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34章 如何控制得住自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4章 如何控制得住自己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想著辦法如何掙脫脫身。

看看外面,我也不知道在哪裡,窗口上,看到的是一排排的路燈,像是快環路,這時候車子在轉彎,車速有點快,車上的人都靠到了窗上。

壓著我的手的兩人也鬆了手抓住了凳子扶著車身,保持平衡,我一個掙脫跳起來。

誰知這時候謝丹陽也掙脫開了,一個步子躥到開車的司機旁邊,抓住他的方向盤:「大家一起死好了1

謝丹陽真有勇氣。

我也沖了過去幫謝丹陽。

幾個男的打手見勢不妙,慌忙上來要拉開。

我攔住了他們和他們扭打起來,而司機完全沒料到突然我們衝過來抓著方向盤晃動,整個車子一下子往路邊斜著過去。

一個聲音喊叫起來:「別啊丹陽,謝丹陽!會死的!不要!快拉住她攔住她1

喊叫的正是錢進。

這時候車子因為方向盤扭到旁邊的原因,車子像是一邊漂浮了起來。

我感覺快要翻了,可也沒翻,就這麼斜著大約十秒,又往另一邊傾斜。

我感覺得到車子在路上急劇的以s型走著。

這些打手一個個的全死死抓住了車椅,感覺到翻車之前,沒人再上來拉住我們。

而錢進更是喊得大聲:「媽媽救我1

車子慢慢停了下來。

我拉了謝丹陽的手,想開了車門趕緊跑。

錢進那傢伙死死抱著椅背閉著眼睛喊。

嚇得臉都白了。

誰知那破車門是鎖了,我開了鎖再下來時,他們也跟著跳下來,謝丹陽和我沒跑幾步,謝丹陽穿的鞋跟實在太高,跑不動,一下子就被拖住,我和他們扭打了起來。

沒幾下又被他們給控制住了。

謝丹陽被反扣住手,我又被踩在地上,如同在車上的場景一般。

這時候,錢進哆嗦著腿下了車,他怕的嘴唇都有些顫抖,下車后,他顫抖的走過來,我看他,褲子都濕了,尿褲子了。

他看到我看著他褲襠,急忙脫了西裝外套綁在了褲襠:「你們,你們膽子大。」

他過來后想抬起腳踢我,自己卻打了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乾脆抓起來一塊石頭砸在我身上:「你們膽子大1

我想,難道就要這樣子完蛋了嗎。

在冷風嗖嗖的十一點的剛修好的一條偏遠快環路上,沒有什麼車流經過。

幸運的是,竟然有一部警車開上來了。

而且明顯是沖著我們來的。

開上來后,警車停在我們身旁,幾個打手急忙放開了我們。

警察下來后,過來看著我們,但是我爬了起來,看我們好像沒什麼異樣,便問道:「你們誰是司機?」

他們過去找了司機,好像不是沖著解救我們來的。

過去后訓司機道:「你怎麼開車的?紅燈你也沖,快別到我們車了你知道不?你違反交通規則你知道不,駕駛證性駛證1

「大哥,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埃」

看來真不是來解救我們的,是開車那廝違章了差點撞到警車,人家追上來了。

那個司機一臉無奈的看著這群打手和錢進。

錢進急忙走過去發煙:「哎哎哎,各位哥哥,這我們是出來辦事的,不好意思。」

無論如何,我和謝丹陽都有救了,我就是過去坐警察的車回去,或者和警察說我們被綁了。

我對謝丹陽說:「走!我們過去報警,抓這王八蛋。」

謝丹陽點點頭。

警察說

道:「違章了,就是違章了,煙你收好我們不抽,麻煩請你出示駕駛證性駛證。」

錢進對司機說:「拿啊快點1

他也怕我們跟警察報警了。

司機急忙對錢進說:「我沒有。」

「你沒有?」

警察喝道:「快點1

錢進不高興說:「你們喊什麼喊啊幾個小警察1

「不出示就是沒有了?那扣車,扣人。」

「你們敢扣?我叔是局長1他喊道。

然後他拿出手機,轉身走遠撥了一個電話,聊了幾句后拿回來給警察聽。

果然有點背景,警察聊了幾句后,無奈的把手機還給了錢進。

錢進得瑟道:「回去先學規矩,再出來攔車!攔車也不知道看對象1

我急忙拉著謝丹陽去坐警車。

錢進他們這時候看著我們走,似乎不甘心,可又沒什麼辦法,就喊道:「謝丹陽你給我聽著,無論你怎麼玩,我都不怕你1

我對謝丹陽說:「剛才說報警,算了吧,看他那樣,似乎真有點背景。我們報警也沒用。」

謝丹陽只好說:「好。」

到了警察的車旁,警察問我們道:「你們兩個呢?怎麼了?怎麼不去那車上?」

我說:「警察大哥,剛才那幾個是我們的同學和朋友,大家一起去參加聚會的,出來后在車上吵架。現在鬧翻了,麻煩你們帶我們回去一程好嗎。我們就到可以坐計程車的地方就行了。」

「上車吧。」

一路上,三個警察也不說話,估計心裡也憋著火氣,被錢進這麼壓著一番,不過很無奈,這就是江湖,這就是現實。

我和謝丹陽,也很無奈。

這時我才發現,謝丹陽一直緊緊的握著我的手。

人在受到威脅的情況下,會對自己認識的人更加的親密貼近,俗話就是說兩顆心貼的更近了。

我摸著她柔柔的手,聞著她的發香。

很快下了快環,到了一個汽車站門口,那裡很多計程車停著。

我和謝丹陽對他們道謝后,走去計程車。

我看了看手機:「已經十一點了,我們還回去監獄嗎?」

「不回去了,這時候回監獄,很多的士也不願意走。去開個房吧。」

「好,好吧。」我同意了。

她拿出手機搜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港島酒店,四星半,兩百九十九優惠價。

我兩打了一部的士,往港島。

車上,謝丹陽碰了碰我的臉說:「對不起啊,疼嗎?」

「那小子沒什麼力氣,外強中乾,被女人和酒掏空了吧,呵呵。」我也摸了摸自己的臉。

的確沒怎麼疼。

「對不起,是我害的你。」謝丹陽又道歉。

「行了,你又不是故意的,你帶我出來吃吃喝喝我挺開心的,怪只怪你太漂亮,那首歌怎麼唱的?怪你過分美麗,讓我過度著迷。」

「剛才沒嚇到你吧?」

「沒有,我也想著去拖方向盤,我就想著,等下被帶出去了,也是凶多吉少,還不如一起死了算了!被他那麼羞辱,我也氣憤的很。可我沒想到,你竟然膽子那麼大,衝上去就抓住方向盤扯。」我說。

「我早就有機會了,可我擔心你。怕連累了你,但是我想著也和你想的一樣,如果我們被帶去了,還不知道被他們怎麼折騰。我們關的那裡,不也很多人綁架,開始不想殺,後來也殺了。」

「對,跟歹徒在一起,命運只能自己掌握自己這邊,一旦放棄

,就讓人捏著了。還好我們幸運。」

「你不會怪我吧?」

我說:「怪!怎麼不怪,每次和你出來,不是被打就是被綁架,太丟人了。」

謝丹陽笑著說:「我也很奇怪,和你每次出來,總會出一點事。」

「不過還好都是有驚無險。你說以後要是咱兩結婚了,天天這樣驚天動地的過,會不會很刺激啊,跟拍電影一樣的。走到哪被人打到哪。」

「鬼和你結婚。」

「哎,不結婚也行,我這麼擔驚受怕的,你要不要給我親一下壓壓驚啊?」我逗她。

「不行。」

「小氣埃」

其實我是牽著她的手的。

一直就沒放開。

我直接就偷偷親了,親在了她臉頰,她只是假裝怨恨的看了我一眼,欲怒還羞。

我嘆道說:「還好剛才沒翻車埃」

「是埃」

「不然我們只能去地獄里結婚了。」

「你這張嘴有時候說話真不是一般難聽。」謝丹陽掐了我手背一下。

我也掐了她屁股一下說:「我講話難聽,有剛才追你的錢總難聽嗎?」

「錢進這個人,是小人中的小人,小人呢最多背後說人壞話,可他有害人的本事。仗著爸爸有幾個錢,想幹嘛幹嘛。這人遲早有一天遭殃。」

我問:「你相信報應?」

「你看他所作所為,能長久嗎?」

我點頭,同意。

「可我們要防著他一點,說不好他真會用關係,把我們給弄出去。」

「弄唄,我估計他不會這樣做。他的目的是得到你,把我們整出去,對他沒什麼好處,你還是自己注意點吧丹陽姐。」我語重心長道。

「別丹陽姐了,你比我小多少呢?」

「丹陽寶貝。」

「也不行。」

「丹陽老婆。」

她不回話。

到了港島酒店,已經在手機上預訂付賬了,我們交了押金就能上去,手機軟體很厲害,一條龍了。

雙人房,很大。

我們進去后,我鬆開了她的手,說:「雙人房埃今晚不能跟你睡了?」

「誰跟你睡?」她說。

我坐下后,點了一支煙,謝丹陽進去衛生間。

我想,假如逃不了,我們現在會怎樣,估計多半被打個半死不活,而謝丹陽,就要慘遭蹂躪折騰。

估計是被脫了,然後折騰。

想起來我自己倒是先覺得興奮了。

好無恥。

還好車子沒翻,翻車了的話,不死也要沒了半條命,現在想起來,那一幕真是驚險,我自己感覺脖子涼颼颼的有些后怕。

謝丹陽出來了,說:「你先洗澡還是我先洗?」

我說:「我想上廁所,我先洗吧。」

進去洗澡后,我趴在床就不想動了,困,累。

她在那邊那張床,把床鋪好,看來今晚她是不想和我睡了。

我看著我床頭的那個針孔攝像機手錶,媽的,要不要偷拍她呀。

偷拍了能自己放著看就好了埃

謝丹陽進去洗澡了。

我玩著玩著手機,就困困頓頓的暈睡過去。

也不知何時,感覺她爬上了我的床,直接就半個身子趴在了我身上。

而且,沒有穿衣服。

我一下子醒過來,感受到她的身體,有點涼,而又柔滑細膩豐滿,第二次了。

讓我如何控制得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