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81章 兩眼都直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1章 兩眼都直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這還算是你們家哪門子的『女婿』哦?

算了,反正『女婿』也是假扮的。

我一個人走在街上,想著去哪裡,這麼冷的天,能有人陪著喝點小酒就好了,於是我馬上又給王達打電話,這廝接了,說已經回到了市裡,問我在哪。

我說我也在市裡。

他說剛好,我們去江邊吃夜宵烤魚。

這個點,吃夜宵太早,而且去江邊,大冬天的要凍死人,我說:「換個地方唄,非要去江邊嗎,要冷死人埃而且現在去,太早了吧。」

「不早不早,我現在過去,你也過來。我們喝點小酒,那個地方有擋風棚,冷不死你的,放心。喝點白酒啊,全都熱死了1他說。

「好吧。」

一會兒后,我到了那裡,找到了王達。

江邊燒烤街上,一個個紅色的擋風棚,我和王達鑽進了一個『包廂里』。

我說:「還真的不冷埃」

「我說了不冷埃」

「你嘴角咋了?玩親嘴被咬的吧。」他看著我剛才被打的嘴角問。

我一摸,是有點痛,我說:「下樓梯摔的。」

「摔個毛線,是被女犯們咬的是吧。」

「你別胡扯了王大炮,就我們兩個嗎?」我問。

「還有吳凱和他女朋友。」

「吳凱?誰埃」

「靠,就是那個和我一起乾的。」

「哦哦哦你那同學啊,你馬仔埃」

「日你,你才是馬仔。」

我笑著說:「我是馬仔啊,是監獄里打工的給領導提鞋子的馬仔。」

「他們兩個去點東西,你要不要去點,這裡烤生蚝和烤魚,還有全盤烤雞,好吃的很啊!全市找不出第二家。」

我說:「不用不用,我剛吃過了飯。」

「剛吃過了?那可真不好啊,這裡東西那麼好吃。我們是要喝什麼白酒?」他又問我。

我端詳著他,這廝越來越像個老闆樣了啊,一身看起來高檔的休閑西裝,戴著手錶,金鏈,渾身上下透著有錢兩個字,還有黑色的包。

「你他媽的幹嘛那麼肉麻的看著老子?」他把菜單扔下。

「我看你有錢,看你很暴發戶的樣子,你以為老子喜歡上你啊?老子又不是搞基的1我罵他說。

「暴發戶個毛,我又進了幾次貨,錢都墊下去了,這什麼手錶,鏈子的,拿去賣了還錢進貨。」他揮舞著手說。

「多少錢?」

「幾千塊吧。我點完了,你點。」

「來魷魚絲吧,還有醋黃瓜。下酒。」

「今天我請客,不要客氣埃」他大方的拍著胸口說。

「我真不是客氣,吃不下了。」

他拿出一包煙發給我一支,是啊,我接過來:「軟中華,看來你真是發達了。」

王達說:「發達個屁,你跟那些人打交道,你不能拿著五塊錢的煙發給人家吧。人家客戶也好商店老闆也好,如果是抽煙的,你遞煙給他,不接吧覺得不給你面子,接了吧他又實在是抽不慣便宜的煙。沒辦法的。」

「看來你小子領悟了不少做生意

的交往規則埃」

「生活所迫。哎你怎麼不找你那小妞了?」王達問我。

我知道他說的是李洋洋。

我跟王達說李洋洋的父親找了我給了我二十萬。

「拿著啊,幹嘛不拿1王達一邊彈煙灰一邊說。

「之前呢他借我的給我爸治病的錢十萬我還了,沒想到他拿來給我二十萬,而且跟上次一樣,是白給。」

「白給個屁,這世上沒有所謂的白給的。」王達說。

「對,從心理學角度來說,的確是沒有所謂的白給的。」

「哦,你還提心理學,你不提這個,我都早忘了。話說咱班也就你乾的工作跟心理學有關係了吧。」

我說:「我和你說那個事,你跟我扯到其他地方。」

「哦哦,就是說她爸爸給你錢嘛,他們拆散你,不講道德,你還跟他客氣啥。拿著花,拿來還錢,你不是你爸做手術欠了很多錢嘛,慢慢還唄,當然,最好是來投資我這裡了,我給你算筆賬啊,你要是再投資二十萬,那你的股份就是……」他開始說這些起來。

我假裝很入迷的聽著。

在給我講了一堆公司的事後,他又說:「不過我覺得你是有些捨不得那個小妞。」

我嘆氣說:「誰會捨得,二十萬換一個那麼好的女孩,擱誰誰樂意。」

「那你想怎麼樣?錢你拿了,而且你又說覺得自己給不了人家好生活。要我說,如果兩人真的想要在一起,什麼都是狗屁,什麼好生活?開麵包車租房子又怎麼了,不都照樣過日子。」

我說:「有你說的那麼簡單就好了。那你說,她就是樂意和我租房子過生活,那她媽媽她爸爸不讓她跟我,我總不能,總不能要她和她家鬧翻吧。」

「鬧唄,你不要參與其中,你看著辦吧。如果她自己吵贏了來找你,繼續耍下去,如果她乖乖的聽了家人的話,那就算了。不過我是你的話,我就算是聽了她爸換了號碼不再和那李洋洋聯繫,我也要想辦法讓李洋洋聯繫到我。這就不能說你沒有信用了,他說的是要你不再聯繫她,沒說不要她聯繫你,而且她聯繫你,她爸還能殺了她不行?」

「有道理。」我點頭說。

「行了不說了,好口渴,這點的東西怎麼還不上1

吳凱牽著他女朋友回來坐下了,他女朋友甚是人高馬大,看起來很厲害的粗獷的像是水滸傳母大蟲那類。

「小吳點了什麼?」王達問了起來。

酒菜終於上了,四個人邊吃邊聊。

吳凱在他女朋友出去打電話的時候悄悄對我們說,他女朋友前天把他騙到她家裡跟女方父母見面。

吳凱是窮光蛋,家裡沒錢,但女方是三姐妹,而且家裡也有些錢,可吳凱沒打算那麼快就結婚。

他女朋友可不樂意了,說你們男人二十三四是小,但是她都快二十六了,等不起了。

這女人二十六,的確是大齡了,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李洋洋和謝丹陽爸爸媽媽那麼著急的原因了。

只要過了二十五這個分界線,女方都會急。

不過吳凱又說,好就好在他女朋友的爸媽比較通情達理,沒要求吳凱給什麼,但只有一個要求:上門。

我靠,果然是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每個人都有一段藏於心裡的苦事,快樂和痛苦總他媽的如影隨形的相互陪伴。

手機響了,有信息,我拿出來看,是謝丹陽給我發的:張帆,今天的事真是抱歉,讓你跟著受罪了。

我回復:沒事,你們到家了吧,阿姨沒事吧。

她馬上回復:沒事,發了一下火,我們勸了一下就好了,不好意思走的時候也沒和你打招呼,那時候都在生氣。

我回復:沒關係,正好我那時候過來找我朋友。

她問:你找到朋友了吧,真的不好意思。

我回復:找到了,在市江邊燒烤街,很近。真沒關係的,那我先忙了。

王達看著我擺弄著手機,吳凱和他女朋友又在卿卿我我,罵我道:「媽的好不容易和你喝個酒,你就拿著手機玩啊玩,日,快點喝酒,別再玩了1

我把手機放下:「不玩不玩。」

「再弄手機,自罰一杯1他還幹了。

靠,這二兩一瓶的小白酒瓶,我們幹了八小瓶了,一人兩瓶,吳凱和他女朋友酒量也非常了得埃

謝丹陽還是很懂禮貌的,她這麼跟我道歉,我倒是不好意思了起來。

我這『女婿』,,還叫人揍了幾下,她給我這麼抱歉的道歉,我也就心裡舒服了。

又叫了四支白酒。

我感覺有一點點暈:「我有點暈暈的。」

「我們玩骰子。」吳凱女朋友建議說。

玩了四把,全是我輸,一次半杯,我輸了兩杯。

我看著這兩杯白酒,耷拉著苦瓜臉:「媽的我不玩了。」

王達笑著說:「命背不能怨別人,少廢話,先喝了再說1

吳凱指了指我手機:「你手機響了好久了。」

王達把我手機作勢要扔掉:「玩得剛開心吶,別接電話了。」

「是誰啊,幫我看看,我不接,如果是家人的我就接。」我說。

「你先喝完,我就給你手機。」

「不行,先給我手機。」

「尼瑪,想耍賴!先喝完1他們聯合起來一起逼我。

媽的兩杯白酒。

王達笑著說:「不喝也行啊,你可以找外援,如果有人幫你喝的話,要不你求我,我幫你喝一杯,等下我輸了你也幫我喝。」

我手機還在響著,我惡狠狠瞪了他一眼,就要拿桌上的酒杯。

「我幫他喝1竟然是謝丹陽的聲音。

我他媽的喝多了嗎。

我回過頭,果真是謝丹陽,她俯身下來,胸貼著我的背,拿走桌上的白酒,一次一杯喝完了。

桌上的幾個都目瞪口呆看著謝丹陽。

王達愣了一下,問謝丹陽:「哎美女,你走錯地方認錯人了吧。」

謝丹陽自己拿著個凳子坐在我身旁,揚著手中的手機問:「怎麼回事,不接電話?害我一直找,還以為你騙我。」

我指了指在王達手裡的我的手機:「我玩這個骰子輸了,我不喝酒就不給我手機,我沒看到,不好意思埃」

王達把手機遞給我,看著謝丹陽,兩隻眼都看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