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32章 富二代的囂張跋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2章 富二代的囂張跋扈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老子不就是假扮的男朋友,就算不是假扮,就算我是真的男朋友,大家至於這樣子嘛。

坐下來后,又有不停的人敬酒,當然,善意的也沒什麼。

問題是有一些就偏偏故意的,叫別人上,哄別人上,還特別大杯的啤酒或者白酒,這不可謂不用心險惡。

一個男的進來了,有人喊道:「哎喲,錢老闆到了1

眾人望去,錢老闆?

好多人圍上去,請坐歡迎打招呼。

錢老闆惦著肥肥的肚子,西裝革履,襯衫塞進皮帶里,襯衫肚子都突出來了,肥肥圓圓,白白胖胖。他身後帶著一個打扮妖艷的女子。

「喲,你們都已經來了啊!哈哈,坐坐,都坐。」

眾人的目光和注意力分走了不少。

錢老闆跟他們的班主任聊了起來。

我沒什麼興趣,低著頭吃我的飯。

有幾個人喊服務員上酒,白的啤的都上了。

有個女的嘆道:「唉,今晚還說去唱歌,我看是去不成了。」

謝丹陽和身旁的幾個女孩聊著。

突然,一個清脆的鑰匙扔在桌上的聲音,啪。

我們抬起頭,錢老闆來了,扔了一個鑰匙在桌上,是的,豪車鑰匙,看應該是保時捷,他對著我們一桌子人道:「我過來了好久不見啊1

「喲錢總啊1

熱鬧了起來。

寒暄完了之後,他舉起酒杯敬謝丹陽:「來,丹陽,能不能敬你一杯1

「好埃」謝丹陽倒了一杯啤酒。

和他喝了,他眼睛一直看著謝丹陽的胸口。

謝丹陽脫了外套,上圍甚是突出。

「丹陽,咱們也有好些年沒見了,越來越漂亮了啊1他誇謝丹陽。

「謝謝。」

「喲,丹陽,你這,身邊這帥哥,是男朋友?」他問。

「是啊,張帆,我男朋友。」謝丹陽介紹道。

他伸手過來:「帥哥您好您好,我叫錢進,您好您好。」

我也伸手過去:「我叫張帆。」

感覺這傢伙也不怎麼懷好意。

他掏出名片,說:「他們都認識我,名片就不發了,你不認識我,我們第一次見,該交個朋友,再說你是丹陽男朋友,我給丹陽這個面子。」

一張金色的卡,有點重,是金屬卡,上面寫著:「錢進工業機械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錢進。」

「您好錢總,我沒有名片,請多多擔待。」我客氣道。

「收好收好,啊,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給個電話,能幫盡量幫你埃」

我挺不喜歡他這種口氣。

但是還是點點頭露了個笑臉。

坐回去后,錢進問謝丹陽道:「丹陽,這麼多年沒見,人是漂亮了,但沒想到的是,去年她們還說你沒男朋友,怎麼今年就找了男朋友?」

「我和張帆,是緣分。」謝丹陽看看我。

我也說:「對,緣分。呵呵。」

「緣分,丹陽,你男朋友幹嘛的?」他捏著保時捷鑰匙故意撞在桌面上。

「他呀,跟我一樣,單位的小員工。」

錢進聽了撓撓頭,更加不舒服的樣子,招呼身邊人道:「小方,敬那,張張什麼一杯。」

好好。」那個小方端著杯子過來,又問,「敬誰?」

「就丹陽男朋友,都那麼久沒見過謝丹陽了,這點事都不懂埃哎哎哎你幹嘛,怎麼能拿啤酒,這能叫敬人嗎?拿白酒1他指使著他的手下。

我輕輕閉上了眼睛,又來,扎啤杯的白酒。

我看看謝丹陽,臉紅撲撲的,是更漂亮了,但是眼神也有點迷離了,本就喝了不少,加上被那個高大的男的敬了一大杯扎啤杯二鍋頭,李白都頂不祝

我是不能讓她幫我喝的了。

我端起了啤酒杯說:「小方哥,不好意思,我酒量不好,只能用啤酒陪你,希望你見諒。」

「什麼啤酒,人家用白酒1錢進命令我一樣的說。

我對他笑笑說:「我喝不了白酒。」

錢進又道:「那你這樣做還有什麼意思呢?我們同學敬你酒,你是丹陽的男朋友,不能這麼面子不給是吧?」

我看他實在欺人太甚,心裡有點火,可我爆出來沒什麼意思,只會千夫所指。

我收起笑容說:「不好意思,我喝不了白酒。」

「行行行,小方,改啤酒,啤酒一人三杯!三杯啊1

小方倒了啤酒,我也倒了。

謝丹陽拉住我的手說:「我來給你喝。」

我說:「不用。」

我和小方喝了一人三杯扎疲

錢進笑笑說:「哎呀酒量不錯,到我了埃」

謝丹陽有些氣,怪責道:「錢進!他剛和小方喝了,你這不是趁人之危嗎?」

「哎喲講得那麼難聽,什麼趁人之危?丹陽你這麼說你就不把我錢進當朋友不當我們是你同學了,我們敬你男朋友喝酒,還說我們趁人之危?這是什麼道理?」

有個男的也跟著附和。

我喝了三大杯扎啤,也不想喝了,說:「我喝不了了,我出去休息一下。等會兒敬你。」

錢進馬上倒了一大杯啤酒,攔住我:「你和小方喝了,不跟我喝,是不給我錢進這個面子了?」

什麼破面子。

我說:「我喝不了。」

他盯著我,說:「喝不了?你和他喝的了和我喝不了?」

「是。」

有女同學看到我們不對勁,急忙過來說:「錢老闆,我陪你喝吧,丹陽男朋友開始喝酒的時候也說他喝不了酒了,別這樣,同學會嘛。」

「多嘴1錢進罵道。

我笑笑,出去了。

謝丹陽跟了出來,我坐在外面抽煙。

她坐在我身旁,道:「對不起埃」

「你以前男朋友?」我指了指裡邊問。

「你說誰啊?錢進啊?」

我點頭。

「當然不是!他追過我,追了四年,我沒理他。家裡有錢,第一個學期認識我,就買東西送我,還是一副三萬多的項鏈,那時不敢收,認識沒幾天就說周末送我回家,開了一輛敞篷的車子。」

我笑著說:「你們女生不都喜歡這樣的有錢的嗎?」

「誰喜歡啊,你看他那樣。」

我說:「是不是你每次同學會,都會有人纏著你?」

她點點頭,我問:「那你怎麼辦?」

「偷偷跑。」

我笑說:「聰明。」

謝丹陽問:

「不生氣嗎?」

我說:「有什麼好生氣的。」

她陪了我一會兒,我說:「你進去吧。你身邊的那兩個朋友不錯,不要讓她們久等了。」

「你呢?」

「我啊,我等會兒進去,先隔岸觀火,坐山觀虎鬥,等他們差不多了,我再進去。」

謝丹陽進去了。

我坐在外面,拿出手機,看著手機李洋洋的號碼。

李洋洋。

沒想到這三個字也成了我心中的痛。

我抽了三支煙后,回到了包廂。

本來說好吃完了去唱歌的,結果好了,直接在這裡喝多了。

他們放了歌,在包廂里又唱又跳的,甚是開心。

我想著我和同學們畢業后,聯繫的也只有王達了。

大家在一起的時候覺得沒什麼,散久了又挺想他們的。

謝丹陽她們聊得火熱,女人嘛,很多話題聊,聊著聊著她看看我,怕我悶。

我對她笑笑,玩起了手機遊戲,破手機還能玩泡泡龍,雖然發出去的泡泡有時候會卡祝

錢進那傢伙,別人敬他酒,他隨手揮揮手,看也不看,不想喝不喝,看哪個女的漂亮點的,或者是哪個看起眼點的,就隨便舔舔。

接著他和身邊那個妖艷的女友玩了一會兒。

我以為就這麼相安無事了,誰知,他玩了一會兒后,看到我和謝丹陽。

又叫上了他的幾個忠實粉絲過來了。

誰讓我們家的丹陽那麼漂亮招人呢?

我看看謝丹陽,她也發現了錢進幾個人過來了。謝丹陽本和幾個好久不見的女同學聊得開開心心高高興興的,當錢進過來時,謝丹陽臉上表情拂過一絲不開心。

錢進笑著坐在我們面前。

好難過,不要再來傷害我。

錢進說道:「張帆,是張帆吧?剛才你說回敬我,我可是等了好久了,你太不夠朋友了埃進來了也不說一聲。」

我說:「我喝不了酒,不好意思,但我還是會回敬你一杯。」

我拿過兩個小杯子,倒了兩杯啤酒,一杯給他:「錢總,敬你。」

他看也不看,雙手抱胸不屑的說道:「呵,跟人家喝,喝三杯,跟我喝,喝一杯,還是小杯的?」

我發現從這個角度看他,像極了金正恩。

謝丹陽發火了,過來擺了六個小杯,說:「喝白酒,我陪你喝。」

我輕輕推謝丹陽:「你別喝了,你再喝你就醉了。」

「丹陽和我喝也行,不過喝完了,我還是會找你男朋友喝。」

謝丹陽問他:「你什麼意思?」

「高興,我想喝1

謝丹陽倒了酒:「你高興,那來喝。」

謝丹陽兩個女同學看不下去了,紛紛勸道:「丹陽別喝了,我們出去聊。」

有個女同學看不下去錢進的囂張跋扈,說:「錢總錢老闆,人家不想和你喝你就不要逼人家,你這樣子讓大家都難堪,有必要嗎。」

「少管閑事!賤人。」錢進罵道。

那女同學也生氣了說:「沒教養的敗家富二代1

他直接潑手中的一大杯白酒到那個女同學臉上身上全是,謝丹陽隨即抓起幾杯酒全部潑在錢進身上。

我們這一桌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