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35章 神秘的高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5章 神秘的高貴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今天,我失戀了,失去了李洋洋,卻多了一個謝丹陽。

這就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嗎?

這個尤物,性感度可比李洋洋大太多,就是美如賀蘭婷,傲如柳智慧,妖如薛明媚,豐滿如小朱,也都沒謝丹陽的那麼誇張。

也許很多人覺得這樣的太失實了,可對絕大多數男人來說,還都是喜歡這樣的。

我懵懵中醒來,動了動,感到自己有了反應,說:「謝丹陽,別這樣,我會受不了。」

「你怎麼受不了?」她問。

「我怕我受不了等下把你給那個了。」

她伸手說:「真的是埃」

「你,還是趕緊回去你那裡睡,要不你穿上衣服睡。」

「唔唔,等,下。」她有些口齒不清。

「快埃」

「唔。」

我一看,她已經睡著了。

「媽的。」我罵道。

我狠狠捏了她一下,她沒感覺了,睡著了。

我還真想動她。

她只穿了一件短褲。

受不了。

我翻身到她身上,她有點醒了,輕輕推我:「我要睡覺,明天再說。」

我有些哭笑不得,她轉身過去了。

我只好躺了下來。

無奈。

很累,很快也睡著了。

早上被鬧鐘鬧醒的,想起來還要上班。

渾渾噩噩,而謝丹陽,也不太願意起來。

她還過來抱住了我,看來是有裸shui的習慣。

我說:「起來了,我們該去上班了。」

她起來去洗手洗漱穿衣。

我也爬了起來。

「哎,我們一起睡覺這個事,你可別和徐男說啊,雖然她說什麼不介意我兩有什麼,可我還是怕。雖然我們什麼都沒發生,但是我怕她亂想,那個暴脾氣,萬一到時候朝我身上發出來,我就麻煩大了。」我不無擔心說。

「她說不介意,就是不介意。」謝丹陽穿好了衣服。

我咕噥道:「呵呵,哪有人不會介意自己親愛的人去和別人同一張床的。」

謝丹陽說:「我們之間本來就沒什麼,我說,她會信的。」

我說:「靠,能信嗎,你有老公了,你老公說昨晚和女同事睡了一夜,什麼都沒發生,你信嗎。」

她說:「信。」

好吧,我無語了。

我起來穿衣服洗漱,和她到了下邊找個早餐店,吃了就上的士往監獄去。

到了監獄門口,我們在付錢給司機的時候,看到一輛銀色的車子從小鎮的方向開過來。

那車我知道,就是康雪的車,她開的車,副座是監區長。

她兩經常去那個小鎮上,到底是去幹嘛的。

等她們的車過去后,我兩才下車了,我問謝丹陽:「你說我們監區的指導員和監區長老往鎮上跑,是去幹嘛的?」

「買東西吧。」

「買東西也不能那麼早吧?」

「那是在那裡過夜,可能晚上跟我們一樣,出去玩了,不想回來。在外面睡。」謝丹陽說。

我想了想,越想越覺得奇怪,康雪這個女人,做什麼事情,目的性都極強,她出去鎮上玩?

還跟監區長玩?有個毛線好玩。

過門衛的檢測儀的時候,我刪除所有通話記錄然後,交了手機,過去的時候舉起了那戴手錶的手,過去了。

進去后便和謝丹陽分開了。

分別的時候我說:「謝謝你埃」

「謝我什麼?」

「你說謝你什麼?」我問她。

「走了。再見。」她邁著步子走去辦公大樓。

而我,則是走向監區裡邊。

處分的結果出來了。

康雪因為有了我那說她是叫我去暗查的幾句話的緣故,不被追責,被獎勵了。

康雪監區長等人,全都得到了口頭獎勵,而馬隊長,遭到了處分,降職,將為副隊長。

走個過場的形式罷了。

康雪叫我去了她辦公室,給了我一支鋼筆,說監獄長說我幹得很好,要繼續努力。

我就拿著這根鋼筆,傻了好久,問:「除了這個鋼筆,沒有其他了嗎?」

「你想要什麼?」康雪問我。

「沒。」我有些不滿。

老子千辛萬苦豁出命幫忙,獎勵了我一根鋼筆。

你叫我如何心服口服?

康雪看我臉色不對勁,說道:「小張啊,這是監獄長的意思,鋼筆雖然不值錢,但是你的名字在監獄長心中更重了有了分量了,今後只要你好好乾,有了資歷以後,害怕升不了職嗎?」

我只好說:「謝監獄長,謝指導員。」

媽的就一根鋼筆。

我實在無法理解。

看來,她們也沒有什麼獎賞我的誠心,這事兒不捅出大簍子,已經是慶幸至極,她們還有什麼鳥心思來獎勵我。

不說當眾表揚,不說獎勵金錢,不說升職向上,單就偷偷摸摸的給了我一根鋼筆,讓我如何心裡舒服。

等我氣呼呼回到自己辦公室,抽了兩根煙后,沒想到指導員又來了。

她手上拿著一個信封,進來后關上門說道:「小張啊,剛才我和監獄長通了電話,覺得你這事啊,上邊實在抱歉,太不重視了埃監獄長說這段時間快過年了,也很忙,就沒分出心來重視處理你這個立功的事。」

「指導員你坐吧,我給你倒茶。」我還是有點情緒。

「沒事沒事啊,我站著就好。我來跟你補充一下這個事就走。你看,監獄長特地吩咐我,讓我給你發一些獎金,表彰你的事。」她把信封遞給我。

我的火氣才有點消下去了,媽的,一根鋼筆。

我假裝退卻,虛偽得讓我自己都想揍自己:「不行不行,指導員,我不是為我自己,我是為了我們監獄,而且我也沒功勞。」

「我放這裡啊,小張啊,監獄長也說了,最近是有點忙,過完了年後,可以考慮考慮開一個表彰會議表揚表揚你。」

我忙推辭:「不要了指導員,這樣子就不好了,我也只是為了監獄的安全。」

只要有錢,我管你表彰不表彰,但話說回來,這個表彰也挺好,起碼我露臉了,大家認識我的多了,以後幹事也方便。

「小張真是夠謙虛,那我還是先跟監獄長商量商量,你忙吧。還有那個選拔的事,勞你費心了。」

「指導員但凡有事,儘管吩咐。」

「再見。」

不送指導員。」

她一走,我馬上拿起信封數錢,八千塊。

而且裡面還有一個a4紙,上面寫有對我的表彰事,鼓勵我再接再厲,蓋著的是監獄的章。

這樣還算是有點樣子,不過她們搞個a4紙,媽的,不是獎狀,我不能把這a4紙掛起來吧。

管他,有錢拿就行,直接把那張紙塞回了桌櫃里。

上午在自己辦公室,下午去b監區巡視,遠遠的在望風場上看見很多女犯在風中顫抖曬太陽。

今天挺冷,但有太陽。

很多女犯出來放風。

其中一個高挑的身影,就是柳智慧。

我想過去打個招呼,但我還要穿過監區辦公室過了監室走道后才能到裡面去,懶得去了,我就趴在鐵絲網上看著她伸懶腰做熱身動作。

整個放風場的女犯,就她一個長發飄飄,另類。

我突然想到選拔女演員的事,對哦,幹嘛不問問她去不去參加。

於是我對她招招手,當然,太遠她沒看見。

倒是她身後的一個女管教看見了,那個女的看看我,然後確定我在對她那個方向招手,算了把她叫過來,讓她幫忙叫薛明媚。

她過來了。

是沈月,那個說要幫我找女演員從中扣回扣的沈月。

沒想到是沈月。

她過來后,問我:「張帆,你找我嗎?」

「能不能幫我叫一下那個女的,就那個長發的。」

「柳智慧是吧?」她說。

我說:「你也知道她名字。」

「她沒編號。哎,等下下班,一起吃個飯呀?」她邀請我。

一定還是為了那個選拔的事。

「吃飯啊?呵呵。」我有點不想去,因為我還沒落實讓她幫忙。

我想先問問徐男,雖然徐男也說讓沈月做也行,但我還是要問清楚到底她們如何做,我才能確定。

「是啊,下班我請你吃飯,徐男也去的。」

「徐男也去?」徐男是她好朋友。

「對啊,我已經和她說了,剛說的,還說讓她跟你說,可沒想到你來了這裡,我就先跟你說了。」

我點頭說:「那好吧,那下班后我們在監區門口見嗎?」

「我和徐男去找你。」

「行,那麻煩你先叫那個柳智慧過來一下。」我指了指柳智慧。

「好,就這麼說好了埃」

「好了好了,說好了。」

沈月過去,對柳智慧說了我叫她,看沈月那個樣,對柳智慧也都尊敬,如果是別的女犯,過去估計就拿著警棍點一點,或者直接開口喊。

她這也不能算尊敬,說怕還差不多。

柳智慧的背景太深。

柳智慧看見我,走了過來。

我趴在鐵絲網,手抓著鐵絲網,和她面對面,我們中間,是的,隔了鐵絲網。

風將她長發吹起,多麼漂亮的美女。

風中柳智慧的長發散開,她即使穿著囚服,也無法掩飾她的高貴。

她邁著模特般的步伐,過來,隔著鐵絲網,並不貼上鐵絲網,而是與我隔了鐵絲網后,還是保持一定的距離,她的手捏著自己的手,自然的放在前邊,對我禮貌的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