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31章 悲催的那一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1章 悲催的那一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沒想到的是,讓我撞見了蛋碎的一幕。

來到李洋洋她們單位大門口,我就蹲在報刊亭旁邊那裡,戴上衣服帽子等。

這個點是下班的點,馬路上車來車往,馬路邊人來人往,都在趕著回家。

天漸漸暗下來,冬天天色暗的很早。

我就是一隻瞎貓,想要碰到死耗子。

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這裡上班,而且更不知道今天她來不來上班。

可我實在是不敢直接給她打電話,萬一像上次一樣,唉,她媽媽要打她,我難道還能每天守在她身旁不成。

我蹲在路邊,腳麻了,手也麻了,抽了幾根煙,沒見她。

我覺得我是個傻子,我打算等到六點十分就不等了。

在六點五分的時候,一個我熟悉的嬌小身影和裝扮從單位大門出現了。

正是李洋洋。

真的是瞎貓等到了耗子,我喜洋洋的穿過馬路,要給她一個驚喜,本來之前想好的只是偷偷看看她,不過去,省得她麻煩,可到了這時候,我滿心的期待化成了見面的激動,徑直就衝過去。

在我過到馬路中央的時候,一輛一直停在路邊的白色寶馬車下來一個高大眼熟的男的,過去幫李洋洋拿了包,開了車門。

開雲哥?

我愣了,站在那裡傻了。

一部過來將要掉頭的小貨車看著我站在路中央,按了好幾下喇叭,然後他伸出頭罵:「想死滾去別地方死1

我傻傻的走過去,那個開雲哥,已經把李洋洋接上車,開車走了。

我走到了車子剛才停著的地方,看著車子的后尾燈,心裡一片不知道什麼滋味。

他們兩好上了?

看李洋洋的樣子,傷也好了,也不瘸了,而看那個傢伙迎上去拎包開車門那個樣,彷彿不是第一次了。

我自尊心倍受打擊,我以為李洋洋很難搶走的。

可就算李洋洋再如何堅持,也拗不過家人和閨蜜們的勸阻。

我的心比天氣還冷,儘管我覺得李洋洋未必已經喜歡上了開雲哥,但看他們這樣子,覺得我是該到了徹底斷了的時候了。

一直想要斷卻無法斷,可到了這時候,讓我以這種方式斷了,我卻又不甘心,我不甘心就這麼沒了李洋洋。

可是我確實無可奈何。

好難過,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你說過,這輩子你都不會離開我,離開我。

太多太多,讓你迷惑,最後你還是離開我。

我蹲在他們車子停著的地方又連續抽了一會兒煙,直到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謝丹陽。

我蹬了蹬腿,已經蹲麻了,好不容易站了起來。

她叫我三,圓島?圓島不就是今天賀蘭婷說去的地方么。

坐在公交車上,看著夜晚都市廣告牌上斑駁多彩或藍或綠或黃或紫的色彩,心裡湧起一股股心酸,窮人是沒有未來的。

車上還放了一首讓我蛋碎的歌: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還是該永遠留下來。

我告訴自己,男子漢大丈夫,不應該如此的兒女情長,可叫我如何不心痛?

到了圓島,圓島就是一個商業圈,圓島大商場,旁邊有圓島酒店有圓島醫院,不遠就是火車站。

我站在圓島大酒店的門口,給謝丹陽打了電話。

背後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回過頭,正是謝丹陽,謝丹陽打扮得很漂亮,還把頭髮紮成了公主頭,穿再厚的棉外套也都掩飾不了她那對吸人眼睛的胸脯,我看著煞是迷人的她,說:「晚上好。」

「漂亮嗎?」她問我。

「很漂亮,今晚你就是公主,你就是焦點,你的男同學們一定圍死你。」我說。

「真的嗎?」謝丹陽很開心。

「假的。我餓了。」

「我們聚會先吃飯,然後再唱歌的。」

「為什麼選在圓島?」我問。

「好找啊,那邊又是火車站。」

謝丹陽打量了我一下,微微皺起眉頭,我看著我這個外套,問:「是不是打扮得很土,你同學們會不會說?」

「可能吧。」

我訕笑說:「我沒什麼好衣服,實在不好意思。」

「沒關係了。」

路過一家很大的品牌服裝店,我看看鏡子前的自己。

的確,和謝丹陽這麼搭配,又丑又土。

我說:「要不陪我去買一件外套,反正我也想買,這件衣服有點薄,挺冷的。」

謝丹陽是怕傷我自尊,手挽著我就拉著走:「你平時囂張跋扈的還好,這樣子不好。你不自信嗎?男人嘛,要那麼好看做什麼呢?牛雲帥嗎?」

「牛雲不帥,但牛化騰帥。你真的不介意呀?」我問。

「走了啦!平時你不是這樣的。」她又拉我。

我看見路邊有一個賣燒雞的攤子:「我想吃個雞腿再上去。好餓。」

「不夠時間了,走了,等下很多吃的1

「在我看來,謝丹陽你這種出塵脫俗的大美女,應該不會在意什麼同學會啊才是啊?」上電梯的時候我問。

「好幾個大學舍友,好多年都沒見了,好想念。就是同一個城市,大家都在忙,也只能一年見一次。好懷念大學時光。」

我也感慨:「是啊,多美的大學時光,以前讀書,每天都在忙,忙著干這個干那個,想著早點畢業。等離開了那個環境,又後悔以前沒好好去上課好好讀書。」

「對,我有時候做夢都夢見,在上課。」

我笑笑。

到了商場四層的b區,是的,b區,我對b區這兩個字懷有特殊的感情。

因為那兩個字讓我想到b監區。

「湘贛人家。」

這四個字是一個餐廳的名字。

但是這四個字,總讓我有一種錯覺。

謝丹陽挽著我的手問:「怎麼了?」

我笑著說:「一男的經常帶一暗戀的女神去一家飯店吃飯,終於有一天女神發話了,問男的說『你怎麼老喜歡帶我來這裡吃飯呀,你到底有啥目的?』那男的笑而不語,只是把頭望向了這家店的招牌『湘贛,人家』。」

她也聽出來了,捂著嘴笑著打我:「你怎麼那麼色啊1

「不是我色,這店名就很有意思。」

「今天我們班很多同學都來,男的帶女朋友,女的帶男朋友。」

「放心,沒人比你的男朋友帥了。你等下看吧,你找了一個那麼帥的男的一定亮瞎他們的眼睛。」我說。

「亮瞎你自己,我很多女同學很漂亮,有單身的介紹給你唄。」

「謝謝丹陽姐,多多益善。」

裡面有包廂,在一個包廂的門口,謝丹陽整了整衣服,然後挽著我的手進去了。

裡面果然。

黑壓壓的人群如同開班會。

真的是好多人。

包廂很大,擺了六桌。

「謝丹陽1

「丹陽來了,美女,還是那麼漂亮1

「什麼叫還是,應該說越來越漂亮了1有幾個女的擁上來和謝丹陽抱在了一起

我默默的退到旁邊。

一會兒后,寒暄完,謝丹陽拉著我禮貌的介紹:「張帆,我男朋友。」

「你好。」

她們和我打著招呼。

我也打了招呼。

之後,基本我就沒什麼事了。

只不過我成了一些男同學眼中的眾矢之的。

據謝丹陽說,以前追她的男生很多,她一個都沒理過。

對,她們班美女挺多,但也沒謝丹陽漂亮,也都沒謝丹陽胸大,這麼個尤物,追的人自然多,就是那些她女同學帶來的男朋友,都有意無意的看謝丹陽。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謝丹陽不接受他們,是因為人家根本就不喜歡男人。

徐男說謝丹陽雙性戀,但是沒辦法,她接受了女人。

我默默坐在角落,今晚看起來情況不妙,老老實實收起尾巴做人,謙虛最好。

她們的班主任也來了,慈祥和藹的中老年老師,這樣的老師自然很多學生愛戴。

老師上台講話,一會兒后,開始吃飯。

本來我還沒什麼人看我,開始只是一些不知道如何形容的目光。

後來謝丹陽坐在我身邊后,這些目光多了起來。

謝丹陽和在座的同學們有說有笑。

我默默低著頭,吃我的飯。

「丹陽你男朋友啊,好像很靦腆,都不說話的。」

「內向型。」

謝丹陽道:「他可不內向,他是悶騷型。」

我對她們笑笑。

然後繼續吃飯,因為我很餓。

「帥哥!哎帥哥1

謝丹陽點點我,我抬頭,見一高大男的舉著兩杯白酒,一杯給我:「我是謝丹陽的同學,也是姓謝,很高興認識你。」

我看著這麼大杯白酒,這明明是裝啤酒的,就是扎啤那種杯子,那麼狠。

我笑笑說:「不好意思,我實在不怎麼會喝酒,喝那麼多我會吐的。」

「我先干為敬啊1他灌著喝了起來。

有個男的也起鬨道:「今天同學會嘛,大家開心開心,不要掃興嘛。」

謝丹陽拿過去了:「我男朋友喝不了酒,我來幫他喝。」

「你男朋友不會喝酒嗎?」那男的又說道。

高大的男的幹完了酒。

我靠你傻bi了老子可不要和你一起shabio。

我拿過謝丹陽的白酒杯說:「我們是真的喝不了那麼多酒。」

一個女的也跟著起鬨:「哎喲陽陽大家開開心心就好嘛,不喝也意思一下吧。」

那就意思意思一下,我就喝了一口,嗆,二鍋頭。

高大男的喝完后,就站著,說:「給面子就喝,不給面子就算了,埃」

然後一大群人起鬨了:「喝埃」

當然也有幾個女同學解圍的:「好了好了大家不要鬧了,喝酒嘛,開心就好了。」

謝丹陽拿過白酒杯,咕咚咕咚一口氣喝完了。

「好酒量1有人鼓掌。

「不行啊丹陽,人家敬你男朋友,你這麼喝了不是這個道理呀。」那坐著的不腰疼。

我對他笑笑,心裡壓著火,拍了拍謝丹陽的背,謝丹陽是能喝,可是能喝這麼喝會死人的。

謝丹陽對高大的男的笑了一下說:「謝謝你敬的酒。」

高大的男的端著杯子說:「哎喲班花,還是你豪氣。先吃點東西別嗆到了,待會兒我再過來聊埃」

我扶著謝丹陽坐下,完了完了,十面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