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90章 對我的幫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0章 對我的幫助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d監區那個嚴重抑鬱自殺傾向的女犯逐漸好轉,小凌來給我彙報說,徐教授按照我的吩咐,也對女病人進行有神論疏導,而她平日喝的粥和湯里,小凌她們偷偷往裡邊放了抗抑鬱症的藥物。

小凌說,她已經把這件事上報d監區的領導,讓d監區的領導跟監獄領導提一提,希望上邊可以嘉獎我。

我說這都是我本職工作,沒有什麼好提的,讓她不要提這個事,不過她已經提了上去,只是也暫時沒有下文。

但我想,病人好就好了,我哪有什麼功勞呢,如果不是因為柳智慧,或許這個女病人現在已經死了。

該感謝的人,是柳智慧才是,可惜是在監獄,不然的話,我會買一些東西,封個紅包給她特此感謝。

年末了,都在忙,而說的選拔女演員的事情,因為電視台劇組的導演忙著其他節目錄製的原因,暫時還沒來,所以監獄方暫且把這事按下了一些時日,領導沒給我下指令,我當然不會大張旗鼓的跑去給女犯宣揚說要出去干這大眾女演員,找我找我。

周五的時候,我又去了那個訓練常

想到上次和朱麗花將要突破曖昧,我就在想,為什麼到了那一步,她居然還跑了呢?

照我以前的經驗,最難的是李洋洋,但是洋洋是全心意的願意給我的,而朱麗花,我的確是對她很有意思,廢話,一身武藝身板挺直胸前有料身材如此好,還白皙乾淨眉目清秀英氣其中,誰不想動埃

我反正都和李洋洋分手了,還講什麼道德,我就算是個什麼什麼公w猿,但我現在沒結婚,和女孩子談多段戀愛,並不違反法律,更沒有什麼違反道德之類的說法。

你情我願的事情,只要不是強j。

問題是朱麗花為何到了那個時刻還能跑了,她一定也內心在搖擺,是否要給我。也可能是環境的原因,在訓練場那裡實在是廣闊,害怕隔牆有眼,下次我要找個沒人的地方和她試試。

這次我學乖了,那個教官一個勁地對付我,我就拿了兩包中華塞進口袋裡去送他。

當大家排好隊后,我看看朱麗花,她還是老樣子,假裝看不到我,看著人群中。

她是屬於緊急處理中心防暴中隊的,別的監獄有沒有這個中隊我不知道,但是我們監獄為了以防萬一,特別是生怕監區里出事後監區獄警管教和監獄人手不夠,武警沒來到或者人手少的情況,特別成立的防暴中隊,這些人,清一色全是當兵出身的,以前都是職業軍人,這可沒有貓膩,也不能走後門進去,全是靠真實本事,首先要求是兵役退伍的政z素養好的,其次身高體重,然後各項武打技能,總之,她們比獄警的要求嚴格太多太多,當然她們的工資也比我們多。

作為職業軍人,她們的意志力和忍耐力,也就可見一斑。

只不過,我才不信作為一個身心健康的成年女性,她們就不可能會不對男性產生愛慕之心。

嗦嗦了一下后,教官讓我們練上次教我們的反制服。

於是,我又和朱麗花搭檔了。

教官特地先看我和朱麗花的練習。

朱麗花騎在我身上,我說道:「我比較喜歡男上女下。」

「你說什麼?」好像她並不是很懂我的意思。

「我說,我比較喜歡

在上面的姿勢。」

「少廢話,好好做,我不想被罵。」她說。

「好,好好做,一定好好的做你。」

「流氓。」她的臉刷的就紅了。

「我說好好做,你想歪了是吧,臉都紅了。」

「你們嘀嘀咕咕幹什麼呢?快點1

照例進行,迅速的就把她壓在了身下。

教官拍手鼓掌:「很好!看來沒偷懶。」

我騎在朱麗花身上,靠在她耳邊說:「我說我喜歡這個姿勢做。」

她扭過頭:「起來1

教官過來:「先保持這個姿勢!好,朱麗花,麻煩你用插眼睛的另外一個反制服方法示範給大家看。」

朱麗花看著我,我問:「什麼插眼睛?」

她迅速的雙腳勾起來從身後兩小腿別住我前胸,然後掙脫開我的雙手,接著兩根手指插向我雙眼,我急忙一檔,還是插到了眼皮,啊的叫了一聲,她迅速的翻身將我壓在地板上,膝蓋死死地壓在我喉嚨上。

我眼睛也痛,喉嚨呼不出氣,掙扎著。

教官說:「大家看清楚沒有。」

看我在蹬腿,朱麗花輕輕鬆開了。

我咳了起來:「你,你假戲真做,你要謀殺我1

教官又開始教大家練這招,「我們需要的就是用最簡單,最容易,最有效的方法給敵人最致命的攻擊。」

我坐起來,對朱麗花耳邊說:「你怎麼捨得真的下手。」

我的眼淚還嘩啦啦的流出來。

「對待敵人,有什麼不可以的?」她走回了隊列。

日,老子還成了你敵人了!

當休息的時候,我坐在了黃教官身旁,偷偷塞給他兩包煙:「教官啊,你好厲害,不過啊,這些插眼睛啊,捏耳朵,抓下身的辦法,是不是太無恥太陰險了啊?」

他看著我的兩包煙,說:「我不是駕校教官,別給我來這套。」

「駕校教官我才不給啊,我是對您的尊敬,特意想要多學幾招的。希望教官不吝賜教。」我硬是塞進了他的口袋。

然後又掏出我自己的煙發了他一支:「謝謝教官。」

他接過煙,我給他點上。

「學多幾招也沒什麼用,那些華而不實的招式,反而會害了你,我們現在教的都是最有效的。至於你說的陰險無恥,我問你,跟窮凶極,你跟他講道德,有用嗎?那三個殺獄警越獄的囚犯,他殺你們獄警的時候,有想過什麼是陰險無恥嗎?」

「是是。」

果然,給了兩包煙,態度都客氣了許多。

黃教官告訴我,他以前也當兵出身,還是特種兵,後來當了警察,特種警察。

平日在搏擊俱樂部學習搏擊,並且經常參加業餘自由搏擊賽,戰績四十五勝,三負。

我說:「你那麼厲害,還有人比你厲害的啊?」

「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比一山高,所以你們平時更不能大意,在監獄里的囚犯,坐牢之前也有做過特警的,當過兵的,有的還是高級保鏢。就你現在這樣的水準,制服一個普通囚犯都很難,好好練。記得第一次登上擂台時,我已經是自以為自己是特種兵出來的,而且在

自己剛練習了半年的自由搏擊后,就很覺得了不起。但第一次比賽,那場比賽被打得很慘,我承認那時技不如人。憑藉之前的功底,我清楚地感覺到了自己已經踢中、擊中對手,但卻沒能威懾到對手,後來我總結出,只有重拳、重腿才是王道,不是花哨的勾踢。」

「重拳,重腿?」

「對,你一身的武藝,動作也迅速,可以隨時打在對手的臉上,但你打對手十拳,力道不夠,對手沒事。對手沒你那麼敏捷,但有力量,打你十拳,中了一拳,你就躺下了。」

「聽起來好像很難埃」

「重在平日的訓練。後來我一直進行力量練習,一直到第四場比賽,才迎來了勝利,並且是四十二連勝,不過,在我看來勝與負並不重要,因為我不是一個尋求勝負結果的運動員,我是一個積累實戰經驗的警察。其實作為一名格鬥選手靠的不光是技術多好,更多的是動腦子。我身體素質還可以,但跟他們比,還是需要積累實戰的感覺。」

我呵呵的說:「我就不指望能練到你那麼厲害的程度了。」

小小監獄,如果和大學比起來,面積都沒我們大學的三分之一大,裡面真的是虎藏龍。

繼續訓練的時候,教官又指著那個壯壯的女教官讓我搭檔,我請求讓朱麗花跟我搭檔,理由是朱麗花比較好推倒。

學員們一片鬨笑聲。

朱麗花臉紅了,我假裝不知道什麼叫推倒,也就傻傻的這麼看著朱麗花。

和朱麗花訓練,還是那樣,我逗她,她假裝聽不見,偶爾罵我一句流氓。

到後面結束上課的時候,我問朱麗花:「今晚我要出去外面,為了表示我對你的歉意和你對我的幫助,我想請你在外面吃飯,可以吧。」

「不可以。」她一口拒絕。

「喲,我好心請你吃飯,又不是叫你去啃屎,你那麼凶幹什麼。」

「你叫別人去,我沒空。」

「你沒空你晚上又不用值班,再說了你請假一下子也不是很難。你要幹嘛去晚上?自己搞自己嗎?」

「我幹什麼要輪到你這流氓管嗎?」她惡狠狠問我。

「行吧隨便你。」

我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坐在了辦公椅上,看看電話,有來電未接。

有代碼,當然是內線的,不過不知道這代碼是哪個打來的,反正不是康指導員。

也許是哪個部門的有事找我,我回撥了過去,對方接了后,我表明了我自己的身份,b監區心理輔導辦公室的心理輔導師張帆。

其實,每個監區都應該有自己的心理輔導師,在某些發達國家,平均每一百個囚犯都會有一個高級心理輔導師,而我們這裡,幾千個女囚犯,就我一個心理輔導師。

而很多監獄,甚至連這個崗位都沒有設置。

「我是賀蘭婷,等下你出去嗎?」

是賀蘭婷啊,我奇怪道:「不是說在監獄里不要聯繫不要打電話嗎?」

「放心,這條線沒人查得到,你明天放假是吧?等下你去我家一趟。」

「我去你家做什麼哎?」

「有事。」

「哦。那今晚我可以睡你那裡嗎?」

「可以。」她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