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03章 驚心動魄的那一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3章 驚心動魄的那一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之前我不知道,後來我知道了。駱春芳的毒品貨源,竟然是駱春芳聯繫賣家,而幫忙跑腿的是呂蕾的哥,親哥幫忙。駱春芳一直有貨源,可是她需要和賣貨的人的聯繫,就通過章冉,讓章冉帶進來的手機和外面賣貨的聯繫,可這時候還需要跑腿買貨送貨的,於是,她就商量呂蕾,呂蕾和她哥哥都是癮君子,駱春芳答應給他們好處,呂蕾也就通過這部手機聯繫上了她哥哥,讓她哥哥去買貨,拿到小賣部給小賣部送貨的小哥帶進來給章冉,章冉給了駱春芳,駱春芳部分自己吸,大部分賣。駱春芳騙呂蕾說,那個叫張帆的男管教,已經和薛明媚勾搭上,以後不敢再做這種事,也就是說沒有貨吸了,呂蕾毒癮很大,聽到這些更是恨你和我。駱春芳又說,這事情查出來,連呂蕾的哥哥一起也被查,呂蕾家裡兩兄妹,母親早年癱瘓在家,呂蕾進來了,哥哥不務正業,但至少還能在家照顧母親,如果呂蕾哥哥被弄進監獄,這個家子就全完了。駱春芳又威逼呂蕾自殺,她對呂蕾說,『那個叫張帆的男管教如果不整出去,那以後我們全完。現在是薛明媚和張帆知道我們做這事,但她們還沒有證據而已,如果有證據我們全都死。呂蕾你不聽我的話,我就把我們一起販氖露上報,大家一起死/」

我說:「呂蕾這樣都被逼著上吊?」

「沒了毒品,她想到這個就萬念俱灰,而且駱春芳狠毒,她十分害怕駱春芳把這些事捅出去,也相信如果讓你和我這麼對付她們,遲早有一天這些事被查,她的哥哥會被我們整死。犯毒癮后,寫了你名字,自殺了。」

我沉默了。

低著頭,想著駱春芳的狠毒,險惡。

最毒婦人心,這話形容女人是不恰當的,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是壞人,但用來形容駱春芳,世上最難聽惡毒的話都難以形容。

我問:「好吧,正如她們所說,萬一有證據她們就完了,我們現在也沒證據,就算我去跟雷處長說,又有什麼用呢?」

薛明媚說:「你知道我怎麼知道駱春芳讓呂蕾哥哥進貨,小賣部小哥和章冉帶貨,駱春芳賣貨的事情嗎?」

「我不知道,你難道是聽了她們對話?」

「在禁閉室她們要栽贓你,我聽到。可是她們賣粉的事情,是我通過她們拿的手機知道的。」

「手機?」我疑惑。

薛明媚伸手到自己胸口裡,把手伸進了囚服領子里的胸中。

女犯們是沒有胸zhao那玩意的,生怕拿來做對自己和對別人傷害的事,所以女犯們的胸衣,就一塊不結實的布料。

她從胸中掏出一部黑色的手機。

「手機,這個,這個難道是她們用的手機?」

薛明媚眼裡噙著淚,咬咬牙說:「就是這個手機,已經破解了監獄的屏蔽信號。就是為了搶它,才讓章冉和駱春芳起了殺心。」

「怎麼一回事?」我拿著手機上下翻看。

手機是國外產的,看起來就跟山寨機一樣的,不是很大,也是觸摸屏。

薛明媚伸手擦掉自己眼角滲出的眼淚,我伸手拿過紙巾幫她擦掉了:「話說那個章冉也他媽的是夠狠的,她怎麼也會心甘情願的受駱春芳擺布。」

「龜兔賽跑,烏龜要追上兔子最快的方式就是借力,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除去競爭對手,烏龜沒有這個能量,但是烏龜知道狼是兔子的天敵,烏龜知道狼有除去兔子的能量。烏龜想要狼聽它的話,那麼就投其所好,可以想辦法給它肉,讓它幫忙除去兔子。沒有一個人是沒有**的,找出她的**就有了突破口,找出一個人的**,就是她的弱點,投其所好,拉攏后再一起拉上賊船,這時候就是要跑也跑不了了。就比如你張帆,如果我是監獄那些人,那些專門做壞事的人,把你一起拉進伙,你也拿了錢,拿了幾百也是錢,幾萬也是錢,你上了這條賊船,就下不來了。你真的沒有被她們拉上賊船?」薛明媚又再次問。

「都說了沒有,你怎麼就不相信我?」我說。

「不是我不信,是我擔心,我害怕,你知道監獄里那麼多人都是為一個錢字,家破人亡,如果讓我選擇,就是給我多少錢我也不要在這裡耗費我的青春。」

「好了好了,是我不好,誤會你了,我真的沒有。」

「還會哄我了啊?」薛明媚輕輕說。

「沒辦法,你這麼擔心疼我,我怎麼不能待你好。」我說。

「少來,不知道你還待多少女人好。」她開心的眯起來了眼睛,看來啊,多厲害多有本事的人,還真的都有弱點,女孩子共同的弱點都是喜歡聽好聽的甜蜜的話,哪怕是假的,她們都開心,至少在她們眼中看來,覺得你至少去做了,哪怕明知是假的,也要說服自己是真的。

「剛才你說的龜兔賽跑的事情,我以前在學校看過一本書,清朝的官場的書,裡面很多當官除掉自己競爭對手就用這招,找到能幹掉競爭對手的人,拉攏靠近,最後一起聯手幹掉對手。這個駱春芳也真是個人物,如果不進來,在外面還能禍害多少人呢。這手機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之處,是不是她們的秘密,都在裡面?」

「對。」

「你怎麼得到的?」我忙問。

「在禁閉室里,我看到章冉來找了駱春芳,給駱春芳開了門后,我很害怕她們會對我不利。我想,如果呂蕾和駱春芳衝進來,我就是拿著刀子也不是她們的對手,我就想著如果被她們逼殺,我要怎麼逃脫。想要從關禁閉的地方跑出監室走道外面是不可能的了,那我只有逃出禁閉室,在關禁閉的地方欄杆對外面喊叫,有管教聽見,救我,只有這個辦法。我就研究那個門,從你來找我的第一次開始,我就在禁閉室的鐵門底下撕下一塊小小的褲子上的布墊在門底下,關了禁閉室的門,你看著是鎖上了,因為底下的那塊小布墊著,實際上沒鎖好。不管是你來找我的第二次,還是我出來一起接

受呂蕾因死調查,我回去后那個門表面上都是關上了,但實際沒關好過。這樣做的原因還有一個,我知道駱春芳從進了禁閉室開始,一直用著手機,我要想辦法把她們的手機拿過來,只有這部手機,我才能扳倒她們,只有這部手機作為證據,才能把她們繩之以法。」

從犯人說把犯罪分子繩之以法的這個話,聽起來有點彆扭埃

「今天章冉來看駱春芳,章冉這次鑽進了禁閉室,然後把駱春芳帶出去。」

「哇,這章冉膽子真夠大的,明明是關著禁閉,還能把駱春芳帶出去,這也太大膽了。」

「你以為如果不是還有別的獄警管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者幫著章冉,憑她一個人敢這麼做嗎?我不知道章冉帶駱春芳去哪裡,她出去的時候還在關我的禁閉室外面罵了我幾句,急匆匆出去了。等她們走後,我就出了我的禁閉室,駱春芳出去的時候,她的禁閉室的鐵門並沒有關好,也許她們想著,哪會有人進這禁閉室去。我知道她一直用著那部手機,就賭上運氣在禁閉室裡面翻找,找了好久什麼也沒有,禁閉室光禿禿的,找了好多次都沒找到,我後來猜想她放在透氣孔上,伸手進去一摸,在透氣孔的側邊夾層,果然摸到了手機。拿了手機后我很激動,回到自己禁閉室打開手機看了一下,裡面,果然就是駱春芳和章冉的秘密,關於呂蕾哥哥質問駱春芳呂蕾為什麼自殺的事情,呂蕾哥哥說不幫她拿貨的事情,駱春芳又逼迫呂蕾哥哥如果不把呂蕾死了的事情鬧大,就斷了這條進貨的路的事情,和章冉的一些事情,還有駱春芳剛剛很激動的跟章冉出去,就是要和她所謂的男朋友『聚一聚』的事情,聊天記錄全在手機里了,她走得那麼激動,就在裡邊喊叫著『我犯病了』,叫人來。可我叫了半個多小時,精疲力盡,沒人聽到。」

「又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我聽到了外面的聲音,偷偷看出去,卻是駱春芳和章冉回來了,我趕緊把布條扯開,把禁閉室的門鎖上,把手機藏起來。她們回來后,駱春芳一找,找不到手機,就慌了,然後和章冉一說,她們想十有**就在我身上。駱春芳讓章冉去找鑰匙來,章冉沒一會兒就拿了鑰匙來開我禁閉室的門,當時門開后,我先沖了出去,對外面叫。我也有準備,就是藏著的一段鐵鏈,和駱春芳廝打起來,駱春芳力氣比我大,但是我拿著鐵鏈她明顯佔下風,章冉剛開始也不想出事,想把我制服搜出手機就好,結果她被我甩了幾下,惱羞成怒,從身上拿出一把摺疊刀,讓駱春芳制服我后按住我,就割我的喉嚨。再後來,管教們就沖了進來,章冉看到管教后,慌了,鬆開了我傻站在了旁邊,而駱春芳,以為手機藏在禁閉室,跑進關我的禁閉室里找。再後來,就昏了過去。」

她回憶起來,滿臉都是驚恐的神色。

這驚心動魄如同電影上的一幕,竟然是真真實實發生在薛明媚身上,想來是那麼的可怕。

人本是溫和善良,為何到了一些時候,殘忍得連禽獸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