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24章 混淆判斷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4章 混淆判斷力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回到自己辦公室,我怎麼就那麼愚蠢啊我!

讓康雪這個sao婦就這麼輕輕一勾,魂都飛了腦子也沒了,讓她幾句好話一萬塊錢,連我都出賣了我都不懂。

我他媽的真的是愚蠢,蠢不可及。

我撓著自己的脖子,渾身都不自在。

我站起來,站在窗口,看著外面的四方天地,我啊,還是太稚嫩了,可我那時候也已經有想過這其中會不會有詐,可當時確實也沒想到有那麼多,那麼嚴重,而我現在所不知道的是後邊還會有什麼處理結果,更不知道雷處長那一方如何看我的。

就算通過此事,康雪靠近我一些,但她依然是防備著我的,我是不可能假如她斂財的陣營當中,這麼說來我和康雪還是親密的敵人,相互利用,沒有其他的路可走,我不可能真當她是一個陣地的戰友,而她始終也是會防著我。

康雪手段不是一般的高,是非常之高,懂得用金錢和美色來勾我,混淆我的判斷力,我當時也只是以為這事把她推成幕後主使也就大家一起有功勞那麼簡單,誰曾想有那麼多的後果。

相對於康雪,我自認不如,以後在她面前,我還是要努力的再謹慎一些小心一些才是。

事不宜遲,趕緊去找徐男,讓她放我進去找柳智慧拿出我的書,這事兒拖下去,萬一柳智慧監室被查,說是我向女犯提供私帶物品,我他媽的要完蛋。

我趕緊去b監區找了徐男。

徐男也在忙著,自打那個通知禁令下來后,大家都在忙,忙著搜,搜,不停的搜,徐男正在做著監室檢查的工作記錄,我過去偷偷在她耳邊輕輕說:「男哥,你還記得,我給犯人帶過東西嗎。」

「什麼時候!什麼東西?」徐男問。

「那次啊,就是那次你帶著我進去,我拿著書去給犯人。」

徐男臉色一變:「你帶書?什麼時候!我帶你進去的嗎?」

「是啊,就是那個閣樓的柳智慧,我帶了幾本書給她,要是查出來,她說是我送給她看的,那我不要被抓起來處分啊1

徐男一聽是柳智慧,說道:「是她的話就不用操心了,我還以為你帶了什麼東西給哪個女犯。嚇死我,他媽的以後你也別來找我幫你干這些事,都是違禁的事,你想死也別拉我下水1

「好了好了我以後哪敢了,男哥,為什麼說是柳智慧就不用操心了?」我問。

「上面特別交代,不許搜查她的監室,任何人沒有她的吩咐,不能私自到她那裡。」

「這麼厲害。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埃」我說。

「你不放心能怎麼樣?你現在去啊,我也不讓你進去,你放心吧放心吧,連監獄長都動她不得,還怕我們去搜查嗎?再說了你就那幾本書,死不了你。」

「不是啊,你看那送外賣的小哥,不就是藏著粉在物品里鞋帶進來的嘛?萬一到時候搜出些例如刀片啊什麼的,我有十個嘴巴也說不清楚啊1

「你去麻煩別人去,我才不去了,你放心吧,柳智慧那人,不會做這種事。」

「你幹嘛那麼相信她,你和她很熟嗎?」我問。

「比你熟。滾開別煩我1

「好吧。」

我要轉身離開時,她又拉了我回去,輕輕問道:「聽人說,你有后

台?」

「我?我有後台?我什麼後台我?」我倒是也想知道她們怎麼看我的了。

「她們說,你這次破的這個案子,是上邊的後台委託你辦理的,那你的後台是?政法?司法?那個雷處長?」

「我靠男哥你怎麼也如此八卦。」

「不是我說的啊,是有人這麼說的。怎麼你現在有後台,不罩著我了,還撇清。」

我說:「我沒有後台,也罩不住你,我現在如暴風雨下的汪洋扁舟,不小心可能就翻船,我還罩住你,淹死你1

「原來沒有埃滾滾滾。」

「我還沒發現,你這人也夠勢利眼的埃」

「滾滾滾別煩我。」她繼續忙她的事。

這柳智慧,才真正的叫後台,監獄長下令不許搜查她監室,她到底什麼來頭,連監獄長都懼怕她?

下班的時候,去獄政科拿我的ipad,李洋洋送我的ipad。

獄政科的人,那個破科長,百般刁難我,問我什麼時候帶進來的,有沒有做記錄,要我去門衛拿記錄,我說忘了有沒有做記錄,忘了就不用拿了。

我氣不打一處來,他媽的大家好歹同事一場,至於那麼壓著我嗎。

可和她發火沒用,我只能乖乖去門衛處翻找帶著ipad進來的登記記錄,可我到底有沒有做記錄?我不知道。而且是什麼時候準確時間帶來的,我更不記得了。

這不是要玩死人嗎!

氣呼呼出了獄政科,不小心就和一個女子撞在了一起。

她向後趔趄了兩步,我急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喲,原來是胸姐謝丹陽啊,我說怎麼那麼巨大那麼有抗震力。

我笑著說:「不是冤家不聚頭埃」

「說什麼呢你。」謝丹陽假裝生氣道。

我笑著靠近她:「丹陽姐,好久不見,越來越大了。」

她伸手過來就往我抓,我條件反射的躲開:「哇你出招也太狠了,伸手就直接往要害埃」

「對付流氓,沒有什麼狠不狠的。」

「嘿嘿,我知道你好久不見,想我了是不是,寶貝乖,哥哥有機會就找你。」我笑嘻嘻說。

我沒想到她竟然也會臉紅,她罵道:「死不要臉了你1

「嘻嘻你竟然會臉紅呀。」

「哎你來這裡幹嘛?」她問我。

「他媽的你們獄政科的那個裡面的什麼科長,是不是經常欲求不滿把脾氣往別人頭上撒啊,我讓沒收了一部ipad,我來跟她拿,她百般刁難,還出言不遜,講話特別難聽。」

「你說的是劉副科長吧。」

「是。」

「她脾氣是挺怪的,可是你不能怪她,這個是需要按規定來辦事呀。」

我上前一步緊挨著她的大胸,差點貼到的時候她閃開了:「幹嘛你。」

「你講的是人話嗎?你平時有困難我幫了你,我現在有困難了我來這裡剛好遇到你,你不幫我拿回來你還說什麼按規定辦事,哪門子規定我可沒聽說過。」我氣了。

「你還會生氣呀?」她笑了。

「笑什麼笑,本來就是這樣啊,讓我現在去找門衛找登記記錄,我怎麼找啊1

「那你不要埃」

「我他媽的如果不是因為別人送我,我還真就不要了1我氣道。

「誰送的?女的?女朋友?」她好奇了。

「我說你們女人怎麼都那麼八卦呢?就一個話,你到底幫不幫忙。」我知道她八成能幫得到我。

「你求我你還態度囂張這樣,我不幫你。」她拒絕道。

「好,那我們一刀兩斷,離婚。好了了丹陽姐,胸姐,幫幫忙嘛。」

「胸姐,什麼胸姐?」她奇怪道。

我嘻嘻說道:「以前我們在學校里,看到大胸美女,就叫胸女。看到大胸的女校花,就叫胸花,我們同學叫就談了一個胸花。那時候我們宿舍每天晚上,就拿他女朋友說事,稱他女朋友為胸姐,一邊扯著,睡覺之前就意淫著搞他女朋友,想著如果能設在她胸上,嘻嘻。」

「你們怎麼那麼猥瑣?齷齪1她繼而罵道。

「唉就是想一下,又不是真的去搞,這就跟想去搶銀行一樣,每天那麼多人都想著搶銀行,可搶了跟想搶是兩回事,對吧胸姐。」

「不許那麼叫我1她生氣道。

「好了好了丹陽姐,你那麼高貴美麗,我怎麼敢想對你動手。」繼而我急忙閉嘴。

「你!滾1

我急忙拉住要走的她:「哎哎哎好了丹陽姐姐,弟弟我不會講話,您大人大量,勿要見怪,抱歉抱歉。姐姐能不能讓我滾之前幫我拿了我ipad?」

她冷冷看了我一眼,然後往裡面進去了。

幾分鐘后,她拿著我ipad出來了,胸一顫一顫的左右晃蕩,我咽了咽口水,她惡狠狠塞給我說:「看什麼看1

我拿到ipad后,我就來勁了,老子讓你幫點忙,你還唧唧歪歪那麼叼,一點也不把我當自己人看,氣死老子,我挺直腰板道:「老子他媽的想看就看,又不是沒看過1

在她的罵聲中我跑了。

出了外面門衛,門衛現在的安保也嚴格了許多,上下都檢查了,連出去也要好好的檢查,還安裝了專門安檢的x光的叫什麼的機器,我拿著ipad走過去的時候,那個機子就嘀嘀嘀的不停響著。

然後拿過來后,對照我之前的登記記錄,才給回了我,還有我手機。

我拿著手機,邊走邊開機。

開機后,感覺不對勁,時間變成了兩年前的時間。

這怎麼回事?我馬上意識到,有人動了我手機,而且是把電池扣了出來,不然怎麼時間回到了以前?

賀蘭婷果然是神仙,說要我刪除通話記錄,生怕有人看我手機,想找出我的後台,果然有人看我手機。

這又是誰來翻我的手機?

最大的可能,就是指導員她們了。

指導員的車子就停在不遠處,我過去了,上了車。

「小張來了呀,我可等了好久了埃忙什麼去了?」她笑著問我道。

「沒忙什麼,去拿了被收的ipad,被卡住了,一定要我提供登記記錄,對不起啊指導員讓您久等了。」

「你該給我打電話呀。」這個笑眯眯表面仁慈的女人,多麼的可怕。

「呵呵我忘了。」

車子開動,往她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