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09章 奢華而又張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9章 奢華而又張狂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已經凌晨兩點鐘,我送走了王達幾個。

王達說:「好過癮啊,你乾的這工作,玩得跌宕起伏的。」

「過癮個毛,我也是被迫的。」

「是啊監獄那麼多女人逼迫你,我真想進來幫你承擔一些,記得下次招男的給我打電話。」

我推走他:「滾吧,王老闆,好好乾扛啤酒箱那份很有前途的職業吧!記得買煙啊1

「去死。」

送他們走,然後回到病房,徐男一直低著頭不說話。

我問她怎麼了。

她說:「看來人真的是不能為了一點**干見不得人的事。」

我馬上問:「男哥是不是有做了見不得人的事?」

她狠狠看了我一眼說:「沒有!睡覺1

她躺下去了,轉過身去,卻沒有打呼聲,我知道她在想事情,估計看到了姚圖圖這樣子,兔死狐悲,她生怕她和指導員這幫人在監獄里搜刮女犯人這件事被捅出來,那她也完蛋了。

唉,如果徐男真的完蛋,我也感到很可惜,可我也幫不到她,當時她勸我要錢,我還反過來勸她不要再碰這些髒錢,徐男口口聲聲說沒事,呵呵,沒事,這天底下的事情,如果想別人不知道,除非己莫為。

只是,以指導員監區長那些人的本事和背景,想要挖出這一層哪有那麼容易。

我沒有把手機那個證據交給派出所所長,因為我怕一旦他聯繫到了監獄方,監獄方動用關係把事情壓下去,就完了。

那個證據,我要交給雷處長或者賀蘭婷。

實在困得不行了了,一天發生了那麼多的事。

我趴在床沿,感覺床都在轉動,就沉睡了過去。

感覺有人在捏著我的臉,我的嘴,我伸手打了打,困得不想動。

突然,我好像夢見了弔死的呂蕾,還看到她的正面,嚇得我當即一激靈醒了過來。

只見薛明媚伸手捏著我,外面已經天亮,雖然天陰沉沉的全是霧霾。

我說:「夢到呂蕾,嚇死我了。」

「你那麼怕啊?」薛明媚問我。

「我發現我,我們男的,有時候膽子比你們女人小很多。你什麼時候起來的?」我問她。

「一個小時了。」

「幾點了?」

「十點了。」

「那麼晚了1我大吃一驚。

「你昨晚,就是這麼陪著我呀?」薛明媚問我。

「是啊,想去旁邊睡,又怕還有人來找你弄死你。」

薛明媚笑了笑說:「謝謝你,傻瓜。」

「傻個屁,哎徐男呢?」我回頭看不到徐男。

「她去打飯了,謝謝你們。」

「不客氣,我也是在幫我自己。是不是徐男都和你說了的。」我問。

「是埃」

薛明媚叫我靠近,我問她想幹嘛。

「過來呀。」

我伸頭過去,她抱住我的頭親了一下我的臉說:「謝謝你。」

「說了不客氣,你竟然占我便宜,我也占你便宜。」我也親下去了。

一個吻過後,她問我:「那部手機呢。」

「我藏起來了,我沒交給派出所,我要交給s法局的。我怕派出所聯繫了監獄

方后,監獄的人把這件事給整的大事化無了。」

「嗯。」

打算一會兒后出去找賀蘭婷,直接去她家找她,碰運氣吧,就算見不到,我也不能把手機輕易交給別人。

徐男回來了,提著粥,還有炒飯。

粥是薛明媚的,炒飯是我們的。

我嘀嘀咕咕:「一大早吃這個,梗死人。」

我喂著薛明媚喝粥。

徐男罵我道:「他媽的十點了,午飯太早早飯太晚,你怎麼自己不去外面買。」

「我靠你這傢伙,我就說了一句,你罵我一大串。」

「你就欠罵。」

喂完了薛明媚,我也吃飽了,我對徐男說:「男哥我出去一下。」

「幹什麼去?等下監獄的領導估計會來。」

「來就來唄。」

「什麼來就來唄,來了見不到你,我不被罵死啊1

「我有事,真有事。」

「你能有屁事你!你除了找女人你還能有什麼事1徐男罵著我。

「好了好了男哥,男爺,我是真有事,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就回來1我跑出去。

「快點!別整死我了1

「知道了1

上了樓,往樓頂處,在通風孔那裡爬上去拿了手機,然後拿好下樓出去了。

打了一部的士去賀蘭婷小區。

輕車熟路,到了那裡按號碼,希望她會在家吧。

如果不在,我就纏著騙著保安要業主的號碼,要賀蘭婷的號碼,送煙我也要弄到號碼。

沒想到她竟然在家,通了之後她問我是誰。

我急忙說:「是我埃」

「你?你是誰?」

老子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

「我是你家張帆!我是張帆。」本來想開口說你我是你家張帆張大爺,但心想她可是我上司,急忙改口。

「什麼事?」

「急事彙報1我急道。

她在家按了開鎖,門開了。

旁邊一個等著我的比我高的一表人才的男的,手上提著幾盒子禮品,奇怪問我:「你是誰?」

我奇怪的看著他:「你又是誰?」

「你剛才按的門號,她叫賀蘭婷,你說你是她家的誰?」他咄咄逼人問我。

我日,是不是碰到賀蘭婷男朋友了。

我說:「你也認識賀蘭婷?」

「你真是她男朋友!她怎麼找了你這麼個小警察?」他開始憤怒起來。

看起來是心裡不平衡的憤怒。

我急忙說:「大大哥我看你是誤會了啊,我不是她男朋友,我只是她的手下,我要向她彙報一點工作上的事。」

「你不是?你不是你剛才說什麼我是你家張帆?你叫張帆是吧1

「是,我是叫張帆,我剛才是想說,我是你家張帆張大爺。不是我說我是你家張帆,但是話沒說完我突然想到她是我上司,後面的張大爺三個字沒敢說。情況就是這樣,你信嗎?」

「我不信1

「信不信算了。」我走向裡面。

他跟在我身後:「你什麼時候和她好上的1

「都說了你誤會了,真的誤會了,麻煩你別

問了好嗎,我很煩,要麼等下你自己問她,不過我有事急事要找她,你先給我一點時間和她聊一聊,然後你是要問要吵架,我走了你隨意。」我有些不爽了,這傢伙很煩。

「她怎麼會看上你?」

「是,她永遠不會看上我,放心她也不會看上我。等下你可以核實,我真有急事大哥,求你了別擋著我了。」我給他一支煙。

他一甩手,拍掉我手上的煙,我撿了起來:「生氣有什麼用。」

「你承認了是吧1他氣惱道。

「真不是。哎我不想和你說了。」我跑向那棟樓。

在電梯里,他一直唧唧歪歪的問我是不是,問什麼時候好上,問我對她做了什麼事,問我怎麼騙賀蘭婷到手。

我在電梯里,忘了扔了煙,只看著他雙唇翻飛,氣惱的他依舊在怒問質問。

會不會等下發火拿起刀捅死我,想到監獄那些情殺的女犯人們,我只好說:「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樣好嗎,等下你可以問問賀蘭婷,如果有,你揍我,如果沒有,你讓我好好跟她彙報工作我就走行嗎?謝謝。」

他不說話了,也掏出了煙,在電梯里煩惱的塞進嘴裡,他渾身找不到打火機,我給他點了煙。

他抽了兩口,咳了兩聲,說:「既然是彙報工作,不能電話里說嗎?不能去辦公室說一定跑家裡說嗎?」

「我有些東西要交給她。別問了好吧,我也煩了,等下你可以問賀蘭婷行了吧。」

他不說話了,沉悶抽著煙。

賀蘭婷男朋友,看來是賀蘭婷男朋友了,是未婚夫嗎?我心裡有點酸,這廝看起來穿得人模人樣。

唉,我這種吊絲,也只能去監獄里找女朋友去吧。

電梯門開的時候,我們出去,一個阿姨捂著鼻子揮著煙灰走進電梯:「在電梯里抽煙,年輕人都什麼素質。」

我默默的扔了煙頭。

在賀蘭婷家門口,按了鈴,她開了門。

看見是我們兩個后,她驚訝了一下,繼而開了門。

賀蘭婷走回客廳,坐在了沙發上,外面很冷,家裡很暖,賀蘭婷看起來很舒適,披肩流蘇捲髮,一身藏藍色合體的衣裙,雙腿平放在沙發上,露出塗著淡金色指甲油的腳趾,戴一副沉重誇張的民族耳環,奢華又張狂,招搖又濃烈,而這一切放在她身上,都搭配得恰到好處。

「還穿得那麼妖!還說不是1那廝進來后第一句話就說。

賀蘭婷問他道:「你嘴裡講些什麼呢?」

博美犬一下子就撲到了我身上要我抱,一直跳上來。

我抱起來它,然後旁邊那傢伙更怒了。

「他是誰1他指著我問賀蘭婷。

「我男朋友。」

我愕然了一下,急忙對瞪眼看著我的那廝說:「不是不是!真不是,你們兩吵架,關我屁事!別帶上我好吧1

男的瞪著我:「小子,你,你1

他氣得說不出話。

「我沒有好吧!是她亂講的,你們吵架,別害死我啊1我馬上表清白。

賀蘭婷從客廳的玻璃桌底下扔出一張紙給他,「我懷孕了,這是b超結果,是我現在男朋友的。」

我,這是要害死我啊!

果然是我和賀蘭婷去臨縣打胎的醫院出的b超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