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07章 自欺欺人的把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7章 自欺欺人的把戲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回到薛明媚病房裡,徐男靠在床頭牆壁。

我問她:「還不睡啊男哥。」

「你真行啊你,特警隊都讓你叫來當保鏢了。」徐男說。

「呵呵,是朋友幫忙的,我沒什麼行的。」

「行了,有這幾個特警在,還怕什麼駱春芳。」

我坐下來,問徐男:「男哥,那駱春芳究竟什麼來頭?」

「什麼什麼來頭?你想知道什麼?」

「她犯了什麼罪?進去之前是幹嘛的?」我問。

「這就多了,她的資料上,有聚眾吸毒罪,詐騙罪,搶劫罪,聚眾賣陰罪,聚眾賭博罪。」

我吃驚的說:「那麼厲害?這個女的也太強悍了。」

「她把她租的幾個房子弄成賓館,掛羊頭賣狗肉,從自己老家幾個村子找來一些女的,在小區里容留婦女賣陰,從中撈取利益,生意紅火了之後,就在火車站附近租多了幾個房子,賣陰,也涉極毒,還開麻將館供他人賭博。她自己還吸毒,自己上陣賣陰,一些被騙來入住的火車站的旅客,因為來之前不知道有這種服務,來了后又被強逼著做成生意,旅客嫌價格貴的就被搶,後來撞到了槍口上,把幾個結伴來市裡報名上大學的大學生整進去后,有個大學生就偷偷給家人電話告訴他家人被拘禁了,他叔叔是溶市的市長秘書,他叔叔的表哥是我們市的公安局長,這還得了,一下子就端了這個淫窩。數罪併罰,總之,處了好幾百萬的罰金。」

「真是個強人啊!如果用這頭腦幹正經生意,估計也會發達吧。」我感慨。

「這監獄里,太多能人了,有落馬女高官,有明星,有富二代有富婆,可惜啊,只要走錯一步,人生都毀了。」徐男也感慨。

「駱春芳,駱春芳。心狠歹毒埃殺人。」我念念叨叨。

「她身上還有幾個嫌疑案子,沒找到證據,據說有一起是綁架撕票,但公安和檢查機關沒有找到證據,如果找到證據,難逃一死。」

「死了乾淨這種人,這種十惡不赦的人,就他媽的早該槍斃1

徐男笑著說:「怎麼,不以德服人了?之前進來的時候,口口聲聲超度教化。」

我惡狠狠的說:「教化個毛!這種良心泯滅禍害眾生的人,就應該早點死。」

是的,監獄收進來的犯人,目標的確是要需要經過改造后讓她們從進來時的壞人,出去變成了好人,對社會有用的人。

可是呢?就這個駱春芳這種人,進來之前是壞人,進來之後還是壞人,如果不把她弄死,這種人就算有一天出去了,還一樣是壞人。

就像薛明媚說的那個開假銀行的女的一樣,弄夠了錢,就跑路,跑到國外,用血腥罪惡手段弄來的勞苦人民大眾的錢花天酒地瀟洒一生。

可惡啊可惡。

「太累了,我先睡了。你睡哪?」她問我。

我說:「趴在這裡睡吧,沒事你睡吧,我不和你睡,你放心。」

「你要和我睡我他媽的還嫌你噁心。」她說髒話的時候,真有王達的幾分風采。

「是是是,我陪你睡你嫌噁心,謝丹陽陪你睡你就不噁心了。我老實跟你說啊,我和謝丹陽睡過,我發誓啊我發誓,我沒動過她,我們就因為我去假扮她男朋友,還有啊,她是裸著的。這事我要先通知你。不然以後你要是突然知道了我

和她睡過覺,捅死我。」我對徐男說。

「她和我說過。你那麼怕幹嘛?」

「你看監獄里很多情殺被關的,我沒幹過豬肉但見過豬跑埃不是,我,不是干過豬肉。反正就那個意思。我就怕有一天,你知道了我和謝丹陽睡過覺,吃醋弄死我。」我舉起三根手指做發誓樣子。

「她不漂亮嗎?」

「漂亮。」

「裸著和你睡,你還不動她?」徐男問。

「你是我哥們,她就是我哥們的女人,是我嫂子,靠,我怎麼能動大嫂,我那一刻,我簡直就是柳下惠上身了我1

「你柳下惠,你會下流你。你活該干豬肉。」

「尼瑪我去,別帶這麼諷刺人的啊,還有,我以後打死也不想跟她睡啊,你知道,難熬,怕頂不祝」

「頂不住你就不用干豬肉了唄。」她竟然如此大方。

我說:「你什麼意思?隨便我動她?你捨得?你不吃醋不介意?」

徐男停頓了一下,說:「別人叫我們拉拉,其實我們平時和別人沒什麼區別,對我們來說,這表面的東西更像是一個自欺欺人的把戲,因為在我們內心有另一個自己以不同的形式生存著、感受著,痛苦並愛著的同性人。最了解男人的是男人,最了解女人的是女人。男人與女人之間,從相識到相處,再到結合,可能要經歷很多,算計、比較、猜忌、出軌,但是假如換成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這個過程可能會變得簡單一些。尤其是兩個女人之間,更容易達成默契。當然這只是我對同性戀愛人的積極理解,因為在我的理解中,越是真摯的情感,內容就越簡約,沒有客套、含蓄、隔閡、隱瞞,一切都是出於本能,本能的知道該為對方做些什麼。雖然情感可以交流相互溝通,但是身體上,還是難以做到相互滿足。女同性戀的這個問題,這個**的滿足,對我們來說也是很無奈。」

「好吧,雖然我很同情你們,但我無能為力。」

「她有需要,你可以幫幫她,我沒關係,但是別的人我就介意1她突然說。

「你說真的假的?為什麼啊?」

「人都是有需要的嘛,丹陽是雙性戀。你放心吧,她是個很乾凈的女孩。你是我信得過的人,是好人,你也不敢搶。」

我開始做起了美夢,謝丹陽,丹妮,上下飛甩,捂死我?

爽埃

「他媽的不行!你的女人那麼多,一定有病!不許碰她1說著說著徐男突然叱喝我道。

我氣了:「你才有病!我他媽的有病,你沒試過你怎麼知道我有病1

「今天跟你說的,不許說出去,否則我殺了你1

我指了指薛明媚:「如果她裝睡呢?」

「那我就割她喉嚨1

我說:「你這種人比駱春芳還良心泯滅,人家至少是因仇相報,你就為了你這麼點破**還要割喉嚨,至於吧你。話說你剛才說的我可以動謝丹陽,你不要反悔1

「我不反悔,只要你們願意,我不介意。可我警告你,要帶套。」她說。

我嘻嘻說好。

男人啊男人,我是個正常的男人,變態的男人。

「男哥,你能告訴我,你們怎麼搞的那事嗎?」我嘻嘻的問。

她的臉紅到了脖子根,罵我說:「問什麼問,問那麼多幹嘛,我為什

么要跟你說。」

「嘻嘻你不說我也知道,我啊,在謝丹陽家,睡覺的時候,枕頭下面好大一根那個棒棒。哈哈,你們就這樣這樣是吧?」我一邊說一邊做動作。

「我你了張帆,老子給你臉你還往上爬了1她就要下床。

我說:「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男哥,我錯了還不行嗎別打別打。話說,我還是那句話,幹嘛我和謝丹陽那個你不嫌棄,而她和別人你就嫌棄?放心了我就隨便問問,我也隨便說說,你不和她分手我怎麼可能敢和她亂搞呢,她是我嫂子。」

「不知道,我不知道行了吧,別問了睡覺1她躺了下來蓋好被子。

「男哥,晚安啊,祝你和丹陽姐夢中來相會,你一根來我一根。」

「滾。」

不一會兒,男哥的打呼聲響起。

我看著這個小小的床,看著薛明媚睡得那麼甜,我不忍心擠她。

我是不能和徐男睡的了,如果和謝丹陽,我一定撲過去。是的,她像個男人,她不漂亮,她讓我感覺她就是個男人,如果真是個男人那也就罷了,我也樂意過去睡,可她偏偏不是個男人,而且還喜歡女人,這讓我從心裡很難接受。

還好病房裡有空調,不然這種天,非要冷死我不可。

我去反鎖上了門。

我在那個柜子翻了一下,有一張墊子,白色的,我拿起來披在了身上。

把燈關了,趴在了床邊睡下。

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我聽到了很輕的腳步聲。

幾個人的腳步聲,我以為在做夢,我快睡著了。

可我強行逼著自己聽,感覺不是做夢,是真實的有腳步聲音,門外輕輕的有要擰開鎖匙的聲音。

我驚了,心臟突突突的跳了起來,來了,這次應該是真的來了!

我躡著腳步輕輕,輕輕地走到門后,然後開了那個小小的擋牌,從僅露出的一點小縫隙往外看。

外面,穿著獄警制服的女的,竟然就是。

姚圖圖!

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

薛明媚說的姚圖圖是章冉的同夥人。

可我看到她身邊並無他人,難道都躲起來了?

可我剛才明明聽到的幾個人的腳步聲,不可能只是她一個人,在這麼靜謐的大半夜,這種聲音雖然很輕,可我還是清清楚楚的聽到的是幾個人,而不是只有姚圖圖。

我的心突突突突的狂跳,感覺要跳了出來。

我怕門一開她身後就幾個拿著刀進來就砍。

我干他娘了!我的鋼管扔給了王達那廝,那幾個估計都還在睡著,要喊嗎?

要不要大聲喊他們?

姚圖圖的表情,甚是害怕,她的表情不像是來殺人,像是被人逼迫,不過以她平日那性格,要讓她殺人是為難她了。可那個沉默寡語的章冉,實在不得不讓我覺得膽寒。想不到這麼個女孩都那麼狠毒。

這時候了我還在亂想。

姚圖圖擰不開這門,我想先看看,她要幹什麼。

她沒氣力擰開,裡面反鎖了她也擰不開。

她身後兩側突然出現兩個男的,我嚇了一大跳,心提到了嗓子眼,其中一個就是金鏈子。

還有一個凶神惡煞的光頭。

伸手就擰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