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91章 不要再提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1章 不要再提起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下班后,我就出去了。

拿了手機,開機,再也沒有了洋洋給我打的電話提示信息,只有王達的。

唉,問世間情為何物埃

有些東西,你擁有的時候,覺得沒什麼,但是失去了,心裡像是缺了一塊。

我走向公交站台,很巧的是,剛好來了一部公交車,好不容易擠上去了,周末就是周末,人特別多。

在郊外的廠區的,周五下班了都往城裡擁,平日上班的在城裡住的就不用說,而平日在郊外的學校啊工廠的,周五都會往城裡擠。

我手機響了,我好不容易抽出了手機:「喂。」

「你出來了嗎?」是賀蘭婷。

「出來了,在公交車上。」

「你先過去,我隨後就到。」

「好。」

轉了兩趟車,到了她家小區樓下,還是要買點什麼吧。

除了一點水果,也不知道買什麼好,乾脆再買點菜,她不吃的話,我自己煮給自己吃。

賀蘭婷的車開了進停車場,我下了停車場找到了她。

她長發波浪,黝黑髮亮,性感漂亮,她瀟洒的按了一下鎖車鍵,然後走過來:「走啊上去。」

「哦。」我隨著她身後上去。

在電梯里,我站在她身後,聞著她身上的香味,她回頭看我手中拿著的東西:「不用那麼客氣。」

「哦,應該的。對了,我想問你的是,我要是在這裡住,晚上哦,會不會讓你男朋友誤會什麼的?」

「走吧。」她出了電梯,沒有回應我的話。

進了她家后,她第一句話就是:「給小狗洗個澡。」

「你叫我來不是有什麼話要說,而是要我來干衛生是吧?」我氣岔道。

「不願意就算唄。」她說。

「看在你讓我借宿的份上,看在你平日對我那麼好的份上,好吧。」

把小狗洗澡了,然後我把家裡打掃一下,開始做菜。

找了一下,卻找不到開煤氣的位置。

我大聲喊:「那開煤氣的在哪裡啊?」

沒聲音。

我就去敲敲她房間門:「開煤氣的在哪?」

那門沒關好的,就被推開了,她正在換衣服,玉背長腿一下子顯露無遺。

她急忙套上衣服:「給我滾出去1

我急忙滾了出來,想著她的好身材,媽的看一眼,我就聯想到曾經那一次,我馬上就有反應了。

一會兒后,她換好了衣服,出來開了廚房一個靠地上的壁櫥:「這裡1

她很生氣的樣子,我說:「我又不是故意的,幹嘛那麼生氣呢?你要是心裡不平衡,我脫我自己的給你看好啦1

「你還說是吧?」她威脅我道。

我閉了嘴,做菜。

做好飯菜,我把三菜一湯上桌,叫她出來吃飯,她手上拿著一疊合同單。

我看清楚了幾個大字:清江啤酒公司。

是啤酒公司的合同。

我問道:「你真厲害,能做監獄長,還能做啤酒廠廠長。」

「誰是廠長啊?別多管閑事1

「哦。那我能問一個關我的閑事嗎?」我問她

「說1

「我住你這裡,會不會讓你男朋友打斷我狗腿?」

「放心,他已經和我分手了,沒人打斷你的腿。」

「分手了啊,真可惜。」

「有什麼可惜的1她瞪著我。

「不可惜不可惜。」我吃飯。

「有沒有酒啊?」我假裝問。

其實有酒,在冰箱旁的壁櫥上,一瓶一瓶的放得很好,像擺設一樣。

「那裡,自己去拿。」她指了指,「這煮的什麼菜?」

她一邊嫌棄一樣的一邊說。

我拿了一瓶白葡萄酒過來,說:「芥菜,是不是很難吃。」

「哦,味道還行。」

我倒了一碗葡萄酒,我問她要不要,她沒回話,我拿了個碗也給她倒了一碗。

她說:「誰讓你用這個裝酒的!你還挺識貨,知道這瓶是最貴的1

我拿起碗:「找不到杯子嘛。」

她指了指裝酒的壁櫥旁邊,倒掛著一個一個高腳杯,這裝修的還真有品位,高腳杯可以放在壁櫥里倒掛起來的。

我拿起酒瓶子問:「這瓶酒多少錢啊?」

「八千八。」

我大吃一驚:「八千八1

我已經喝了半碗了,那我喝了一千了!

我開玩笑說:「那麼貴,被我糟蹋了,我摳喉嚨吐回去好了。」

「少噁心!對了,這周有什麼情況,彙報彙報。」

我說:「沒什麼情況,本來想著選拔女演員撈點油水的事情,但這周停滯了,聽說劇組那邊忙著電視台迎新年晚會,暫時沒空來我們監獄。」

「你們監區的所有人是不是都有分錢?分犯人的錢?」賀蘭婷拿起碗,喝了一口酒。

「我不清楚,但是我那天上去,看到的監區的很多同事都有份。」

「你和她們說你也要加入了嗎?」

「沒有說,我怕引起懷疑,還是順其自然吧,康雪覺得我要是拿了那些錢,就上了賊船了。我感覺康雪是胸有成足啊,咱不要到時候扳不倒她,反而我自己拿起石頭砸自己腳啊1我擔心著說道。

「她胸有成足?」

「對啊!你看,她們明明懷疑你的身份,可是她們也沒什麼怕啊,照樣斂財,照樣剝削。還說就算你是某些組織派來,她也不怕。」

「虛張聲勢。」

我心裡有點虛:「話說回來,你到底什麼身份背景啊,我怎麼覺得你不行埃而且我覺得康雪那頭,連監獄長都是她們的人,我有些害怕。」

賀蘭婷端起碗,又喝了一口酒,碗里空了,她喝酒真夠爽快,我給她倒滿,她說:「五年前,為了打擊d內腐bai貪污份子,省里秘密成立了一個紀檢組,組織沒有明確的名稱,沒有明確的人事,但有隱秘複雜的行事辦法和系統,成員隱藏於各個部門,從各個部門的各個渠道收集和整理情報,由這個組織的領導人將情報分析,然後交給上頭紀委書記,作紀檢監察部門查處貪污的資料。近年來,女子監獄不斷的傳出各類醜聞,經過初步秘密調查,組織發現女子監獄的很多領導侵蝕到了省市各級高官,組織只有秘密的掌握足以摧垮監獄里這些不法分子的資料,才能把這幫人繩之以法。」

我問:「這麼說來,你是這個組織的人?可是話說回來,你說的這個什麼組織,好像並不是屬於紀檢組,既然不屬於檢查部門,那屬於哪個部門?」

「不屬於任何一個部門,不是正規機構。」

我心一寒:「那這麼說的話,國家並不是你們的後台?誰來做你們後台?」

「幾個大人物的認可,而且有大人物的領導。」

「你說說其中一個,也讓我安心點,不然我沒法安心的幫你埃」

「秘密,我和你說的這些,也全是秘密。」

媽的,秘密。賀蘭婷說的,這個不是正規組織的機構,是什麼背景,什麼人撐腰,都是秘密,萬一這幾個所說的背景影響力不大後台也不深,反而讓指導員監獄長她們那一派給吞了,那到時候,就是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老子也要陪著賀蘭婷一起去死。

我說:「你可別到時候害死了我啊1

她只是靜靜的看著我,並不回答我的話。

「唉,算了。」我喝了一大口酒。

「你嘆氣什麼意思?」她問。

「既然我拿了你那麼多錢,你救我爸爸了,我為你做這些事也是應該的,最主要是康雪她們真的是犯了法,就算你被她們扳倒,我也只能認了。」

「別那麼悲哀,張表弟。」她舉起碗。

我碰了碰碗,喝了一大口,說:「我是說事實,這鬥爭,大都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有幾個能獨善其身的,大不了陪你一起掛,只不過我們不能同一個監室埃」

她聽了這話,破口大罵:「你說的什麼!那你的意思說我們是要坐牢去了?」

「息怒息怒,我開玩笑的,喝多了喝多了,我自罰埃」

篤篤篤,有人敲門。

我嚇一跳:「你男朋友來捉姦?」

「說了沒男朋友1她說道。

她去看了一下,是小區保安,送來了快遞。

「哦,那你男朋友呢?」我問。

「能不能別提起他1她氣道。

「說說你能死啊1我不依不饒。

「別再提了1她過來抬腳給我來了一腳。

「好好好不提。」

看著她拿著快遞走回室,我試圖著說:「唉,看在我剛才幹活那麼累的份上,你能不能收拾一下洗一下碗?」

「為什麼?」她站好,問我。

「我做菜做飯給你吃了埃」我說。

「我沒有讓你做飯做菜給我吃埃」她說。

「哇你這人怎麼那麼無恥!你吃了我做的飯菜你還說這樣的話!人不能那麼無恥1

她直接關上了門。

我只好悶悶的喝著酒,八千八是吧,我就再去拿來一瓶開了。

不一樣的酒。

管它多少錢,喝了再說。

手機來電,我拿出來看,王大炮。

「什麼事1

「你出牢了?」他問我。

「是埃要找我喝酒嗎,我今晚沒空,喝多了,明天吧。」

「哦,那就明天傍晚,我有事找你談談。」

「什麼事?」

「明天再說。」他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