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18章 關心和愛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8章 關心和愛護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李洋洋,因為找我被家人打了?還打到瘸了!

我先是震驚了一下,然後急忙問王達:「你再說一次。」

「是真的,我知道你可能不會相信,我自己也不相信,但是她明顯的就是,一身傷埃」王達語氣加重道。

我搖著頭笑了笑,李洋洋的父母那麼溺愛李洋洋,怎麼可能打她呢?

看李洋洋的父親,知書達理,斯斯文文,氣質內涵,而且都是高官,怎麼會打李洋洋,而且還打得李洋洋全身是傷,這不可能。

「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不用交稅。沒事幹找其他的話來騙我還好,你說李洋洋的父母都是高官,父母親我也見過,她爸爸是很有身份名望的一個人,再怎麼阻擋我們戀愛,也不會打自己的寶貝女兒埃」我叼起煙。

「賤人你推斷的都對,但是我眼睛看到的就是這樣,耳朵里聽到的也是這樣,是李洋洋親口說被家人打了。後來我又問她究竟怎麼回事,她就不說了,走了。走的時候邊哭邊走的,瘸著腿。」

我看著王達認真的這個樣,收起了嬉皮笑臉:「你該不是認真的吧。」

「我還不認真?這是事實,我不認真也是事實,事實就是如此。李洋洋被打了,說給你聽了,隨你信不信。」

我還是半信半疑:「日你,我估計你想騙我給李洋洋打電話是吧?上次你就放我鴿子,說什麼你和我去咖啡館聚一聚,結果我一去,就是李洋洋。你還想玩這招?」

「好吧。那我們聊點其他,你最近忙些什麼?」

「沒忙什麼,也忙,反正監獄里好多事情,現在還攤上一些事,算了不想說,越想越頭疼。」那些事要和王達說,估計沒個一兩個鍾說不完,乾脆不說了,好不容易離開了那個是非之地,現在提起來就不爽得很。

「晚點我們一起吃宵夜吧。我們喝點酒怎麼樣?把你那個什麼什麼謝丹陽啊,什麼什麼監獄女同事女管教啊,叫出來陪我們喝喝酒啊,你真不夠意思,自己玩了那麼多,也不介紹一個給我。」

「什麼我玩了那麼多,你別亂扯好嗎,這種話要是給人聽到,人家不整死我1我問王達:「李洋洋送了什麼東西來?」

「喏,在這,一個不大不小不輕不重的箱子,不知道裡面是什麼。」王達一腳把一個箱子踢過來。

一個黃紙皮箱子,密封好的,我用刀切開包裝膠帶,裡面是零食。

全是吃的。

上面都標有價格,hkd。

「港幣。」王達說。

有一包鴨舌,裡面全是鴨舌,hkd:2500。

「2500元,那,哇,還是挺貴啊,一港幣兌換人民幣八毛錢,那也要兩千塊了這包。看看,這些零食,也要萬把塊錢1王達算著給我聽。

我看看,確實如此。

是港貨。

我嘆氣,既然已經分手,何必還對我那麼好,既然明知道沒有結果,為何還要繼續為我付出,既然已經看透我們沒有的將來,幹嘛還要對我這麼關心這麼好。

我問王達:「真被打了?」

「騙你我是你家的狗。」他舉起手指。

「我還是不相信,她父母那麼疼愛她,怎麼可能打她。」

「就是因為疼愛,所以才打。你想想看,你和她交往,她父母死不同意啊,覺得嫁了你跟你了是苦了自己女兒,如果不強行阻攔,會毀了女兒一輩子,害了自己女兒。而且在已

經介紹了一個家境背景很好的男人的情況下,而且在已經給你錢了要你們分手的情況下,既然還死要跟著你,打,必須打!是我女兒我也打1他還揮舞手腳做動作。

我一腳踢過去:「你他媽的住嘴1

我想到那次和謝丹陽的父母吃飯,我裝謝丹陽男朋友,剛好被李洋洋父親看到,他一定會多想,覺得我腳踏幾條船,更加堅定我是個浪子,花花公子,沒責任心的人渣的想法,本來家庭背景就差出身不好人家就看不好我,怕李洋洋跟了我吃苦,我還給他來這麼一個腳踏幾條船的不負責任的印象,他在多次阻撓李洋洋和我交往未果后,或許真的會動手打李洋洋。

但是我還是無法相信,李洋洋的爸爸會打李洋洋嗎?她媽媽會打嗎?會捨得嗎?

難道是那叫啥開雲哥的小子動手的?我日他媽的,如果李洋洋真被打,多半是他打。但也不可能啊,他一直求著哄著李洋洋跟他,況且他打了李洋洋,這李洋洋父母難道不找他拚命嗎?他不是個蠢貨,不會幹這種事埃

「你給我好好形容一下,她傷到哪?」我又問王達。

王達指著自己的眼角,嘴角,手背:「這,這,還有這,看起來挺狠的,表面是這樣了,還有看不到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唉,反正挺可憐的。」

我沉默了。

「我先給她打個電話吧。」我說。

「我覺得還是別找了吧,你要是找她,讓她父母知道,她如果又被打,很可憐啊,這麼個小女孩,這麼打,會不會死埃」王達關心的說。

「有那麼嚴重嗎?」

「你自己沒看到,你看到了你嚇一跳。」

我拿了王達公司電話打過去李洋洋手機。

打了第二次她接了,溫柔的喂了一聲。

她性格如此,軟洋洋的。

「喂,您好。」她又道。

「洋洋,是我。張帆。」我說。

「啊?張帆哥哥。」她有點小驚喜。

「是啊,你在做什麼,天氣好冷,睡了嗎?」我找話題說。

「還沒有,在看書。」

「哦,看什麼書埃」

「郭敬明的。」她笑了笑。

「哦,還好你沒看梁山伯與祝英台。哎你給王達拿來東西送我是吧,我已經拿到手了,謝謝你啊洋洋。」我感謝道。

「上次那次,對不起。」

「別道歉洋洋,你沒錯。」我想問她被打的事,卻不知如何開口。

「零食都是我讓我幾個去香港玩的朋友隨便買的,也不知道張帆哥哥你喜歡不喜歡。」

「呵呵,喜歡,當然喜歡,那個鴨舌太好吃了,比鴨脖子好吃,比豬舌也好吃,當然沒你舌頭好吃。」我胡言亂語,想著怎麼開口。

洋洋笑了:「別亂說話你。」

好吧,該問了:「呵呵,洋洋,謝謝你埃對了,我聽說你好像身體有些不舒服是嗎?」

那邊靜了一會兒,才說:「前幾天摔跤了,不舒服。」

她這麼說,我肯定不相信了,我問:「摔跤嗎?真是摔跤嗎?洋洋你別騙我,和我說實話。」

「真的摔跤了張帆哥哥。」她急道。

「王達什麼都跟我說了,洋洋,別再騙我。」

那邊沉默了下來。

我自己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兩人就這麼沉默了好久。

看看這箱子零食,我說:「洋洋,是你爸爸打的是嗎?」

「我騙王達的,沒有這樣的事情,他沒有打我。我爸爸不會打我埃」她還重複了幾次。

這明顯就是騙人的話句和口氣。

我橫下心,說:「我們見一面,現在,我去市中心那個平時和你見面的公交站台等你。」

「別出去了張帆哥哥,天氣很冷,今天零下。」她急忙勸我說,「我們改天見好不好。」

「我去等你,見不到你我就不走了1我掛了電話。

電話馬上響了起來,不用看也知道是她回撥,我拔了電話線。

然後手機震動起來,我關了手機。

王達舉起大拇指:「有魄力。」

我深呼吸說:「好了,我有事要忙了,等我見了她,再說。晚點,如果見了她還不晚,或者沒見到她也還不算晚,我們吃宵夜去。」

「估計你回不來了,天那麼冷,我最多等你到十一點啊,過了十一點,過期不候,老子要睡覺。」

「行吧。」

我臨出門的時候王達問:「要不要帶個凳子什麼的防身?」

「有什麼好防身的?」

「那要不要我去幫你?」

「去吧,帶上凳子,幫我一起打李洋洋。」

「去吧去吧,看在你煩惱的份上,老子今天不跟你一般計較,真是好心當驢肝肺。」他揮揮手。

我出了門。

這裡離市中心那個平時我和李洋洋見面的公交車站並不遠。

走過去一會兒就到了。

我就站在那裡等。

真不是一般的冷,冷風嗖嗖刺骨,天上飄著零星雨夾雪,零下,我日他老天爺的大爺了。

沒幾分鐘,我感覺手腳開始僵硬了。

王達這傢伙,應該說給我帶衣服的,我哈著氣,在公交站台走來走去。

李洋洋不會不出來吧?我心想。

就算她願意出來,萬一被她爸爸媽媽攔住?她爸爸媽媽現在一定防著她,防著她來找我,見我,防著我們在一起,防我如同防火。

她爸爸媽媽把她攔住,那我就是等到明年今日,也他媽的見不著埃

我想,我堅持到多久?還說什麼見不到就不走了,我是真沒想過天氣因素,這種天氣,晚上八點多,平日繁華熱鬧的大街上沒幾個人影,一個一個的全都包裹的跟狗熊一樣。

我全身冰的刺骨。

想打開手機,直接開機算了,問清楚她來不來,不來我回去了。

關心愛護一個人,要在不能損傷自己身體的範圍之內。否則對視對自己身體的不敬和毀滅自身對家人的大不敬了。

我在自己給自己找理由找借口找退路。

我打開了手機,再等五分鐘,就五分鐘,不然會死了。

這時的天氣沒想到比昨天,比白天冷了那麼多。

真要命。

一輛計程車停了在前邊,過去了,離公交站台有二三十米遠的地方。

我看著那部計程車,開了車門,希望下來的就是李洋洋。

一雙穿著粉紅色的棉拖的雙腳先下了車。

出來的,果然是李洋洋。

她關上車門后,看到我,急忙一瘸一拐的小跑過來。

我跑了過去,將她深深擁入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