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36章 熙熙攘攘皆為利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6章 熙熙攘攘皆為利往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風中柳智慧的長發散開,她即使穿著囚服,也無法掩飾她的高貴。

她邁著模特般的步伐,過來,隔著鐵絲網,並不貼上鐵絲網,而是與我隔了鐵絲網后,還是保持一定的距離,她的手捏著自己的手,自然的放在前邊,對我禮貌的笑了一下。

柳智慧與我,不知道是不是她刻意還是在心裡本就對人如此,與我有著刻意的距離,當我覺得自己和她離得很近,但她做的,讓我覺得以為和她關係很好不過是一種假象。

「張警官,請問有什麼事?」她輕輕開口問我。

「是這樣,我們監獄呢,有一個活動,選拔活動,在女犯,不是,在監獄的女人中,選拔一些女演員,去參加那個電視群眾演員。」我看著她說。

她只是笑笑,也不說話。

我繼續說:「然後呢,我是那個負責選拔的,你看你這邊,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來報名。」

她搖了搖頭。

我奇怪問:「為什麼?」

她頷首低盼眉目,繼而舉起臉看我說道:「我不喜歡。」

我是真奇怪了,那麼多人盼著搶著出去參加,她為什麼就不喜歡了?

我又問:「怎麼不喜歡?不方便嗎?」

「我不喜歡暴露我的任何個人**。謝謝你張警官,請問你還有其他什麼事嗎?」

我想了一下,我還有什麼事?

她說:「你借給我的書,我看完了,我會拜託別的管教帶給你,謝謝你。沒其他我回去了。」

她揚揚手,然後走了。

沒錯,揚揚手,然後就走了。

看著她的倩影,我愣了好久,還真是夠傲的。

這時身後有聲音傳來,有人走過來,幾個。

我回頭,馬隊長几個人過來,看到我的時候,馬玲的表情甚是不爽,我急忙站定:「馬隊長好1

她擠出一個微笑:「小張好。」

然後就和她的幾個人走了。

她因為駱春芳的案件,被上邊踢去背黑鍋貶一級,自然恨我,可她又如別的人一樣以為我有深不可測的後台,又不敢得罪我。

但這些只是表面,像她們這群小人,如薛明媚說的,她們只會在暗中背後下絆子,讓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才是最危險的。

所謂的降級為副隊長,我真是覺得搞笑啊,哪有什麼副隊長一職,這所謂的降級處理,之前也都說了,全是走過場給人看。

下午,在自己辦公室昏昏欲睡,好不容易到了下班。

沈月果然來了,和徐男來的。

徐男自從我跟她說她們斂財的事將來如果被捅穿,估計要面臨牢獄之災后,就再也沒了以前那麼囂張跋扈。

如果是以前,估計她先進來,一腳踹開門,然後拉我出去。

而現在,默默跟在身後。

沈月進來后,我先是招呼請坐,倒茶敬煙,沈月沒拿,徐男憂鬱的抽了一口,我笑著說:「曾經叱詫風雲的男哥如今怎麼了?竟然那麼憂鬱了。」

「滾。」她道。

「張帆你忙完了嗎?如果沒忙完,我們等你。」沈月說道。

「走吧。」

去了那個黑店,在路上我就說:「其實你不需要請吃飯什麼的,有什麼我們在辦公室談,在宿舍談都差不多。」

沈月說:「張帆,能請到你是我的榮幸埃」

我笑著說:「客氣了沈月。」

然後我看

著徐男說:「看看人家沈月,說話多好聽,你看看你,講話不爆粗口就專門扁人的。」

「草,要你管。」徐男開口又是粗話。

「算了,朽木難雕。」

進去包廂吃飯,沈月對我態度甚是尊敬,又是倒茶洗碗又是買煙給我點菜倒酒舀湯的。

熙熙攘攘,皆為利往。

我謝了她,倒酒後喝酒也跟她說了幾句客套話,然後她對徐男示意了一下,徐男這才開口轉入正題:「沈月請你吃飯吶,你怎麼報答人家。」

沈月急忙道:「不是不是,徐男你怎麼這樣。」

徐男說:「沒事,跟這傢伙不需要客氣。」

我說:「禮節,禮儀啊男哥。我不想和你說,沈月你和我直接說吧,是不是選拔的事。」

沈月不好意思笑笑說:「不好意思啊張帆,我也是為了,為了錢。」

她聲音小下去了點。

我呵呵道:「哈哈,都是都是。」

我點了一支煙。

徐男也點了一支煙,然後對我說:「上次跟你說的,你還是好好考慮考慮。畢竟你自己出面也不方便,你一個人做也做不來,沈月說如果你願意,大家既然以後做朋友,價格可以好好商量,她們拿一人兩萬就行。」

做朋友,在這裡,沒有什麼朋友,要麼是同一陣線的戰友,要麼是敵人,沒有朋友的說法。

有的是相互抱成團不然被人踩,有的是相互傾軋。

我對沈月說:「沈月,謝謝你的好意,但我覺得還是按之前你說的,一人三萬給你們,你們來做吧。不過最後那一關,我來親自審啊,因為上面還有一層,一旦出了問題,我們幾個全都被罵。」

沈月忙說:「不要不要,還是一人兩萬就好了,謝謝你張帆。」

我說:「三萬,別再和我羅嗦了埃」

沈月有些感激的端起酒杯:「徐男說你是個很講義氣的人,今天我才知道,怪自己請你吃飯請得晚了。」

我哈哈的也端起酒杯:「過獎了沈月,謝謝你過獎,也謝謝男哥,男爺,哎男爺你幹嘛呢,喝酒啊1

徐男也端起了酒杯。

我拿紙巾的時候,沈月忙搶先拿了遞給我,對我看來尊敬又信服啊,我擦了擦嘴說:「沈月,無論如何,都要按要求來辦事,身高,體重,年齡,分數,必須達標,然後一人八萬,無論是不是熟人還是什麼,都是這個價了。挑選好后你給我名單,把她們在監獄表現的簡單資料也都給我,辛苦你了。」

「我會按照你的吩咐做。」

喝完了六瓶啤酒,吃了六菜一湯,花了將近兩千,黑店就是黑店,狸。

出外面后,我們看到在另一個包廂,監區長指導員康雪好多我們監區的領導全都在裡邊,而我們走過去后,在外面前台結賬的是:馬玲和馬爽。

她們本身就是一夥的,這也不見得有什麼奇怪。

出去的時候馬玲也看到了我們,看著我們三個,我們急忙和馬玲打招呼:「馬隊長好1

馬隊長看著我,問:「你們也是來吃飯的,好巧。」

「哦,我們已經吃完了,馬隊長你慢用,再見馬隊長。」

馬隊長看著我們三,頭也不回的進了裡邊。

出了外面后,沈月說道:「馬隊長看到我們好像很不高興。」

我心裡知道她不高興的原因,不就是因為看到我拉幫結派的不高興嘛。

徐男心裡也清楚,她說:「以後我們還是少成群

結夥的出來的好。」

沈月說:「我們才三個呀。」

徐男說:「三個也不好,張帆因為駱春芳的案子,讓馬隊長落了處分,我們再一幫幫的玩,哪天馬隊長也會惱我們。張帆,你也不要見怪,我們跟你好歸跟你好,但老是泡在一起,隊長心裡不舒服,我們以後也沒好日子過。」

我說:「我明白。以後有事的話,咱還是在不顯眼的地方說吧。」

道別之後,回了宿舍。

沒有手機,沒有ipad,沒有書,在宿舍的日子,賊他娘的難熬埃

次日,我就想著出去買一些書回來,不然我晚上會憋死在宿舍中。

剛好指導員給我打電話約我去她家吃飯,這個女人最近很喜歡叫我去她家吃飯,很想靠近拉攏我。

沒辦法,哥有魅力,哥有背景,哥有人脈,哥現在很多人找。

下班后就出去了,出去之前把手錶扔在了宿舍。

我怕等下過檢測儀被查出來。

出大門檢查后拿了手機,出去見指導員又是在那個地方,她那輛銀色的車。

我過去后,上車。

指導員說道:「綁好安全帶。」

我綁上后,她摸了摸,說道:「我忘了拿家裡鑰匙了,你等我一下。」

「哦。」她下了車回了監獄。

我開了手機,看著一些垃圾簡訊進來。

再也沒有了李洋洋的信息。

抬頭的時候,看見監獄大門邊,站著一個亭亭玉立身板挺直的姑娘,淡牛仔褲淺灰色外套,是朱麗花。

朱麗花?

朱麗花要出去玩嗎。

她手裡拿著手機,往外面看,她在等人。

我看見前邊來了一輛灰色的賓士轎車,開到她面前,停了下來,朱麗花縷了縷秀髮,上了轎車,開車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

我去尼瑪,朱麗花原來是有男朋友的?

我豈不是都是在自作多情了?

車子開走了。

唉我還真他娘的是在自作多情,總以為天下女人都愛上自己了,我是個二筆。

好吧,我承認我還真是是有點心裡不舒服。

我不是真的很小氣。

她本來就不是我女朋友,她跟她男朋友約會,我居然感覺自己心裡不舒服。

掏出煙盒,拿了一支煙,卻找不到打火機。

就在車上翻,在中控台的小盒子里,我翻出了一疊的名片,這種名片,男人都知道的,平時去酒店開房,房間門下會塞進來一大堆。

什麼什麼清純大學生,白領兼職,性感女老師,上門按摩,敬請保存需要請聯繫。

這康雪搞這麼多的這些名片放在車上幹什麼?還是整齊的像是拿來發的一疊。

還有一張匯款單。

匯款到了一個什麼賬戶,我本沒什麼心去看,可看到那長長的數字,我就好奇看了一眼:6,035,90000。

我靠,六百多萬?

還是昨天的匯款,那麼多錢?

是她的?她怎麼有那麼多錢?

康雪出來了,我急忙放好進中控台小盒子里,康雪回來上了車,說道:「等很久了吧。」

「不久埃指導員你那朋友好了吧?」我搭腔道。

「哦,好了很多。今天我們去外面吃吧。」

「外面吃?好埃不過記得吃完了提醒我,我去拿我的i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