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16章 請吃飯出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6章 請吃飯出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電話接通了。

「表姐。」

「什麼事,說。」她問。

「昨天的事。」

「我說了叫你等我回復。」

「可我急啊1

「你沉住氣行嗎,很怕嗎?」

「當然怕,如果是你,看你怕不怕。」我說。

「我現在有點忙,你過來找我,當面把事情說清楚,還有你隱瞞我的,全都跟我說。發地址給你。」

她掛了電話,給我發了一個地址過來:鴻福酒樓,記得帶錢。

記得帶錢?這是什麼地名?

記得帶錢。這是要讓我帶錢過去啊,請她吃飯嗎?

我打車過去,鴻福酒樓,看起來裝修甚是高檔,剛好是吃飯點,人進人出好不熱鬧。

我給她打電話,她讓我上去二零三包廂。

我上去了。

推開門就見她一個人坐在包廂里,大桌上有火鍋,有很多配菜,有魚有肉有青菜,還有大蝦,還有我叫不上名的看起來很好吃的食物。

薛明媚波浪卷,脫了外套,保暖衫看起來凹凸有致,線條迷人。

她也不招呼我,明明知道我進來,就光顧著吃了。

我只好自己坐下來,我訕訕的打招呼道:「哇,表姐,今天好漂亮埃」

她不回話,把一片肉放進火鍋里。

「表姐,一個人?你點那麼多啊?」一大桌子菜。

「你可以不吃啊,反正你開錢。」她說。

我看著一大桌子菜,這他媽的要花多少錢啊!

「我沒說我開錢啊?」我說。

「讓人幫忙連一頓飯都不請,還讓人怎麼幫忙?」她看著我,香唇塗了口紅,艷麗絕美。

那張嘴真欠塞埃

我抹了抹嘴巴,說:「就算我請客,你也不能不問我意見,然後跑上來了就直接嘩啦啦的點了那麼一大桌子菜,看來還吃不完了,你這不是叫讓人請客,是訛人請客。」

「隨便你怎麼說,你也可以不請,你現在也可以走。」表姐就是表姐,氣勢凌人,跟別的女人完全不同。

我叫服務員拿了一副碗筷,賀蘭婷對服務員說:「上一瓶飛天茅台。」

我感覺這酒一定很貴,我急忙說:「飛天茅台!什麼是飛天茅台?服務員,不要這個,兩瓶青d啤酒。唉,不是,兩瓶清江啤酒。」

「對不起我們沒有這個啤酒,只有百威。」

「那就百威。呵呵表姐,本想支持一下你們公司的啤酒,這沒辦法了。」

她看著我,眼睛發著寒光,對服務員說:「聽著,我要飛天,茅台。」

「那就是兩瓶百威一瓶飛天茅台對嗎?」

「是。」賀蘭婷說。

我急忙翻了一下菜單,飛天茅台:1800元一瓶。

「表姐!你看這這這。」

服務員已經出去了。

賀蘭婷看著我問:「不捨得嗎?」

「當然不捨得,這酒好貴啊表姐,喝啤酒不行了嗎。」

「你喝啤酒,我喝茅台。」

「你。唉,泵我有點承受不住,頂不祝」

「你去坐牢啊,一瓶茅台換三五年牢房。」

這麼一想,我又想通了:「要是這麼換,我就。」

我把大蝦放進去火鍋里,「表姐這個蝦真大個埃」

「努力吃吧,別剩下了,那蝦一隻兩百八。」

「啊1我大吃一驚。

當啤酒白酒上來了后,我給她倒酒,好香啊,我也給我自己倒了一杯:「表姐,你平時這種消費水平,工資頂得住嗎?」

「靠監獄一個月工資吃這裡兩頓飯還差不多。放心,我吃喝住行沒一分錢是挪用貪污受賄,全是自己掙來的,不用你操心我。」

「我操了你心幹嘛,我操到你人就行了。」我低聲嘀咕道。

「你剛才說什麼?」她問我。

我馬上舉起杯子:「好吧!表姐,來,咱兩干一杯,我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越來越

漂亮。」

她看都不看我,自己喝了一杯。

我悻悻然自己喝了,果然一千八,果然好喝。

吃到差不多了,我把啤酒也開了,喝了一瓶后,我問起了正事:「表姐啊,我那拜託你的事,怎麼樣了?」

「她們要挾你,對嗎?」

「是,今天還特地來找我,說如果我不給她們手機,就整死我。」

「不算死,坐幾年牢而已。」

「哎表姐你不能這樣見死不救啊,你不答應我救我嗎?」

她冷冷看了我一眼。

我又說:「閉媸翹猖狂了,她們這麼整我,可想而知平時她們有多猖狂了。表姐,你到底如何幫我,用的什麼辦法啊?」

賀蘭婷看著我手中的煙,說:「把煙滅了,屋裡味道很難受,你知不知道?」

「是是是。」我還狠狠吸了一口然後滅了煙。

「你先出去,我打一個電話。」

「什麼!你就沒著急是嗎?現在才打電話1我急道。

「已經在幫你了,現在是打電話核實,然後給你回復。你出去好嗎,你在這裡我不方便打電話。」

許是給哪個大人物打電話不方便我知道,我出了外面,帶上了門,靠在門上,卻聽不到裡邊任何的聲音。

有些急尿,就上了衛生間。

在衛生間時,有個傢伙在我旁邊,我當時看他,其實他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就一個過場的,但是長得挺像和金鏈子姚圖圖一起被抓的光頭男。

我就多看了他兩眼,誰知他罵我道:「看什麼看,沒見過啊1

然後還要作勢向我射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急忙出了衛生間,這年頭真是什麼人都有埃

b監區有個女犯,她和男朋友去ktv唱歌,上衛生間時,她男朋友被人多看了兩眼,她男朋友不爽,責備那個人,然後雙方從爭執演變成打鬥。酒吧工作人員扯開雙方后,此事還未消停。被打的年輕人一方在酒吧門口攔住了她男朋友等人。她男朋友隨即叫她去買水果刀,很快眾人打群架,當她把水果刀拿來給她男朋友,她男朋友趁年輕男子倒地時,朝其腰部捅去,然後,搶救無效死了。她和她男朋友等人應接受刑事追究。隨後,向公安機關投案,並賣老房子賠償了受害人經濟損失人民幣九十三萬元,獲得受害人原諒,她男朋友被判十五年,她被判五年。

我不能做這種傻子埃

我回到包廂前,打開門看了看,賀蘭婷已經打完了電話。

我進去坐下后問她:「表姐,怎麼樣?」

「你先告訴我你到底怎麼回事?」

我嘆氣了一聲,說:「這打不聽話的女犯人嘛,誰都打過,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打,她們不聽話我就動手。很多管教獄警都打過啊是吧,那她們拿這個事來要挾我,我也很無語埃」

「還有。」

「這強jian就說得有點過不去了,我和女犯人,雙方是自願的!我們兩情投意合恩恩愛愛你儂我儂,她說要逼著女犯說我是強jian的。這也太。恬不知恥,太狠毒了。」我譴責道。

「你儂我儂?恩恩愛愛?兩廂情願?情投意合?」她看著我,問。

她喝了一口酒,一口氣喝完了一杯酒。

我坐好,說:「嗯,是吧。」

「是吧。」

「呵呵,是啊,有什麼問題嗎表姐?」

「看來強jian犯就是強jian犯,狗到了哪裡都改不了吃shi。」

我有些不爽,說:「我跟你那的確是我強jian,可你逼我打我。而我和女犯,的確是自願的,別說那麼難聽好嗎。」

「狗改不了吃shi。」她又罵了。

我閉上眼睛,好吧你罵吧,只要你幫我,隨你怎麼罵。

「去買單啊,你愣著做什麼1她催促我道。

「你還沒告訴我怎麼解決這事啊?」

「雷處長會全權負責處理,你放心吧。」

「你跟雷處長很熟嗎?」我有些欣喜的問。

「記住,別

問那麼多,人的嘴巴生來就是先用來吃飯的而不是用來多嘴的。我和他熟不熟,關你什麼事?你記住了,你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你,我不認識什麼雷處長,他更不可能認識我。」

「是,我知道了。」

叫服務員過來買單,當她說:「一共是三千六百三十八元,請問是刷卡還是現金。」

「什什麼!多少錢,你再說一次1

「一共是三千六百三十八元。先生我給你詳細報一次你們點的菜單和酒水。」

我看著茅台,說:「不用了不用了刷卡吧。怎麼那麼貴。」

心疼的按了密碼。

出包廂門的時候,我問:「表姐,雷處長處理,我就不用配合怎麼做了嗎?」

「不用,你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就好,你上司問你,你就說你什麼都不知道。」

「如果她問我要手機呢?」

「你說交給了警察。」

「哪個警察?」我拉住她胳膊問。

「隨便。」她甩開我的手。

「隨便?」

「好吧。」

「喲,小子,女朋友長得不錯嘛。」過道拐彎的時候,有個傢伙遠遠的打電話就看著我和賀蘭婷,我們過去的時候,他突然站在我們面前,攔住我們。

是他,就在衛生間里我覺得他長得像光頭男的那廝。

古人都說面相面相,果然相由心生,長這副樣子的,真不是什麼好人。

「你朋友?」賀蘭婷問我。

「剛才在衛生間,多看了他兩眼。他就發火了唄。」我說。

「留個號碼唄妞。」他不鳥我,問賀蘭婷要號碼。

我在想,賀蘭婷會不會用對付我和她前任一樣的功夫對付他。

「刀哥,怎麼了?」有個從裡面包廂開門出來問這廝。

「叫齙牙他們出來,嚇唬嚇唬這小子,剛才在衛生間,這小子想尿你刀哥身上。」這廝竟然如此顛倒是非。

那小弟朝裡面叫一聲,許多小混混出來了。

我沉住氣,上前一步說:「刀哥,是吧。」

「誰是你哥?」他問我。

「對不起,我給你道歉,是我的錯,小人有眼不視泰山,您大人有大量,請放過我們吧。」

刀哥指著他衫:「喲呵呵,這小子還挺識相的,又會說話。沒事了,我接受你的道歉,放你們走,那是必須要放的,我們也是講道理的,不能攔住人家不讓走是不是?不過呢,刀哥覺得你女朋友挺漂亮的,你這狗屎配不上你女朋友,這樣,留個號碼怎麼樣?要不。」

他後面的小弟叫起來:「要不進來喝兩杯,和刀哥喝兩杯1

然後一群人瞎起鬨。

我靠近賀蘭婷耳邊:「你去報警,我在這裡攔住他們。」

賀蘭婷看都不看我,對他們說:「喝唄。進去埃」

我大吃一驚:「你說什麼?」

刀哥勝利般的笑起來,然後一群人前呼後擁的進去了包廂,他還堵住我:「小子你別進來了!滾滾滾。」

他從錢包里拿出兩百塊塞給我:「走吧走吧,去買兩包煙抽,刀哥跟你說,這女人,她愛跟誰跟誰,對不對?我也沒逼他,是我請她她自願進來的。人啊,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回家去吧埃」

他關上了包廂門。

我急忙擰著包廂門,反鎖了。

我愣了一會兒,不對啊,為什麼脾氣那麼暴躁的賀蘭婷,今天如此的柔順?莫不是喝多了飛天茅台傻了吧。

我急忙拍門,但沒開門的。

然後我打電話進去,她不接。

我急忙下樓去找服務員,叫服務員來幫忙開包廂門:「我女朋友被裡面的人給帶進去了,大家都不認識,我女朋友喝多了,我怕她出事,我和她吵了一架,我很擔心,幫我開一下門可以嗎?」

「抱歉先生,我做不了主,你可以跟我們大堂經理反應。」

我急忙去找了她們的大堂經理,說了一下。

大堂經理一聽,感覺可能也要出事,急忙找鑰匙,跟我上去包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