我也不擔心她給我戴綠帽,她只會靜靜的,默默的,站在我的身後,想她了,我可以找她,不想她了,我不找她,她也沒有一句怨言。

我甚至覺得,其實她可能知道了我和小朱亂來的那件事,只不過她不說而已。

如果是真的,那是多麼偉大的一個女孩埃

左手攥著口袋裡的支票,右手拿著手機。

左手是錢,是欠下的救命之債,右手是我的愛情,我的好女孩。

我捨不得。

我想到了李洋洋爸爸和我說的一句話:「你有沒有對未來的打算?」

我沒有,沒有打算過,我不可能給得起她未來,至少現在的我來說,給不起,我這朝三暮四朝秦暮楚,也真的沒打算和李洋洋好好在一起走下去,因為從一開始知道她是有背景的人家,我就知道我們很難有未來,這麼一想,給自己也找了借口,也就到處和別的女人也在同時進行。

確實是很對不起洋洋啊,如果我不能讓她過得幸福,我又於心何忍,李洋洋這個好女孩又不能和康雪這種人相比,康雪完完全全是為了性而和我,就連薛明媚也是如此,薛明媚開始也是因為性,後來呢,有了些許關心我,因性而愛。

李洋洋自然不能拿來和她們比較,我可以和康雪,因為我可以說我被迫,我可以說我為了忍辱偷生為了生存,為了家,我可以和薛明媚,因為薛明媚這樣的,需要對象發泄,我們要的最初都是彼此的身體。

我能給得起李洋洋幸福嗎?我還能這麼腳踏幾條船下去嗎?我可以腳踏幾條船,但我不能傷害了李洋洋這個單純善良的女孩,我和她想要將來,很難很難,我想要給她未來,更難。

一狠心,拔掉了卡。

對面有一家營業廳開了門,我去換了一張卡。

辦完后,已經九點多,去了銀行,支票果然真的是二十萬,我讓銀行員工打進我的卡里,然後去自動取款機查了幾次,真的是有二十萬。

高興死我了。

這些錢,我該如何處理呢?拿來先還監獄里的同事們嗎?

不行,如果這樣子的話,康指導員會亂猜我的錢從哪裡出來,我不要讓她們知道我突然很有錢一樣,裝窮,好讓她們繼續對我好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