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28章 往前沖的原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8章 往前沖的原因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回到宿舍,我看著一條煙盒,這芙蓉王讓我抽快完了,只剩下了兩包煙,自從出了駱春芳這個案,監獄里檢查很嚴格,別說帶煙了,帶一支筆帶一張紙都要嚴格檢查。

日你個駱春芳,一個人搞壞了一個監獄的制度。

要好好珍惜僅剩下的煙,而且不知道能用什麼辦法把煙帶進來,難道我非要加入指導員她們斂財幫才能每天分到煙抽嗎。

沒想到的是,竟然有人雪中送炭,給我送煙來了。

送煙的人,是我們b監區的沈月,這女的長相嘛,一般般,路人吧,就是路人甲路人乙那種。不過挺有上進心,進來這裡的人,留在這裡的大多只有幾個大方向的目的,有的為了升職,有的為了錢,沈月就很踏實的,一手要錢一手想抓權,雖然現在還是跟我一樣的級別,但是很有進取心,她是徐男的朋友。

沈月帶來了兩條煙,敲開我宿舍門的時候,我還愣了一下,心想她怎麼回來找我,我兩雖然同一個監區,不過是同事罷了,她來了還帶煙了,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請了進來,她拿著兩條煙放我桌子上說:「我不抽煙的,冒昧來找你,也不知道拿什麼好,就隨手拿了兩條煙。」

我看著兩條芙蓉王,這還叫隨手啊,我笑著說:「別別別,沈月,你留著,帶去給你家人也好,我這裡有呢。」

我客氣著。

「不要介意啊張帆,我們雖然同一個監區同事的,都忙,就沒怎麼和你聊。我也是第一次來找你,不能空空。」

「瞧你說的,太見外了沈月。」從何時起,我也如此腔調了。

我現在啊,很多人都覺得我有背景,看我的眼光自然不一樣,而且背景還特別的深,雖然級別低沒資歷,但老子有背景啊,她們這些來找我,無非為了利益。

「張帆,是你太見外。」沈月年齡不大,也處處透著老練。

這人如果走正道,他日必有光燦前程,可惜了,墮入了斂財幫。

我假裝恭敬不如從命的收下,勉為其難的說:「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沈月,謝謝你埃」

「這天氣挺冷了,你就蓋那麼薄的被子,會不會冷啊?」沈月貌似關心的說。

我笑笑說:「還好,習慣了,也不是很冷。」

「男的看來還真的都不太懂的照顧自己。」

我笑了笑,回答說:「是啊,如果能住外面,有女朋友照顧自然好。沈月好像你是外宿的吧?」

「沒有,我沒辦,家裡遠,在郊區。」

東拉西扯,我心想,什麼時候說正題,八成是選拔女演員的事吧。

果然,過了一會兒,她說很晚了先回去了,然後要離開座位的時候才假裝問:「哎張帆,你負責的選拔女演員的事,快開始了吧。」

真是會裝,全監獄都知道。

「是啊,指導員跟我說了,說就這些時日。沈月你也直說吧,你看我收了你的煙,挺不好意思的,你也不直接說讓我幫什麼忙,我有點心虛不敢收下。」我把煙推回去給她。

沈月老練的說:「張帆,我們同事一場,送兩條煙增進同事感情,這沒什麼呀,你就先收下,不要這麼說。我也不是說要你幫什麼,只是問問你一

個事,你願意自然好,你不願意也罷。」

「什麼事?」

「你是負責選拔女演員的,你應該知道了選拔一個是要多少錢吧?」她問我。

我說:「是啊,你們也知道了是吧。」

「那麼,張帆,你這邊是八萬,我想跟你談個交易,我來負責施行,錢我來跟犯人收,犯人名額我安排,出面做壞人的是我,你坐在後面等拿錢。」沈月看著我說。

「出面做壞人是你,我坐著收錢?那你有什麼好處?」我問她。

「你一個拿六萬,另外兩萬,是我出面做惡人的好處費,例如我們監區十五個名額,我直接拿了其中三十萬,你拿九十萬。當然,上下打點的事,你自己辦。」她說。

好一個精明的女人,她這麼一下子,就砍了我三十萬,我笑了笑說:「你的提議挺好的,不過我是要考慮。」

「沒事張帆,你可以考慮,你想想看,風險是我來擔,惡人我來做,你只是坐在後面,只管拿錢。」

是啊,沈月說的是,她出面施行,多好,我這個身份,本來就不方便直接跑去監區去一個一個的拉來問要錢,也不能每天都跑去監室里讓女犯來找我,我還真的是需要人手幫我。

但我不能一下子就同意,所以就說:「我考慮好嗎沈月。」

「也忻我說的價格有些高,可我也不是一個人去干,會有三四個同事幫我做。說難聽的,我們就是為了錢。」

「呵呵,沈月,如果我不同意,你不會恨我吧。」我輕輕把煙推回去,「無論怎麼說,我都感謝你一片好心,但是我也要好好考慮,在我沒有答應之前,這個煙你先拿回去,不然到時候我怕我對不住你。」

「張帆你真是見外了,無論你答不答應,我剛才也說了,都不會說你什麼。我們同事一場,以後打交道的機會很多,交易不在人情在。」她站了起來,「我就先走了,你考慮好了跟我說一聲,無論成不成,我們都不會怪你。」

「好吧,那你慢走啊,我就不送了埃」

「再見。」

又有煙抽了,只是這件事,我該如何做呢。

要不要問指導員?不過指導員也已經跟我說了,讓我自己去干,至於上下打點,那也是讓我自己看著來。可我需要幫手,幫手,我想到了徐男。對,徐男一定經常干這些玩意,問她准沒錯。

我還說找她,沒想到她隨即就來敲我宿舍門了。

開門的時候我也愣了,她手裡也是拿著兩條芙蓉王:「怎麼那麼巧。」

「剛有人送你兩條芙蓉王了是吧?」她進來就問。

「你怎麼知道?」我問。

「看見了,而且沈月也問過我,想拜託我來找你,說讓我牽頭干。」

我奇怪了:「那你怎麼不幹?不來找我?」

徐男自己點了一支煙,說:「不想越沉越深了。我也勸你,不論你聽不聽,千萬不要走到上了船就被逼著下不來船這一步。其實每個月拿著工資過日子也挺好,像我這樣的,也不貪圖什麼太好的衣服車子。」

她有些自言自語,看來這些天這個糾結的問題折磨得她想通了不少。

我笑說:「你是不貪

圖,可別人貪圖埃不是每個人都是道家的老子,無欲無求。」

徐男自嘲的笑笑:「我現在存的很多錢,也不知道怎麼辦了。感覺那不是錢,那是一串罪惡的數字,只等著哪天被它害死了。到時如果出事,你還在的話,記得照顧我一點。」

我急忙安慰:「男哥你也別老往那些想。哪有那麼可怕埃」

「好吧沒那麼可怕,但願如此。我也送你兩條煙,也拜託你一件事。」

我馬上問:「不是說你不摻雜選拔女演員的事嘛,幹嘛也要拜託我?」

「不是選拔的事,是謝丹陽。」

「又要扮演男朋友,去她家,和她媽媽啊吃飯?」我想到謝丹陽媽媽,我就不舒服。

「是扮演,但不要見她媽媽。」

「見誰?」

「年底了嘛,她同學聚會,她畢業也有些年了,好多同學朋友見她都是一個人,熱心啊,每次都問每次都要熱心介紹男朋友。還有一些男同學,纏著她。」

我笑著問:「你害怕她被搶走啊?」

「是她煩了。我有什麼害怕的我?是她自己煩那些人。」她在自我安慰。

「是是是,你不怕就好。看在這兩條煙份上,我不去也不行吶,哎男哥,那平時你參加同學會,你帶過男朋友嗎?」我問。

「我這種人哪會有人介紹男朋友,你們男人都是看臉的。再說我也不需要。」

我笑了:「你還真坦白,心胸也寬廣,不怕人說。」

「這本來就是事實,人就怕自己太把自己當回事。那我當你同意了啊?」

我說:「煙我收下,但還是不太同意,你說為什麼謝丹陽每次都讓你來找我,她自己沒腿嗎?」

「我們不是離得近嗎?再說她人就那樣,我也沒辦法。」

「哈哈強悍的男哥居然給一個柔軟無骨的丹陽姐揉捏在手心,招之則來揮之則去。」

「你就儘管嘲笑我吧,對了你這選拔演員的,你打算怎麼整?」

「我能怎麼整,我只能找人幫忙了,你有沒有興趣?」

「幫是可以,但我不想談錢了。」

「你要免費給我跑腿啊?」我問。

「請吃一頓飯可以嗎張爺?」

「行啊,兩頓飯都可以埃」

「走了拜。」

她出去了。

問世間情為何物啊?

選拔一人八萬,十五人,一共一百二十萬,分給幫手三十萬,我拿了九十萬,上下打點,那我到手也起碼四五十萬。

發財了。

有權就是好,這就是大家都爭破頭死也要往前沖的原因。

面對誘惑,不是每個人都能把持得祝

王達和我說,坦然去面對任何事情,凡事做到問心無愧,就談不上對誘惑說不。能夠直視誘惑而說不,你就了不起,你會是個頂天立地的人,努力,努力再努力!成功與幸福在向你招手!

呵呵,坦然面對?問心無愧?如徐男這樣的,都被拖進了泥淖里,而我這樣的,如果不是因為賀蘭婷這個帶有紀檢背景的罩著我,那我現在也是一個罪人,只等著哪天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