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21章 口蜜腹劍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1章 口蜜腹劍的女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根本就沒想到來得那麼快,這賀蘭婷辦事,也真夠迅速的。

當天給她手機,她馬上交上去,然後我跟她說了康雪她們要告我,她馬上讓人下來查這販毒殺人這個案子,這指導員幾個一看,來頭不小,那還敢告我?

政法和司法都是能壓著監獄的,估計來頭不小,直接管著監獄的人了。

把指導員嚇得身份轉換了,從之前的牛逼囂張到現在的有些恭維。

可不應該是這樣啊,她不是說她有人嘛,有後台嗎?

我想了一下,我明白了。

指導員就算有後台,這一次查下來,犯罪事實全有,駱春芳姚圖圖章冉等人誰逃得掉?她就算搬後台搬背景,可這些人犯罪事實都在這裡,人證物證全在,她後台再深,如何硬碰硬?

就算監獄長幫著指導員,出了事的時候,大難臨頭的時候都會棄車保帥,如果康雪真的能搬動後台來搞定這事,就不會這麼對我了。

可她一定也做了一定的公關手段,不然不可能我們監區出事了不引火燒身啊?

我真想彈劾她一道。

可我也沒有她和駱春芳章冉姚圖圖她們一起犯罪的證據,我只是在亂猜罷了。

沒有證據,再深的後台,也不能拿她怎麼樣,只不過我們監區出的事,難保不會記個處分什麼的。當然,以康雪這種人的手段權謀,像一隻泥鰍一樣,抓她記過是不可能的事。就憑她平日里連監區長在她面前都低聲下氣那樣,黑鍋都會讓監區長來頂了。

她現在這樣表現,多半是要請我吃飯的,莫非還有事請求我?

你娘的,害的我心裡撲通撲通的,既然沒壞事,那就好了。

我敞開喉嚨,吃,喝:「美女再來兩瓶啤酒1

「吃,吃。小張,康姐有個事想和你談談吶。」指導員笑眯眯的說。

「康姐您說。」既然是互相利用,互相懷疑,互相提防,大家在面子上總不能撕毀。

我看她夾了一塊魚肉,然後給魚挑刺,然後夾給我。

多好的女人埃

如果是別人這麼對我,我一定感動得涕淚橫流。

可惜了,對於這個口蜜腹劍的女人,我無法感動,只感到冷颼颼的危險。

康雪笑了笑,然後脫掉了外套,故意挺了挺鼓鼓的胸脯,說:「小張呀,這次啊,康姐可能有點麻煩事埃」

「什麼麻煩事?」我問。

「也不是很麻煩,還是不要跟你說了,省得你也替我心煩。」她故意又說。

我靠老子替你心煩個什麼鬼,我喝了一口啤酒,但還是說:「康姐你這說的哪裡話,對我那麼好,我在這裡,如果沒有你,我哪來這樣好生活呢。你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說。」

「那真是不太好意思埃」她站起來。

縷了縷頭髮,然後走到我身後,看看門鎖緊沒有,然後俯身下來在我耳邊輕輕說:「小張,這麼多天有沒有想過康姐呀?」

我倒了一杯酒,喝了,我說:「還好吧,康姐你先說你什麼麻煩事。」

「是有點麻煩,也不是很大

,但需要你幫忙。」她的手伸下來,摸了摸我臉龐,然後假裝不經意不小心的伸進了我衣領摸著我胸。

我拿了她的手出來說:「康姐我今天想喝酒,很累,喝完了回去睡覺。」

「好吧,小張近來是挺累呀。」她靠在我耳邊說,「你能不能跟查案的人說,你抓獲犯人破案這件事,是我在背後偷偷和你參與了?」

我馬上問:「為什麼?」

「因為,康姐也想有一份功勞,這是康姐的私心。」她笑眯眯的說,然後坐在我身旁,故意的用胸脯磨蹭著我。

害的我喝了兩口酒後,心裡也痒痒的。

我說:「哦。」

「真的嗎小張?你真的同意嗎?」她笑眯眯道。

「嗯,同意。」我說。

我無法拒絕她,我如果拒絕了她,就是和她過不去,在沒有能把她一下子弄死之前,沒必要和她過不去,因為她還是我上司,還是能咬我,還是能搞死我。

而且賀蘭婷也說讓我靠近這群人,弄到她們的犯罪證據,現在看來是很難的了,因為她感覺我背後有人,我不知道她如何猜測的,也可能以為是賀蘭婷,也可能以為是雷處長那樣的人。

但無論她怎麼猜測,我只知道,在沒有拿到弄死她的罪證之前,她還是我上司,她還是滿腹陰險計謀,和她翻臉成仇,我沒有贏她的百分百把握。

賣個人情也好,她對我也曾有過恩情。

「接下來的這幾天,司法和公安機關會找你,那康姐就多有拜託了。」她往我口袋裡塞了一個信封。

我急忙伸手一拿,裡面是錢。

「康姐,這個我不能要。」看來她早有準備,如果我不同意,她就用金錢攻勢。

她的手覆蓋在我的手背上,握住我的手親切的說:「小張呀,不能讓你白幫呀,康姐和你打交道,講錢是太俗了,可這才能表達我對你的謝意。一點意思,不是很多,不要見怪呀。」

這話講得讓人心裡多暖和啊,太舒服了真是,我客氣了三次后,放進了口袋裡:「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康姐,我敬你一杯,感謝你對我的照顧和愛戴,小張不勝榮幸。」

她回到座位上,舉起了杯子,一口也喝了。

我飄飄然了一會兒后,不行,不能太得意了,萬一她還是給我設圈套?

我想了一下,這裡應該沒什麼圈套的吧。她又坐過來,拿著杯子到我身旁,說:「小張,這些天是不是太忙,人都瘦了呀。」

我說:「還好吧。」

「監獄的伙食不是很好啊,小張啊,你看周末出去去康姐家吃一頓飯,怎麼樣?」

「好啊,求之不得啊,謝謝康姐。」我是在想,和她套近乎一些也不錯,看在拿了紅包的份上。

想夏拉當然不會那麼誇張,並且我也沒想起過她,只是康雪這麼一提,我才想到了,剛好喝了點酒。

想賀蘭婷,我就會。

我真會。

不過那個女人的脾氣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小張,怎麼了?」康雪叫我。

這女人是要獻身賄賂我

我說:「康姐我今天今天幹了些活,挺累。」

「康姐也沒那意思,就是想你開心開心,陪你喝酒。」為了讓我幫她,連**都搭上了。

她不是說不怎麼能喝酒,還多叫了兩瓶。

開了第六瓶了,我說:「康姐,喝完這瓶就不喝了吧,我想早點回去休息了。」

「行,聽你的。小張啊,那個選拔的事兒,可能就在這些日子了。」

我奇怪道:「不是要過年都在忙嗎。」

「我們監獄管理沒有過年這種說法呀。」康雪嘆氣道。

「不放假嗎?」我問。

「過年個別同事也是放假一天。都回去放假,誰來管女犯呀?越是過年,犯人們情緒越激動,每個春節我們都如臨大敵。為了切實加強過年期間監獄的安保工作,保證過年期間警察備勤制度和快速反應機制,監獄不僅加強防暴中隊和武警的安防工作,還要啟動特警隊備勤預案,在過年期間實行分組輪流備勤,負責警力協防和處置應急突發事件。」

我靠在椅背上,這麼說來,是不能放假了,不能回家和家人過年了。

康雪知道我的想法,說:「我們這份工作就是這樣,沒有辦法,小張啊,你也別太糾結了。我們每年都有年假的。可你工作不夠一年只能享受五天的年休假,而且你之前還請了那麼久的事假。要是夠了一年,可以享受十天的休假。」

我說:「那麼短?」

「現在算好了,以前還沒有過年假這種說法。」

「那過年怎麼辦?」我問。

「過年只能在這裡過呀。」我無奈道。

我曾經在父親病了的時候請了事假,看來我的年假泡湯了。

關鍵還是不能回去過年了。

「大家一起看看晚會,在宿舍做飯做菜,也挺好的呀。要不過年你和康姐一起過唄?」

「呵呵,謝謝康姐,到時候看看工作時間的安排吧。」我呵呵了一下。

「小張,那個選拔女演員的事,很快就要落實下來了埃」康姐說。

「好的,我一切聽康姐的。」我說。

她難道也要幫我推薦幾個人嗎?

她沒有,她只是交代完了后,開包廂門叫買單了。

畢竟她給了我紅包,而且看她態度如此好,我搶著買單,但是她無論如何不給我錢,當我的錢和她的錢同時遞到服務員手中時,她看了康雪一眼,拿了康雪的錢。

那種感覺並不像是平時出去外面和人搶著買單,服務員隨便拿一個人的錢的那種樣子,而是完全像是上級命令下級服從的那樣:「拿我的1

然後服務員就乖乖拿走了她的錢。

也可能我多慮了。

出了外面后,我和康雪道別,她還笑了笑說:「記得呀,康姐交代你幫忙的事。」

「放心吧康姐,我一定會說是你早就發現,然後暗中讓我放開手腳去做的。」我說。

康雪滿意的點點頭:「好了,早點休息埃天冷,蓋好被子。」

看看,這話,多暖啊,多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