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20章 貪得無厭的傢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0章 貪得無厭的傢伙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醒來后,見王達已經在搬貨了,吳凱也回來了在幹活。

王達給我一次性洗漱品,我洗刷后,幫著幹活。

一天就在幫著搬貨了,王達說:「人啊,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成功也是一半人為一半天意。謀取富貴的路有很多,不必非要攀上家裡有錢的老婆才行。」

我點了一支煙,想著自己現在在監獄裡面的情況,危機四伏,像一隻棋子,估計連棋子都不如,棋子能看到下棋的人,我現在是別人在拿我當棋子走,我卻一無所知,或許前方有更大的陷阱,可能有一天如薛明媚所說,再不退出來,會被陷進去,惹禍上身。

謀取富貴的路很多,就算不能富貴,平淡平安過一生也好。

下午忙完后,王達問我今晚回不回去,如果不回去就開個包廂唱唱歌,他找幾個女孩子出來玩。

我笑著問:「你還有女孩子啊那麼忙。」

「微信認識的。」

「行啊,看來你還是挺閑的,有本事。」

「沒你有本事,你謝丹陽啊什麼的,都甩我認識的所有女人幾條街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笑了笑。

「回去不回去,不回去我就開包廂。」

「別開了,我今晚要回去。」我還要去看看薛明媚。

「滾滾滾。我和吳凱去。」

「玩得開心點。」

我去了市監獄醫院,上去后,那兩個管教姐妹看見是我,對我說薛明媚剛換了葯,睡著了,我看裡面,果然是睡了。

就不打擾她了。

當我和兩個管教姐妹說我先走了的時候,兩個管教姐妹叫住了我:「張帆,我們聽說,那個選拔女演員的事,就要執行了。」

「怎麼會呢,要過年了不是嗎?」我說。

「過年是過年呀,在監獄能過什麼年,至多放假幾天。」另一個姐妹說。

「你們聽誰說的,我不知道埃當時指導員說,快過年了,不論是監獄方和電視台劇組都在忙,還忙著迎新晚會的事情,選拔的事就擱下了。」我問道。

「好像說是這幾天呀,對了,你那個名額的,是你管的,我們幫你推薦幾個人吧。」她說。

果然,受非分之情,恐辦非分之事。

兩個姐妹就算接受我一點零食,也不會那麼熱情洋溢。

估計琢磨著商量好了找我推薦女犯當女演員這事,為什麼?因為有好處埃

她們不管我這邊到底要不要,她們幫著女犯推薦上來,女犯就願意出錢埃

我把笑臉掛起來,說:「這事兒還沒有個著落,我也沒個底,我還要向指導員申請一下,該如何選拔,上邊都有一定的規矩來。」

「我們只是推薦給你啊,反正要不要也是你說了算。還是副監獄長開口讓你直接負責這事呢,哪還用彙報指導員?」另一個姐妹說。

真精明,你推薦來,萬一我不要,那女犯給了你錢,到時候她們自己選拔不上,恨你們兩個不關我事,但是肯定是恨我的了。

這兩個傢伙,我藏著怒氣,尼瑪的我愛推薦誰推薦誰,還輪到你們兩個對我指指點點,可我和她們這種人撕臉皮也沒必要,我婉轉的拒絕了,我笑著說:「姐妹們,是這樣啊,雖然副監獄長的確是要我選拔了,但我也還要和指導員,監區長說一聲,總不能說我想要這個就要這個吧,是吧,你們委託的這事,我

感激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謝謝。我先回去了,再見,你們辛苦了。」

我走的時候,她們嘀咕道:「給臉還不要了?」

我心裡一陣火,是誰給誰臉了!

恬不知恥,貪得無厭。

我去你們兩大爺。

回到了監獄,我爬回宿舍,王達每天搬來搬去,那麼多啤酒箱,也夠累的,難怪人都瘦了那麼多,為了事業,也是拼了。

自從那該死的呂蕾上吊后,我就怕睡覺,動不動就夢見那個吊著的場景,而且有時候轉頭過來還是屈大姐的臉。

過段時間會好的。

起來后,去了b監區轉了一圈,感覺她們看我的眼神,有點?

有點怎麼樣的我也不知道怎麼說。

總之就是不太一樣。

下午下班之前的幾分鐘,指導員找了我,該來的還是會來的,是問我要手機的事情。

賀蘭婷說,讓我什麼都不要說就行了。

我去了指導員,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門。

「進來。」指導員道。

我進去,指導員笑著給我倒茶喝:「小張坐坐坐。」

又是非分之情。

她給我倒茶喝,給了我我說了謝謝。

她說不客氣。

卻不說叫我來幹嘛。

我只好問:「指導員,請問找我有什麼吩咐。」

我也不說手機的事,讓她提,她只要說手機的事,我就說要不到,找不到人,管她那麼多。

指導員看了看錶,說:「剛好下班了,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我心裡一驚,我干你娘啊,一起吃個飯,是不是要去那個黑店吃飯?

那個破黑店,可是要我狗命啊!

儘管一餐也不會三四千的如請賀蘭婷那麼貴,但幾個菜,也抽了我一層皮。

「走吧。」指導員拿起外套穿上,鼓鼓的胸脯幾乎扣不祝

想她那麼個歲數,那個還那麼挺,保養得也夠下功夫了。

我心裡十分的不願意,但臉上掛著笑:「好啊指導員。」

下樓的時候我還問:「指導員,就我們兩嗎?」

「是埃」

要我請吃飯吶?而且只是兩個人,她要跟我聊什麼鬼東西?而且第一時間卻不急著要手機,到底是何居心。

步步陷阱。

我跟隨她到了那家黑店,看著菜單,我心有餘悸。

貴我也認了,問題是貴了卻讓人心裡不平衡。

指導員點了紅燒排骨,大悶魚,香菇炒雞,烤鴨,還點了一些素菜,要了一個魚頭湯。

我軟塌塌的靠在椅背上,這吸血鬼要吸死我。

「你看看你點些什麼吧小張。」她對我說。

「不用不用,我看這些就夠了,不夠我們再點。」還不夠嗎?我就不信能吃完。

還點了兩瓶啤酒,看她要拿著杯子倒酒,我才回過神,忙搶啤酒瓶倒酒:「指導員我來我來。」

她卻反常的笑眯眯給我倒酒:「哎喲小張還跟康姐那麼客氣呀,都一樣呀。」

我急忙接過杯子:「不敢不敢,不敢讓康姐幫我倒酒。」

我也拿了一瓶啤酒給她倒上,她又自稱康姐了,和我如此近乎了,搞什麼鬼東西?她到底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也許是想著坑了我那麼多錢請吃飯,心裡過意不去然後給我倒酒吧。

我點了一支煙。

還沒抽,指導員舉起酒杯:「來,小張,康姐很少喝酒,老了,身體不中用,但是今天康姐高興,陪你喝幾杯。」

「謝謝康姐。」你高興什麼你高興?有什麼好高興的。

喝了后我問:「康姐,你今天高興,是為什麼啊?」

「你看你呀,為監獄立功,康姐臉上有光埃」她笑著說。

我急忙幫著倒酒:「我立功?什麼功?」

「抓獲了監獄里潛著的犯罪分子,破獲了一起犯人和監獄管理人員沆瀣一氣一起作案的販毒案子埃你立了大功,是我們監區的功臣埃」她笑意融融的說。

我干你啊,老子他媽的昨天還像個嫌疑犯一樣被威脅說我多管閑事,如果不交出證物就搞死我。今天就成了立功的功臣了?她葫蘆里到底什麼葯。

「不敢不敢,這都是指導員指導的功勞。」我說。

「小張真會說話,小張啊,監獄的領導已經在商量,可能時候會給你獎勵。監獄里誰有功勞,領導都一清二楚,有功都會賞的。」指導員笑著看著我。

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問:「我破案了?指導員,你不是說這件事你要看著自己來處理嗎?」

「我是說交給我讓我幫你的忙處理,沒想到你已經處理得那麼好妥當了,我就放心了。這幾個監獄里的害群之馬,就應該得到懲罰!是我們這些b監區的領導管理不當,所以才造成了這種情況,如果不是因為小張你,可能事情會鬧得越來越大埃」指導員說道。

這人講話,真他媽的,始終沒幾句是講透的,只能猜,猜猜猜。

幫我忙,叫我拿手機幫我處理?怕我處理不好,實際上是想幫著姚圖圖和章冉兩個脫身,畢竟都是她的人,她想把這件事壓下去。我嚴重懷疑以前姚圖圖和章冉干這些,指導員這些監區領導可能都有份,也可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再加上不想自己管的人出大事,所以才想著幫她們脫身。

還說我已經處理妥當?這麼說,賀蘭婷已經讓人下來查這個事,指導員眼看不妙,馬上抽身出來和姚圖圖章冉一刀切清?

看來賀蘭婷委託的這個什麼機關還是什麼人,一定是有來頭的,否則不可能那麼迅速一下子壓住了康雪這群人。

我笑著說:「指導員,這都是碰巧的,而且都是你指導的功勞。」

菜上了,指導員招呼我吃,指導員又說:「小張啊,之前康姐做什麼事啊說過什麼過分話,是有些太不經過頭腦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埃」

「有嗎?指導員從來就沒對我說過什麼做過什麼過分的事呀。」我急忙說。

「呵呵小張真懂事啊,我表妹就沒你那麼懂事呀。小張啊,你看你破了這起案子,康姐跟你拿證據,其實也是為了能夠儘快破案,怕手機放在你身上不安全,這下好,你交給司法和政法的人讓他們下來查,那最好不過了。」

司法,政法?賀蘭婷還真厲害。

壓著我好多天的心裡的大石頭總算落地了,看來這案子,能昭雪沉冤了,我也不用擔心被康雪她們威脅告我了。

那是不是在康雪看來,我和司法和政法的人很熟?

然後她才這麼捧我套近乎,想想今天b監區同事們的目光,莫非她們全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