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40章 分到了錢好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0章 分到了錢好開心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回自己辦公室之前,我又找了沈月。

我問她什麼時候搞什麼文藝評眩

她說明天,我說到時候通知我,我也去看看。

她說好。

其實我就是想去看看,有沒有漂亮的女孩,也打發打發時間。

回辦公室的路上,腳軟的我扶著欄杆往上走,剛好遇到指導員從下面上來。

她手中拿著筆記本,看上去是剛去開會回來。

她問道:「怎麼了?」

我邊走邊說:「喝多了昨晚。」

「要不要幫忙扶你。」

我靠在她身上,說:「那最好了。」

她扶著我走上去,說:「是縱慾過度了吧。」

「是是是,酒色過度,腳都軟了。」

她笑笑,說:「送你的酒,沒喝完吧?」

「在喝。」那個什麼什麼強身健體強鞭酒,我早就忘了。

其實我不太相信那些能治什麼那些不舉之類,估計都心理作用罷了。

要是讓我相信吃偉哥能治那還差不多。

我也沒吃過,不知道吃下去會怎麼樣。

如果沒得發泄,會不會爆管而死?

扶著我進了辦公室后,她問道:「昨晚是不是和夏拉出去喝酒的?」

「是的。夏拉沒喝,我自己喝死了。」

「夏拉是個天真的女孩。」

我忙問:「指導員,我知道,可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我沒有對夏拉有過什麼不好的念頭。」

她卻笑眯眯說:「小張啊,別胡亂想歪了,康姐的意思是說夏拉是個好女孩,如果你有意思,對她好點。」

我強顏歡笑:「謝謝指導員,我配不上夏拉。」

她來撮合我和夏拉?

她明知道我私生活混亂,還把夏拉推來,這不要送羊入虎口嗎?

她裝作要出去,然後又回來,看看我,然後問:「昨晚和你談的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明天,記得,就明天,必須給我個答覆。」

「唉指導員,別那麼急嘛,我好忙最近,能不能讓我忙完選拔的事?」

「選拔后,你能帶走一大筆錢,是吧?」她突然說。

我一激靈,想,是啊如果我要真的走,我也真是這麼干,先拖時間不那麼快回復她,到時候把選拔的事情忙完,帶走一筆錢,老子不幹了,帶著這些錢去裝逼去飛。

康雪嘴一撇,咬牙了一下,狠狠說:「別想得美,記住,明天。如果不回復,我有辦法讓你離開監獄。你別想著那些什麼錢,副監獄長幫你也沒用。」

「康姐,我其實都想的差不多了,沒想過要走。真的,你對我那麼好,我對你真是感激不盡,感激涕零。」

「是嗎?你的意思說你想好了?」

「我也需要錢,我欠了很多錢,你知道的,我連你們捐款的錢都沒還上。還有我在外面欠了很多朋友和親戚很多錢。可是指導員,真的不會有事嗎?」我要博取她的信任。

「該說的我也已經說了。明天早上,記得到監區天台。」她出去了。

「慢走指導員。」

我要墮入火坑了。

我終於要干這些事了,我以後要有好煙好酒,有很多錢了。

可我不敢動埃

當天晚上,我暈沉沉的倒在床,喝酒太多就是不好,一天都沒回過神來。今早起來后,也沒想那麼多,直接就走出了酒店,那個夏拉和什麼泡泡的在隔壁房間不在我也不知道。

泡泡看上我?夏拉在胡扯吧,看上我什麼?我在監獄里,那些饑渴的女

人看上我,多漂亮我都不奇怪,但是在外面,我這個條件能有芙蓉這種看上我我都很慶幸了,還模特?夏拉就是在玩老子。

早上,按著指導員跟我說的,去了監區天台上那間屋子裡,開會。

所謂的開會埃

我走進去,檯面上已經很多煙啊禮盒啊補品什麼的。

還有錢。

罪惡的錢,都是老百姓和女犯人們的血汗錢。

讓你們這群吸血鬼來糟蹋,干你們老娘。

指導員這種人當然不會出現在這種場合,馬隊長和馬爽組織的。

馬隊長道:「從今天起,張帆正式加入我們。」

我看著這群熟悉的同事,基本都在了,不在的也是因為去看護女犯幹活或者是站崗什麼的了。

別的監區我不知道,留在這個監區里只要不是實習生,基本全是參與了她們。

她們看到我,也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來過一次了,雖然反抗過,後來還是妥協了,她們看來我就這樣的。

沈月徐男,我站到她們兩旁邊。

「小張,麻煩你上來,把外面那箱子搬進來。」馬玲還吩咐我。

「是1

我出去外面,把一箱子的煙啊什麼的搬進來。

馬玲和馬爽幾個骨幹開始分贓,我分到了半條煙,女式的煙,五二零那種。

我給了徐男:「老子不抽這煙。」

「拿著吧,拿去換錢。」

我推給徐男,「你拿吧,不想帶這個。」

徐男也推回給我,我乾脆塞給了沈月,沈月是個見錢眼開的人,說了幾句客氣話,然後不客氣的拿著了。

現金分到了六百多。

吸血鬼們。

看她們都很開心的樣子,是啊每天分到那麼多錢誰他媽的不開心啊,只有我和徐男,臉上露出不悅神色。

徐男靠近我小聲說:「既然來了,就假裝開心吧。別惹麻煩了。」

好吧,我強裝笑臉,分到了錢,我好開心。

回到自己辦公室,我把錢收好,然後記錄在筆記本上。

某月某日,多少錢。

下午,徐男來找了我。

關上了辦公室門后,她問我道:「怎麼了,不是一直抗拒,今天怎麼順從了?」

我無奈道:「我沒辦法,我又不想走,她們說如果我不要,就趕我走。而且我爸治病,我欠了人家那麼多錢,想想看要還多少年埃」

徐男扔給我一根煙說:「以前你可不是這麼對我說的。」

「是是是,就當我沒骨氣好了。說難聽點,你看我在這裡,就算沒有那些髒錢,我至少能有兩份工資,有個像樣的能說出口能讓家人出去吹牛的體面工作,能有很多妞。我就不想被開除!我出去了能幹嘛?去工作一個月兩千塊錢,打工,給狗洗澡。做生意沒本錢也沒本事,沒靠山,只能這樣。」

徐男安慰道:「我也同情你,既然這樣,也沒辦法了,走一步算一步,開心點吧。那麼多姐妹都有份,不會出事的。」

我笑了笑,心想,監獄里那麼多的女犯,犯罪的時候誰想過能有事?誰都有這個僥倖心理。

但僥倖心理歸僥倖心理,該被抓還不是照樣被抓。

該來的,總會來的。

天日昭昭。

「你來找我,是問我這個嗎?」

徐男道:「你不是說才藝評選你要去看看嗎,我來叫你。」

「那走吧。」

出去后,走向禮堂的路上。

我問徐男:「你這麼幫忙,不要錢

?」

「老子不是對你說過,對錢我不那麼渴望。」

「都這樣了,不渴望也沒辦法。犯人都帶來了嗎?」

「都在禮堂里了。」

到了禮堂之後,見裡面一大群管教,帶著我們監區的二十多名女犯出來了。

她們都站在台下。

我們走過去。

音樂聲響起,在禮堂里飄揚,台上在排練。

是民歌皇后李姍娜。

果然是她,台下都是圍著看她的表演。

她在唱歌,身後一群女犯是舞伴,幾十個,都在排練。

我問:「怎麼那麼多人。」

徐男說:「過年了,迎新晚會,排練吶。」

李姍娜唱的是但願人長久。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我不得不說,她的聲音真的是好,難怪成天後級別的。

我自己也和徐男圍在台下的人群中,聽她唱歌,看她們跳舞。

一曲罷了,把身邊的好多女的都唱哭了。

我當然沒哭。

這些女孩想家了,能把人唱哭,太強大了。

李姍娜躬身說謝謝。

台下鼓掌起來,很熱烈,只不過是一個排練,已經出了如此強悍的效果。

我嘆氣,這個女的應該是站在夜晚的體育場或者演唱會台上輕歌曼舞,台上台下萬人聆聽,不知犯了什麼錯,搞進來這裡,對著女犯們千里共嬋娟。

我竟然有些不舍的看看李姍娜,她側過頭來明顯也看到了我,我是這裡唯一的一個男人

她的眼珠子,竟然不是黑色的。

有點遠,我看不太清楚什麼顏色。

她看了我一下,上次也見過了,也沒什麼奇怪的,繼續忙她們的排練,她教著女犯們跳舞,每個動作每個表情和每個細節,如此的投入。

「走啊!你怎麼了?看她看傻了啊1徐男拉我。

「別那麼用力1我掙脫開。

「漂亮吧?」她問。

「廢話。比你漂亮。她到底怎麼進來的?」

「我不知道。」徐男說。

「你是這裡的老油條,你都不知道?」

她說:「這事連監獄長都不知道,我能知道么?」

我說:「不知道就不知道,你那麼凶做什麼。」

坐在了一排座位前,沈月讓女犯們過來排成一列,其中我就看到了丁靈。

排成一列后,沒想到沈月卻對她們先介紹了我:「各位同志們,這是我們監區的張帆張管教,也是這次選拔的主要負責人,大家歡迎。」

她們都鼓起掌來。

我措手不及,沈月你好好搞你的評選你丫的介紹我幹嘛。

我急忙對徐男說:「你讓她好好搞她的才藝評選,你這樣子讓她來介紹我做什麼。」

徐男說:「沈月這也是尊敬你的表現啊,平時領導下來,不都這樣子。」

「我不是領導1

「好,我去讓她趕緊進行。」

我拉住她:「等下,你們是怎麼評選法?」

「一下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