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08章 危險來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8章 危險來襲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還都穿了獄警的制服。

我還看見了,他們手中拿著刀。

長刀,在夜裡閃著寒光。

徐男不知何時到了我身邊的,她警惕性也很強,儘管睡得很死,她拿著鋼管,緊張問我:「你那些朋友呢1

「喊吧1

不喊就完了!

剛要開口,突見他們身後幾個人出來,打成了亂成一塊。

「他們出來了1我說。

我和徐男馬上開門衝出去幫忙:「打死他們1

地上。

姚圖圖和光頭男還有金鏈子,已經被制服了,全都被特警們押著躺在地上。

就這樣?

是的就這樣。

姚圖圖帶來了兩個人而已,光頭男金鏈子都帶著砍刀,砍刀都在地上,已經被制服。

王達睡眼惺忪看著我:「不是說人家二三十個嗎?這也太不夠看了,才不到幾秒鐘。」

「你講什麼話呢,來二三十個把我們打死才好是吧,萬一傷著鐵虎和特警哥哥們,那是大罪過了。」

鐵虎問我:「現在怎麼處理?」

「綁起來,報警,這事情鬧大了才好。」我心想,這事情如果給指導員她們知道,第一個反應肯定是要壓下去,不要出事。

她們追求的是她們女犯人們每天給她們『供奉』的黑錢,她們不會去想伸張正義替女犯伸冤,有事就先壓下去,不能傳出去,保住她們的地位。

發生這種事情,如果捅出去,我估計,監獄里應該有人該掃出去了。

如果捅出去,她們有的人被處分,被抓,我可能就成了她們的靶子,不管了,老子還有賀蘭婷撐腰,如果我真的壓下去不管,難保駱春芳哪天也找人弄死我,還有薛明媚。

騎到了老虎身上,下來就很難了。

特警三下五除二,用他們的鞋帶綁著他們,蹲著,把他們的皮帶鬆了,褲子褪到地上,跑也難跑了。

果然是專業。

我看著姚圖圖,我捏著她下巴看我,她卻不敢,一直低著頭,還哭了。

我說:「姚圖圖,你這幹嘛呢?你不好好的在監獄裡面呆著,跟人家流氓湊什麼熱鬧?」

姚圖圖慌著哭著說:「我是被逼的,被逼的。」

徐男蹲下去問姚圖圖:「圖圖,這怎麼回事呢?」

我對徐男說:「男哥你不知道吧,她和章冉聯合起來,收了駱春芳的好處,和駱春芳一起,在監獄里搞粉。」

「啊!圖圖,是真的嗎?」徐男馬上抱著姚圖圖雙肩問。

姚圖圖哇的慌著哭出來:「我,我我,被她們逼的。」

姚圖圖看來很不經嚇,這下子陣腳全亂了,她身後的金鏈子罵道:「你住嘴!閉嘴1

我問金鏈子:「怎麼了金鏈,是不是怕你們做的事被供出來,我不怕你不供,我有證據。把他們一人一間病房關著,綁好1

鐵虎讓手下把他們三一人一間房關進去綁好了。

金鏈子被拖進去的時候對姚圖圖威脅道:「別亂講話,老子殺了你1

我一巴掌扇過去:「閉嘴1

王達問鐵虎:「虎爺,你是怎麼聽到人家走路的聲音的?千里耳啊?」

我說:「我也聽到了。」

王達說:「我也聽到了,不過是在他們走到了門口的時候,鐵虎拍醒我的。鐵虎在他們在樓下上第一層樓梯的時候,就聽得出來他們三個人了。」

我驚愕:「真的假的?」

「我們的聽力是訓練出來的。」

「這也能練?怎麼練?」王達也問。

「這是軍事機密。」

「靠,跟你聊天真沒勁,什麼都是機密。」

我讓徐男先報警再說,徐男報警了。

徐男問我究竟怎麼回事,我說:「你去問姚圖圖吧,我可能知道的有三分之二,姚圖圖估計全知道。」

我拉著王達到一邊說:「兩下警察來了,你讓鐵虎他們幫下,說一說,說有人進來砍殺犯人,他們來幫忙的。」

「這必須的埃可我想知道,我有沒有獎勵?」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這樣子吧,這事情結束了啊,你幫我買兩條煙送給鐵虎,請他們一起吃個飯,幫我感謝感謝。」

「他們可未必會願意出來,但是煙,應該是會收的。什麼煙?」

「當然是中華,不然是軟白啊?五十塊錢一條?」

「好,中華,兩條,一千五,給錢。」

「那麼貴?」

「媽的你讓我幫忙,我不抽你一點我還怎麼安心,他還有中華呢。」

我說:「我靠你不是我兄弟,就這麼點忙你還跟我要錢。」

「錢才實際,其他的都是虛的。」

「行,給就給,你先墊著,買兩條煙送鐵虎,然後下次我帶卡出來還錢你。」

「記著別耍賴啊1

「好了好了。」

我走近關著姚圖圖的病房裡,她還在抽泣,恐懼著。

徐男問她:「怎麼了圖圖?」

「徐徐徐男,我我我不想這樣,我媽媽知道了,會打死我。怎麼辦徐男。」哭的稀里嘩啦的。

我說:「姚圖圖,你也見了那麼多的女囚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還是坦白些,不然啊,我們監區很可能多了一個叫姚圖圖的女囚。」

徐男踢了我一腳:「好歹大家都是同事一場,你這什麼態度,審犯人嗎1

「是,我是審犯人!你問姚圖圖她是不是犯人?」

「圖圖,到底怎麼回事?」徐男又問。

「我,我是被他們逼著的,他們說,他們說如果我不願意,就,就。」姚圖圖吞吞吐吐。

我問:「他們是什麼人?」

姚圖圖估計是想到了剛才被金鏈子威逼,低下了頭不敢說:「我,不敢說。」

「呵呵,你不說,罪加一等。他們是駱春芳的人是吧,駱春芳販毒是吧,你和章冉幫她帶毒是吧,你拿了她的錢是吧!還有你和章冉駱春芳聯合起來殺薛明媚,是不是!是,還是不是1我大聲問著她。

姚圖圖哇的被嚇的大聲哭出來。

徐男推倒我:「你滾遠點!我來問!你那麼凶幹什麼1

我說:「徐男,不是我凶,你問問她都做了什麼,她販毒,她殺人埃」

徐男手也有點顫抖,她估計想不到姚圖圖和殺人販毒這種事有關係:「圖圖,真的嗎?」

姚圖圖哭著說:「我沒有殺人,我沒有販毒,他們做的,我沒有,我沒有做。你冤枉我。」

我說:「你這話說得好,你是冤枉的,你知道全監獄的女犯都說自己被冤枉,你可以不說,在證據面前,你越是抵抗,你越是被罰得重。」

姚圖圖急忙說:「我沒有,我沒有殺人。章冉跟我拿鑰匙,我知道她去找駱春芳,可是我不知道她們要殺薛明媚。」

「哦,這麼說來,她們明確就是為了殺薛明媚,你不知道你還拿鑰匙?你知道的對不對!還有駱春芳一直用手機和外面聯繫,一直販毒,你收了她的錢是不是1我逼問。

「我收,我收了錢,可是我不知道她們販毒,後來我才知道,她們要做什麼事,都不和我說,只是讓我幫忙,可是我沒有幫她們販毒。」

「但是你還是知道她們在販毒是不是?」

「我後面才知道,我後面很害怕,可是我收了錢,我不敢說,可我沒有幫她們販毒。」

我又說道:「是,你沒有直接販毒,但是你是幫凶,你還是老老實實把事情都弄出來吧,罪加一等抗拒從嚴埃行了我不用問你了,到時候警察,檢察院,法院會有人找你的。」

姚圖圖哇哇哭起來:「我求你了不抓我好嗎?好嗎我給你們錢。」

徐男搖著頭不可思議的說:「圖圖,你膽子怎麼那麼大。」

我說:「姚圖圖,你犯了法,你做錯了事,就要承擔,我和徐男我們敢拿你的錢嗎?開什麼玩笑,這種錢我們敢要嗎?要是販毒達到一定數量,你不用坐牢,直接槍斃。」

姚圖圖哭的稀里嘩啦的。

然後就跟徐男全都招了她的罪行。

她說她確實不知道怎麼回事,當時想買一款新款的lv包,三萬多,她沒那麼多錢,章冉知道后就說送她,但是天上哪裡掉陷阱,後來又送了一款其他牌子的包包,裝逼吧,裝吧。

再後來,章冉就說其實錢是犯人駱春芳給的,駱春芳很想結識她,說她人不錯,然後剛開始就幫忙送手機,傳遞手機等一些小物件,再後來,就是幫忙做聯絡人,我懷疑她所說的傳遞手機等物件裡面可能就有毒品。之後,章冉經常和她拿鑰匙,去和駱春芳單獨見面,還有駱春芳出來和情人會面,姚圖圖都幫過忙,我就想不可能章冉一個人做得到,這姚圖圖進來的時間久,她有一些權利。

駱春芳那麼聰明狡猾的人,怎麼會找了這麼一個豬一樣的隊友,一下就嚇得什麼話都套出來全招了。

我想,許是姚圖圖貪圖虛榮,容易誘上鉤,就像薛明媚說的,人都有**,**就是弱點,有了弱點就容易被人利用。

唉,人埃

警察來了,我都省事了,直接讓他們問姚圖圖就是,結果一聽是跟毒品和殺人有關,立馬加派警員,連派出所所長都來了,來了兩車子,那所長認出鐵虎,和鐵虎打了寒暄,所長是厲害,但年輕的特警隊更厲害,看鐵虎這樣人就是前途無量那種人。

把事情簡單了解后,所長對我說:「小張同志,人我們就帶走了,這案子涉及人員較多,也比較大,我們要經過審問,還需要和你們監獄合作配合,希望你能多多配合。」

「一定一定,這是我應該做的。」

他伸手和我們一一握手,然後把哭得眼淚都沒了的姚圖圖幾個全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