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13章 內心的掙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3章 內心的掙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以為剛才監區長說留下我和徐男錄口供,然後她們就走了,而且指導員也說我們走吧。

誰知道她們根本沒走,還干回馬槍。

只不過,回來的只是指導員一個人。

她到底想幹什麼?

我和徐男站直,等她走到身旁后:「指導員好。」

她看著我,說:「你過來一下。」

「是指導員。」

跟著她走到了,又到了,那個角落。

「請問指導員,什麼事。」我說。

「看來你有很多的小秘密不願意和我說埃」指導員眯起眼睛,問我。

「請問指導員,你說的小秘密是什麼小秘密。」是啊我的確很多秘密,各種秘密,都有。不知道她知道的哪個。

「還有一部手機,是證物,為什麼剛才沒有和我說1她氣著問我。

「我,我,唉我忘了這事,你剛才問了我好多事,可我忘了這事。」

「忘了?那麼重要的事情你忘了?」她問完后,突然換了一個表情,溫和了下來,說,「小張啊,那部手機剛才偵察科的人也和我說了,說你拿著薛明媚從駱春芳手上搶來的那部手機,手機上有駱春芳的一些罪證,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駱春芳要殺了薛明媚,對不對?」

我靠,變換表情變得比川臉還快。

「對,駱春芳一直用那個手機和外面聯繫,據說要販毒,據說殺人,據說勾搭情人。我不知道,我沒看,但我感覺那麼重要,就藏起來了,這如果是真的,可關係到好多人的命。」我說。

「你也知道關係好多人的命啊,那你為何不和指導員說啊?」

「指導員,我緊張的什麼的都給忘記了,是我不對。」

「既然那麼重要你還不去趕緊拿來交給我?叫給警察?」這才是重點,因為我看到她說到這裡,表情比剛才當初的更加嚴肅。

我說:「就因為重要,所以才藏好,我剛才也和警察叔叔說了,我把手機放一個朋友身上,她出差了,明後天回來,來了之後我就拿給警察。」

「不要給警察,給我,知道嗎1她大聲了一下。

隨即又覺得太不妥,繼而說:「小張啊,你這個事情,你看你抓住了罪犯,抓到了她們的犯罪證據,還阻止了監外人員對我們監獄犯人的一場謀殺,你有功勞的,你把手機拿來,交給指導員,這事情很大功勞,我會上報給監獄長,有可能,輕輕告訴你。」

她伸腦袋過來對我耳邊說:「陞官。」

「哇那麼好啊1我趕緊假裝高興,心裡想,交給你丫就完了。

「真的,升我什麼?監區長!副監獄長1我假裝開心。

「不行不行,監區長沒有七八年的歷練可不行,副監獄長那也是要有經驗的,都是一層層爬上來的,你連小隊長都沒做,怎麼能讓你做監區長。」

「哦,這樣啊,那意思說估計可以做個小隊長什麼的,那,有沒有錢拿,獎金啊,工資什麼的?」

指導員循循善誘:「只要升職,工資一定會提高的,甚至我還可以讓你兼職領取後勤處的多一份工資。獎金嘛,十萬八萬估計會有的,你立了那麼大功,應該給你的。」

我說:「還可以兼職領取後勤處的多一份工資?那我怕我干不來埃」

「不用去干,你看監獄里很多有點關係的,都是這麼掛著那個虛名多領一份工資的。」

我靠這群蠹蟲!她們的腦子怎麼就那麼好使,真他娘的無孔不入。

我假裝開心的說:「真的啊指導員,好好好。」

「那你看你朋友明天或者後天回來了,趕緊把手機上交給我,讓我好好查一查這起案子1

交給你啊?我低著頭,想著如何搪塞,我問:「指導員,警察說讓我交給他們,為什麼你要我交給你,那我到底聽誰的?」

「先交給我,監獄領導們還有偵察科的人一起檢查一下。」

「為什麼呢?」

「因為這部手機,很有可能牽扯到監獄一些管理人員的前途,小張你是個聰明人,你明白的,很有可能有些人因為這部手機,被抓,被開除,被處分,那些沒身份沒背景的人就算了。但是!我說的這個但是,你要注意,但是有一些人,她是有背景的,有關係的,碰到了她們等於觸到了雷區,別害死你自己了。」她倒也直截了當,開口威脅我,恩惠威脅並用。

威脅從來都比利誘有效。

康雪深深明白這一點,她繼餉此蛋燒歐,我說清楚一點。這個手機交上去了的話,很有可能監獄里很多領導也被連累,有些事情,鬧大對你也沒好處,對誰都沒好處,還不如鬧不起來,我向你保證,該法辦的那些人,駱春芳章冉,照樣會法辦。」

你保證,你保證有個鳥用,沒了證據,你如何保證法辦?這年代,做什麼都將證據的,憑我這張破嘴,憑我們這幾個破嘴,能算什麼證據。

康雪還是把她此行的目的暴露給了我,我沒想到她如此坦白,我想一定是有人讓她來的,要她必須完成這項任務。

監獄里的水,本就深不可測。

我說:「指導員,我也不想鬧出大事,可你看見了,那駱春芳一個勁地要致我於死地,我先不說她弄不弄薛明媚。就說我。我當時你也看見的,就是在操場上阻擋了她殺薛明媚,她就對我又是栽贓陷害又想著殺了我的,如果駱春芳不除去,我怕我哪天被她害死都不知道,你看她那些手段,靠,狠毒啊,呂蕾那麼大個子,讓她幾句話威逼上吊了。我害怕啊指導員。」

「放心,駱春芳持刀謀殺未遂,法律會對她進行懲罰,這一次,罪上加罪,不是死緩也是無期徒刑了。也許不在我們監獄,就算到了我們監獄,到了d監區,她想折騰你也折騰不起來,那裡自然有人收拾她。」指導員給我吃安心藥。

我想了想,不對勁啊,趕緊問:「不對啊指導員,你剛剛說,駱春芳持刀殺人未遂,可明明是章冉殺人的埃」

「你看見章冉殺人了?」她反問我。

我靠這突然的就把章冉殺人的事情抹去了,這還得了,就連姚圖圖估計也要抹去了,到時候沒有證據,只說是監獄女犯駱春芳因和另一名監獄女犯薛明媚個人結仇,騙監獄管理人員章冉開監獄門,持刀殺另一名監獄女犯薛明媚未遂,而那姚圖圖,完全可以這麼說:受到監獄女犯駱春芳指使監外人員金鏈子光頭等人威脅,到監獄醫院對薛明媚進行再次謀殺未遂。

好了,這下完美大結局,駱春芳幾個也沒什麼大罪,沒有什麼監獄內販毒,沒有什麼監獄內勾搭情人,沒有什麼和監獄管理人員買通。

監獄把事情撇的干

乾淨凈,然後到時,再表面的裝作對幾個管教小小處分,這事兒,完全都去了。

監獄領導們更是屁事沒有。

厲害。

我說:「薛明媚說是章冉殺她的。章冉先動手割喉的。」

「小張啊,有些事,該說,有些事,不該說的別亂說,明明就是薛明媚口供記錄的,被駱春芳割喉。」

我大吃一驚!薛明媚難道這麼交代的?

「我警告你張帆,這手機,你如果不交給監獄方,你承擔不起這個後果,你在監獄裡面的所作所為,打女犯強jian女犯什麼的,告你足以讓你蹲幾年大牢。你知道蹲牢房的絕望感覺的,記住了。希望你好自為之。你和徐男下午六點鐘,回監獄,到時候我派人來換了你們1她惡狠狠的說。

換了我們!

那豈不是說,要是到時候有人做掉薛明媚,那很容易了?薛明媚是證人埃

指導員她們會這麼幹嗎?

我想到她們對待犯人的招數,不寒而慄,她們為了保自身,為了錢,還有什麼干不出來的?

而且她還明著說了,說我打女犯,到時候拿著那些視頻資料,作為證據,起訴我,我還真的玩完了。

我也感到棘手了。

駱春芳是逃脫不了責任了,就是監獄方也要把這個殺人責任推到駱春芳身上,可是殺薛明媚和幫駱春芳販毒的章冉,還有姚圖圖,難道就這麼放過她們嗎?

我走回來,徐男問我:「怎麼了耷拉著頭。」

「沒什麼。」

「她讓你不要把事情鬧大,是吧?」

「你知道的?」我問。

「每次出事都這樣,盡量壓下去不能讓監獄管理人員惹上麻煩,這是規則。」徐男已經深諳規則。

我苦笑一下。

徐男勸我說:「我也勸你,好自為之。」

我問徐男:「她們也這麼給你洗腦了是吧,讓你最好大事化了,該說的不該說的。」

徐男默認了。

我說:「好吧,我明白了。」

胳膊真的無法擰大腿。

我走進病房,走到薛明媚身旁,我問她:「薛明媚,如果這個案子,駱春芳被判刑,可能是無期可能是死緩,也可能多加十幾年,而章冉和姚圖圖沒有處分。你能接受嗎。」

她一下子愣住,她的眼淚流下來:「殺我的,割我喉嚨,章冉。」

「我知道,薛明媚,唉,我想不到真的那麼黑暗。怎麼辦?如果章冉和姚圖圖躲過這一劫,她們,特別是章冉,以後一定會迫hai你。怎麼辦?我也不想看到她們這兩個殺人犯販毒犯不被繩之以法。」

「告到上面也不行嗎?」薛明媚問。

「不是不行,這麼說吧,我曾經和你做的時候,被錄了下來,還有我打過女犯,她們都有錄下的視頻資料,可以調出監控,可以告我。你知道的,她們可以逼著你告我的。」我說。

薛明媚的眼淚不停的流了下來,似乎是認了命了。

我感到胸口很悶,站起來,走出了外面。

抽了一支煙。

如果我和薛明媚執意去干,整死章冉和姚圖圖,那麼她們告我,可能真的要蹲大獄。

我陷入了內心的掙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