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06章 找了強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 找了強援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為了安全和保險的需要,監獄醫院的面對監獄人員才能就醫的這一部分向來不對外開放,監獄醫院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對公眾開放,一部分只針對監獄人員。

所以,無論是哪個病房,都是有防爆網隔起來,就是這棟住院部的樓下,都是隔起來的,要有人上來,必須得經過查驗身份,才能開門。

一下子上來那麼多人,那麼可以說是監獄人員或者醫院人員才能上來,我自然會想到就是章冉和姚圖圖帶人殺上來。

我急忙抽出鋼管,本已經熟睡的徐男,很警惕的坐了起來,也抓起了鋼管。

果然是沖著我們而來。

敲門。

敲這個病房的門。

我看看薛明媚,她睡著了,她應該很是疲憊。

我開始冒冷汗,擦了擦額頭,輕輕的走向門邊。

門外又有敲門聲。

我過去看,從那個門上的小窗口撥開遮擋牌一點看。

是王達!

怎麼回事埃

我對徐男輕聲說:「我去看,你藏起來,萬一動手的話,要偷襲,他們人多。」

王達身後還有幾個人,全是穿著警fu。

我靠他報警了?

我開了門。

他看到我,說:「搞什麼,打你電話打不通,打你說接電話的那個護士又不接。害的我們在下面跟做賊似的被盤查。」

我高興極了。

出了外面,笑著說:「嚇死我了,還以為仇家找上門來了。」

「沒死就好。」

我看著他身後穿著警fu的四個高個子,輕輕問:「你報警了?」

「不是,這是我朋友們,鐵虎,我哥們,這也是我哥們,張帆。」王達指著其中一個高個子對我介紹。

我連忙伸手:「您好您好。」

他也伸出手來,很有內力:「您好,我叫鐵虎。」

「鐵虎是我高中同學,現在是特警隊的,公安局東郊分局的。張帆,我大學同學,女子監獄的管教。鐵虎身後都是鐵虎的手下。」王達介紹著。

介紹后,他拍著我們兩個:「他娘的,你兩都穿著警fu,混得風生水起,每天盤起腳等吃等喝。老子以前成績比你們都好,現在卻每天搬貨,搬貨,不停的搬貨。老天真是不公平。」

鐵虎說:「你是公司的老總,我們怎麼和你比。」

王達拍著鐵虎的肩膀說:「特別是高中的時候,怎麼看你都是個矮個子,三天兩頭請病假的病秧子,現在怎麼就長得那麼高,還看起來那麼厲害的樣子。」

果然是特警隊啊,看起來是真的很厲害的樣子。

我招呼著幾個朋友坐下,發了煙,然後跟王達說:「謝謝你啊賤人,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王達點上煙,說:「能不來嗎?不來的話,某人估計要跟我絕交了埃」

我笑著說:「不敢不敢。」

「你就那樣,不過說真的,你要是有難,我不來的話,你真可以和老子絕交了,朋友就該這樣嘛。」

「是是是。」

「承認了!他娘的承認了如果我不來你就跟我絕交是不是?」他拍大腿問我。

我靠這狡猾的狐狸。

我急忙說:「噓小點聲,這裡是醫院!病人做完手術躺著呢。」

「別岔開話題。」

「好好好,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我不好,對不起王大爺。」我跟他道歉。

「小樣,這麼點事就他媽的絕交?」

「這小事嗎,我今晚要被人弄死了這能是小事嗎?」我反唇相譏。

「死了倒也好了,你那十二萬反正沒借條,剛好吞了你的錢。」

「好了好了我快點死好吧,我在你心裡還不如十二萬。話說你高中同學能人輩出啊,有願意幫你打工的,有願意出來幫你大忙的,我還以為你真要去帶二三十個看場子的來吶。」

王達看了看鐵虎說:「鐵虎以前在高中的時候,有個校花特別喜歡他,那個校花我勒個去,誰都看不上偏偏看上病秧子鐵虎,還公開追求,喝醉了來學校在我們教室門口表白,鐵虎膽子小,不敢接受。從那時起,鐵虎經常被別班的喜歡校花的人欺負,在走道上被人扒下褲子。」

鐵虎跟著插話:「不是被人扒下褲子,是扒光。」

「哎呀還以為你掩飾,你倒是不怕曝光糗事埃」

「這是事實。」鐵虎倒是直爽,「那天還感謝你幫我了,帶人上去揍了他們一頓。」

「你別感謝我,感謝你家校花,他娘的,當時我也是個有點名氣的扛把子,在我們班是老大,是學校四大金剛。我喜歡校花啊,可她喜歡鐵虎,看到鐵虎經常被人整,那天又在教學樓走廊被扒下褲子,我本來就恨鐵虎,恨不得過去幫他們扒光鐵虎這小子。那校花看到我在圍觀,跑過來對我說『你們班的人被人打你還看的那麼過癮,以後誰還願意跟你混』,我心想,這話說的是啊,老子班裡的人被人動,我不出手以後在江湖怎麼混。」

我笑著說:「是因為校花激你的吧。」

「也是因為校花,我二話不說,兄弟們上,上去就揍了他們一頓。後來就被記過了。鐵虎就跟我好上了,呸呸呸,不是好上了,是偷偷的跟著我混了。我好心搓成了鐵虎和校花這對狗男女,沒想到他結婚連我都不告訴,日,鐵虎和你張帆一樣,都是白眼狼1王達一邊罵一邊說。

鐵虎呵呵的笑著說:「那不是找不到你嘛,你也不上網,我在班裡面的群找你,都說聯繫不上。」

「我你鐵虎,你要是真心找我,還找不到我,你看那麼多年了,高中畢業到現在,我只知道你去了警校,後來做了警察。有時也在qq上過年過節的發個過年快樂的,你也沒回復我。要不是我今天有事,在qq上叫你,還不知道你已經把校花騙到家裡了,更不知道你還是特警隊的隊長。」

「對不起啊達哥,在警校我們不能上網,封閉管理,也不能用手機,訓練又忙,工作了更忙了。」

「忙你大爺,他媽的,你們現在都混的有頭有臉的,手下一幫幫的,你們以前都是我的馬仔小弟,現在都是我大爺。命運總是那麼的不公平。」

我遞給他一支煙:「好了大哥,你是我心中永遠的好大哥,你是未來的霸道總裁。我會鞍前馬後一直跟隨你。」

「鐵虎老子還沒問你,你說你現在這樣,校花喜歡你,我也認了,但是你那時候,校花喜歡你,我們

都不甘心啊!為什麼?」這廝還真多嘴多事。

我踩了踩王達的腳,提醒他別多事。

鐵虎看到了,笑了笑說:「沒事沒事。我老婆她說,以前追她的人很多,可見我見到她從來沒看過她一眼,然後她就覺得我與眾不同,越看越有味,就找上我了。」

王達吃驚說:「這樣也行?」

鐵虎傻呵呵的說:「她說我從來沒正眼看過她,其實那時候我膽子特別小,我看女孩不敢看,特別怕看到她,看多了我就亂想到那些事,覺得自己不正經。」

「真不公平!你讓我們如何接受這樣的答案?」王達可惜著說。

「算了算了,你的嘴巴留點口德好不好,現在是鐵虎嫂子,不是別人的老婆,你那張嘴怎麼講話那麼難聽?」我踩踏他的腳。

「好吧,抱歉鐵虎,別放在心上啊,我就隨口說說,呵呵。你到底怎麼情況?」這時他才對我問正事。

我說:「我還沒問你們怎麼上來的?」

王達指了指鐵虎:「特警隊的人上這種地方,小意思了。」

「你們爬上來的?厲害。」

「胡說什麼,是鐵虎他們有證件,這個小醫院還有人敢攔特警隊的嗎?你快說說你什麼情況。」

我簡單的說了一下給王達聽:「監獄里兩個女的開打,一個女的要殺這個女的,沒殺死,她已經和外面聯繫上,叫外面的人來弄死她。」

「我靠這麼深仇大恨?」

「被弄的女犯是證人,想弄死她的是在監獄里搞粉的。被這個女犯整到證據了。」

「搞粉的?媽的監獄真亂啊,你們怎麼管理的?」王達說。

我說:「這我也不知道,現在監獄的領導都不知道有那麼嚴重,明天我才能把這個事情上報,所以要捱過今晚。」

「行了,放心吧。聽起來挺刺激的,哈哈。」

「你不害怕?」我問他。

王達笑呵呵說:「怕什麼怕,有特警隊的人在,一個打一百個,他們什麼人?」

「不知道,可能還有獄警。」

「獄警1鐵虎和王達同時吃驚。

「是的,可能有獄警參與。」

「監獄還真是夠亂埃」王達嘆著說。

「確實如你所說。」

「哎,要是人家今晚真的來弄死證人,你們要是擊退歹徒,你是獄警,你是特警,都有功勞吧,那我這樣的,國家會不會也給我隨隨便便發個百把千萬的獎金?」

「贈你一把鋼管,上面刻著小平贈。」我拿著手中的鋼管塞給他。

「去你大爺。漫漫長夜,天氣那麼冷,今外樣在走廊過嗎?」王達問。

我指了指旁邊的病房:「裡面有床睡,去吧,這裡的病房只要上來了都可以隨便睡。哦,還有,剛才我借那個小姑娘小護士的手機,是個純情小護士,人長得不錯,你要是無聊可以去跟她討論討論人生。」

「早說嘛,那我們各就各位,有事再說吧。」王達聽到有女人,馬上站了起來。

「謝謝你們啊,辛苦你們,麻煩你們了。」我對特警們致謝。

「別客氣。」

讓他們到了旁邊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