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39章 忘恩負義的小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9章 忘恩負義的小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輕輕呢喃道:「副監獄長,漂亮的副監獄長?你表姐對你說?」

我拿起水杯又喝了一口,清醒了一點。

為什麼要這麼說,我說了是表姐,看來是沒人信。

還是要試探問我?

今晚夏拉莫名其妙拉著我去喝酒,難道就為了灌醉我弄醉我,然後套話?如果是這樣的話,一定是康雪的安排?那太可怕了。

「今晚有個女孩看上你了,就是睡在你肩膀那個,泡泡,她問我是不是我男朋友,我說不是,她說讓我介紹你給她。我說我也不知道你有沒有女朋友,我表姐說副監獄長是你女朋友。」

我半信半疑了:「她看上我?你開什麼玩笑,她比我高那麼多,再說我這種條件,也會有人看上?」

泡泡,就是剛開始被彤彤拉來和我一起玩的女孩,玩得特別的開心,一直都在我身旁,除了玩嘴撕紙巾遊戲被調走外。

我的頭很痛。

「不信算了。」

又喝了兩杯水,我更清醒了一些,問她:「你表姐幹嘛和你這麼說。」

「我問我表姐啊,我很好奇你這種人會有怎麼樣的女朋友,結果她就這麼說了。」

看起來,夏拉不像是來查我底的那種人,她雖然會賺錢,但顯然不會懂得什麼心計。

「你姐敷衍你的吧。」我說。

「你說嘛,是不是真的呀?你女朋友是監獄長?」

我沒有回答,我想聽她繼續說,康雪到底如何說我和賀蘭婷的。

夏拉臉上表現出甚是厭惡的表情:「就算是漂亮,我表姐都那麼大了,那副監獄長要有多老呀?你怎麼什麼女人都要埃」

康雪也許真的是敷衍夏拉的一句話罷了。

可難道在康雪和監獄的那幫人眼中,看我和賀蘭婷是一對的嗎?

我說:「關你什麼事我和誰一對。你可別亂說,她是我表姐1

「你表姐?哦,我知道了。那我和泡泡說,你沒女朋友,你有福氣了你,泡泡只談過一個男朋友。」

「這就叫有福氣?處女才福氣吧。一個男朋友,也是二手車了吧。」我說。

「你這人不知好歹。她看上你就不錯了1

「她為什麼看上我呢?」

「我也不知道,你吃了狗屎運。」

「你才吃了狗屎。」

談過一個男朋友,那也算二手了是吧。

看過一個帖子,一個女的發帖子征男朋友。發完了自己的條件和對對象的要求后,還說自己談過幾次戀愛。

當即就有網友回復談了幾次?

她很厲害的說:姐就和六個男人同居過,打過兩次胎,姐最討厭提過去的人,誰還沒個過去?相愛就好!

下面就有網友各種回復了:『樓下我問你,你想不想和樓主結婚?』

『你他媽會買輛七手車嗎?』

『還大修兩次。』

『擦,油門踏板又很松,都踩壞了。』

『看起來還很不省油。』

『水箱裡面的水也快乾了,機油也流光了。』

『發動機還各種毛病,塞新零件進去,染一堆雜病出來。』

我點了一支煙,有些天旋地轉。

「你是不是醉了?」

我說:「你看我這樣,還不明顯嗎?」

「我姐為什麼說你表姐是你女朋友?」她問我。

正好,我就把賀蘭婷說的,我表姐不小心讓我外公被車撞然後我恨她一輩子的事,瞎掰了一通。

「對不起啊問起了你傷心事。」她不好意思說。

我說:「沒什麼,謝謝你啊帶我來這裡。」

「想著帶你回去睡覺,可回家太遠了,你又這樣子,我可拖不動了。」

「你睡哪?」我問。

「泡泡要來和我睡,我在隔壁開房。泡泡是個好女孩,你這種的有個女的看上你就不錯了。」

「多管閑事。」

她出去了。

我關上門后,去洗了澡。

洗完澡,趴在床,拿出手機,看看通話記錄,有兩個未接電話,還有一個已接電話,是賀蘭婷的,怎麼回事,手機又發瘋了。

還是半小時之前,我給她打了回去。

她當即劈頭蓋臉就問:「你手機怎麼回事1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一看,就很多打過去的電話了。」

「在外面喝酒?」

「是。」

「喝多了?」

「有點。」

「你給我關機!你換個手機吧你。」

我說:「給錢給我換手機。」

「你不去死?」

「不給就不給,至於叫我去死吧?表姐我想跟你報道一個沉重的事情。」我說。

我把今晚康雪警告我的事,全都和她說了。

她聽完后,說:「她們是的確和黑社會勾結。」

我說:「表姐,我今晚想來想去,我怕了,我怕被她們弄死。」

她沉默了一下,說:「以前我告訴過你,會很危險,你當時怎麼說的?」

我說:「可是我沒想到那麼危險啊,要拿命去墊,我不想做了行不行?」

沒想到連她也威脅我:「你現在不想做了?還可能嗎?你怕她,你就不怕我?你想想看要不是我你怎麼救了你父親?你不知道報恩,你反而到了這時候你要退出去!那我也把你告上法院。」

「唉,表姐你別嚇唬我了,你那些告我,我就坐牢幾年,可我現在在這邊,她們能弄死我。你也別查了,她們很危險。」

她直接掛了電話。

想來是生氣了,我急忙又打了過去。

她掛斷。

我再打過去,她關機了。

我躺著想,是不是我真的不仁不義埃

當初說好幫著她,到了面臨危險的時候,我卻拋棄了她,我想很可能她自己也身處危險中。

可我當時確實沒想到康雪那麼可怕,什麼黑社會打手,什麼屈大姐的死,她全有份,而且這說明,她有一群幫著她幹事的人。

我他媽的孤孤單單一個人在奮鬥,在險惡的洪流中盲目著亂闖,我這很可能落個被弄死的下常

睡了過去。

第二天鬧鐘響了之後,我醒過來,看看手機,唉,尼瑪的,又是新的一天,又要起來去幹活。

喝太多酒了,頭暈暈沉沉的。

手機還有一條信息:那就別做了,你辭職吧。

是賀蘭婷發的。

我更加內疚了心裡更加是覺得對不起她。

我真是個口號黨,當時喊叫著怕什麼,大不了死了就是,反正她救了我爸爸的命什麼的。

可現在到了這時候,我卻退縮了,我還是男人嗎。

我是忘恩負義的小人。

連小人都不如。

我給她回復:表姐,我昨晚喝多了,對不起,我會努力的。

是,大不了一死。

康雪這女人,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回去監獄繼續上班,昨晚喝了太多,真是有些昏昏沉沉。

下午去了b監區辦公室,想問問沈月,選拔的事進行得如何了。

遇到了來檢查的防暴中隊的朱麗花。

朱麗花臉色紅潤,日你個朱麗花,昨天是不是和男朋友出去車震了。

我頭有些暈,本想起來去開她幾個玩笑,但實在不想站起來。

她過我身旁的時候,我才說:「花姐。」

她站住:「有事嗎?」

我對她說:「我昨天出去了,看到你,跟你男朋友在車上亂搞。」

她罵道:「小人。」

我問:「我小人?」

她說:「我是坐車出去了,但我沒有在車上亂搞,你在這裡胡說,不是小人是什麼。」

我有些慚愧,的確是我亂說。

我急忙道歉:「不好意思啊,我這嘴有時候挺賤的。」

「不是挺賤,是特別賤。你講這種話,給人聽到了,她們傳出去,又多難聽。」她責怪我。

我咳了兩下說:「呵呵花姐,不好意思,我欠揍,對不起埃」

她才不生氣了,說:「你昨天也出去了?」

我說:「是啊,剛巧碰到你,你男朋友來接你了。你男朋友很有錢吧。」

她有些得意,說:「一般吧。」

我心裡是在吃醋嗎?我怎麼誰的醋都能吃。

「哦,就是隨口打個招呼,沒事了。」我說。

若是我就算剛認識的,例如昨晚那個泡泡,我就知道她是模特長得漂亮,現在我都忘了她長啥樣了,若是她也說有男朋友,那我是不是也要吃醋?

「喝多了昨晚?」她問我。

「是啊,現在頭暈沉沉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呵呵。」

「多喝水。」

「謝花姐。」

「再見。」朱麗花走了。

一會兒后,等到了沈月回來,我過去問沈月:「選拔的進行得怎麼樣了?」

沈月拿出一份名單,說:「給你看看吧,這份是報名的,這份是我們去除了不合適條件后的名單,這份是我們審查后剩下的名單。最後剩下的,還有這麼多。」

「多少個?」

「二十八個。」

我說:「我們只要十五個。」

「我知道,我們正在挑。這二十八人之中,都是合格的,我想申請上面,讓她們出來做一個才藝演出,評選后最後錄用。」

「幹嘛要多此一舉?看哪個漂亮的要了不就行了嗎?」我說。

徐男靠過來,輕輕說:「你傻子,說是讓她們二十八人出來參與評選,其實是讓這些女犯懂事。」

我問:「什麼叫懂事。」

徐男用兩根手指動了動,我恍然大悟:「你們還想剝削一層1

徐男道:「你真是不懂,既然她們都想出去參加,那現在挑著還有二十八人,十五人,讓誰來?隨便按我們自己挑,她們女犯也有意見。要是讓她們自己看著誰有錢誰就在八萬的數額上給多一些,我們就在才藝評分上多加分,她們自己也心服口服,我們也賺到錢。多好1

「唉,這能心服口服嗎?那你們看著辦吧。可監區領導同意嗎?」我問道。

「我們給監區長,副監區長,指導員,隊長一些好處就行了埃」

「好吧,別太過分,別玩出事埃」我說。

「好了肯定不會有事。」

我看了一下,二十八人之中,一個認識的也沒有。

薛明媚受傷,而且條件不符合,分數不夠。那個柳智慧,高傲至極,不報名。

拿著之前淘汰的名單看了看,丁靈?丁靈被淘汰了。

我馬上問:「這個呢?是怎麼淘汰了的?」

沈月指著後面的備註說:「身高不夠,我們是嚴格按要求來辦事的。」

「這個,通融一下,我只要求這個能來。其他的,你們看著辦了。」

「是。」

我是有了官架子了,看上去還有點權了,但我不是個官,尼瑪的指導員,老子破了這麼大一起案件,不升我官,還弄一根鋼筆就想打發我。

越想我越氣。

日你個康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