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82章 煎熬的一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2章 煎熬的一夜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你怎麼來了埃」我說。

「是不是不歡迎啊?我說我要來找你,你又不回復我簡訊,我之前就說請你看電影吃宵夜呀,你忘了埃」

「哦我只是聽到看電影。哪敢不歡迎,謝大美女找上門來,我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恕罪就不必了,罰你三杯白酒就好。」她說。

王達跟著起鬨:「好好好,服務員,來六瓶小白酒。哎張帆,這是你什麼時候認識的朋友,也沒聽你說過,也不介紹過,說說,說說。」

我還沒說話,謝丹陽搶著說:「他呀,認識的女孩子,女朋友實在太多了,說也說不完,像我這樣的難看的女孩,他自然不會提。」

「你哪有難看啊,你要是難看,這世界就沒人好看了啊!美女我叫王達,是張帆的朋友,這樣,你看你身邊有沒有像你這樣難看的朋友,也介紹一個給我唄。」王大炮樂嘻嘻說道。

「日!德性1我罵他道,「你不為你遠去的女朋友守貞了?」

「我我守你大爺。」

謝丹陽小聲問:「啊你女朋友已經不在人世了埃」

我哈哈笑著:「比不在人世還更慘。」

「怎麼了啊?」謝丹陽忙問。

「我不告訴你。」

謝丹陽掐了我一下。

我們逗樂著玩了起來。

謝丹陽是專程來找我吃宵夜,說請我吃宵夜,今天的事情覺得對不起我,我開玩笑說:「和你在一起有時是挺背的,才和你出來三次還是四次,就被人打了兩次。如果今晚再被打,以後我發誓再也不和你出來。」

「今晚沒人打你,我打你1謝丹陽捶著我。

她的前面碩大隨著她的動作而微微顫動。

真的好大。

王達制止說:「哎哎哎,要打晚上你們回到房間去打好吧,你們兩對狗男女,他媽的我今晚說請你們喝酒,你們故意的讓我這個電燈泡閃閃發亮是吧。」

「我請,不要你請。」謝丹陽說。

「為什麼?這倒是奇了怪了,怎麼張帆找的女孩子,都搶著請客的埃」

謝丹陽假裝生氣的問:「都搶著請客?還有誰1

王達說:「沒有沒有,我是開玩笑的,我只見過他帶過你一個女孩跟我們喝酒。」

「你少來。」

謝丹陽的手機響了,她出去打電話的時候,王達問我:「怎麼搞的,又有個女朋友,怪不得狠心甩李洋洋,你真沒人性,什麼時候在一起的埃」

我說:「媽的老子是沒人性行了吧,這不是我女朋友,只是監獄的女同事,玩得還好,她是個,拉拉。」

「啊!拉拉!靠,看不出來埃那麼漂亮,是拉拉,可惜了埃」

「所以別和我開那些亂七八糟的玩笑了。」

「靠,拉拉怎麼了,拉拉也有喜歡男人的,雙性戀的也有好吧,這個妞好正點,我靠,真羨慕你。你努力。」

謝丹陽的酒量真的挺好,我都暈了,她除了臉色紅潤,一點屁事沒有。

謝丹陽和王達搶著買單,王達給了錢,謝丹陽又把錢塞進王達口袋裡,王達又塞回來給我。

我拿著錢,我說:「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謝丹陽又拿著塞給王達,然後錢又回到了我手中。

我對謝丹陽說:「媽的都不要給我1

買單了后,我們出來外面,王達晃晃悠悠的說:「車子是不能開了,開酒不喝車,車后不開酒。我們打的回去。」

「車后不開酒?什麼意思。」

「哆來咪發唆,五個,五個一一步計程車坐不下埃哎我問你們,你們住哪?不可能到我辦公室一起睡吧?」王達數著我們幾個。

吳凱說:「我們走路去後面那條街找個賓館睡。」

「哦,拜拜

。那你們呢?」王達看著我。

我看著謝丹陽說:「走吧先送你上的士。」

謝丹陽奇怪的問我:「你不跟我一起啊?」

我也奇怪的問:「怎麼,要去你家睡啊?這樣不好吧,我們都喝了那麼多酒。」

一部的士停在我們面前,王達上了車:「你們兩慢慢商量,老子困的要死,先,先走了,拜。」

謝丹陽從我手中拿著那幾百塊錢塞進了開走的計程車裡的王達懷中。

「不要說了我請。我。」車子已經開走了。

「真去你家睡啊?」我問謝丹陽。

「喝了那麼多酒,肯定不行了,我媽會罵人。我們一起去我們家附近的酒店睡,我車子停在家樓下小區車庫,明早開車回去上班呀。」謝丹陽建議說。

「哦,那也好。你不說我都忘了明早還要上班這事,果然是樂不思蜀。」

我們攔了計程車去了謝丹陽家裡的小區正對門的那條街,樂樂酒店。

樂樂酒店,聽起來好像很爽的樣子。

進了酒店大堂,其實也不能叫大堂,並不是特別大,裝修很溫馨的那種情侶酒店。

你懂的。

情趣類的。

主打顏色嫩黃色,看起來很溫暖讓人很有感覺。

我有些暈,到了前台,說要兩間房,誰知前台說:「不好意思美女,沒房間了。」

「沒房了?怎麼會呢?」

「今天周末,我們的客房早就預定滿了。」前台對我們微笑說。

我有些失望,外面又冷,喝了很多酒,不想到處找。

我好像記得謝丹陽說還是徐男說不能喝酒的,怎麼看她都一點事都沒有的樣子。

謝丹陽說:「那我們去別家。」

「去哪家?」我問。

她拿出手機,說:「在手機上找周邊的。」

女服務員叫住了我們,說:「有一個單人房,客人過了預定時間還沒入住的,不好意思,剛才沒注意到。」

謝丹陽開了這間房。

我說:「只有這一間,我兩一起睡嗎?」

「又不是沒睡過,你怕啊?」

「是怕,我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怕我忍不住想要碰你。」

「你敢1她威脅我說,「我打死你。你睡沙發1

「不好意思美女,我們這間迷你房沒有沙發。」前台說。

「喔,剛好了,今晚你死定了。」我說。

「誰死還不一定。」

我正經的說:「我還是到別的地方開房吧,這樣不好,徐男知道了,會不舒服。」

「我又沒和你怎麼樣,怎麼不舒服呢?」

「那怕她知道我和你住在一起,會誤會的。」我說。

「你想多了。」謝丹陽淡淡回應道。

上了房間,果然是迷你的,很小,沒有沙發,電視機嵌入牆壁里,很小的房間,床是大,但是房間小到走道兩人並排走都不行。但是看起來很乾凈衛生,也很有感覺,特別的舒服。徐徐暖風從空調出風口出來。

「這家酒店大的房間還不錯,離我家小區最近了,只有這間小房,委屈你了。」謝丹陽說。

我說:「你說的這哪裡話,我們之間不用客氣。」

我啪嗒倒在床,感覺天花板都轉了起來。

然後就慢慢的竟然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謝丹陽搖醒我了:「去洗澡呀。」

我轉身說:「好睏好累,不想洗。」

「快點洗澡,很臟1

「不想動埃」

「那你別睡床,睡地上1

我軟趴趴的爬了起來,她怎麼跟已經是我女朋友一樣的管我了。

我去洗了澡,出來后,她在玩著

手機,洗完澡后不那麼累了,我鑽進被窩,玩了一下手機,突然很想找那張舊的卡,放進去看看洋洋有沒有找我的消息。

於是我爬起來,找,沒有找到,我扔哪裡了?

我又鑽回被子里,頭很疼,那個卡我到底有沒有扔。

翻出李洋洋的號碼,手有點癢,想給她發個信息。

按了按,遲疑著不知道發什麼好。

「你穿著衣服進來幹嘛?那你不如不洗澡1謝丹陽突然說。

「那我總不能卷著浴巾睡啊,這裡也沒有提供睡衣。」我說。

「你不會脫了嗎?」

「你是不是連褲也不換?」她問我。

「誰準備這些埃」我說。

「那裡有乾淨的。」

「要錢的。」

「要錢就要呀。」她說。

我突然轉念一想,問她:「你,你該不會是只穿著x褲睡的吧。」

然後我把被子撐起來,我靠身子啊!

「怎麼那樣大驚小怪的。」她說。

「不是,這樣子不好啊,我萬一忍不住的,這很麻煩啊1我說。

「我看你怎麼忍不祝」她一副大義凜然不怕死的樣子。

「哦,那我還是怕死的好。」

她可是對男人不感興趣,而且我貼太近我自己會有感覺,也不可能感染得到她,她對我沒興趣啊,再說,我要是碰她,徐男不和我翻臉埃

這種關係真他媽的奇怪埃

在她的監督下,我只好又去洗澡換上了。

披著浴巾躺進被窩后,我才脫掉浴巾,她說:「一個大男人怎麼那麼扭扭捏捏的。」

「我怕嚇死你啊1

「那我倒是想看看,怎麼嚇我?」謝丹陽問。

「想知道是吧?你想得美。」

她貼了過來,竟然,竟然貼上了我。

我有點呼吸急促,說:「幹嘛貼著我。」

「冷。」

「你別貼著我,你這樣子這樣子我真的會受不了。」我緊張的說。

「沒點出息1她罵我。

「我是沒出息,也不打算有多大出息。」我也想有大出息,想有大作為,我記得有本書叫人人都可以成功,媽的盡扯淡,人人都能比爾蓋茨李家誠了那誰來做農民,誰來做管教?

能不能有大出息,我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我沒那本事沒那個命,就老老實實在監獄里干管教這份很有前途的職業吧。至於說女人,這麼漂亮的大美女躺身邊,我就不信有多少個男人有多少出息。

她卻更靠過來了,伸出玉臂啪嗒把燈關了,說:「好睏。」

然後大半身子抱著我壓在了我的身上。

「我,我是說真的,別這樣,這樣子不好,我真的。」我有點語無倫次。

她卻不放開,就這麼壓著。

我試圖說其他分開我注意力:「你喝了那麼多,那麼多酒,怎麼,怎麼不喝醉的。」

「誰說沒醉,我早就醉了。我喝醉像沒事,可是我有事。」她迷迷糊糊的說,她快要睡著了。

我卻感覺自己的那裡變化更厲害,「我說,你真的要離開我的身體。這樣子不行。」

回應我的只有她均勻的呼吸聲。

靠!

這都什麼跟什麼埃

我輕輕試圖推開她,可我的手無論怎麼動右臂右手都會碰到她那對。

好吧我放棄了。

就這樣吧,我忍。

誠如王達所說,我進了女監獄幹活后,真的是桃花運很多,而且也不會像以前被甩一樣把所有的希望的感情放在了同一個人身上。

我真是壞透頂埃

人渣埃

這就是資源不對等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