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15章 最擔心的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5章 最擔心的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頭大埃

我把通信記錄全都刪除了,然後交了手機接收檢查,回了監獄。

在宿舍里,我躺下翻來覆去,想著這些破事。

不知道賀蘭婷怎麼幫我。

我又想到她說的那句話:「你不知道自從我有了你的孽種后,我一直都很討厭你嗎?正好了,這次剛好可以除掉你。」

是的,不止是討厭我,還應該恨我才是。

可她不是那種見我要死不救的人啊,就憑著雖然她恨我但是我父親需要救命錢她還幫忙的這件事來看,其實她這人很善良有仁義心腸的,她一定會救我,只是會怎麼救而已。

我還擔心薛明媚,指導員她們不會對賀蘭婷幹什麼吧?還有駱春芳,雖說被拘捕了,但會不會能叫其他人去弄死薛明媚?

儘管我之前是高估了駱春芳,她的團伙也沒那麼龐大,但是這個女人不容易對付。狠起來真夠狠,完全是為了達到目的死不罷休不擇手段。

一夜沒睡好,早上爬起來,去了辦公室就趴著了。

門被敲了兩聲,我急忙坐直:「請進1

進來的是康雪。

我站了起來:「指導員好。」

她走過來:「坐吧不用客氣。」

指導員這人,用那個成語來形容她最好不過:口蜜腹劍。

心裡想著如何害你,但她極少在臉上顯露出來,如果不是她想變臉色,完全看不出來她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人家劉備是喜怒不形於色,而康雪完全做到了喜怒哀樂或者就算是要害你設計你也要讓你看著她仁慈慈愛的笑容相信:她怎麼會害人呢?

「你們學心理學的,是不是可以通過微表情看得懂別人心裡想些什麼事啊?」她問我。

我請她上座,她只是坐在了辦公桌前的椅子上。

我給她倒茶,我說:「是有一門這個課程,但是我才疏學淺,也是沒什麼造詣,看不透什麼微表情。」

「小張還是有一點本事的,不然d監區的那個女犯,你是怎麼能治好的。」

我笑著說:「指導員過獎了,其實就這個女犯的心理疾病的事,我問了好多人,我們心理學的老師啊,還有同學啊,還有b監區的柳智慧,還有搜了不少資料,翻了不少書,我沒有什麼本事,慚愧。或許換了別人,早就治好了很多女犯的心理疾玻」

我不說是柳智慧一個人的幫忙,這麼說是不想讓她覺得柳智慧那麼厲害,從而如柳智慧所交代我的,替她隱瞞,不要給我惹麻煩事上身。

「喲,小張這麼謙虛埃太謙虛了太謙虛了。小張啊,我們之前也招了好些個心理輔導的,很多人都說寧願去外面幹活,去外面醫院上班,也不要在這裡,其實是她們沒什麼本事和能力,面對犯人束手無策,所以感覺壓力很大才走的。招到了你真是監獄的服氣,監獄長還在誇你。」

「是嗎指導員,什麼時候誇的?」我看這老妖婆講話吹牛真他娘的不打草稿,監獄長那個老女人會夸人嗎?

「就是d監區的監區長她們給上面上報給你進行表彰之後,單獨召見了我,就這事,專門的誇了你一回,等過了這些時日,給你獎勵。」

我也呵呵起來:「謝謝指導員,謝謝監獄長,謝謝d監區監區長和管教們!謝謝1

「小張啊,你看你說的那個手機,你那個朋友,應該回來了吧。」終於轉入正題。

我假裝問道:「他昨天

說明後天回來,我想啊,明天再去找他吧。」

「明天才回來嗎?哦,這樣子啊,你那朋友是幹嘛的?」想套話?

「我那朋友,也是警察,警察局上班的。」我胡扯說。

她的表情閃過一絲慌亂:「是那幾個特警朋友嗎?」

「呵呵我不知道是不是特警。」乾脆將計就計。

「哦,這樣子啊,那你看如果他明天回來了,你就趕緊的去拿回手機交給我,交給監獄。小張啊,該說的昨天也都說了,你要是把手機里那些秘密傳出去,對大家沒好處。你有沒有想過,萬一讓新聞媒體讓廣大大眾知道了我們監獄這麼多事情,那上級怪責下來,我們監獄里很多人都可能被開被處分。你有什麼好處呢?只會招來怨恨。何必呢?你自己好好考慮考慮。」今天她倒不是用兇狠的表情了。

老狐狸。

老狐狸走了后,我把電話檢查一下,心想這賀蘭婷到底要什麼時候給我電話呢?

賀蘭婷把手機拿給了誰幫忙處理?是哪個機關?如果我給雷處長會不會好些,可雷處長上次來解決監獄這些事,也只是息事寧人,好像就沒了。雖然看起來他不像是貪guan,但估計也不像牽扯出事的那種官,或許也是因為監獄太複雜,如同賀蘭婷所說,這裡面各股勢力縱橫交錯,想要把誰誰誰弄下來,太難。

而賀蘭婷想著要一網打盡這些犯罪分子,豈不是更難了。

一直等到了下午,我緊張啊,這電話怎麼還不來。

乾脆我去找賀蘭婷?

不行埃

想了想,乾脆我出去。

想了一會兒,有借口了。

我可以申請去守著薛明媚啊,就說我要出去,朋友才能和我聯繫,才能拿到手機。

本就想守著薛明媚擔心薛明媚,昨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沒睡好,而且出去了,感覺沒那麼壓抑,也不受康雪那老妖婆的緊逼,逼太緊,不好受埃

我馬上去找老妖婆。

到了她辦公室后,她問我怎麼了,我說:「報告指導員,我要出去外面。」

「出去外面?拿手機嗎?」

「是的指導員。那天啊,我叫我朋友來了監獄醫院拿走了手機,我說等我找他要手機了再給我。可我現在在這裡,他根本找不到我,電話不通啊,而且我也沒和他說回來了聯繫我。我出去了拿了手機才能找他,去要他拿。」

「我帶你去打電話,你讓他送來。」康雪狡猾的很。

「這不可能啊,他不會願意的,他幫我拿著,已經很好了,他不會願意的。」

「不願意?你說他送來了,你給他一點好處費,兩千塊好處費,這錢我出。」

真大方埃

「我不想這麼做。不想這麼麻煩,我還是自己去拿吧。」

指導員站了起來:「張帆,你心裡到底在打什麼算盤,你以為我和你說的那些,你當是在玩遊戲嗎?過家家嗎?」

本還想說申請去看著薛明媚,看來是不能說的了。

「指導員,我沒想什麼算盤,只是要去看拿那個手機回來。」

「呵呵,小張啊,大家都不是小孩啊,你說是嗎?」她一直盯著我。

「既然你不信,我也沒辦法。那算了,我回去忙了。」我轉身就要走。

「站祝」

她走了過來,看了我一小會兒后,說:「我可以允許你出去,但我警告你

,明天要是拿不回來,你看著辦。」

「好。」

我更擔心的是薛明媚,薛明媚會不會被弄死了啊,如果薛明媚死了,手機給了她們,那真是死無對證,別說章冉姚圖圖沒事,就是駱春芳她們也屁事沒有埃

她們為了保住自己,沒有什麼敢做不敢做,只有權衡輕重,什麼殺人這些干不出來。

如果把薛明媚弄死,最多搞一下死亡鑒定,把責任歸於駱春芳說是女犯鬥毆致死,她們屁事沒有。

我更擔心了起來,我等會兒要去看看薛明媚。

拿了請假批示,我出了外面,拿到手機后,走去坐車,我才開機,打電話給賀蘭婷。

她卻不接。

這怎麼回事啊表姐,表姐你這不是存心害我吧?

我給她發了信息:表姐,我急死了,我出了外面,看到信息給我這個手機打電話。

車子往市裡開,我這是要去哪。

先去看看薛明媚吧,我是可以到監獄醫院找薛明媚,但這事指導員的狗腿肯定會報告給指導員。

彙報就彙報吧,讓我知道薛明媚安然無恙才安心。

我取了錢,打車去了監獄醫院,在樓下買了水果和一些零食飲料之類的上去。

想了想,然後買了一把鋒利的匕首。

兩個管教在薛明媚病房裡,看到我敲門進去,她們都是一愣:「張帆?你有什麼事嗎?」

我說:「姐妹們好啊,我是來探望一下病人的。」

我提著飲料零食的袋子給她們:「你們辛苦了啊,呵呵,這個是樓下買的,一點意思不要介意。」

「張帆,不用那麼客氣。」她象徵性的推了推。

我推給了她。

我看向薛明媚,薛明媚看著我,我安心了。

我把水果放在薛明媚床頭,對著那兩女管教說:「這個犯人跟我關係還好,我就是來探望探望。」

「我們知道你和她關係好。」有個姐妹笑著起來。

另一個說:「走吧,我們出去,給他們聊聊。」

我呵呵的對她們笑笑。

她們識趣的出去了。

薛明媚問我道:「特地出來看望我嗎?」

我在她耳邊輕輕說:「是啊,擔心你遭遇不測。怎麼樣你的傷好些沒?」

「換了葯,也沒那麼痛了,醫生說可能要住院兩個月。」

「好吧。你好好保重啊記得。」我把匕首塞進她枕頭底下,在她耳邊輕輕說,「如果遭遇不測,留著防身,我本想說來這裡照顧你,可沒辦法,她們不讓。」

薛明媚道:「別太擔心了,這裡也全是攝像頭。」

「攝像頭怎麼了,真要做了你,隨便在外面找一個人蒙面進來就可以做到。到時候怎麼查啊,留著防身吧。實在沒辦法,我也只能這樣子幫你。」壓著聲音道。

聊了一會兒后,我的手機震動起來,一看,是賀蘭婷的。

我急忙掛了,畢竟外面就有指導員的人聽著。

別問我為什麼知道,因為她們的影子就在門板下。

「我先走了。」

「嗯。」

「再見了。」

薛明媚眼中儘是不舍。

這輩子打死也不會想到,我和一個女囚犯建立起如此深厚的感情。

出了外面后,我急忙給賀蘭婷回撥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