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17章 心理不平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7章 心理不平衡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們來到了那個包廂門口,我著急的催促大堂經理:「快點快點。」

誰知她放進去了鑰匙后,說:「拿錯鑰匙了。」

我有種忍耐度達到極限臨界爆發點的感覺,說:「快去拿,不然我就踹門了1

我的口氣不好,她聽了也不爽了,瞪了我一眼,慢騰騰的走下去,我著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她下去了足足五六分鐘才回來,慢騰騰開門,完全不理會我的催促,看來,處事還是要多為他人著想,她從之前的焦急熱心幫助變成了現在的不想幫助。

擰了幾下后,她說:「裡面反鎖了。」

「反鎖了!那我只好踹門了1

「只要你賠錢。」大堂經理說。

「賠就賠吧1

我退後兩步,衝去一腳踹開了門,包廂門是木板門,不結實。

只見裡邊,賀蘭婷開開心心的坐在那個滿臉盪笑的刀哥身旁喝著酒。

當我踹開門后,一大群人都停止了喧鬧,看著我。

刀哥先站了起來:「我尼瑪戈壁,想死了是不是。」

他身後的一群人也都站了起來。

糟糕,要是現在被揍一頓,我可慘了,進來之前應該準備點什麼防身的武器。

「都蹲下,都蹲下1突然從門外進來一大群警察。

是湧進來的,二三十人。

「蹲下!要鬧事是嗎?蹲下蹲下1

警察把我按住蹲下,賀蘭婷指著我對著帶頭的隊長說:「那是我表弟。」

帶頭的隊長急忙吩咐手下讓我站回來。

我站了起來,這怎麼回事?

「婷婷,沒事吧?」帶頭的隊長國字臉,一臉正氣。

「隊長,他們強行把我帶進包廂里喝酒,勒索我,後來還搶了我錢包1賀蘭婷突然和帶頭的隊長說。

隊長問蹲著的刀哥一群人:「怎麼回事?」

我明白了,賀蘭婷和隊長是熟人。

刀哥是混江湖的人,馬上知道怎麼回事,急忙說:「警察大哥,沒那麼回事,我們就玩玩,什麼搶錢包,沒搶錢包,我們喝酒開心吶。姐姐,對不起啊,我不知道您身份高貴,您大人有大量,放我們吧。」

賀蘭婷板起臉,冷冷道:「他搶我錢包,還想搶我手機,就在他口袋。」

刀哥皺起眉頭,掏了掏自己的包,竟然真的掏出一個女士錢包,他大吃一驚急忙鬆手扔在地上:「不是!這?我沒有。」

「帶走1隊長發話。

「是。」

刀哥喊起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我這幫小弟都給我作證,沒有沒有搶沒有偷。」

「小弟,這幫,黑社會非法聚會是吧。全帶走1

「冤枉啊我們不是啊1

他們全被帶了出去。

我愣愣的在一旁看著。

隊長撿起了錢包給了賀蘭婷:「沒事吧。」

賀蘭婷接過錢包放回包里說道:「沒事了,把他們關一個晚上就放了吧。別打埃」

「行。有空回去吃吃飯,別整天忙著。」隊長拍了拍賀蘭婷的背。

「我走了。」隊長走了。

威風凜凜。

我看著過道外面,聚滿了看熱鬧的人,那個大堂經理站在門口,看著損壞的門,表情尷尬看著我,叫我賠也不是不賠也不是。

只是我踩爛了人家的門,不賠錢也可能是她墊著賠給老闆,我掏出卡:「我賠錢。

我沒現金,刷卡可以嗎?」

賀蘭婷過來問:「多少錢?」

「我也不清楚。」大堂經理小聲說。

賀蘭婷拿出五百塊錢給了大堂經理,大堂經理拿了后還過來三百:「太多了,兩百可能就夠了。」

賀蘭婷轉身就走了。

大堂經理塞那三百給我,是的,換個鎖而已,不用那麼多,我拿回了三百,原諒我的自私小氣。

我小跑追回賀蘭婷身旁,把錢塞她包包里。

下樓的時候,我說:「想不到你手段,還真有手段。」

「你想說我對付他們的手段狠辣,對嗎?」

「不狠辣,不過還是有點什麼。就是覺得沒必要,不惹事就行了。」我說。

出了外面,一陣冷風吹來,我直打哆嗦,等車的時候,她說:「想測試你對我這個領導有多忠心而已。」

我心裡不爽了,他媽的你裝醉鑽進去跟人家喝酒玩,我還當你喝掛了被人擄進去折騰了,怕你受欺負,你卻好啊,搞了那麼多飛機讓我在外面急得跟傻x一樣,竟然只是為了測試我這個下屬對上司的忠心程度。

我原本想開口罵的,但想想,忍了。

「怎麼,不高興啊?」她問。

「換誰誰高興?你是不是當我傻子,這麼玩我?」我怨憤道。

「看得出你對我還挺忠心。」

「你,你覺得你這麼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來測試我,很好玩嗎?」我氣了。

計程車來了,她上了車,叫司機直接走了,連個拜拜招呼也不打。

我傻愣了一會兒,就這樣扔下我了?這沒心沒肺的女人,還以為大家一起上車一起走,就這麼拋下我了?

你逼著我請客,吃了我三千多,然後還搞個什麼測試我的忠心,走的時候還拋棄了我,靠,早知道拿了她那三百,也讓我心理平衡一點。

計程車來了,我上車后,司機問我去哪。

我卻不知道我去哪。

是啊,是不想回去監獄了,那能去哪,只能找王達了。

翻出手機看了看,然後給王達打電話,去了王達那裡。

剛才進來的警察隊長,帶了那麼大群人,威風凜凜的國字臉,和賀蘭婷看起來是很熟悉啊,還說『有空回去吃飯,別整天忙著。』

聽這話,不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不會這麼說。

回去吃飯?

難道是賀蘭婷現在的男朋友嗎。

到了王達那裡,見到他后他一聞就說:「喝好酒吃好東西不帶上我1

我說:「請領導吃飯,哪裡方便帶上你。」

「美女是吧?是不是美女?什麼上司,借口!就是美女,別騙我1他咄咄逼我。

「是美女,是帥哥,是大肚子上司,是肥婆,你怎麼猜得到。」我找了個地方坐下,扔給他一支煙。

他靠近我聞了聞:「我鼻子很靈的,你身上有香奈兒5300的味道,一定是個有錢的高貴女人,說!老實交代,是不是美女1

我大吃一驚:「這樣你都知道?」

我聞了聞自己的衣服,全是火鍋味和白酒味,哪來什麼香水味?

「是約會的美女,不是你什麼領導吧。」

我不說話,不回答。

「沉默是吧?那就是代表默認了,小子,請美女喝酒約會,這是可以的,不帶上我,也是可以的,但是你騙我,就不誠實了。」

我只好說:「她是美女,又是我

領導,這我沒騙你。算你厲害。」

他大笑起來:「騙你的,哪裡聞到什麼香奈兒5什麼00的味道,哪有這款香水,你這人不行啊,隨便亂問你都招了。」

「狡猾1我罵道。

「是大美女嗎?有沒有謝丹陽美?」

「我發現你這人對美女的記憶力真好埃才見過一次就記住人家名字了?」

「廢話!她還說介紹女朋友給我,到現在連人影都沒一個。說到這個,我突然想到你的。你的。李洋洋。」王達看著我。

「你給她我的新號碼對吧?」不用猜,一定是王達。

「忘了。不過她找了我一次,好像是我給她的,好像我說你換號碼了她說你已經給了她,是你自己給的,既然是你自己給,這麼說不是我出賣你的。」他繞口令一樣的說道。

我自己也給弄糊塗了,是我自己給的還是王達給的李洋洋我的新號碼?

如果是我自己給,那沒什麼,如果是王達給,沒經過我的同意就給了,這就代表出賣,意義不同了。

可他真有本事,他這麼一亂繞,把我自己繞糊塗了,我說:「看來心理學這門課程你比我研究得高深很多,讓你這麼亂繞一通,我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我給的。」

王達岔開話題,引誘的說:「我想告訴你一個天大的不好的事和天大的很好的事,想先聽哪個?」

我問:「天大的?什麼天大的,只要你沒死,事情都不算大。隨便說哪個吧。」

「這兩個天大的事,每個讓你聽了你都跳起來。」

我心急了:「那你說啊,先說好的1

「好的就是,這個月公司盈利了不少,錢回賬了不少,明天就讓吳凱把數據算出來,就可以分錢了。對你這種大老闆來說,可能不是太多,你不會跳起來,但對我來說很多了,我會跳起來,大概一人三萬左右。」

我確實差點跳起來:「有那麼多1

「對,不過現在公司還要繼續投錢,你是選擇繼續滾下去呢,還是拿錢呢,我可說了啊,這股份不是一成不變的,隨著雙方的投入多少股份比例會變的。」

「投唄,我現在也不急著用什麼錢,你不是說還想拉股份嗎。」

「行,那給你再入下去。我會給你一張詳細的財務的報表。」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我不想看。」我說道。

「感情歸感情,公司的事歸公司的事,必須要看。」他說。

「好吧。你說下一個,天大的不好的事。」擰不過他。

王達卻故意停頓,看著我,說:「別激動埃」

「你說嘛。」

「別發脾氣埃」

我說:「你他媽說不說,等下你說我還不聽了。」

「那我還是不說的好,省得你發脾氣,你操心。可能還惹事。」

我衝上去抓住他衣領:「你他媽的存心吊我胃口是不是,快點說!我不發你身上,我保證不發脾氣行了吧。」

「那你鬆手啊1

我鬆手,回到位置上坐好。

王達整了一下衣領,說:「李洋洋來找我,買了一些送你的東西拿來我這裡,說是你出來找我了,讓我轉給你。我看她嘴角,眼角,都有傷,我就逼問她怎麼了,她開始不說,後來被我一直問,才說是因為找你被家人打了。而且很嚴重,走路都瘸了一樣。」

我一聽到這個,臉色突變,如鯁在喉。

李洋洋,因為找我被家人打了?還打到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