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093章 這就是人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3章 這就是人生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男人累積的情感,一塊一塊迭上后,也不一定是越來越穩固,但那些回憶就是會緊緊壓住男人的心。

所以當分手之後,男人宣洩感情的方式,也是如山崩地裂一樣,排山倒海的湧出,像是狂喝三天三夜的酒,讓自己醉到不成人樣,在海邊大哭喊叫,男人的淚是用爆發的,瘋狂的,不可理喻且沒有邏輯的噴發。

當所有的巨石崩落,毀壞殆盡后,男人這段感情就宣洩完了。

很快,很大。所以這就是男人可以很快的療傷,然後投入另一段感情的原因。

但是那些毀壞的巨石塊,並沒有真的消失,只是變成更細小的碎石而已,男人在很多時后,還是會看到這些碎石,然後惆悵起來,或者是犯錯,就像是男人會不經意叫成前女友的名字,或者是帶新女友去吃前女友喜歡的店。或者是在夜裡看著窗外點煙的思念著,以前的情人。

男人不是薄情,女人不是善變。巨石與沙粒,本就相同物質,只是不同形式。

只不過,有一些唯物質的女人,或者一些特別花心的女人,不在此列討論範圍之內。說的唯物質和特別花心的女人這之中當然包含了我的前女友和王達的前女友。

「你不想要我了是嗎?」她伸手過來,輕輕抓住我的手指。

像一隻受傷了的小貓,渴望我的撫慰。

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看著她那麼難受傷心,伸手過去摸了摸她的頭,這個動作,也就意味著我還是願意接納她,她撲進了我懷中。

女性對於肢體語言的閱讀理解能力,比男性高太多太多。

「別哭了,臉都哭花了。」我想到了洋洋對我好的曾經的種種,實在心有不舍。

她擦了擦眼淚:「我找了王達,他說把你騙來這裡。」

「我就知道。算了,你喝點什麼,點一杯咖啡吧。」

「不喝。」她縮在我懷中,玩著手指甲。

「好吧,那我們去吃點東西,我好餓,一早到現在沒吃過東西。」

「我帶你去吃烤肉好嗎?」洋洋徵詢我的意見,「你看你的這衣服,線頭都出來了,買一件好不好?」

對於這個溫柔而又謙讓凡事不爭而對我又好的女孩子來說,我沒有什麼理由拒絕她,哪怕是她爸爸這樣子,哪怕是覺得對不起她爸爸媽媽,我也好不捨得。

「之前不是買了一件嘛,捨不得穿嘛。走吧吃烤肉,會不會很貴?」

「兩三百呀。」

「好,我請你吃。」我笑著說,然後緊緊捏了一下她的手,「來開心點,別哭了。」

「你不要我了。」她嘟起嘴。

我親了一下她的小嘴:「誰說不要了,走吧不說這些了,吃東西去。」

她恢復了之前開心的模樣,去吃了烤肉,韓國烤肉,什麼都有棒子的痕,我兩心照不宣,都不再提我們之前提過的什麼關於她爸爸啊分手啊我亂搞啊小朱啊之類的事情。

或許,就算不提起,也在心裡出現了陰影,只不過,追求幸福超越了這層陰影。

吃完后,我買了單,也不是很貴,不到兩百塊錢。

「難得出來,不到六點鐘,我們去看個電影吧。」我說著,看見烤肉店外三個男的倚靠著商場樓層護欄,我看見那三個男的好久了,一直站在那裡,時不時的看看我和洋洋。

「張帆哥哥,你有沒有想我呀。」她問道。

「想想想,上次出來的時候就很想了,算了,先去看電影吧。」

我牽著她的手出了店門口,那三個男的對一個剛來的男的向我和李洋洋指了指。

那個長得挺高的男的就看過來,我們認識嗎?那麼就是李洋洋認識的?

李洋洋也看到了他們,看了看我,掙脫開我的手,有些尷尬的說:「張帆哥哥,你先上去買票,我一下去找你好嗎?」

「怎麼了?」我問。

那幾個是李洋洋的熟人?

「你認識他們是吧?是誰?」我問李洋洋。

「不是誰,你等我一下好嗎,你先上去。」李洋洋有點怕。

「誰啊?」

那四個男的走了過來,三個由著後面來的那個男的帶頭走到我們面前,對李洋洋打招呼:「洋洋。」

這時又出現了一個女的,高高的,打扮得有些妖艷,林小玲。

李洋洋的閨蜜,那個把我貶得一無是處的李洋洋漂亮閨蜜。

「開雲!洋洋。」林小玲過來了對他們打招呼。

開雲?開雲哥?就是那個李洋洋手機上顯示的名字,那個李洋洋家人給李洋洋介紹的男的,沒想到那麼帥,一身看起來貴氣的衣裳,精緻的髮型,手中的i6plus。

相形見拙,老子看看自己,牛仔褲的洞,手中的爛手機,不搭的棉衣外套露出一些亂亂的線頭。

還有穿到舊的發黃的運動鞋,我從頭到腳的裝備,跟他相比,如同街邊流浪狗和養尊處優的金絲犬對比。

我抿了抿嘴,感到了一層無形的壓力和自卑,媽的,我有些緊張,手開始出汗,我想到柳智慧跟我說的,是的我很有魅力,我告訴自己我很有魅力,男人的自信就是最大的魅力,很多時候,外貌本無用。

「我們聊聊好嗎。」他對李洋洋說道。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非常藐視,而他身後的三個男的,敵視一樣的目光。

林小玲更不用說了,性感漂亮女人那種挑剔嫌棄厭惡的目光,電視上經常有的。

我渾身不自在,把雙手插放進了上衣口袋,看著她們。

「我還有事。」李洋洋小聲道。

「洋洋!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林小玲問李洋洋。

「走吧我們談談。」叫開雲的說。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開雲哥,我們沒有確定關係,只是家人要我們在一起談,可是我和你說過,你人很好,可是我,我喜歡張帆。」說完李洋洋看了看我。

「我不知道你喜歡這個男的什麼,你還把我當成姐妹嗎洋洋?」林小玲牽住洋洋的手,用身子擋開了我。

我點了一支煙,看著他們。

李洋洋說:「當然是好姐妹,小玲,你談戀愛我從來沒有說過你什麼,可是我談戀愛,你為什麼要說我。」

「我這是為你好啊洋洋,你看我談的,都是什麼身份,你看你談的,難道你就願意捨得開雲,跟了這麼個男的嗎?他有什麼好的呢?開雲條件那麼好,那麼多女孩子巴不得,可是你。」

李洋洋打斷林小玲的話:「小玲別再說了,我知道開雲哥條件好,可是我喜歡張帆。」

「洋洋,你聽不聽我的話了,你跟著這個男的會不幸福,他是農村的,家裡也沒錢,你知道嗎。我一個同學的姐妹,嫁了農村一個沒錢的人家,沒有聘禮彩禮,車子也是女方出,連生孩子的錢,都是自己出,男的家裡兩個老人也不照顧她和小孩子。男的結婚後就經常開著這個車子出去玩,洋洋,條件對等很重要1林小玲看來是不拆開我們誓不罷休了。

我本來開始很生氣,甚至想跟他們打一架,或者給林小玲一巴掌的,但後面想想,沒必要,他們是為了李洋洋好嘛。再說,我打了他們,只會給李

洋洋留下一個我氣量狹小的形象,我走到了一邊,抽煙,也不聽他們說話,隨便吧,我不想去說服誰。

從心理學上來說,沒有說服的說法,只有自己想通了的說法。

以不爭為爭,才是最狠的招式。

而且在男女感情中,見過很多男的試圖說服一個女孩子跟自己,貶低對方抬高自己,各種方法,但很可惜,通過這種方法使女孩子放棄另外那個男的,很難很難,這種想要通過說服女孩子的方法大多只有一個結果:讓女孩子覺得你有危機感,覺得你沒有了自信,特別像我這樣的,李洋洋更會同情我,只能把李洋洋推到我這一邊。

林小玲勸著李洋洋,估計是那三個男的是什麼開雲的朋友們,剛好看到李洋洋和我在這裡,就給開雲打了電話,開雲也給了李洋洋閨蜜林小玲打了電話,於是大家聚在了一起。

叫開雲的走過來,站在我面前,那三個他朋友也上來,開雲對他們說:「你們在那邊等我一下吧。」

他掏出一包煙,抽出一支煙遞給我:「我叫開雲。」

我掏出了我自己的煙,說:「我叫張帆。」

「我知道你。」

「榮幸。」我回復他。

「你覺得,你能給李洋洋帶來幸福嗎?」他開口就是直接開門見山。

「如果說物質,肯定是沒你能那樣給她帶來幸福,只不過對很多人來說,幸福是心裡的感覺,跟物質沒關心。」

「好像你和李洋洋的爸爸聊過天了是吧?」他在刻意提醒我李洋洋爸爸和我達成的協議。

我說:「是,不過當時我說如果李洋洋找我的話,那我也沒辦法。我知道我不能給李洋洋帶來物質方面的豐富,我也希望她能幸福。」

「我替她謝謝你。」

我心裡湧起一陣反感,替她謝謝你,代表嗎,她讓你代表她了嗎。

「你可以走了。」他說。

「如果我不走呢?」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隨便你,可你不要忘了,你既然拿了錢,就應該會做事,不然有些後果,你承受不起。」他威脅我說。

的確,我拿了錢,就應該做事,我已經答應了李洋洋爸爸,就算李洋洋找我,我也不應該和李洋洋肆無忌憚的出來這麼玩。

而且,他們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在x國這裡大家也都知道,有背景有身份意味著什麼。

「好吧。但我想跟李洋洋說幾句話。」

「這個可以。」

他們讓李洋洋過來,李洋洋委屈的看著我,問我:「他和你說了什麼,是不是要打你。」

「洋洋,你看今天無論怎麼樣,我們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下次好嗎。」我說。

「對不起張帆哥哥。」她又開始哭了。

「別哭,沒什麼的,你跟他們回去吧。」我想,洋洋的爸爸媽媽也都是支持林小玲和什麼開雲哥這麼做的。

「你不生氣嗎?」

「他們都是愛你的人,而且你爸爸媽媽也希望你不要和我在一起。行了洋洋,我也不想惹麻煩,你回去也好好想想,我也好好想想,如果做不通家人的工作,我想你要和我在一起,很難,很難。」

她眼淚往下掉。

我笑了笑說:「走了別哭了!再見。」

轉身我走了。

下電梯的時候我看了他們一眼,李洋洋低著頭哭著,旁邊的人勸著。

這,就是人生。吊絲無奈而又現實到殘酷的人生。

再也沒什麼心情做其他事情,我買了一些東西,回了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