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79章 繼續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9章 繼續裝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不得不說我的想法很邪惡,但沒辦法,我要是一下子都把錢還了,康雪一定在亂想,況且監獄的同事們都不缺錢,我拿來先給家裡人還那些窮親戚窮村民們借給我們家的錢。

然後給父親打了電話,說我還了號碼。讓他把這個錢先還給那些窮親戚窮朋友,按照我記的數上來做,父母最關心的,還是我怎麼一下子又拿了哪裡來的那麼多錢。

我撒謊說我一個朋友,借給我的,他是我大學同學,現在我順便想著和他合作做副業。

父親千叮囑萬叮囑不要落下工作,好好表現,不能讓領導厭惡。

我嗯嗯嗯嗯的半天,總算掛了電話。

給家裡打了錢,接著我該幹什麼去?

給王達打電話,這廝說晚上才回來,靠,真有那麼忙嗎,我掛了電話。

在街上轉悠了一圈,十二點前,天氣下零星雨,霧霾嚴重,也沒什麼行人,我一個人晃晃蕩盪在街道上,媽的實在是無趣。

跑進了一家網吧,打了兩盤遊戲,更沒什麼意思,一點了,我想,應該找找賀蘭婷了。

於是給賀蘭婷打了電話。

她問我在哪。

我說我在市南,她說她也在市南,問我準確位置。

我就報了網吧的名字。

網吧哪條街?

我出了網吧門口,然後看路邊的標誌,然後發信息給她詳細位置。

半小時后,她開著白色奧迪過來了,招呼我上車,還是那麼漂亮,那麼惹人注目,我一上車她就說:「你瞎了眼了,你不看你前面就是文華大酒店?你發這個網吧名字給我,我怎麼著?」

我也沒好氣的說:「我怎麼知道,我也沒來過。」

才一見面就開罵,不就是發地址發不詳細嘛。

「讓我導航錯了差點開到市中心。本來就兩站路1她嘮叨說。

我看著窗外,懶得聽她唧唧歪歪。

她開到了一家飯店門口,是一家大飯店。

停好車,輕車熟路帶著我上去三樓,進了一家小包廂。

飯店很豪華,服務員給了我們兩本菜單,我看著菜單上,價格都不便宜啊,仙女散花,八十八,什麼來的?仔細一看,靠,就是一個水果拼盤。

很貴啊,不過和監獄里那個餐廳比起來,這就不貴了。

賀蘭婷點了一個小火鍋,點了兩個炒菜,還有點配菜。

她還尊重我,問我點什麼。

我指著一個水果沙拉,這個這個。

上菜后,兩人邊吃邊聊。

我告訴賀蘭婷,關於選拔女演員的事,康雪她們要我在監區里搞收錢這一套。

賀蘭婷說:「那就收埃」

「那,錢我收了,要不要上交給你?」我問她。

「你就按照她們平時怎麼做的,分了,你自己的那份,交給我。」

「呵呵,這樣也好,我拿那些錢我也不安心。不過我要楊白勞嗎,忙活了卻沒錢拿。」我嘆息說。

「你還虧大了是吧?」賀蘭婷盯著我。

「不是不是,我不虧,你對我那麼好,我賺了很多了,我很知足,謝謝賀姐,我以茶代酒,敬賀姐一杯1

「你叫我什麼?」

「哦哦,表姐,表姐,來,表姐。」我舉起杯子。

她卻不給我這個面子,繼續吃她的,看也不看我,我自

討沒趣,自己喝了。

「表姐啊,你知道嗎,那個康雪說,監獄里無論什麼好事,跟囚犯們拿錢已經是不成明文的規定,康雪說就算我張帆是表姐你的人,說了也不怕表姐知道,她們那麼多人都在監獄里搞這一套,不止是她們,還有很多人都有份,而且有人罩著。她說她們不怕。」

賀蘭婷一邊吃一邊說:「她們的確不怕,她們根深葉茂,背景後台都很深,想要把她們端掉,很難。」

「是不是要蚍蜉撼樹?螳臂當車?那算了唄。」

「算了?你開什麼玩笑!你別管那麼多,有什麼向我報告,按照我說的去做。你繼續接近她,和她們分錢,她們在監獄里關於違法的所作所為你全都偷偷記錄,然後交給我。」

「是!表姐1

「吃完飯去把我家衛生做一下,給那個小狗洗澡。」

我啊了一聲:「什麼啊?不是說好不去了嗎。」

「我實在沒空去請保姆,等有時間再說。」

我嘟囔說:「不想去。」

「不想去行啊,那這頓飯你請客。」

我一看賬單,五百多,馬上說:「為什麼我請客?」

她反問我:「那為什麼是我請你?」

我說:「你你你帶我上來的,你把我帶上車帶到這裡的。」

「帶你來我可沒說請你吃,我對你這樣好,你請我吃個飯還不行了是吧?」她惡狠狠的問。

「好好好,我去搞衛生,搞衛生。」

「說來我就生氣,我幫了你你還和我計較!計較去搞一下衛生?計較這幾百塊錢1她有些生氣了,今天她像是吃了炸藥。

「好好好,我請客了再去搞衛生,我請,我搞,我搞。」我急忙平息她的怒火。

是的,賀蘭婷說得對,賀蘭婷對我實在夠好了,工作誰給我的?她。救命的錢誰給的,她。

我這樣子就有些不懂的知恩圖報了,對吧。

不過我就是看不過眼她那什麼態度,凶,凶,就知道凶。

她叫了服務員過來收錢,我掏出錢給服務員。

賀蘭婷幽幽的說:「謝啦張表弟。」

「不客氣,這是表弟我應該做的,表姐您開心就好。」

「哦,挺好。我先去忙了,你自己打的過去我家。」

她說完挎起包包就走人。

我去坐了公交車去了她家,還是那樣,小狗看到我就搖尾巴撲上來了。

整理好了,已經是下午五點。

這謝丹陽咋還不給我打電話。

看著這個房子,我想,如果我晚上出來能住這裡就好了,不過這裡離監獄太遠了,來回不方便,而且我跑賀蘭婷家裡,那還像什麼底的樣。

我想到那麼大的房子,賀蘭婷愛來不來住的,唉,可惜此房,可惜此房埃

開了客廳那個大大的立式空調,開了電視,看看球賽。

想了一下,不對啊,我好像換了號碼了。

急忙翻出謝丹陽的電話,給她打了過去。

「你在哪呢,我一直給你打電話,老是來電提醒1謝丹陽很急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今天換了手機號,忘了跟你說了,不要生氣埃」

「我跟爸爸媽媽說了今天我們一起吃飯的1謝丹陽說。

「好好,是在家裡吧,我現在過去是嗎?」

「不是,是在運達廣場的一家湘菜館,我早就定好位了,你快過來,我已經到了,我爸媽很快也要來了,快點。」

「好好好,是哪個區的運達?」

我下了樓馬上打的過去。

謝大美女坐在一家湘菜館里,面帶慍色,說:「好你個張帆,差點沒放我鴿子。」

「這不是來了嘛。」我笑著說。

我坐下后,她說:「過這裡來啊你坐我對面什麼意思嘛?」

哦,是是是,是要假扮她男朋友的,我一下子間忘了。

我過去坐在她旁邊,有幾個禮盒,我看了一下:「這是什麼?」

「健康按摩儀,不要亂玩,很貴的1

「碰一下都不行啊1

小票掉了出來,我撿起來,看著小票的數字,我嚇了一跳:「健康按摩儀,兩萬八!兩萬八?」

「叫你不要亂玩。」

「兩個這麼小的按摩儀,兩萬八,就是五萬六!你不是給人坑了吧你1我說。

「這是名牌,對人的經脈有作用,我朋友的家人用過,對什麼肩周炎肩膀痛什麼的都有用,我說是你送的啊,不要露陷了。」謝丹陽說。

「肯定是假的坑人的。」這女人腦子一,一個按摩儀兩萬八她還買!

「我朋友的家人用過啊,肩痛都好了,這是給細胞做按摩的。廣告說有三十萬人臨床驗證。我忘了叫什麼了,一個平時演小品的明星代言的。」謝丹陽介紹說。

我嗤之以鼻:「明星就不能騙人了?」

「你想用還沒得用1她氣不過,說了這句話。

「好吧,我不應該和你吵的,因為是我『買的』,你給我介紹一下,我等下好向我未來的岳父母介紹介紹。」跟她吵這個不會有什麼結果。

她介紹著,叫我等下怎麼說怎麼說,可我話題一轉,說:「萬一你爸爸媽媽問我工作才那麼久,怎麼有那麼多錢買這個,我怎麼說?」

「笨蛋你不會說之前在學校兼職打工也賺了點錢,現在工作了,還是有這個能力買的,希望叔叔阿姨笑納。謊話不會編嗎?平時你怎麼騙女孩的。」

「我是好人1我馬上反駁她。

「你鬼好人,你做的什麼事,在監獄里,我還不知道?」謝丹陽說。

「切,不就是徐男和你說我去見了哪個哪個女犯嗎,我是去給人家做心理輔導的,防止她們自殺,你的,明白?」

「借口。哎,我爸爸媽媽來了。」她急忙起身出去迎接。

我也站了起來。

謝丹陽把她父母迎接過來,我也打了招呼。

四人坐下,然後就叫服務員上菜了,謝丹陽已經點好了菜。

她還煞有介事的說:「爸,媽媽,我和張帆早就來了,張帆要請你們吃飯,一直問我你們兩人喜歡吃什麼。我們就點了這些菜。」

我虛情假意的對他們笑著點頭,叔叔說:「張帆有心了,在家裡吃也一樣,以後去家裡吃,去家裡吃。」

我笑著說:「沒事沒事,也不是經常來,叔叔您吃您吃,阿姨您也吃,不是什麼很上檔次的飯店,不要介意。」

「這孩子還那麼客氣。」叔叔說。

謝丹陽媽媽可不吃這套,依舊板著臉,吃著飯,吃著吃著,她叫服務員拿個湯勺,服務員拿來了,她嫌小,然後跟服務員比劃說喝湯的湯勺,不是匙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