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19章 被家人強行阻隔的愛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9章 被家人強行阻隔的愛情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從來不知道我有那麼的想李洋洋,自從被前女友甩,我以為我已經煉就鐵石心腸,可當我拿到了她送我關心我的食物,還有聽到她為了和我在一起被打到瘸的消息,我心裡邊在難受,抱著她的那一刻,眼淚掉了下來。

「張帆哥哥。」洋洋把頭放在我的懷中。

抱了很久很久。

我的手機一直響著: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裡,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擁嘆息,不管將會面對什麼樣的結局。

「張帆哥哥。」洋洋仰著頭,一臉幸福的笑了,「你哭了呀?」

我甩甩頭,說:「這天氣,賊冷,把我的鼻涕眼淚都凍下來。」

「你手機一直響著。」

我本想說這破手機經常這樣,也該換了的時候,停止不說了,因為我一旦說了,她可能又去給我買個新手機,不是蘋果也是蘋果,只會是蘋果以上,她只想我過得好。

「嗯,我聽歌。」

「聽歌還震動呀,老是唱這幾句。」

我拿起來看看,是賀蘭婷的,媽的還找我幹什麼鳥,我掛斷。

「王達叫我喝酒。」我說。

「讓我看看你。」我放開李洋洋,近距離看她。

果然,王達沒騙我。

白皙的臉龐,一道瘀傷在嘴角,一道明顯的眼角裂痕傷,撥開頭髮,額頭也有。

李洋洋急忙弄開我的手,低下頭:「嗯,別看了張帆哥哥。」

我用力的把她的手拿起來,把衣袖擼起來,果然,都有傷痕。

下車的時候她就一瘸一拐的,我馬上問:「是你爸還是你媽媽?」

李洋洋搖頭。

「你說啊1

「張帆哥哥,好不容易見到你。」她想不讓我問下去。

「你說,難道是那個什麼開雲哥?是不是他?」我又問。

她搖著頭。

突然她驚恐的看著身後,我問了幾句她沒回答,我馬上向後看,是李洋洋父母,從一輛計程車上下來。

這明顯是打的跟著過來的。

「攔也攔不住你了,我看你是死不要臉,這回我非要打死你不可1李洋洋短頭髮的媽媽衝上來。

一臉怒氣洶洶,也沖著我。

我心裡正火著,她過來就給了李洋洋一巴掌,打得李洋洋差點掉下站台,我看著她媽媽,她瞪著我:「你這個窮小子!別纏著我家女兒1

我看著李洋洋捂著臉哭了,我火急攻心,一巴掌跟著甩回去:「這麼好的女孩,你還打1

她萬萬沒想到我會打她,而且是一掌打得她貼在站台廣告牌上,顯然是懵了,懵了好久看著我:「你竟然打我。」

我上去掄起巴掌就扇:「我他媽打的就是你!老子從來沒在她面前大聲過一句,我讓你打她1

被打的時候,李洋洋媽媽抱著頭,她爸爸付了車費后急忙小跑上來把我推開。

「別打了別打了1李洋洋衝上去護著她媽媽,三個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

我不懂他們都在想什麼。

「洋洋你讓開,你這什麼媽媽,我們男的犯錯,父母都不至於這麼打,還要打瘸了,有這麼個媽媽嗎。」我扯著李洋洋。

李洋洋推開我:「別過來1

我當即心一涼,是的,看來我犯下大錯

了。

三人同時用著敵意的眼光看著我。

「洋洋。」我看著李洋洋。

李洋洋抱著她媽媽,低頭看她媽媽。

她媽媽顯然是被打得傻了,愣了在那裡,捂著臉。

李洋洋父親站過來,對我說:「你快點離開這裡。」

我定定的看著他們一會兒后,只好轉身走了。

走了幾步后,我轉回頭說:「只要你們打李洋洋,我一定也會打你們。不就是不讓見面嗎,行,我發誓以後我都不會見她,但是如果我知道你們打她,我也會找你們。」

他們看著我。

看著李洋洋逃避我的目光,我只好不回頭的走了。

是我脾氣太暴躁,可我看到李洋洋那身傷,我無法不發火,我還恨不得打瘸她媽媽。

手機不停的響著,我邊走邊看,又是賀蘭婷。

我接了:「說說說有什麼趕緊說,你怎麼那麼煩,你怎麼那麼煩1

氣不打一處來。

她也開口罵我:「是我煩嗎!你不停的給我打電話,電話通了又不說話,你想怎麼樣你說1

我看了看手機,通話記錄。

破手機自動撥了賀蘭婷的電話8個。

「不好意思,手機壞了。」我道歉道。

她掛了電話。

我掛了電話后,看看,這手機還真的是自動重撥出去,還不停了。

看來是逼著我換手機了是吧。

掛了后,看了一會兒,不撥了。

誰知又給她自動發信息過去。

我去他大爺。

而且還是自動發的到點的本來就存有的信息:睡了嗎。

我想刪掉,結果發了過去。

算了。

看了一會兒,好在沒再發瘋了。

想叫王達下來喝酒的,想了想,外面太冷了,把我都凍僵了,乾脆買了兩瓶白酒和一些花生上去。

王達縮在被窩裡,看著我。

「下來吧,想和你說說話。」

「不想說,冷。」他縮進頭。

我把被子掀開:「有煩惱的事情1

他只好穿衣爬起來。

坐在一起,我在飲水機那裡拿了一次性杯子開酒倒酒:「剛才見了她。」

「然後呢?」王達披著被子。

「然後她媽媽爸爸跟蹤一樣的跟了打的過來。她媽媽過來就給了她一巴掌,然後。然後我就打了她媽媽一頓1

「精彩1王達舉起大拇指,然後拿起酒杯,「為了你這股大義滅親的氣勢,該敬你一口1

我舉起杯子,碰了碰喝了,然後問:「然後她媽媽被打蒙了,她就抱著她媽媽,敵意的看著我,她爸爸叫我滾了。也沒打我,我就灰溜溜回來了。咋辦?」

王達拍手,說:「我應該放首歌給你聽,我站在烈烈風中,恨不能盪盡綿綿心痛,望蒼天,四方雲動,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真有氣勢,如果換成我,估計我是不敢下手的,按道理來說,也是不能動手。不過如果是我,我也想打。」

「想打和打了是不一樣的,你看我們監獄里,那些想殺人和殺了人,下場是不同的,想殺人的,無罪。動手的,關在裡邊。我走的時候我說,以後我不見了不談了就是,但是如果你們還打

她,我就找你們再打你們。這件事從道義上來說我是不是做的很過分?」我問。

「凡事都是兩面的。李洋洋的媽媽,是你女朋友的媽媽,你打了你女朋友的媽媽,是不對的,你女朋友肯定很討厭你。至於她媽媽和爸爸,反正你不打她們也已經夠討厭你了,對吧。然後李洋洋就很敵視你。這點是不得李洋洋的心的。可換一個角度看,他媽的你和李洋洋談個戀愛嘛,她媽媽是誰啊,你認的只是李洋洋管其他誰誰誰,誰打了李洋洋就是打了你女朋友,你管她是誰。還打的那麼狠,下手那麼重,你應該推她到路中間讓車撞死。」

「少扯淡!和你說正經的。你說將來會怎麼樣?」

「還是那樣,他們會更恨你,還是要你們分開,可能還會打李洋洋,也可能不會敢打了,而且李洋洋可能也會恨你。但也可能更愛你。看個人了。」王達吃著花生說。

「如果你爹要你和你親愛的窮女朋友分開,你不肯,你爹揍了你半死不活,你女朋友找人揍了你爹,你咋辦?」我問。

「這是好事啊,我肯定開心啊,我女朋友愛護我嘛,她也沒嫁給我,管我爹是誰啊,我爹也沒過她恩惠,她為什麼要照顧我爹的想法?不過嫁過來就肯定有隔閡了。我爹一定想,尼瑪你當年揍過我,老子給你小鞋穿。」王達說。

「呵呵,要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想就好了。我就怕回去后又打了李洋洋一頓,打瘸雙腿,然後她父母恨死我,就算不整我把我弄出監獄,也要把李洋洋隔離起來,這輩子再也不用見面了。而李洋洋也許也會恨我。」我自己悶悶的喝了一杯白酒。

好辣埃

「李洋洋不會這麼想的,那你放心吧,這麼好的姑娘,也不是不懂事更不是沒心胸那種,她看事看得比誰都透。」王達說。

這我同意。

但願吧。

手機來了信息:今天的事,抱歉。

是賀蘭婷發的。

我回復:有人上書請求除去奸佞之人,太宗問:「誰是奸佞之人?」回答道:「臣我身居草野,不能確知誰是奸佞之人,希望陛下對群臣明言,或者假裝惱怒加以試探,那些堅持己見、不屈服於壓力的,便是耿直的忠臣;畏懼皇威順從旨意的,便是奸佞之人。」太宗說:「君主,是水的源頭;群臣,是水的支流。混濁了源頭而去希冀支流的清澈,是不可能的事。君主自己做假使詐,又如何能要求臣下耿直呢!朕正以至誠之心治理天下,看見前代帝王喜好用權謀小計來對待臣下,常常覺得可鄙。你的建議雖好,朕不採用。」表姐,你要是用這種管理手段來測試你的手下,別人還怎麼甘心誠心替你做事?

她回復:謝謝。

看來賀蘭婷也不是完全的野蠻型的嘛。

我問王達:「要不要發個信息給李洋洋道歉?」

「道歉幹嘛?幹嘛道歉?你都講了那種話了,打也打了,還說如果他們這樣你還打她們,說明你自己覺得你沒做錯。那萬一她們又再次打她,你再去扁她媽媽,難道說你又犯錯了?」

「對。」我放下手機,「對了你那員工吳凱呢?」

「跟女朋友開房去了吧。我是放羊式管理,有活就干,沒活他愛去哪去哪,明天要沒事,幫我幹活唄。」

「好。」

躺在吳凱的床鋪上,聽著王達的鼾聲,我遲遲難以入睡。

看著手機,看了看李洋洋的號碼,唉,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