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22章 案子從快處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2章 案子從快處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數錢。

拿出了信封,拿出來,數了一遍,九千九百塊。

又數了一遍,一萬零一百。

那就是一萬了。

以前我還孝敬過康雪煙票,奉送了也有萬把塊錢,沒想到回報來得如此快。

這就是所謂的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哈哈。

我開心的不得了,一萬塊,那麼容易到手。

不錯不錯。

但是要不要和賀蘭婷彙報呢?這玩意算不算受賄?

我只聽過下面的往上面的賄賂,沒權的向有權的賄賂,我這算哪門子的受賄。

不過,我最好還是要和賀蘭婷交代一下,否則到時候她又跟那次一樣,開口破罵說我鬼事都瞞著她,萬一到時候出事了我可扛不祝

賀蘭婷還真是一個靠得住的領導,跟著她干跟著她走是沒錯的了。

洗完澡后,躺在床,天冷得要命,縮在被窩裡半個鐘都沒感覺被窩暖起來。

特別是腳,很冰,我想到康雪,那個白白嫩嫩的少婦,如果能抱著睡,想起來就覺得暖和埃

不過算了,那個女的心地不善行事不正,邪惡歹毒口蜜腹劍,想起她每次說話時表面笑嘻嘻仁慈而眼神卻凌厲又陰毒的時候,我全身都冷颼颼的。

還是洋洋好,我的李洋洋啊,現在你怎麼樣了。

會不會又被打了?想到她被打,我就心疼,想著她媽媽為了讓她和我絕交下手如此之重,他媽的,我還有什麼歉疚呢,我巴不得那天多扇她幾嘴巴。

我決定有空出去偷偷去看看李洋洋,如果又添心傷,我,我到底要不要再毆打她媽媽一次的好。

看來是不能明目張找洋洋了,她媽媽實在心狠,會不會下手更重。

想著想著,我就睡著了。

第二天,果然有公安機關和司法的人到監獄來查那起案子。

來我辦公室的兩位警官說,上邊領導因為我們監獄機關比較特殊,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這個案子要從快解決。

我在想,什麼叫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不就是怕事情捅出去,媒體知道了,大家都不得好過嘛,如果不是因為賀蘭婷找人查,我估計這個事都被壓下去了。

警官說,和這個案子有關的人員,都被控制了,主犯駱春芳,章冉,姚圖圖,金鏈子,光頭男,光頭男是呂蕾哥哥,我還真沒想到,姚圖圖帶去市監獄醫院企圖殺薛明媚的光頭男就是呂蕾哥哥,還有一個就是監獄門口小賣部的送貨小哥。

我隱隱約感覺那個小賣部沒那麼簡單,心想會不會這次把小賣部也端了。

那小賣部,和監獄的超市,好像都是一起的,這背後,又是誰是幕後老闆?誰又有那麼大的能量能在監獄裡面開小賣部開超市?

公安機關的人來錄口供的時候,我也照實說了,當然,我答應過康雪的事情,也說了,說是之前我的上司,我們b監區的指導員早就盯上了,然後全權委託我不聲不響的查這個案子,而監區里很

多管理人員不知道的原因是生怕打草驚蛇。

我也問了公安機關這起案子的一些情況,大部分也都如我之前了解到的,不過他們的運毒方式,可真是夠隱蔽。

先是駱春芳遙控光頭男呂蕾哥哥和金鏈子買粉,而金鏈子確確實實是駱春芳搖微x搖到的男友,金鏈子是無業游民附近的一個賭徒村民,游遊盪盪的用手機和駱春芳聊上了,駱春芳享用著他的身體,還用錢利用金鏈子幫忙去和呂蕾哥哥對接拿毒品,然後送到小賣部,小賣部的小哥就塞進一些監獄里超市用品例如餅乾盒啊泡麵包裡面帶進來,畢竟是老熟人了,門衛見他每天出出進進幾十次,也不會每次都要拆他送的貨來檢查,而小賣部和超市的老闆否認知道這個事,小賣部小哥也說老闆不知道。

那是我亂想了,想著小賣部老闆不簡單,還以為和這事有關,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小賣部小哥帶進來了之後,就由章冉和姚圖圖想辦法帶去給駱春芳,駱春芳就散貨,賣貨。監獄里駱春芳供出的七八個跟她買粉的犯人也已經被控制了起來。

駱春芳用的是小賣部小哥帶進來,然後由章冉和姚圖圖藏著的手機,聊附近好友,聊男人,然後那些男人就來找駱春芳,駱春芳謊稱是什麼哥什麼哥什麼朋友之類的,時不時的和這些泡友搞在一起。

駱春芳控制著章冉姚圖圖,當然容易會面。

姚圖圖是為了錢給駱春芳控制上了賊船,而駱春芳引誘章冉上賊船的方式,才搞笑。

章冉和駱春芳開始混在一起,並不是因為駱春芳的錢,而是駱春芳和章冉聊了一段時間后,發現長得不怎麼樣的章冉其實內心很渴望男人,可章冉整天在監獄,而且長得不行,沒有什麼機會和自身魅力吸引男的,駱春芳就說,你給我弄手機,我找我男朋友介紹男的給你,而且給你錢。

章冉是色急攻心,就真的通過小賣部小哥找了手機進來給駱春芳,駱春芳就開始找男人,而她們是一起共同使用男人,包括金鏈子。

小賣部小哥,當時開始只是幫著帶手機,這個也不能說犯法,只能說違規,後來在錢的作用下,就逐漸逐漸走到了運毒的路上。

這完完全全,是一個設計好的販南唄貳

我給兩位警官發了一人一支煙,說:「這真是罪大惡極!對了,那關於她們謀殺監獄女犯薛明媚的事,你們也調查了吧。」

警官告訴我全部都調查了,駱春芳不招供,章冉也是緊閉嘴巴,但是在警察面前,姚圖圖金鏈子呂蕾哥哥招的一清二楚。

駱春芳心理素質強,姦猾狠毒,章冉是陰毒藏於內,她們都知道一旦招了就全完了。

但在人證物證還有姚圖圖金鏈子呂蕾哥哥的口供之下,她們也不得不低下了頭,承認了自己的罪惡。

而現在還在查的另外一起,是駱春芳遙控的章冉和金鏈子和呂蕾哥哥,帶著人討債殺人埋屍的惡性案件。

這起案件,是金鏈子自己供的。

去年年中,南城區城郊的一位撿垃圾的老人在郊外一處灌木叢中無意發現

一處新鮮的土壤,而且地上還有幾塊錢的紙幣,老人當即以為這下面埋著好東西,結果挖出來了一個蛇皮袋子,裡面裝著一個男屍。

這起案子一直毫無頭緒,結果這次審呂蕾哥哥的時候,已經嚇癱了的呂蕾哥哥供出了這起殺人案。被殺的人,姓匈,匈某是本市人,開辦一家塑料加工廠,在駱春芳還沒被抓之前,在駱春芳開辦的賭館中,向駱春芳借了三十八萬元的賭債。沒想到駱春芳問他索要借款時,借了錢的匈某過後卻各種借口推脫,之後駱春芳開的賭館賣身館被查被判刑被罰錢,進監獄后駱春芳念念不忘這三十八萬,於是吩咐章冉,讓章冉謀划,讓呂蕾哥哥和金鏈子找人一起綁架了匈某,然後向匈某索要還款,當匈某被控制在南城郊外后,試圖逃跑時被發現,匈某急忙喊叫救命,恐懼的呂蕾哥哥等人慌亂中捅死了匈某,然後把匈某草草的埋在了灌木叢中。

這駱春芳,到底還幹了多少喪心病狂的事?

還好這次把她給剷除了,不然這個禍患以後非要弄出更大更殘忍更多的事不可。

我問警官:「那我們監獄的管理人員,沒有其他人參與其中了吧。」

「正在調查。請你看一下,然後確認簽個字吧。」警官把記錄遞給我。

我看了一遍,確認簽字。

這駱春芳,如果加上那起綁架殺人,估計逃不掉一死了。

但這個女人,就是死也難恕她犯下的罪行。

這種人本就不該在世上存在。

當我問監獄管理人員涉及到此案時,他們諱莫如深。

我感覺,公安機關對於駱春芳,金鏈子,呂蕾哥哥這些人,是卯足了勁的查,而對監獄的事和人,卻盡量的能帶過就帶過。看他們和我聊的問的,如果是駱春芳那些事,就不停的問,如果是說到涉及到監獄里管理人員的話,根本就一兩句話帶過。

這裡面的水特深啊,如果查我們監獄太用心的話,難保會扯出不少跟此案有關的人,監獄里各股勢力交錯,西遊記上早說了,有背景的妖怪都被領導解救走了,只有沒背景的妖精才讓孫猴子一棍子打死。

警官感謝了我,感謝我的正義和付出,才破了這起案子,而我當然也把這些功勞,歸於康雪和監獄領導,還說特警隊的朋友也幫了大忙。

最後他們和我握握手,說之後可能還要找我,希望我能配合,我表示一定一定,然後他們走了。

駱春芳,看來是死定了,金鏈子,呂蕾哥哥,小賣部小哥,也會受到法律的懲罰,至於姚圖圖和章冉,我就實在不懂會是什麼結果了。

不過無論怎麼樣,她們兩肯定也是會受到法律的懲罰,按情節的輕重來判而已了。

多行不義必自斃。

人啊,要控制自己的**,貪念埃走錯一步,全盤皆輸一生盡毀。做人真難。

我站起來,看著窗外這個四方的監獄,感觸很多。

門口有腳步聲,敲了兩下門後有人進來了,咳了兩聲,我急忙轉身過來,是雷處長。

s法廳的雷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