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41章 當選的條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1章 當選的條件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沈月和徐男幾個先把女犯帶下去,然後再一個一個的帶上來,唱歌跳舞的都有。

這個年齡段的女子,會點才藝,也很正常。

可有的的確是不會的,只干著急,就緊張得隨口唱了一些變調得讓我毛骨悚然的歌曲。

聽得我直搖頭。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女子,身高,臉蛋,都達標了。

丁靈上來的時候,唱了一首剛才李姍娜在台上唱的但願人長久。

她的聲音竟也如此動聽,雖然是和李姍娜沒得比的,但這種水平在ktv比賽拿第一第二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我在想,如果薛明媚或者柳智慧來這裡,她們會幹嘛?

跳舞還是唱歌?

特別是柳智慧,她那麼傲的女人,會唱歌還是會跳舞呢。

她那韓國美女天團似的長腿長腰,跳舞應該非常好看。

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徐男捅了捅我:「哎,怎麼樣?」

丁靈唱完了。

我鼓掌,身邊幾個也跟著鼓掌了。

丁靈笑著對我們致謝,我對她笑笑,她也彎了眉毛。

我對徐男說:「這個丁靈,我定的了。不要跟她說加錢呀。」

「知道了,她就是來走過常」

一會兒后,徐男拿著評選的各項能力表格,去了外面女犯那裡一趟。

十幾分鐘后回來了。

我問她:「怎麼弄的?」

徐男攤開一張表格:「一個一個的叫過來,給她們自己看自己的分數,不給她看別人的分數,告訴她們擇優錄取,都以為自己的分數不夠高。在這種壓力下,我們不用暗示,她自己會答應加錢,至於到時候錄取哪些,當然是按給錢的多少擇優錄齲」

我看著表格,多給的,有的給多了八萬,少的多給兩萬。

很多出來評選的女犯可能都這麼想,也答應要給八萬了,也不差這幾萬,就是為了出來透風,上鏡,拍攝,以後留念,而且證明自己,還能評優良分。多好。

「等她們給了錢,就帶過來給你,然後你帶去給副監獄長那邊看。」

「行。辛苦你們了。」

「客氣話。對了,丁靈也怕自己不通過,說要多加三萬。」

「你先答應她,到時候她多給的三萬別要。」

「好。」

她們帶走了女犯們,我就坐在大堂里,看李姍娜排練歌舞表演。

儘管身處監獄,她依舊是落落大方,如同在外邊的舞台上,或是外面的歌舞訓練廳,認真著她的認真。

我點煙的時候,她剛好轉身教練,看下來看到我。

我也在看著她。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她看我當然也只是一撇而過,而我看她,是滿眼春光的愛慕和期待。

吊絲永遠和皇后沒有交界,灰姑娘之所以成為童話,是因為這現實的世上根本不可能發生王子愛上灰姑娘的故事。

我竟然有點不甘心,我就坐在這裡看她那麼久,她不會不知道我兩道淫dang盪的目光一直在看她。

我壯起膽子,去拿了一瓶純凈水,走到正在靠邊看著排練的李姍娜身旁,遞給她水:「你的歌真好聽。」

她看看是我,她禮貌的拒絕:「謝謝誇獎,謝謝我不渴。」

說完她就回頭過去:「小燕腳尖再踮起一點,對,對,是這樣。」

我碰了一鼻子灰,自嘲笑笑,然後又說:「你是不是李姍娜?」

她似乎沒聽到,對著排練的女犯說:「小燕,太左邊了。梅子也過去一點,對,整齊了。很好。」

她走過去了,給女犯們親自示範。

山外青山樓外樓,你不理我我真愁。

我自討沒趣,開了水自己喝了,然後怨怨的走了。

果然是皇后,沒辦法。

在自己辦公室,我昏昏欲睡。

有人敲門。

我請進來了。

「張帆,我有事找你。」康雪在門口道。

「什麼事?」我睜開幾乎要合上的眼睛。

「到監區走走。」康雪說。

我套上外套,跟著她身後出去了。

在去監區的路上,我問她:「指導員,什麼事?」

她問道:「以後你就是我們的一員了,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不該做,懂嗎?」

我點頭說:「我懂。」

「別亂說話,跟著走就好,有好處。」

「是,指導員。」

她說:「監區里的109監室的監室長有點不聽話,我過去撤了她的職。」

我問道:「這些小事,讓手下去做就行了,還要指導員您親自出馬嗎?」

指導員說:「小張啊,我是在帶你啊,帶你教你。」

「這撤監室長的職,也要教嗎?」

「監室長怎麼選上的?」

我聽她這麼問,我也有些納悶,就說:「不是投票嗎?監室里大家投票,然後票數高的通過。」

指導員笑著搖搖頭:「那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什麼意思?」

我突然恍然大悟:「錢?」

指導員說:「想做監室長,不給錢,怎麼能做監室長?」

太黑了,連做個監室長都需要錢。

我說:「那她們搶著給錢做監室長?」

「監室長有很多好處,因為是監室長,計件工時要求低一些,分數評分也會比她人高一些。監獄里有什麼好處,這監室長一般都能先享受到,還可以時不時的出來開會走動走動。慢慢的你就明白了。」

果然很多道道。

我又問:「指導員,那你說109監室的監室長不交錢,她不想做,直接自己說,不做就是了,然後我們把她撤了就撤了,帶我去有什麼好看得呢?」

指導員笑著說:「小張啊,你小時候,從小學到大學,那些原本是在班裡當班長的,大家都尊敬她,愛戴她,甚至有人怕她,可能她因此還濫用權力欺壓過班裡同學。可她一旦不是班長了,你說她有沒有可能被別人欺負?」

我聽不懂,搖了搖頭說:「指導員我不知道什麼意思。」

指導員緩步走著:「這監室長,不是她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她之前心血來潮說要做監室長,過了沒多久,說交錢太多,不想做了,然後拖著的兩個月錢也不給了,你說這種人是不是該受點懲罰?她以前做監室長,欺負了不少人,我這次去,提拔她的對頭上來做監室長。這樣,她以後就被新監室長欺負,就不用我們出手了,哪怕是這個新監室長不給我們錢,我也要讓她上來,把之前不聽話的給整死。然後別的監室長知道了后,才會乖乖的聽話。這樣多好,比我們自己找管教和獄警去跟她們鬧,跟她們打,有效果多了。」

我聽得斜著頭到旁邊,真想罵她一句狠毒。

毛人鳳估計都沒這招吧。

我哦了一聲說:「康姐高明,康姐你真厲害,你以後要教我多一點這些知識。」

很快進了監區。

在獄警的帶領下,我們走向109監室。

還沒到109監室,就聽到了109監室裡邊的尖叫聲,我和女獄警急忙疾步走過去。

果然是109監室,打了起來。

康雪拉住了我和女獄警,我急忙問:「指導員,打起來了我們不過去看看嗎?」

指導員說道:「先讓她們打完。」

「為什麼?」

「不為什麼。」

我心急如焚,這康雪,怎麼能如此草菅人命,那邊打架喊叫哭聲連綿不絕,而她在這裡悠然自得。

我受不了,跑了過去109監室門口,裡面亂成一團。

「住手1我大喊道。

裡邊的七八個女犯扭打到了一起,看起來是五六個打其中兩個。

「都給我住手!不住手扣分1

她們住手了,都站好了起來,對她們來說,扣分比什麼都可怕。

很多女犯因為打架,被重罰,也許就這麼一年的努力結果的分數,都會被廢了。

所以她們最怕的,就是扣分。

都站好了。

監區的女犯們大都認識我,不是第一次見,所以不會有像以前剛來時候的騷動。

大家都在看著我。

我罵道:「打什麼,打什麼打!不好好獃著,想進禁閉室是吧1

兩個女的被打在地上,慢慢的撐著爬起來。

這一幕,讓我想到曾經薛明媚和駱春芳。

康雪踱步走過來,看著監室裡邊,問:「怎麼了?」

地上那個女的爬起來,告狀說:「康指導,她們幾個一起打我。她們不聽我的話,就是不聽上面的話,還聯合起來對付我。」

康雪笑眯眯問:「她們不聽上面的話?039,我看是你不聽話吧。」

039是她號碼的尾號,她急忙道:「康指導,我平時你要求我做的,我都很努力,可現在她們反了1

「是你反了吧,兩個月的監室長,錢我沒看到。實話說吧,我已經吩咐下來,讓230代替你,你已經被撤了。」

她央求道:「康指導!我最近手頭緊,能不能寬限一個月?就一個月?」

「你10月份說11月份給,後來拖來拖去,越拖越多,我已經對你失望。我還沒問你,訂報的錢,在哪?」

她抽泣道:「我老公病了,錢我給了他去看病,過一個月,我們拿到買房子的錢,就給你還上。」

康雪嘆氣著說:「039啊039,我已經給了你兩次機會,你不是你兒子病了,就是你老公病了,要不然就你媽媽病了。我已經對你沒有了耐心,你知道欺騙我的後果是什麼嗎?」

「康指導我會還上的,你相信我1她央求道。

康雪冷冷的看著她,她幾乎要跪下來求,康雪對230說道:「你以後,做監室長。記得月底我要看到報錢。你們記住了,230就是你們的新監室長,不聽話的,扣分。鬧事的,關禁閉。不配合的,自己看著辦。」

「是。」裡面幾個傳來蜜蜂一樣小的聲音。

「230你出來一下。」

女獄警開了監室門,230出來,康雪把她帶到一旁,說道:「這039很不配合,讓我很不高興。不論是做監室長該上交的錢,還是訂報的錢,你一定幫我要回來,一半歸你。還有,如果要不到,下個遭殃的就是你。你當監室長的錢,第一個月就免了,下月初開始繳納。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230表情怪異,說不上開心還是不舒服,說了聲:「是。」

我們回去辦公室路上的時候,我憋了好久,問:「指導員,這監室長,一個月要交多少錢?」

「我算給你聽,人頭一個一千,監室里如果十個人,就是一萬。其中五分之四要必須上交是監室長該交的錢,五分之一是給監獄長的薪水。」

「那這些錢,是強行勒索的嗎?」

「訂報,有監獄報,每個月都要訂,每天都有,每天都看。一人一千,就是訂報紙的錢。」

果然啊,不論什麼地方,都能吸血。

我說道:「那沒錢的,怎麼辦?」

「沒錢,怎麼可能沒錢?只要在監獄裡面勞動,每個月都能分到錢。」

聽著她那大言不慚沒良心的話,我心裡反感的很,簡直是喝人血的吸血鬼。

難道說,那屈大姐,是不是不願意交這訂閱監獄報一個月一千被活活逼死了?

我問:「指導員,是不是每個監室都這樣?」

「監獄里,每個監室都這樣。」

「哦。」

「這些錢,上交后,是這麼分的。我們這邊的是分到五分之三,下邊的分到五分之二。例如剛才說的,一個監室如果十個人,一萬塊交上來五分之四就是八千,八千拿來五分之二分給監區的你們,是多少了?你自己算。」

黑啊,黑心,狼心狗肺。

我又問:「我也有份是嗎?」

「當然,你現在已經是我們的一員。小張啊,好好做,聽話,有錢賺就行了,別想那麼多,沒事的。我去忙了,有事再找你。」

「指導員再見。」

看著她的背影,我傻傻的看著半天,太黑心了。

她說的上邊,是她和監區長這一層的,也許還有監獄長政治處主任那幫都有份。

我邊想邊搖頭,女犯們辛辛苦苦一個月像機器人一樣的在勞動場和車間幹活,得到的那麼一點錢,還要交上去那麼多,太黑太黑了。