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04章 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4章 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薛明媚停下了說話,流下不知道怎麼形容的眼淚。

那死裡逃生的滋味,我想這世上的人很多都不會經歷過,當然也不會想去經歷,可如果真真實實發生過後,回憶起來,會是什麼滋味。我不想知道,更不會想去知道。

薛明媚原本是一隻手握著我的手,說到被割喉嚨的時候,雙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

可見,是怕到了極點。

我開機翻看了一下,果然,手機簡訊和軟體里,有這幾天駱春芳和剛才薛明媚提到的那些人的聊天記錄,駱春芳這廝看來在禁閉室的生活過得還不錯,有手機玩,有凱子釣,我看了她微x,她不僅是叫一個男的老公,很多個老公,通過附近的人添加,其中一個我看了照片,就是那個金鏈子,很明顯的那個金鏈條的頭像掛在脖子上,生怕別人看不出他有錢似的。

還有呂蕾哥哥,呂蕾家屬之所以到監獄門口鬧事,是駱春芳一再逼著呂蕾哥哥討要說法,拉橫幅,找記者,當呂蕾哥哥和家屬被抓起來又釋放后,駱春芳說如果呂蕾哥哥這次不把事情鬧大整死我,那麼,以後死的人就是他們,而且也可以通過在監獄門口胡鬧這事,要求監獄賠死亡那個賠償金,呂蕾哥哥在駱春芳逼迫和賠償金的誘惑下,打算把這些事公諸於新聞大眾,更可怕的是,還有一些照片,其中幾張,竟然就是呂蕾弔死在禁閉室禁閉上還有血字張帆的照片,我看到這個照片我就想到夢中呂蕾轉身過來的情景,而她竟然還跑去拍照,其中幾張就有呂蕾死亡的臉,我不敢看。

這個女人,可怕得讓我毛骨悚然。

還有照片,是呂蕾吸毒的,這個心急歹毒的女人,究竟世人做了什麼孽,讓她這麼來禍害人間。

還有她和章冉的聊天記錄,其中一些章冉提到說她們幫我看著,她幫我拿鑰匙,她出去超市那裡拿了。

我馬上意識到,章冉不是一個人,她不是,她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她身後站著更多的人!更多的管教和獄警,這個案子,可能牽涉到極其多的監獄管理職員,也許,還會有一些當頭目的隊長,等人參與其中。

太可怕了。

這部手機里,就藏著那麼多的秘密,關係著那麼多人的命運,不可謂不重要,我可要儘快的弄去給雷處長,只是,我如何找到雷處長?

只能通過賀蘭婷了,我該先把這事給賀蘭婷彙報,然後,讓賀蘭婷處理。

如果賀蘭婷信任不過呢?

我心裡升起恐懼,如果賀蘭婷是信不過的,會不會反手反而拿著這些直接扔了,或者加害於我?

想了一會兒,我馬上打消了這種想法,賀蘭婷再怎麼複雜,也是個仁慈的女子,她對出軌叛變未婚夫的狗不離不棄,或許這麼想有些勉強,但她對於我這種傷害過她的人在困難時,還施與援手,而怎麼會看著薛明媚這樣見死不救呢。

再說了她是要下來調查取證監獄這幫人貪污瀆職違法違紀,如果連賀蘭婷都信不過,那就真的沒人能靠得住了。

我決定,明天就找她,但是這部手機,放在身上,是極其危險的了,我要好好找個地方藏起來,然後找到了賀蘭婷,再和賀蘭婷說明白這事,或者找到雷處長,等確定可行后,我再把手機拿出來,交給賀蘭婷,或者雷處長。

我擦拭去薛明媚的眼淚,說:「乖,別哭了,大難不死是好事,等你好了,我請你吃香的喝辣的埃啤酒,麵包,男人,都會有的。」

她撲哧笑出來:「是,我要男人,去幫我找幾個,不要你

那麼丑的。」

「行啊,我去弄個手機給你,你沒事你就搖一搖,搜附近的,加,每天加,加個天昏地暗愛得死去活來,叫他們進來監獄千里送精。」

她還忍疼打了我一下:「難聽。」

「好了說正事,這部手機太重要了,我想先找個地方藏起來,等我確定找到可靠的雷處長,說明白后,我再交給他,弄死駱春芳她們。」

薛明媚說好。

藏哪兒呢?

我絞盡腦汁想,藏監獄那是不行了,放在身上更危險,放王達那裡?也不好。

以前的破出租屋?更不行。

要不我直接給賀蘭婷打電話,叫她過來拿走?

也不行啊,我根本沒拿手機,我沒她電話,要是現在撲去找薛明媚,也不可能,很可能會撲空。最重要的是,怕薛明媚出事。

我問薛明媚:「你說這手機藏哪兒好呢?」

「要不,去放銀行保險箱那裡。」

我問:「銀行保險箱?你開什麼玩笑,我還能偷偷爬進去放埃」

「不是,銀行有一項業務,保險箱業務,一般市民的房產證,證券,存款單,金銀首飾這些,都可以辦理。」

「還有這種事,我怎麼不知道埃」

突然,手中的手機震動起來,我吃驚的看著手機。

上面一個陌生的來電。

薛明媚看著我:「怎麼了?」

我指了指手機。

薛明媚看了一下,對我說:「不是找駱春芳,就是駱春芳找這部手機。」

「怎麼辦?接不接?」我問薛明媚。

薛明媚想了想,說:「一定一直在打電話,打不通她們就會想著還藏在監獄禁閉室某個地方,打通了的話,她們會知道手機已經有人拿著了。」

「那如果接了,她們會要聽聲音,知道誰拿了手機,如果不接,她們還不知道到底誰拿著,到底在哪裡。」

薛明媚說:「接,但不要說話,聽對方的聲音。」

我做了個ok的手勢。

然後我接了電話,那邊很靜,我也不出聲音,沒有聽到呼吸聲,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感覺那頭,黑暗的那頭有人提著黑洞洞的槍或者一把尖刀,能割開任何人喉嚨的尖刀,隨時等著捅過來。

我摒住呼吸。

整整三分鐘,那邊掛了電話。

我把手機拿下來,薛明媚緊張問我:「怎麼樣,是誰?」

「沒說話,沒有聲音。」

「她一定想要你出聲,判斷拿著手機的是誰。」

我點點頭。

手機馬上又震動起來,還是那個電話,我盯著手機屏幕。

如同一場即將開戰的生死博弈之前的試探。

我又接了,還是不出聲音,對方卻道:「您好請問您是黃剛嗎。」

是一個女聲,女孩子的聲音,我突然就要出聲音說不是,當要出聲音的時候,我才驚愕的頓祝

我才意識到,如果對方是試探,那麼她假裝打錯電話,我說不是,就透露了我自己的身份,她們也就知道誰拿著手機了。

我怎麼那麼蠢。

還好沒出聲音。

「黃剛,你在幹嘛呀,怎麼不說話呀?說話呀,是不是呀?」她問。

故意打錯電話?

她又問:「黃剛,你怎麼了你

說話呀。我知道你聽著。」

我掛斷了電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說:「她說找黃剛。」

薛明媚說:「剛才我看到你要說話,好在你沒說。你應該給我聽一聽,看我認不認識這個聲音。」

「對!我怎麼沒想到,應該開了擴聲器的。」

「打過去1薛明媚說。

膽子真肥啊,打過去。

「打過去她一定接,因為她想知道很想知道拿這部手機的是誰。」薛明媚說。

「對。」

我撥打過去,開了擴音功能。

在打通了大概半分鐘,那邊才接了電話,她還是先不出聲,過了差不多二十秒左右,她才問,像是故意的問:「黃剛我知道是你,為什麼不說話?」

「喂,黃剛。」

突然一個沙啞的男聲搶過手機怒著說:「讓老子來!薛明媚你給我聽著!我認識你,但你不會認識我,你識相點把手機弄出來,不然你會什麼下場你知道的1

看來對方已經是被逼到了臨界點,自亂了分寸陣腳。

「你這個臭女人,既然你想死,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1沙啞的聲音說完后掛了電話。

我把手機放好口袋。

看著薛明媚。

「剛才的那個女的聲音,你想想,像不像監區那個編號尾數08的管教?」薛明媚問我。

「編號08?誰啊?」我問。

「平時說話眼神飄來飄去,有些狡猾,說話總是很看不起人,就這樣白眼的一邊說一邊撇嘴的,在監區有點分量。」薛明媚示範給我說。

我看著,說:「不知道,我見過嗎?」

「你怎麼會不見過呢,是監區的管教埃」

「編號尾數08?你知道她名字嗎?」

「不知道,她不是管我們監室的。」

我想了一下,總是很看不起人,說話白眼,鄙視人?眼神飄來飄去,很狡猾?

對!這個聲音,是的了,就是我們監區的叫姚圖圖的女孩。

姚圖圖。

姚圖圖在監區同事中的口碑並不好,這個女孩喜歡攀比看不起人,開口閉口lv啊古馳啊,哪個男的開奧迪周末來監獄接她啊,哪個男的身家幾百萬啊,哪個女的男朋友又丑又窮酸埃不僅如此,她特別尖酸喜歡背後挖苦議論別人,我都不敢得罪的馬爽,是馬玲隊長的嫡系,姚圖圖都敢得罪,說馬爽如果不靠著馬玲上去,只不過是個臨時工,臨時工都不如。說得好像如果不是馬爽爬上去就是她能上去一樣。

當別人跟她說點事,她就要管,說你這麼個男朋友,是我我才不要早就甩了之類。總之,她在辦公室就沒幾個人願意呆在辦公室。

我自己平時也不喜歡她,只是不好得罪,她說話,我就嗯嗯啊啊的,如果我是犯罪分子,控制這種女人,最容易不過了,送個包包送點錢,就像薛明媚說的,找到她身上的**弱點,攻下來。

想不到,章冉真的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是姚圖圖。」我說。

「好像是姓姚。」與此同時薛明媚說出來。

「對,姚圖圖。聽這個聲音,可以百分之九十的肯定了。你覺得他們會做什麼?他們已經要被逼瘋了。」我說。

「換位思考,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薛明媚問我。

我驚恐的說:「殺人滅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