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26章 女上司的漂亮表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6章 女上司的漂亮表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張帆,對吧?你在監獄里幹什麼的?我表姐是女子監獄啊,為什麼有你這個男人埃」她好奇問。

我就說:「因為她們需要一個心理輔導師,我剛好是這個專業畢業的,應聘就剛好過了。」

「心理輔導師?是不是學佛洛伊德的?那你會星座命理是吧!你看白羊座和什麼星座的配啊?」她興奮起來。

我日,佛洛伊德什麼時候跟星座命理扯上了。

「佛洛伊德不是研究星座的。」我說。

「那是什麼?看相,面相還是手相呀?」

「是是是,還會解夢,比周公厲害,而且他連八卦和易經,還有中醫也略懂一二。」沒文化真可怕。

她更加興奮了:「你亂講吧,他是外國的,怎麼會中醫埃哎,我昨晚剛好做了一個夢,我先跟你說我的這個夢,然後你再幫我看看相呀1

就這麼個金玉其外的時尚大美女,怎麼連佛洛伊德搞什麼的也不知道呢?不過我真的很佩服這些女孩,相信星座,相信看相,相信解夢,相信屬相配對,用心理學來說,這就是巴納姆效應,巴納姆效應是心理學家伯特倫·福勒通過試驗證明的一種心理學現象,它主要表現為:每個人都會很容易相信一個籠統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特別適合他。即使這種描述十分空洞,他仍然認為反映了自己的人格面貌,哪怕自己根本不是這種人。而要避免巴納姆效應,就應該客觀真實地認識自己,相信自己。現在很多人迷信於算卦,屬相配對,星座等。其中的原理都來自於這神奇的巴納姆效應。

「我昨晚,那個夢好丟人的,我夢見了我和一個很高大帥氣的醫生在醫院裡做那種事。可我不喜歡醫生,我喜歡大學嚴肅而且挺拔的教授那種類型,是不是很奇怪。」

我假裝很懂一樣,說:「根據佛洛伊德的研究觀點來說,夢都是願望的滿足,夢就是日常人類生活的睡眠中的潛意識,夢是一個人與自己內心的真實對話。在夢境中的性對象,都有著隱喻含義,基本和錢財有關,夢到和老師做,說明可能要補考或者交學費,夢到和上司,可能是工作上業務減少腦因。夢到醫生,則有可能是要生病去看醫生而破財。」

我瞎扯著,心裡在想,丫就是fa春了。

她皺起了眉頭:「破財?我有什麼病,我沒病埃」

「夢只是夢,不一定會發生,你別怕。」

「你看看我生命線,很長的。」她伸著長長的手臂過來。

「人也難保會有生病的時候埃天冷,要多注意身體,過馬路要看車,不然如你表姐這個朋友飛來橫禍埃你的事業線是長。」我捏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看看她的胸,說,「你的事業線深不深我就不知道了。」

她馬上抽回手:「你是不是瞎掰的啊你1

「我怎麼瞎掰了,那你說我瞎掰,為什麼會有心理學這麼課程?」我問她。

「我怎麼知道,你學這個就是為了騙人騙小女孩的是不是?」她起了提防之心。

我笑了說:「是,我現在就是在想著把你騙到手,騙到床去。」

「你做夢1

「不信算了,我還會占卜,想不想玩?」我說。

「塔羅牌嗎?」她的眼睛一下就發光了。

「塔羅牌,那太幼兒科了。教你一個古老的占卜,能讓你知道你以後嫁給什麼杉嘎蝕笠壞悖這個占卜的預知成功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夏拉問:「真的嗎?那我們快開始吧,要怎麼做?」

「要嚴肅點,這個占卜只能一個月做一次,不然就不靈了。」

「嗯好。」她板起面孔。

「在西方古代,有一個很古老的占卜方法,古代是用燈油,到了現代,可以用蠟燭來占卜,家裡有蠟燭和火柴嗎?」

「蠟燭有,可是好像沒有火柴,你有打火機嗎?」夏拉是深陷其中埃

「有火柴預測得更准。」我說。

「我去哪兒找火柴?」她嘟嘟道。

「算了用火機也可以,麻煩你找一張很大的紙,最好是白紙,或者是報紙也行。還有那種比較大字的寫字筆。」

一會兒后,三根蠟燭找來,報紙找來,筆也來了。

我將報紙鋪好在桌上,在一個碗的碗底塗上一層花生油,反扣在報紙上,然後將一個大碟子放在碗底上,能夠轉動。我讓她在報紙畫上如飛鏢盤般一道一道的,就是從中心點延伸出去一條一條線畫出去,在每個長三角形格子里寫上她十二個職業。

她寫上了,大學教授,大學老師,大學博導。

我制止說道:「你不能這麼寫,大學老師就是大學老師,和教授什麼博導啊都是一樣的,只要寫職業就好,還有,不能厚此薄彼,農民啊,司機啊,也要寫上去,不然就不靈了。」

「可我不喜歡。」她說。

「你想靈嗎?」我問。

「那萬一測到司機怎麼辦?」

我說:「你嫁給司機司機還委屈了。你又有什麼委屈的,那是多好一份職業1

她看了看,在兩個比較小的格子寫下去司機和農民。然後其他的寫飛行員,總裁,醫生什麼的。」

她看了看,問我:「還有一格子,不知道寫什麼了。」

我點上了三個蠟燭放在盤子,擺成三角形:「你就寫獄警啊管教啊什麼的都行。」

「我不要1她拒絕道。

「唉,反正幾率不是很大,你就寫個警察也可以嘛。你還嫌棄了跟了警察?」

「警察有什麼好的?」她一邊說一邊寫下去了。

我說:「你看這三根蠟燭,現在點上后,跳動的火焰,是一樣的,等會兒關了燈,你閉上眼睛左轉盤子三次,右轉三次,然後睜開眼睛,看哪根蠟燭的火焰最高,指著的哪個格子的職業,就是你未來男朋友或者老公的職業。」

「關燈是嗎?」她看起來甚是興奮。

關了燈后,她過來我身邊靠著我:「有點詭異,有點害怕。」

我也靠著她的直長腿,貼著她,好舒服,好香,真的也很高啊,她那對長腿比我的腿長了好多。

很性感。

她緊張的牽著我的手肘衣服,說:「快點開始吧,有點害怕了。」

「怕什麼,又不是筆仙,也不能有鬼出來。」

「哎呀你別說了,快點快點。」

我讓她轉盤子,她閉上眼睛默念著,左轉三次右轉三次。

然後慢慢睜開了眼睛。

三根蠟燭上,有一根蠟燭的火焰明顯比其他兩根燃得旺盛很多,火焰也很高。

她順著這個蠟燭看下去:「就是這個了,是什麼呀。啊?警察?」

她不高興的看著那根燒得最旺的正對的警察那一格。

「我不要警察,我不喜歡警察!重來1她非常不高心了。

我笑著說:「沒辦法,占卜就是這樣,你就當是一個遊戲吧。」

「不行!這東西一定很准!我警察朋友有兩個,都不帥。」

我自我推薦說:「我也算啊,找我唄。」

「你?算了吧。」

我開了燈,她坐了下來,還在耿耿於懷,我問:「為什麼是警察不要?」

「不喜歡。算了,和你說你也不懂。」

「下月我們再做1

「當個遊戲,別那麼認真。」

「不行1她梗上了。

「呵呵那到時候你自己玩,我可沒空陪你。謝謝你的招待,喝完這杯我該走了。」我說。

「你走了?還有那麼多酒。」

我想著我還要給賀蘭婷打個電話,不能在這裡繼續呆下去。

「算了不想喝了。你表姐估計是回不來吃飯了。」

「為什麼是警察?」她還在糾結。

我看看外邊,竟然下雨了,大冬天的外面雨夾雪,而且挺大。

「好像很冷,我出去看看。」我突

然不想出去了。

到了陽台,我看著外邊,果然飄著雨夾雪,風呼呼的吹,我把門關上,在陽颱風中給賀蘭婷撥打了電話,竟然關機。

那我還出去幹嘛?

如果能約她出來自然是好,找不到她我還出去幹什麼。

我回到了飯桌前,夏拉問我:「一直都下啊,比剛才大,你還出去啊?」

「不去了,來,喝酒,喝死你。喝吐你。」

她把手機放在桌面上,一邊刷微博一邊吃飯,邊和我說:「喝吐我,兩瓶酒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半瓶酒就倒了。」

「那試試唄。」

「不要。」

嘴上這麼說,她卻不停的和我舉杯。

喝到後來,我感覺有些喝多了,站起來的時候,有點暈暈的,她起來收拾了衛生,把盤子什麼的都扔進了洗碗池說:「明天再洗吧,洗澡睡了,頭好暈。喂,你睡哪?」

我看了看沙發:「我不想出去了,睡這裡可以嗎?」

「可以。」

我問:「能給我一張被子嗎?」

「你不洗澡嗎?」

「洗埃」

「我先洗。」

夏拉給我拿了一張被子出來,然後跑進去洗澡,洗澡后,她穿著睡衣,露出細長性感小腿出來,走回了房間。

我隨便沖了一下,然後回到沙發躺下,挺冷埃

被子不是很厚,加上沙發下面沒墊,今晚比上次來冷了很多,感覺冷風嗖嗖的往身子底下冒上來。

我用被子把我自己卷在了一起。

還是冷。

一直翻滾了半個多小時,冷到睡不著,我只好披著被子厚著臉皮去敲她的門。

她打著哈欠開了門:「怎麼了?」

「我好冷,還有被子嗎?你房間真暖埃」

「有暖氣當然暖。那怎麼辦,我沒被子了。我表姐的房間都是鎖著的。」她無奈的說。

「那我來這裡睡1我說。

「不行1

「我不管了,我好冷,你表姐要你招呼我,你是這麼招呼的?」我沖了進去,是真的很暖。

「我的床很小,只有一張床,我不和你睡。」

我指著床下:「我睡地板。」

她看看我,不高興,說:「睡吧!我警告你,別動歪心思。」

我鋪好地板上被子,然後搶了她的一個枕頭睡下去:「我也警告你,今晚別主動下來找我。」

「可能嗎?」她也倒在了床關了燈。

我說:「給你講個鬼故事怎麼樣。」

「不想聽。」

「我這麼說吧,我這個鬼故事很短很好聽,你要是聽了,以後去講給朋友聽,一定嚇死她們。」

「我不想聽啊1

「好吧睡覺。」

儘管有些暈,不冷了,但還是有點睡不著,我玩著手機,看著李洋洋的號碼,糾結著要不要給她發個信息問候一下。

女孩子房間的味道,很香,聞著真舒服。

她也在玩手機,兩瓶紅酒,喝完後有些燥熱,但也不算醉。

她邊玩手機邊說:「哎,要不你說說你那鬼故事唄。」

「不說了,累,反正你不會想聽。」我不想理她。

我編了信息,想發又不發,還是算了,偷偷去看她吧,不然她媽媽知道又鬧的雞飛狗跳。

洋洋啊洋洋。

「說啊我想聽1

「好好說說說。有個男的外遇,殺了他老婆埋了,然後回到家和她三歲的女兒在一起,就這麼一個月,他很好奇他女兒為什麼不找媽媽?他就問,寶貝你為什麼不問媽媽在哪?然後他女兒就說,爸爸你為什麼天天背著媽媽。男的直接嚇死了。」

半晌。

「啊1她尖叫了起來。

她一下子就跳下床鑽進我被窩中,這也反應太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